马月猴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学快递www.qqkuaid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几乎是同一个时间,远在雁门一带也有一些人,在琢磨着这个事情,在念叨着斐潜的名字。不过这些人,还并不知道斐潜现在已经是征西将军的事情,他们还以为斐潜依旧是护匈中郎将。 爱读免费小说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宽阔的大草原上,一队人马拖着疲惫的步伐,缓缓的往前行进。这队人马,都是带着破旧的毛毡帽,穿着脏兮兮的皮袍,浑身上下都是灰头土脸,狼狈到了极点,看着像是一队落魄的马贼……

这支人马,正是投靠了远来匈奴部落内的阿兰伊和临银钦统帅的族人。

这些曾经是统一了漠南漠北,纵横千里的桀骜匈奴,如今却是成为了这般的模样,一点精气神都没有,不管是领队的阿兰伊和临银钦,还是其后的普通匈奴族人,都是低着头,沉默着,向前,缓缓地向前。

这些投降了鲜卑的匈奴人,装备最好的也了不得是一身臭烘烘的皮甲,角弓骨箭,若是作为游骑斥候还勉强够格,真要临阵厮杀,简直就是一塌糊涂,别说正面砍杀了,单单是接阵之前的箭矢,就足够让这些无甲的匈奴人喝上一壶了。

就算是骑术再强悍,再不惧生死,但毕竟还只是一个个人,粗制的骨箭射出去,对上铁札甲的话连个印迹恐怕都留不下来,更不用说破甲了,而对方兵刃箭镞飞来,自己没有任何防护的身躯上,便只能凭借“运气”这种虚无的甲胄来保护了。

鲜卑目前,大大小小的部落林立,虽然有步度根统辖,但是依旧比较混乱,谈不上什么多少的组织性,反正在这一块土地上,这些部落已经是习惯了谁强悍了就依附于谁。

因此想比较弱小一些的阿兰伊和临银钦的匈奴部落,就吃尽了苦头。

草原上的汉子,不管是鲜卑还是匈奴,秉承的都是弱肉强食的部族体系,阿兰伊和临银钦失去了势头,自然是遭受欺凌,虽然鲜卑大王说过要善待阿兰伊和临银钦两人,但是实际上基本上没有谁将阿兰伊和临银钦当上一回事。

之前阿兰伊和临银钦在南匈奴当中,多少还算是一号人物,可是现在,地位就是一落千丈,就算是一个小小的鲜卑头人,也照样可以当着阿兰伊和临银钦的颜面戏弄和嘲笑他们……

至于鲜卑大王步度根,对于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去管理这些,因此多半时间内都是不闻不问。

阿兰伊和临银钦带着的族人,因为整个分配到的草场并不理想,所以不得不寻求一些而外的补助,而对于游牧民族而言,最为习惯的补充方式,自然是到隔壁的农耕民族那边去打打秋风了……

反正是民族大融合的事情,怎么能够不支持呢?

只不过这一次临银钦带着族人出外五六天,缴获的粮草少的可怜,最多就是二百石不到的各色杂粮,还有一些破烂的葛布衣裳,仅此而已。

雁门这一带常年都是遭受胡人的侵扰,有家有室的富豪士族大都已经迁徙远走了,只剩下那些无处可去的苦哈哈,有一天没有一天的挨着,又怎么能有多少好东西?

缓缓而归的队伍后面,是装载这些战利品的几辆车子,也是破破烂烂的几乎像是在下一刻就要散架一般,吱吱歪歪的在草地上扭着。在辎重车一侧,还用绳索牵引着抢来的几头瘦骨嶙峋的牲口。

就算是这些不起眼的东西,阿兰伊和临银钦照样付出去了二三十条的族人性命,北地的汉人也是彪悍无比,更可况这些粮草有可能是一家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又怎么愿意让阿兰伊和临银钦等人劫掠而走?

临银钦在队列前面,敞着脏兮兮的皮袍子,身上也是泥泞不堪,和周边的族人没有什么差别,沉着脸,皱着眉。

投降鲜卑以来,临银钦原本火爆的性子,也渐渐的磨灭了不少。到了现在,被一些鲜卑头人呼来喝去,嘲笑戏弄的时候,临银钦多数时候,也能够一声不吭的忍了下来。

这次带着阿兰伊和临银钦的族人,外出劫掠,也是临银钦全数亲力亲为,这在以前,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毕竟阿兰伊和临银钦都是南匈奴王庭的贵人,原本都是不屑于做这种粗活的。

不过现在,一切都变了。

起因,就是那个於夫罗,更重要的还是那个汉人,护匈中郎将斐潜……

这次找汉人,嗯,借粮,就是族人在山中发现一个凭险而据的小寨子,阿兰伊和临银钦得到信息之后,便由临银钦亲自带队,带着人手弃马爬山,咬着刀子攀上寨墙,最后杀散寨中的丁壮,才得了这些缴获。

就在临银钦正准备带着族人返回和阿兰伊在一起的小草场的时候,从东北方向奔来了一只几十人的鲜卑小队。

鲜卑骑兵呼哨着在草地上飞也一般的奔驰而来,头上扎着的小辫子贴着头皮在空中跳跃着,临近了,为首的正是阿兰伊和临银钦隔壁草场的一个鲜卑头人。

鲜卑头人喝住了手下,然后勒住马在临银钦面前转了两圈,对着临银钦露出一点狰狞的笑意,大声的宣布道:“这些粮草都是我们的,全部交出来!”

临银钦麾下匈奴人不由得都是一怔,然后多少在脸上浮现出了怒色。

草场本来就差,牛羊瘦弱,数量上又被鲜卑剥削去了许多,原来打粮回返,多少能够撑上一些时间,让牛羊们趁着时节繁衍一些,这样将来的生活,或许勉强也能混得过去。

结果现在豁出命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小寨之,才搜罗来这么一点,结果却被临近的鲜卑部落闻到了腥味,前来堵截,动动嘴皮就要抢走!

鲜卑人哄笑着,一边对着临银钦等人指指点点,一边握着刀子和长弓,甚至在眼神当中还有一丝期盼的神色,就像是再说,来啊,来动手啊……

匈奴人瞪着这群鲜卑,握着刀子,但是迎上了鲜卑骑兵那满不在乎的挑衅目光,却咬着牙忍了下来,只是将目光转到了临银钦的身上。爱读免费小说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

一直沉默的临银钦,这个时候也只能越众而出,朝这个鲜卑小头人欠了欠身,抚胸为礼,沉声说道:“寨子是我们族人找到的,也是我们族人攻破的,按照老规矩,上交给鲜卑大人三成,这个我们懂,但是全部都拿走,不合规矩吧?”

那鲜卑头人“哼”了一声,嗤笑道:“没想到你还懂规矩!好,我们就来说说规矩!雁门这一带原本都是我们鲜卑人的,什么时候轮到让你们匈奴人来打草谷了?要打草谷,去你们匈奴的地盘上去打!再者说,你们出兵打草谷,谁同意了,谁批准了?都像你们这些无视号令的人这样,那鲜卑大王的军令还要不要遵守了?”

越是大人物,对人越发的客气,因为他们知道,客气可以展现出他们的教养来,而且他们不担心别人对他不客气……

但越是小人物,只要是掌握一点小权利的时候,就恨不得浑身上下都抖起来,拿腔拿调的,恨不得将“来求我啊”这四个字刻在脸上……

这种情形,不管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打草谷这种行为,向来就是部落头人决断了就可以的,并且鲜卑一项都是联盟制度,中央集权这个东西,基本上就是不存在,因此哪有什么打个草谷这种小事,都需要一层层上报批准的道理?

只不过鲜卑头人觉得阿兰伊和临银钦好欺负,故意找借口刁难罢了。

说完,也没有等临银钦回什么话,那鲜卑头人就一挥手,跟在后面的鲜卑人就分出去十几人,冲着匈奴队列后方的辎重车而去,抢夺粮草和那些牲畜。

鲜卑人一边从匈奴人手中夺取辎重车的控制权,一边看见匈奴人破烂皮袍子里面有什么中意的,便毫不客气的直接伸手便抢了过去,要是觉得还可以,便随手塞到自己怀里,要是觉得看走眼了,不喜欢,便随手一扔,催马就践踏了过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 More+
大人,得加钱

大人,得加钱

傲骨铁心
贾六义愤填膺,振臂高呼:“我家老太爷为大清流过血,流过泪,你大清怎么能说我贾家是贰臣之后呢!” 为了祖上名誉,贾六奋发图强,变卖家产四处买官,准备为老太爷平反,没想到买到最后,大清亡了!
历史 连载 292万字
共尽欢

共尽欢

迷雾森森
楚月蘅作为唯一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妃,着实有些孤单寂寞冷。于是她看着被她随手捡回来的俊美刺客小哥哥,忽然恶从胆边生…… “……娘娘是在冷宫空虚寂寞了,所以将我锁在榻上,准备与我……?”清醒之后,他盯着他手腕上锁着的玄铁链,向楚月蘅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楚月蘅被问的红了脸,低着头看起来十分不好意思……半晌,她扭捏的开口, “夜夜倒也不必……两天一次,你身体可还受的住?”后来,她夜夜睡的香甜,而他却是夜夜
历史 连载 0万字
天崩开局,从死囚营砍到并肩王

天崩开局,从死囚营砍到并肩王

大和尚o
【重生+无敌+杀伐果断+极道】\n 李道重生到大乾王朝成为一名三等伯爵。\n 一场宫廷夜宴中,意外醉酒闯入一座宫殿之中,恰逢此时前世记忆复苏,于是记忆混乱外加醉酒的他坏了宫殿女主人的清白。\n …
历史 连载 2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