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 傩神

骑着青牛的猪 | 发布时间:2023-07-27 21:23:43 | 阅读次数:1406

川中咨议局的第一届常会不欢而散,整个蓉城更是有看不见的暗流涌动。从赵尔丰遇刺,再到铁路退款一事重提,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大手在背后操纵着局势,让情况一点点的向着更恶劣的方向跌落。川汉铁路是一个坑,一个巨大的坑。涉及到钱财一千四百万两,覆盖了官从赵尔丰遇刺,再到铁路退款一事重提,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大手在背后操纵着局势,让情况一点点的向着更恶劣的方向跌落。。...

川中咨议局的第一届常会不欢而散,整个蓉城更是有看不见的暗流涌动。

从赵尔丰遇刺,再到铁路退款一事重提,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大手在背后操纵着局势,让情况一点点的向着更恶劣的方向跌落。

川汉铁路是一个坑,一个巨大的坑。

涉及到钱财一千四百万两,覆盖了官员、乡绅、商人、百姓千万人,矛盾真要激化起来,必然把所有人都给吞没。

“呼!”

热闹的青龙集上,由十数人或是推或是拉着一辆彩车,彩车居中位置,有一人头戴木制的鬼面具,身披红黄交错的彩衣,身体夸张的舞动着。而在他的身侧,有数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涂抹着油彩,或是敲鼓,或是吐火,四周喝彩声连连响起,许多百姓都围观了过来。

“三爷,蓉城杨家村的傩人戏,在蓉城当地非常有名,有驱鬼驱邪之能,每年农闲时候,他们都会来青龙集表演。”在一旁的茶楼上,吴玄之正喝着茶,不由得被楼下的傩戏队伍给吸引了目光。

仆人是蓉城本地人,对于这些人都很熟悉。

那为首傩人脸上的面具非常夸张,起伏的纹路勾勒出狰狞的五官,凸眼阔口宽鼻,边缘雕刻着一圈的人头骨,黑色和红色的油彩张扬的涂抹着,看上去分外瘆人。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面具额头上的竖眼,用鲜红又厚重的油彩点了上去,仿佛一下子具有了某种魔力,要摄人心智。

在看到竖眼的那一刻,吴玄之的双目中爆发出一丝神采。

“一会儿表演结束之后,替我把他们请过来,我想请他们喝杯茶。”吴玄之吩咐了一声,那仆人点了点头,快速的走下了楼去。

“傩戏,有点意思。”

……

“见过吴老爷。”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仆人便领着五个人走了过来。这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的面目都带着风霜和菜色,与乡下的农人并无什么不同。

实际上,唱傩戏的基本上都是田地里的农民,到了农闲时候,会出来表演。一来是挣点收入,而来祈祷丰收,希望第二年有一个好收成。

“诸位请坐。”吴玄之一指旁边的座位,对着众人说道。

这群人表现的非常拘谨,这茶楼装饰虽然不富丽堂皇,但干净雅致,对于这些苦哈哈来说,那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方。

“小人们站着就好了,老爷您可是有什么吩咐?”为首的是一个年纪看上去有六十出头的老农,他搓了搓手,却不敢坐下。

“我很喜欢你们的傩戏面具,十两银子,我买了。”他们不肯坐,吴玄之也没有勉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个……这些面具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但毕竟是祖上传下来的,我老父亲临终前让我不能断了这傩戏的传承,小老儿若是把祖宗的东西给卖了,便是死了也没脸面见列祖列宗了。”老农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五十两。”

吴玄之面色不动,把价格提高了五倍。

老农脸色有了些变化,五十两银子,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他们家每年会进行傩戏表演,但连着表演半个月,也不过是二三两银子的收入。

“一百两。”

吴玄之把价格再次翻倍,老农的脸色涨红,口中支支吾吾。

一百两银子,可能是他这辈子都赚不到的巨款。虽说这是祖上的东西,但……

给的真的太多了!

在这群人拿了钱走后,吴玄之面前的桌上就多了个大箱子。

里头放置了一堆颜色杂乱的彩衣、一些有着刺鼻味道的油墨以及一块古朴狰狞的木质面具。

他伸手抚摸着这块面具,在他的眼中,上面斑驳的油彩一点点的鲜亮了起来。那傩神的三只眼睛中也有了神采,仿佛活人一般。

在傩神的三只眼睛燃起了一团火焰,一个个或是穿着彩衣,或是赤着上身的人影在跳跃着。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依然能感受到那种质朴、原始的律动。

那些舞动的身影交错到了起来,逐渐的竟然凝聚到一处,变得庞大臃肿。

“呼!”

刹那间,吴玄之的耳边一震,一道呼喝声陡然传来。

一尊浑身赤红,膀大腰圆,面容狰狞的傩神忽的在他眼前出现。

傩神身量极高,头颅都顶着茶室的梁柱,他低头俯视着吴玄之,眼神凛冽,煞气腾腾。

见到这只神灵出现,吴玄之的两只眼睛跳动的更加厉害,隐约间能看到他的眼球四周开始生出密密麻麻的足肢。

“真是好造化,这里头的傩神竟然与我的恶道三眼妖产生了共鸣,若是将其灵**役住,说不定能提前把恶道三眼妖催生出来。”他的脸上不惊反喜。

本来按部就班,他想要让三眼妖现世,至少也得再花费一年的功夫。

但傩神面具存世数百年,常年被用作祈福驱邪,内里竟生出了神异来。

若是真被人建庙供奉,估计很快都能诞生一尊真正的神灵了。

见自己的威慑被无视,那傩神便恼怒了起来,手中钢叉一举,便朝下刺下。

“放肆!”一丝锐利的锋芒从吴玄之的身上透射而出,冰冷清寒,能割裂一切。

那剑气在半空中一闪而过,傩神立时就好似被戳破了皮囊的气球一般缩小,转眼就消失不见。

茶室内重新归于平静,再无半分异样。

原本鲜亮的面目重新变得灰扑扑的,看上去非常不起眼。

“白信,你可知道这尊傩神的来历吗?”吴玄之把玩着手中的面具,开口对着旁边的仆人问道。

“小人这倒是不晓得,不过,这长着三只眼睛的神灵,我知道的可能就是二郎神或者马王爷之类的吧。”那仆人端详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道。

“要不我再把那几人叫回来问问?”

“不用了,就这样吧。”吴玄之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他对于这傩神的来历并没有多少兴趣。

反正到最后,这尊傩神都要被他当做修行资粮。

他吃鸡蛋,可没兴趣了解是哪只母鸡下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