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大魔尊》第6章狼柔的身份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7-23 00:50:32 | 阅读次数:24011

冷云天忆小说名字叫作《大魔尊》,提供更多大魔尊冷云天忆,大魔尊冷云天忆小说。大魔尊小说冷云天忆摘选:冷云扶起倒地不起大口喘着粗气的天忆,地说:“你现在的但是才魔婴期修为,就想将一个五级妖兽妖丹全部被吸收吗?太莽撞了,要是出…...

冷云天忆小说名字叫做《大魔尊》,这里提供冷云天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魔尊小说精选: 魔冷云扶起倒地大口喘着粗气的天忆,说道:“你现在不过才魔婴期修为,就想将一个五级妖兽内丹全部吸收吗?太鲁莽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不是就要失去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了, 魔冷云扶起倒地大口喘着粗气的天忆,说道:“你现在不过才魔婴期修为,就想将一个五级妖兽内丹全部吸收吗?太鲁莽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不是就要失去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了。” “师父,我发现你现在真好。”天忆嬉笑道。 “这次你既然没有亲手将暗黑蛇王杀死,所以你还是要…

魔冷云扶起倒地大口喘着粗气的天忆,说道:“你现在不过才魔婴期修为,就想将一个五级妖兽内丹全部吸收吗?太鲁莽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不是就要失去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了,

魔冷云扶起倒地大口喘着粗气的天忆,说道:“你现在不过才魔婴期修为,就想将一个五级妖兽内丹全部吸收吗?太鲁莽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不是就要失去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了。”

“师父,我发现你现在真好。”天忆嬉笑道。

“这次你既然没有亲手将暗黑蛇王杀死,所以你还是要去寻找一只五级妖兽来练练手,争取在十天内突破。”魔冷云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父,你是不是对我的期望过大啊!剑意凌然很难突破的,十天内好像完成不了啊!”天忆为难的说道。虽然自己是个修炼奇才,可是十天内突破原有的修为,还是有些问题的。

魔冷云摇头一叹:“天忆,之所以逼你这么刻苦的修炼,只是为了要让你早点的变强,如果有一天师父死了,你也不会在受人欺负了。”说完这句话后,魔冷云苍老的面貌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嘴角也溢出几滴鲜血,红色的鲜血刺激了天忆的神经。

“师父,你没事吧!”天忆一个闪身接住了魔冷云摇摇晃晃的身体,将魔冷云嘴角的鲜血擦净,一边还不停的输送着真气。

“天忆算了,我没事。”魔冷云本来就已经很是浑浊的眼睛有黯淡了几分,天忆心中虽有疑问,可是师父说了没事了,那就没事,将师父扶到小木屋里,天忆筹措不安的望着魔冷云。

“是不是不明白我这么高的修为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魔冷云好像恢复了一点力气,摸着下额那不多的胡须说道。

“是。”天忆答道。

“其实现在跟你说说我以前的事情,让你知道我究竟怎么会成为这样子的。”魔冷云自嘲的笑了笑。

“一万年前,我当时只是魔界一个小家族中的一员,因为当时修为已经达到家族第一人,修为已经达到魔将初期,所以族中长老让我迎娶另一个小家族的族长之女,希望两个小家族合并成一个中型的家族。之后我娶了那温柔贤惠的夫人凌氏,之后还有个聪明可爱的两岁女儿出生,我与夫人取名为魔凌烟,家族中许多人都羡慕我,我就在这样的虚荣心笼罩的环境下生活了两年。直到女儿四岁的时候,发生一件我很难想象的事情。

那次夫人给我下了一种毒药在饭菜里,幸亏毒性扩散的慢,我及时用真气护住了心脉,我没有死,怒气冲冲的找到夫人后,她告诉我两人的结合本来就是错误的,根本就没有对我动过感情,她的家族让她把我这个高手秘密杀死,这样就可以夺取家族权利,那时的我很难接受这个结果,看在四年的夫妻情面上我没有杀死她,让她带着女儿走,可是她说女儿还在她们家族的手上。

我只好拼着中毒的身体从她的家族中抢回女儿,可是我却发现这是事先设计好的陷阱,我中招了,我当时很怒,自己的妻子竟然一而再的欺骗自己,我还傻不拉唧的相信她,我见拼不过了,之后施展禁制类功法——元神祭,家族的人被我杀尽,只剩下妻子与女儿,中了毒的身体承担不住禁制类功法反噬的后果,我的身体开始快速衰老,从一个中年人变成了苍老的老年人,本以为夫人不会嫌弃我的容貌,可是没想到她就算自杀也不肯待在我的身边。

我放手了,心也变得伤痕累累,她带着女儿不知去了哪里,留给我最后的影像就是她那瘦弱的背影。我浑浑噩噩生活了这么多年,或许是老天可怜我,七千年前我被一魔界隐修前辈收做徒弟,我习得了《天魔十变》,修为在我苦修之中慢慢积累,可是生命力却没有随着修为的增加而变化,一般人修炼到元婴期都可以活到一千多年,魔界最低的一个魔民都能活上万年,我因为中毒的原因,后来有用了元神祭,生命只剩下七千多年,算算时间,我好像也到了。”魔冷云说出了这些往事,是苦还是愤,从魔冷云那略带伤感的表情中很难看出。

“师父,你怎么会是这样子?你不要吓我啊!我好不容易才有个亲人,你不能离我而去,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修炼,你不是说十天内要我达到剑意凌然的阶段吗?我答应你,只要你没有事,我一定会达到的。”天忆泪水顺着脸颊缓缓而落。

“不要哭天忆,你是魔,是魔就不要感情用事,以后你遇到的人,如果谁死了,你难道都要流泪吗?人之将死,顺应天意,为师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也算是赚到了。”魔冷云那浑浊的眼睛隐约有些泪花闪现,一脸轻松的说道。

“师父,我不哭了。”天忆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梗咽的说道。

“师父,师娘为什么要走啊!你不是说他很贤惠的吗?她这么会嫌弃你。”天忆将悲伤隐藏在心底问道。

“这些年中,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可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我,我也好像弄明白,她说的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假的。”魔冷云喘息的说道。

“师父,师娘或许有什么苦衷的。”天忆说道。

“或许吧!”魔冷云低吟一句回道。

“天忆,你去青魔城给我买一支万年血茯苓。”魔冷云对着天忆说道。

“师父,要血茯苓干什么啊!”天忆不解的问道。

“我要靠它来炼制夺天丹,如果练成了就可以压制身体内的损伤,或许我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也说不定。”魔冷云说道。

“真的,师父,血茯苓真的能让你多活吗?”天忆不确定的问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现在就去。”魔冷云一拍天忆的脑袋说道。

“好的,师父,可是我没有见过血茯苓,还有我没有钱。”天忆道。

“这是买血茯苓用的魔晶石,这虽然小,不过却是极品魔晶。够你付的了。”魔冷云手掌摊开,露出一块非常好看的黑色晶石。

晶石大概有指甲盖大小,整体光滑如玉,内部还不停的流动着像流水一样的黑色**,光华内敛,天忆如果不睁着眼睛根本发现不了有这块魔晶的存在,看来这块极品魔晶是用精神力探查不到的。

天忆接过这块魔晶后,对着魔冷云说道:“师父,等我给你买回来,我很快的。”说完之后就快速的向青魔城的范围疾去。

“你骗了他。”小木屋中突然一团黑影出现,对着魔冷云说道。

“你知道的,我修为虽然强悍,可是生命力已经消失殆尽了,天忆的修为还没有达到能自保的程度,我不得不找个借口让他去青魔城,希望能最后帮他完成心愿。我之前以为自己会孤独终死,没想到遇见天忆,当时见到他,是在风雨夜中,他很瘦弱,瑟瑟发抖的样子让我起了收徒之心,或许这就是一个缘,缘起缘灭,只不过在须弥间,又何必过于强求。

骗他只是希望一个他能坚强的活下去,他性格有些懦弱,尽管这些天我让他不停的杀戮,可是他还没有达到我心中希望的那个模样,魔界是要强者的,心软的后果我已经品尝过了,不想让我的徒弟再一次的步我后尘。今天他对我说对一个女孩子动心了,我本来不想让他有感情的,怕他受伤,可是又不忍心,希望你能帮帮天忆。”魔冷云闭着眼睛说道。

“天忆的去青魔城会遇上当初的那个羞辱的他的人,我会安排他与之一战的,至于不死魔王的女儿狼柔我也会替天忆完成心愿的。你放心吧!”黑影说完神秘的消失了。

“谢谢你师弟。”魔冷云低垂着眼皮轻声的说道。

神秘黑影竟然是魔冷云的师弟,天忆一直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还有一个师弟——

天忆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跟青魔城里西边一处商铺的胖子老板交谈着。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万年血茯苓。”

天忆第一次进这样的高档的地方,这是一个千米平方的商铺,分上下三层,门口两旁写着“诸界万物,尽在此处”,而门中间则写道万物门。天忆就是看到这个嚣张的告示进来的。

两扇宽五米不知什么材料作成的血红大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前的豁然是那一排排整齐的药柜,和里面数不清的药材,浓烈的药香味刺激着天忆的嗅觉,一股股从药材上冒起的各色光芒汇聚在第一层的房顶中一块超大的白色水晶中,还有那些一些不知的奇形怪状的药材散发着强大的力量,千米的商铺里共有十五个人,有十几个人是买客,还有几个人是像店家天忆两眼四处乱扫视,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个头带四角冒,身穿一身浅黑色的长袍,足登两只登云靴的胖子老板走到天忆的面前,双手一打嵇问道:“这位客官第一次来万物门吧!”

“你怎么知道?”天忆问道。

“来过这里的人我都能记住。”那个老头回道。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万年血茯苓。”天忆也不想这个问题上多费口舌,只想快点将万年血茯苓买回去给师父。

“有,不过很贵,你还买不买。”胖子老板一脸的平静问道。

“这个可以买下万年血茯苓吗?”天忆从怀里掏出那块极品魔晶。

“极品魔晶!,这个可以买下两支万年血茯苓。”胖子老板只是最初惊讶一番,而后有恢复平静。

“能买两支血茯苓啊!那就给我两支。”天忆将极品魔晶交到胖子老板的手中,有些急迫的说道。

“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拿去。”胖子老板第一次遇到一个先交钱后拿货的主,也不怕自己私吞了这颗魔晶,极品魔晶是好,如果私吞的话,那这万物门就会失去信誉了,这笔赔本的买卖胖子老板是不会做的。

千米店铺里,自天忆拿出那颗极品魔晶时,那些买主就睁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天忆,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贪婪,毕竟极品魔晶可是很难找寻的,如今见到一颗成色这么好的极品魔晶谁能不贪。

天忆第一次觉得别人眼光是用羡慕,贪婪注视自己的,以前享受了十几年的白眼、冷漠,换种眼光被注视原来是这么不同的感觉。

胖子老板从第七层的药柜上的抽屉里拿出两株全身五寸长的血红色像甘薯一样的药材,这就是那血茯苓了吧!

胖子老板特地找来一只黑檀木雕镂空盒,将两只血茯苓装了进去递给天忆。

“下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希望客官还来咱们这个小商铺,给你便宜一些。”胖子老板笑了笑说道。

天忆看着这个胖子憨憨的样子,便答应了。

将盒子揣在怀里,不是天忆不想用储物戒指,只是因为魔冷云没有给他。

从万物门出来后,魔界的血红色太阳已经高悬正中,天忆暗想还是赶快去师父那里。

刚要走的天忆突然看见万物门商铺的斜对面来了一群骑着马嘻嘻笑笑的男女,难的七个人,女的四个人。都是男的英俊潇洒,女的貌美如花,倾国倾城。

这样的组合在魔界这条燥热的街道上组成了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让人不注意都难,许多人都围在两旁高升呼喊着。

天忆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公子小姐们不敢兴趣,目光收回之前,倏然身体一震,愣在了当场。

狼柔,那个自称姐姐的狼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他们这些人交谈举止甚欢,看来关系都不一般,在这群队伍的后面还有两三个人,其中赫然一个就是之前对自己辱打的那个公子哥,怎么这人偏偏也在这里。

天忆自嘲的一笑心中自讽:“天忆啊!天忆,你只不过是一个孤儿,身世凄凉。如果不是得师父所救,你早已经死去了。一次偶遇佳人,你对她动了心,可是人家却不一定能看上你,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配、妄想。”

天忆一番自讽让天忆心中一阵痛苦,相见还不如不见。天忆收回了注视的目光,转身往另一条道路奔去。

狼柔自从上次见到天忆后,心中经常会冒出天忆的容貌,是相思还是忘不掉,这次骑着马与魔艳、永甜、狂心晨、阴晴这些姐妹还有几个讨人厌的人欣赏青魔城的美丽风景的,可是狼柔却始终也提不起兴趣,刚才她忽然感到一道熟悉且带有眷恋的目光望向了自己,可是当自己寻找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就是周围那些围在两旁的魔人们的呼喊声让自己不能全力寻找。

会是谁呢?狼柔皱着眉头低收沉思着。

“你怎么了,不高兴吗?”一声如空谷幽水流淌的声音响起,在狼柔的旁边的是魔艳,一套紧身的黑色绿纹罗裙,头插一根凤纹碧云簪,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至腿弯处,脚上穿着一双蓝色小蛮靴,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

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着,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狼柔似乎习惯了魔艳的绝世惊人容貌,摇摇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可是周围的那一群人可就没有这么淡定的了,纷纷叫嚷着上前。

魔艳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闪着黑光冒着森森阴寒之气的袖中剑,一挥剑身,一道寸长的黑色光芒在那些叫嚷的最凶的四五个人脖颈一过,几声到地的声音响起,那些人一看这几个人的头与身体都已经分离开了,吓得赶紧离魔艳远远的,也不敢大声叫嚷了,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可是总有在美色面前失去神智的魔界人,一个体型强悍,身高超过三米的牛头人站在狼柔、魔艳这些人面前,牛鼻中冒出阵阵白气,后腿在地面上往后蹬了两脚,两只长着硕大的牛角的头颅低垂,身体开始泛起金光,在所有人的诧异中,竟然冲向了这群骑马的人,十几匹上好的纯种马被牛头人给冲散了,牛头人并没有停下冲击的速度,而是一直冲向了街道的尽头,街道呈十字型状,有许多的小道,牛头人来来回回的在一条直线上冲击,而后又转回来继续冲击,魔艳、狼柔这些人修为很高,可是几次对牛头人出手都以无奈的结局告破,那附在牛头人身体上的金色光芒抵挡了攻击,魔艳差点伸手想拔下头上的凤纹簪子,被狼柔眼神示意阻止了。

这牛头人只是将这十几个人的队伍冲散,并没有攻击,好像是在想分开自己这群人。狼柔招呼了几个魔艳、阴晴等几女商量了一番后,驱使着绕小道走了。

剩下的几个公子哥们,见自己心仪的女孩都走了,还赏什么风景啊!都纷纷追着狼柔他们离开了。

还有三个公子哥无奈的互相眼神示意一番,都有点委屈。

这三个公子哥分别是青魔城城主的儿子青城,一个是打天忆的那个人魔欢,还有一个是青魔城的军师家的二公子魔极。今天他们三人是奉家中长辈之意来陪一群身份极高的七男四女欣赏青魔城的风景,本来就是不情愿的接受任务,可是自见到四女的美貌后,都纷纷拿出看家的本领想趁机搭上一个,可是这四个女子根本就不理自己,原本还想通过武力来解决,可是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元神都在颤抖,更别想提起一分真气了。

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三人也无兴致了,分开而行,青魔城主的儿子与军师的二公子两马并驱,那个魔欢则是一人拐上一条小道,走的正是天忆走的那条路,

收藏支持啊!收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