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大魔尊》第8章魔冷云之死(一)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7-23 00:50:29 | 阅读次数:20278

天忆小说名字叫作《大魔尊》,提供更多大魔尊天忆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大魔尊天忆比较完整版。大魔尊小说天忆摘选:天忆怒火的眼神,魔欢会觉得一丝快感从心底不会产生。 “你这个小乞丐切记我以为自己修练了一段时间就天下无敌了,我的整体高度是你永远是…...

天忆小说名字叫做《大魔尊》,这里提供天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魔尊小说精选: 魔欢将储物戒指里的那两支血茯苓拿出,扳下一小块吃了起来,很快那五寸大小的血茯苓就已经被魔欢吃尽了,看着对面天忆怒火的眼神,魔欢觉得一丝快感从心底产生。 “你这个小乞丐不要以为自己修炼了一段时间就天下无敌了,我的高度是你永远也达不到的。吃了你的血茯苓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想杀我,你来啊!哈哈——,一个魔婴期的修魔者根本打不赢我的。”魔欢将剩余的一只血茯苓那在手中晃悠的嚣张的说道。 “是吗?你竟然吃了我的血茯苓,你…

魔欢将储物戒指里的那两支血茯苓拿出,扳下一小块吃了起来,很快那五寸大小的血茯苓就已经被魔欢吃尽了,看着对面天忆怒火的眼神,魔欢觉得一丝快感从心底产生。

“你这个小乞丐不要以为自己修炼了一段时间就天下无敌了,我的高度是你永远也达不到的。吃了你的血茯苓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想杀我,你来啊!哈哈——,一个魔婴期的修魔者根本打不赢我的。”魔欢将剩余的一只血茯苓那在手中晃悠的嚣张的说道。

“是吗?你竟然吃了我的血茯苓,你要付出代价,你的生命和灵魂都交给我吧!我要杀了你,新仇旧恨今天一起解决吧!!《天魔十变》剑法二变之剑意凌然。”天忆低低的带着沙哑的声音传进魔欢的耳朵里。

身体表面的黑气缓缓形成一把把比之前还长一些的虚幻真气剑,剑尖横向,遥指魔欢,天忆忍受着痛苦,精神力控制着刚刚突破的剑意凌然这招。

剑意凌然是以剑气环身这招为基础,将被动防御的真气剑转化成主动攻击,无形的真气剑可以穿透许多物质。

一阵剑雨般的攻击射向了魔欢,黑色虚幻小剑所过之处,地面腐化,植物枯萎。

黑龙庞大的身体被魔欢唤来挡在自己的面前,他则是身形一转,分身向天忆踢来,瞬息之间,天忆被踢了一十七脚,“噗噗噗~“脚脚都包含了魔欢家族的《九魔诀》独有的一种吞食对手的三魂七魄的手段。魔欢攻击得手,立刻抽身而退,双脚也同于双手一样,到处布满伤痕,华丽的衣袍也变成了邋遢的乞丐装,对着天忆大骂:“你这个怪物,中了我的《九魔诀》看你还死不死。哈哈~~“噗”,一大口的鲜血吐在了满目疮痍的地面上。魔欢胸口一阵气闷,原来黑龙在这瞬间已被天忆的剑意凌然给分尸了,那渐渐消失得的龙魂魄是那么的灿烂,以龙魂那么强悍的魂魄都被天忆的剑意凌然这一招给粉碎了,威力真是无比强悍。

与黑龙是主仆契约的魔欢受到了反噬,元神受了不小的伤。在一处翘起的地面上做了下来,大口的喘息着,鼻尖随着每次呼吸往外喷洒着血珠。

天忆被踢中后,元婴顿时间受创。神智开始变得恍惚,迷迷糊糊间,好像看见师父在千里之外的密林里等着自己,还是烤着兔肉,关心自己。

“师父,我好像要倒下了。”天忆迷迷糊糊间说了一句。

“天忆,你答应我过什么,就算死你也要站着死,死算什么,修炼就是等于在逆天,生死由我不由天,一个魔的荣誉大于一切,哪怕身死魄碎,也不能后悔踏上这条路。胜利用于属于最强者。”魔冷云的这番话似乎在天忆的脑海中闪现。

“师父,我要将血茯苓给抢回来,这是我的东西,等着我师父,等着我~。”天忆犹如喝醉酒一样,半眯着眼睛,摇摇晃晃的向魔欢的面前走去,胸口映着淤青,还塌陷了一大块。头发凌乱,面容沾满了鲜血,嘴角也不时的冒出几许,全身只剩下半边遮跨布在风中摇曳着,周身上下都有伤处。

“你中了我的《九魔诀》竟然还没有死,看来你真是个怪物,不过想杀我的人多的是,看你这样子受的伤也不轻,一个魔婴期居然打败了渡劫期的我,我不甘心啊!我还有许多的东西没有享受,权利,财富,女人,我真的——不——甘——”

“啊~啊~”还没有说完,天忆的手已经掐在了魔欢的喉咙,手在慢慢的用力掐下去,“咔嚓”骨头的清脆响声让天忆微咪的眼睛黑光一闪,再次加了劲道。

“小——乞丐——你杀了我,老祖宗会替我报仇——的,到时——时候,我在地狱等着你来——给——给我陪葬,哈——哈——哈——”声音嘎然而止,天忆一丝剑意凌然形成的小剑穿透了魔欢的肉体,刺碎他是元神,连同最后的话语一起湮灭了。

“我——不叫小乞丐,我叫天忆。”天忆对着死去的魔欢说道。

魔欢死去后,天忆从地上拾起血茯苓,将上面的灰尘拍掉,用几块碎步包起,一步一步的往师父那里走去,魔欢两眼圆睁,毫无气息的躺在地面上,身体上没有一块是好的皮肤,全是一个个血洞。

天忆与魔欢的厮杀用了两个时辰,天忆这次的收获很大,自己师父所希望的剑意凌然阶段已经达到了,修为也有所上升,可是自己所受的伤是自己这些天修炼以来所受的最重的一次。上方头顶魔界的血红色太阳已经开始偏沉了,四周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死气沉沉的感觉……

天忆脑海里只想到密林里师父还在等待着自己的血茯苓,我不能死,师父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

天忆浑身沾满了鲜血,每向前踏一步,地面上的脚印都是带着血的。

一步一步踉跄缓慢的走着,不知前方的方向,只能靠感觉摸索着前进。

神智越来越迷糊,体内的伤也不断的加重,天忆每走一步体内的真气就混乱一分。全身上下各处的穴位、经脉已经大部分破裂、损伤,这次魔欢的《九魔诀》真气全部打进胸腔中,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天忆也是凭着自己那丝意志坚持到杀死魔欢。

走了大概二十米左右,天忆回头望了一下,模糊的地面上全是血,一片狼藉,残根断壁,碎石满地,证实了这里发生过一场不小的厮杀。

“好累,好像睡觉。”天忆呢喃的低吟着,一块小碎石将天忆一畔,天忆前膝盖重重的跪倒在地,血茯苓由于冲击力向前方滚了一米。

天忆两手颤颤巍巍的向前探去,还差一点,身体前倾,缓缓的移动着,颤抖的手指费劲的够向血茯苓,那是师父炼制夺天丹的材料,一定要交给师父。

不管口中吐出的鲜血,模糊的双眼,手指触到了,软软的,好温暖还有滑腻。

收藏啊,现在一天两更,支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