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缘起紫禁

阴天子 | 发布时间:2021-07-22 20:24:45 | 阅读次数:22012

君臣恩义,反令臣下惶恐不安自责。便宣旨摆驾坤宁宫,尽早歇了。一夜无话。  竪日,燕京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仿若一张密不漏风的大网,五六只燕子在空中低低的飞舞盘旋着,许久无人经的角落里蜘蛛在忙绿的结着网,天地间也没那缕风儿吹过,单调的空气令人备感压孝宗闻听此言,也觉得不该过分伤感,若伤了龙体则失了君臣恩义,反令臣下惶恐自责。便传旨摆驾坤宁宫,及早歇了。一夜无话。。...

  半晌,随侍在侧的怀恩向孝宗劝说道“陛下且宽些心吧,魏国公一门自太宗皇帝起便长居中山王府闭门不出,不上朝,不面圣且只听调不听宣,侍明不侍君。此事已成了定例,历代帝君皆拿他们没办法。虽是恩宠依旧,赏赐不断,却也不过是朝廷褒奖先中山王的从龙之功,及略表当年之事的愧疚之意,陛下万不可过分介怀,恐伤了龙体,反倒是魏国公的罪过了。陛下还是好生安歇吧。”

  孝宗闻听此言,也觉得不该过分伤感,若伤了龙体则失了君臣恩义,反令臣下惶恐自责。便传旨摆驾坤宁宫,及早歇了。一夜无话。

  竪日,燕京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好似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六七只燕子在空中低低的盘旋着,许久无人经过的角落里蜘蛛在忙碌的结着网,天地间没有一缕风儿吹过,沉闷的空气令人倍感压抑,在这座已繁华喧闹却孤独了上百年的紫禁城中更能搅动人苦闷的心情。沐琮一早便携了郡主进宫给皇后等请安,孝宗早已命了宫中的执事太监于文华殿的西暖阁等候郡主,沐琮便径往奉天殿上早朝去了。此去无非就是诸王公贵戚,六部辅臣相互间的往来应酬,实无可表。

  却说那沐氏郡主,小字月城,年约十余岁左右,自小便生的花容月貌,温柔可人,一双明亮的眼睛仿若可以洞穿别人的心思,若遇一二伤心之事双眼霎时便有雾气缭绕,令人观之不忍。加之幼年时体弱多病,沐琮又老来得此幼女,故视之更与世子不同,尤为珍爱。前些年孝宗帝后闻其体弱,更赐以皇室所藏之奇珍名唤阴阳飞鱼佩者,以为护佑。若说起此物,乃太祖龙兴之时有方外人进献所得,本为雌雄两枚,一名为阴阳飞鱼佩,一名为日月青鸟佩,传闻有济世养生,驱病除灾之妙用。故太祖颇为珍视,曾赐予爱女宝月公主一枚,后又重新回归皇室。如今那飞鱼佩给了月城,而青鸟佩则一直戴在太子身上,想来冥冥中自有牵引亦未可知。如今这小郡主愈发出落得亭亭玉立,风姿绰约,颇有其先祖沐英遗风。因张皇后一直遗憾膝下子嗣稀少,更无女儿承欢膝下,早听闻沐氏有女如此,便命沐琮此番上京将其带来一见,以解思念之意。

  郡主随小太监穿过重重宫阙后来至皇后所居之坤宁宫,正欲通传听宣,却闻得有皇后宫中贴身女官前来禀告道“奴婢听雨,见过郡主。因今日天气烦闷,宪圣老夫人身体有恙,皇后已前去侍奉,娘娘恐郡主不明何故,特命奴婢等候相告。今日郡主既来,皇后娘娘交代就暂且在坤宁宫歇息片刻,不必拘泥于礼节,权当做自己家一样,待侍奉老夫人睡下后,皇后娘娘便来相见。”

  郡主闻言只得施礼道了“诺”,便在坤宁宫中静静等候。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窗外渐渐下起了濛濛细雨,门外走廊上摆放的几盆兰花草在风雨中摇摇晃晃的无所依靠。宫娥们赶忙上前收起了宫外一应摆放装饰之物,霎时偌大的坤宁宫只剩下了郡主及随侍贴身丫鬟名唤紫曦者。郡主正欲张口唤众女官宫娥时,忽然窗外自雨中飞快跑来一个全身雪白的影子,轻轻一跃便跳上了窗子,喵喵的叫唤了两声好似在告诉这宫里的众人它的到来。原来是一只全身雪白的小奶猫。一见这小东西,小郡主往日在家中所习的宫中礼仪便已忘了大半,起身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这小东西走来。而那小奶猫好似通灵一般,静静的蹲坐在窗上望着向它走来的人儿,不时地喵喵叫唤两声。待郡主走近后,发现这只浑身已湿了大半的小奶猫身上除了几点泥渍外,全身雪白并无半点杂色,活脱脱像一个圆滚滚的小雪球,内心自是分外喜爱,便抱起小奶猫用自己平时随身带的锦帕仔细的一处处擦拭小奶猫身上的雨水和泥渍。边擦嘴里还止不住的自言自语道“小东西,你是哪里来的,怎么冒着大雨自己跑过来了?喏,我叫月儿,你叫什么名字?”说着仍不忘为怀中的萌物整理毛发。远远望去,窗前静立着一个身着一袭月白淡青二色相间,以淡淡银红色点缀的长裙的少女,怀中抱着一团雪白的小肉球,虽未施粉黛,不曾戴些许金银首饰,可天生丽质,肌肤细致白皙,吹弹可破,皎光艳艳。这一人一宠立于天色昏暗的小轩窗前,和着窗外的风雨,虽不胜那些光彩熠熠的人物风景图画,但颇有一番恬静的黑白水墨韵味。一缕疾风拂过带着小奶猫身上的锦帕飞向宫院,小郡主伸出玉手挽起随风滑落的青丝,正欲唤紫曦上前,却听得宫门外由远及近传来了数声稚嫩的呼唤“雪眉,雪眉,你慢着点,跑这么快,本宫都追不上你了。”说着声音便已到了近前。

  只三两步便已进了门,原来正是太子殿下。

  沐小郡主主仆二人闻听有男人来此,一时不知该以何礼待之。正恍惚间太子殿下已进了屋內,外面本已是大雨瓢泼,太子一路跑来身上早已被全部打湿透了,一身的雨水顺着修长俊秀的身躯流到了地上。正不耐时,忽然看见了月城怀中的小奶猫,便欢喜着上前俯身轻唤道“喵,喵,雪眉,小雪眉,快点到本宫这来。”说着还轻轻地拍了几下手。本来在月城怀中已渐渐安分的小雪眉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慵懒的睁开了一双小眼睛,疑惑的望着身边的熟悉的环境,忽然发现在自己的眼前以往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展开双手呼唤着自己,又疑惑的回头看看这个抱着自己的人儿。怎么会呢?明明是一样的气息,自己不可能认错的啊!又是一声喵喵的轻唤,月城怀中正疑惑的小雪眉本能的跳出了这个香软宜人的温柔乡,三步并作两步跑向了小主人的怀中,并用自己的小鼻子蹭了蹭太子的额头,仔细地嗅了嗅,嗯!这个是真的,小雪眉当下便做出了正确的判断,果然没有刚才的香,也没有刚才的软。虽然怀念刚才舒适的怀抱,不过也只得无奈的认命了。只得向小主人喵喵的叫了两声,算是对刚才睡在别人怀里的回应了。

  太子哪里知道这怀里的鬼精灵的小九九,只是一味逗弄着雪眉,用手轻抚着它雪白亮丽的毛发,一会儿便从怀里传了了呼呼的声音。太子自进了坤宁宫,一心一意全在小雪眉身上,并不曾注意到这宫里新来的两个陌生的面孔,还以为是这宫里的宫人,便头也不回的吩咐道“还愣着干嘛?本宫全身都湿透了,还不快给本宫更衣。”

  沐小郡主与紫曦一时之间尚未反应过来,但闻听此人口称本宫,大概已明白了八九分,又兼之其在这皇后寝宫中来去随意,心中已然笃定所想。只是碍于宫中礼仪与男女有别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为好,木在了那里。太子本就是个性情活泼直爽的少年郎,更因一身雨水实在难受,便不耐道“还不为快本宫宽衣,难道要本宫亲自动手吗?平日和你们玩笑多了,竟连规矩都忘了,越发使唤不动了。”

  沐小郡主主仆二人闻言,知太子殿下是动了气了。便只以日常在家时父母所训君臣大义为要,片刻间便顾不得其他诸如男女大防之类礼节了。立时主仆二人便上前亲手为太子宽衣解带,褪去早已湿透了的衣衫,其间小郡主所触碰处与太子肌肤之亲者,令这自降生以来便被家中仆从侍候从未亲手为人整理过衣冠的小郡主面红耳赤,扭扭捏捏,双手微颤,一副未经世事的小女儿姿态尽显,令人更生怜爱。虽年长了太子两岁,亦终不过是个生长于富贵人家的小女儿罢了,哪里见过这等场面。磨蹭了好一会,好歹褪去了上衣,只是眼前这男子健硕的身躯便已令主仆二人手足无措,不敢直视。小郡主眼中早已泛起了蒙蒙薄雾,正为难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时,所幸门外此时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殿下,你在做什么,怎么能让郡主服侍你更衣呢?快快停手。”言罢便有此前在此等候郡主的皇后贴身女官听雨上前扶起仍半跪在地上楚楚可怜的小郡主。原来是慈圣宫的宪圣老夫人已服药安寝,歇下了。皇后娘娘趁着雨势渐小便乘舆回宫来见家的女儿,不想却撞见了此等事。即命听雨抱过了雪眉,将太子带去暖阁服侍更衣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