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长记性

芊芊千花 | 发布时间:2021-07-22 20:11:00 | 阅读次数:10805

可秦臻长了记性,早已跑出了屋内,没让萧逸辰把握住。秦臻再出的时候,手里又抱了两坛喜酒,除了一大堆红绸缎。“我但是是看见火盆里的火快灭了,加一点火而已,将军何苦动气秦臻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又抱了两坛喜酒,还有一大堆红绸缎。。...

可秦臻长了记性,早就跑进了屋内,没让萧逸辰抓住。

秦臻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又抱了两坛喜酒,还有一大堆红绸缎。

“我不过是看到火盆里的火快灭了,加点火而已,将军何必动怒。毕竟这大喜的日子,火灭了不吉利。”

秦臻一边一本正经的解释,一边动作利索的把两坛酒砸到火盆两边,引得火苗高涨之后,再迅速把红绸缎扔进去。

红绸缎熊熊燃烧起来,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像极了鞭炮的声音,看上去喜庆又热闹。

火势虽不大,却也是彻底阻断了萧逸辰进门的路。

且就这一会儿的功夫,秦臻又抱了两坛酒过来,怀里还揣着红绸缎,气定神闲站在府门内。

秦臻的意思很明显:萧逸辰要是执意从这里进门,她就接着烧。反正这大喜的日子,府里的喜酒和红绸缎多得是。

“你给我等着!”

萧逸辰恶狠狠丢下话,拉着元媚儿扭头走了。

紧接着,那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也跟着他们一起往侧门走去。

秦臻首战告捷!

围观众人见秦臻就这样以一己之力逼退了大将军萧逸辰,纷纷对其刮目相看。

要知道,以前的秦臻,可是个任人欺负的受气包,太医三天两头的往将军府跑。

再看如今的秦臻,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们并不知晓,此时的秦臻,身体里住着的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可不就是换了一个人嘛!

“公主好气魄!”有人伸出大拇指夸赞。

“过奖过奖,我不过是做了将军夫人该做的事!”秦臻摆摆手,谦虚道,“毕竟大将军身居高位,是无数人言行的典范,他今日要是开了这个头坏了规矩,以后旁人纷纷效仿,可就全乱套了。”

秦臻的话从始至终都说的极好听,且句句有理有据,让人丝毫不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反而是名正言顺的维持正义。

“大家别在外面站着了,快些入席吧。这马上就要拜堂了,将军要是看着席位都空着,多扫兴呀。”

秦臻热情的招呼客人们入座,不多会儿,府内又是宾客满席,开宴上菜,顿时热闹极了。

萧逸辰等人从侧门进府再绕到喜堂时,便见到秦臻端正的坐在主位上。他才刚缓和的脸色,霎时又变得冷如寒铁。

“你又想干什么?”萧逸辰咬牙切齿问道。

“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等着将军拜堂呀。”秦臻眉开眼笑,温言提醒道,“将军再不去拜堂,就要错过吉时了,婚姻会不顺的!”

萧逸辰阴沉着脸拂袖转身,他刚一抬头,便看见府门口一行人鱼贯而入。

那一刻,萧逸辰恨不得割了秦臻那张乌鸦嘴。

来人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高公公,身后一众宫人个个手捧着珍宝匣子,金钗珠翠,美玉环佩,琳琅满目。

高公公径直走到喜堂上,笑眯眯的向萧逸辰拱手道喜,而后目光落在元媚儿身上。

“想来这位便是将军新纳的夫人吧?”

虽然称呼的是“夫人”,但那一个“纳”字咬得极重,刻意提醒着她妾室的身份。

“妾室见过高公公。”元媚儿欠身行礼,脸上的笑容很是僵硬。

高公公挥手示意她免礼,并命人呈上两匣子珍宝,温和笑道:“皇上国事缠身,无暇亲自前来,特命老奴送上贺礼,望夫人日后尽心侍奉大将军与公主。”

元媚儿闻言,脸上的假笑再也维持不住,眸底闪过一抹怨毒的嫉恨。

一个将军正眼都不会瞧的女人,凭什么要让她去侍奉?

“妾身谨记皇上教诲。”元媚儿心中气极了,可面上还是不得不恭顺的行礼道谢。

那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模样,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萧逸辰顿时就心疼了,当众牵起元媚儿的手十指紧扣,冷着脸对高公公说:“公公此行辛苦了。”

“吴管家,请高公公入席就坐,准备拜堂。”萧逸辰沉声吩咐。

“将军纳个妾竟然还拜堂,好大的面子呀!”

吴管家还没来得及行动,喜堂上突然响起一道冷峻的声音,顿时让现场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纳妾拜堂,确实不合规矩。

但只要正妻不反对,也有不少达官显贵给宠妾行拜堂礼,双方图个体面和睦。

只是没想到,秦臻这个正主倒没反对,却来了个外人有意见了。

众人纷纷探头望去,想要看看这说话之人究竟是谁。

秦臻闻声抬头,便看到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从一众宫人身后走出来。

他一边往前走,两侧之人自动朝两边分开。

秦臻瞧着这架势,还以为是皇上来了呢。

然而他身着一袭素雅的白衣,还称呼萧逸辰“将军”,显然不可能是皇上。

而是,又一个来找茬的人!

围观众人也和秦臻一样,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毕竟来人可是晏子卿,出了名的嫉恶如仇。而他还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便是大将军,也不能奈他何。

只见晏子卿走到萧逸辰身前站定,挑眸打量着眼前身着大红喜袍的两人,冷声道:“将军以冲喜的名义纳妾,皇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如今还想当着公主的面拜堂,是真的不打算把大齐子民的安危放在眼里了吗?”

话音刚落,人群中又是议论纷纷。

“原来是冲喜呀,难怪大将军纳妾还这么大的阵仗。”

“不过这冲喜还真是有效果,重病卧床的公主,竟然真的醒了过来。”

……

元媚儿听到“冲喜”二字,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只能做妾室她也就认了,可是怎么能说是冲喜呢?

她不禁开始怀疑,她在将军心中,真的有他说的那么重要吗?

元媚儿红着眼眶望向萧逸辰,迫切期待着他给一句解释,让她得以安心。

然而此时的萧逸辰,目光全在晏子卿身上,浑然没有察觉到她的这些委屈。

“你来干什么?”萧逸辰冷声询问,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别多心,不是来给你道喜的。”晏子卿也没给萧逸辰什么好脸色,毫不客气回道,“听说永安公主醒了,皇上让我来看看。别这刚醒过来就又咽气了,喜事变丧事。”

“放心,她精神好得很,死不了!”

“我看她这精神是挺好的,和那些回光返照的人一模一样。”

秦臻在一旁看热闹看得正带劲儿,矛头却突然指向了自己,手里的瓜顿时就不甜了。

“这位公子,我看你眼神儿不太好……”秦臻站起身,一脸严肃反驳。

可话还没说完,便猛地被一股外力带着又坐了下来。

待她回过神时,晏子卿已然坐到了她旁边,正全神贯注为她诊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