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财大鬼楼之终极死玉令 第一章 摄魂幡

断虹子 | 发布时间:2021-07-22 14:52:37 | 阅读次数:4096

已发出的滴水声“嗒、嗒、嗒......”  事过不久,另一个悚人的事突然发生了——两个女生下上自习回宿舍,甲要去厕所,乙在外面等。五13分钟,十13分钟......时间一点点过去的了,乙但是没出。甲干脆进来找,但是乙神秘的的神秘失踪了!(乙是绝不可能会从窗户跳出去的事过不久,另一个悚人的事发生了——两个女生下自习回宿舍,甲要去厕所,乙在外面等。五分钟,十分钟......一分一秒过去了,乙还是没出来。甲索性进去找,可是乙神秘的失踪了!(乙是绝不可能从窗户跳出的,因为一二楼都安着防盗窗了)一天一天过去,乙就好像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掉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事后才知道:乙失踪的那个厕所就是上个女生自杀的所在地!。...

  附:鬼楼的历史

  很久很久以前......

  一个女生因感情的波折在财大一教的某层楼的厕所里,割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个做卫生的阿姨听见厕所里好像有滴水声,进去想把水龙头关紧。结果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鲜血和倒在血泊中一个面目狰狞、身着红衣的青年女尸。她睁大的眼中放射出无比的哀怨和憎恨,从她手腕中滴下的红色液体使整座楼都能听见“嗒、嗒、嗒”的声音。从此,在这座楼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不知哪个水龙头发出的滴水声“嗒、嗒、嗒......”

  事过不久,另一个悚人的事发生了——两个女生下自习回宿舍,甲要去厕所,乙在外面等。五分钟,十分钟......一分一秒过去了,乙还是没出来。甲索性进去找,可是乙神秘的失踪了!(乙是绝不可能从窗户跳出的,因为一二楼都安着防盗窗了)一天一天过去,乙就好像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掉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事后才知道:乙失踪的那个厕所就是上个女生自杀的所在地!

  过了一段时间,学校决定把一二教学楼停用,所有学生都到A-J座新楼上课。

  我是在二教宣传部听说这段历史的,财大却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忽然多了这样一个恐怖观光景点,甚是激动。之前我曾去过一次,也没上楼,只是在一楼门口随室友去取包裹。听了这些之后,我决定去探险。十月的天津依然燥热,我怀着迫不及待的好奇心在一教门口驻足。这时正是午时,太阳当空,阳气充足。

  我探出食指,小心翼翼的去推那扇破门。嘎吱吱吱、吱......因为楼里很静,全楼都能听见这推门声。索性进了一楼大厅,楼里阴暗异常,即使在这样晴空万里的正午这楼里也像深夜般的静,阴天般的压抑——嗒、嗒......果然有很清晰的滴水声,好像是从楼上传来的,这声音仿佛在低吟,在警告,在哭诉,在狞笑......每一滴都敲在心上,深入骨髓。我虽然自命“疯老道”,但是但凡有一点理智,总会有些恐惧。于是我减慢了步速,提高了警惕,慢慢地走过楼道:有的屋子半开着门,可以看见里面凌乱的桌椅布满了尘土和蛛网;有的屋子关着,但从门上的窗里也可依稀看到里面的狼藉。从101到119室都差不多,只不过经久不用罢了。想到这,心里宽慰了许多,但当我的视线刚从109的窗上移开,从眼的余光看见里面探出了一个脑袋,心里陡然一震,再看时便不见了。我想可能是幻觉吧,继续前行。突然好有人从身后经过,带起来的风吹动着我的衣衫。回头看时,却有什么都不见。这时我怔住了:109室的门刚才明明关着,现在怎么是半开着的!?什么时间开的?谁开的?我竟然连声音都没有听到。这下我完全否定了自己的幻觉,施展开轻功和八卦步的功夫,左转右蹿逃出了教学楼。已然出了一身冷汗,阳光照在身上,轻轻地出了一口气,回头看那破门,还因我用力过猛而吱吱地震。里面依稀传出来的滴水声“嗒、嗒、嗒......”总有一天我会走上四楼的,我暗想......

  正文

  最近不知怎么了,事情都怪怪的。昨晚看见一团白色的东西在楼下飘,今天早晨在学校里暴毙了一个大爷,公寓宣传栏的海报都消失了,夜里超市通宵亮着灯。

  我天生对阴阳二气有一种特殊的感知,偶尔看到那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一桩桩怪事在我心中成了一个个疑团,冥冥中,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阴涨阳消的秋风哭号着,把月亮吹得愈发沧桑,我酗酒回来,踉跄在公寓的甬道上,被风吹得相当别扭。

  我住在十三号楼,我毫无意识的往前蹒跚着,这就是我所谓从心所欲而不愉矩的境界吧。

  我正陶醉于自己醉梦真人的境界,突然,眼前掠过一道白光掠过,我镇定的把脚步一停,想起了昨天在床上看见楼下一团白华华的东西在楼下飘动,心里慢慢地意识到,要出事了……

  风一阵一阵的,异常凄凉,我的正前方就是昨天那东西飘动的地方,然而一转弯,就是我的宿舍。

  正当我在犹豫是不是要去看看那白东西是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异常猛烈的风,在转弯处,把我带了一个趔趄。

  迷迷糊糊地,我竟然径直走去,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停不下脚步。在一棵大树下我停下了脚步,这种感觉,不是我所谓的醉,是一种另外一种晕晕地感觉,异常……

  树下旋起一条条白雾,把我卷起来,一时间,仿佛好多人在一起围着这科树飘,围着这棵树转……飘飘地,我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我醒来了,但是我发现,自己却在自己的床上,安稳地躺着。只是脑袋晕晕的,可能是因为昨天喝多了吧。

  寝室三个哥们儿都在,双目无神地瞅了瞅,大B哥在玩单机的三国志,继续他的鼎力大志,小B沉醉在他的佘诗曼电视剧里,最惨的是小猪,拿着一袋乐事,嘴里无趣地嚼着,盯着那两位的惬意,在纠结是去复习考研,还是坐下来与民同乐。

  他看见我醒了,过来朝我嘴里塞了两片薯片,瞥了瞥我无神的眼睛,操着浙江味的普通话说:“你又喝洒(傻)了吧?”

  “洒你妹!”我无力地应答着。

  他见我或许还没清醒,又径自地回到自己的纠结世界里了。

  我身体很沉,迷迷糊糊地还想睡,随手把手搭在自己的脉上,突然,我全身一个寒战,两眼瞪起来,额头上分明湿润了……

  我仔细的号了几次脉,慢慢的长吁一口气,不是因为没事了,而是确定自己中招了。

  真的是不折不扣地中招了……人有三魂七魄,魂在肝,魄守肺,而我现在丢了一魂!

  闭目静静地回想昨天夜里的那一幕幕:夜黑风高,转弯处,一阵怪风,趔趄了一下,继续走到树下,飘飘地绕树睡着了,早晨却醒在自己的床上,丢了一魂……

  事情渐渐地明朗起来,那阵怪风吹散了我的魂,走近大树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一个魂,我的身体暂时失去意识,自己回到寝室。

  然而那个白华华的东西是什么?我怎么会莫名奇妙地丢了魂?是鬼,是妖,还是什么法术?一时间,我还不敢下结论,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我的推断是对的,那么还有很多很多人,都丢了自己的魂……

  我在暗自庆幸自己只掉了一个魂的同时,又在思索怎么才能救自己,于是,拨通了二弟的电话……

  二弟是我盟弟,我们结义一共四个,还有三妹和四弟,我们四个志同道合,胸怀大志,分别在学校社团里担任着或担任过会长社长的职务。

  中国江湖上传说着一条戒令,行走江湖有四种人不能惹:和尚,道士,乞丐和独行的女子,这也成了我们的绝佳四组合。

  我自幼尚三清,二弟多年修三宝,所以我决定找他商量一下。

  在我一五一十地描述了所有情节和我的推断之后,他问:“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招魂幡吗?”

  “不知道,我想我们应该先证实一下那白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思索着说道。

  “树有问题?”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下午,我们俩吃了点东西,匆忙地跑到那棵树旁。那是一棵百年的古树了吧,上面还有学校钉上的标有“重点保护树木”的标志牌,有的枝干已经死去,不规则地长出了几枝新芽,还不时的随风飘落几片树叶。

  我俩围着树观察着,那被岁月风雨刻画的皲裂沧桑的树皮,却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我俩渐渐地不耐烦了,是不是推断错了?

  老二真的是急了,一跺脚,嘭地一声,一拳打在那棵树上,那树哆嗦了一下,掉下几片叶子来。

  他练过少林的硬功,虽说打不断那么粗的树,但是一记明显的拳头印已经分明地出现在那开裂的树皮上。

  我刚想劝他两句,只听呱嗒一声,一块树皮掉了下来,随之呈现的是一片青白的树干。老二兴奋地叫了起来:“哥,在这呢,在这呢!”

  那树干被人刻了个小洞,一块类似粉笔的石头嵌在里面。

  我小心翼翼地把剜出来,放在手心里定睛一看,不由得浑身一颤。

  只见那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扭曲的文字。

  “写的什么?”老二急切的问。

  “殄文,是给鬼看的文字……”我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这是白瞿石,极阴之物,上面刻着用殄文刻上的咒语,便是一件能害人的法器了。”

  “这就是招魂幡啊!”他好像恍然大悟。

  “不,是摄魂幡!威力远大于招魂幡,招魂幡只招不收,招的只是游魂,而摄魂幡能直接从人体摄取,而把魂魄牢牢地禁锢在它周围。”我顿了顿说,“它最毒的就是,先要害死一个人,汲取他的极阴冤魂,作为摄魂幡的幡心。等摄取千魂之后,肯定还有不可告人的诡计!”

  二弟慢慢地说:“哥,你说前天那个暴毙的大爷……”

  “极有可能。”

  “我们拿走它?”他似乎在思索解决办法。

  “无论拿到哪,他都会继续发挥作用的。”

  “毁了它吧”

  “也不行,毁了它里面的魂魄找不到自己的躯壳,会成孤魂野鬼的……”

  “可是我们就这样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被害,而且你也迁入其中了,我们就这样等死么?”

  默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