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3章 满满的嫌弃

子棋悠然 | 发布时间:2021-07-22 14:51:46 | 阅读次数:19097

整个五官都被扭曲了,云小小一脸菜色,“也可以了吧,我喝了,也没毒。”南靖看了她几眼:“拿回来。”云小小硬生生忍着自己想想吐的冲动,她一步一步缓慢地朝他靠近了,目光在那把南靖看了她一眼:“拿过来。”。...

整个五官都扭曲了,云小小一脸菜色,“可以了吧,我喝了,没有毒。”

南靖看了她一眼:“拿过来。”

云小小生生忍住自己想要反胃的冲动,她一步一步缓慢朝他靠近,目光在那把剑上扫了好几眼。

“我不杀你。”

南靖突然出声,云小小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将剑收了鞘。

性命有了保障,云小小便加快了速度,她将整个药汤直接拎了过去,放置在男人面前。

南靖拿过那壶她喝过一口的药汤,直接仰头豪饮,三两下,就见了底。

云小小看的小嘴微张,见他面无表情不禁开口问道:“你.....不觉得苦吗?”

南靖看了她一眼,擦了擦嘴,并不接话。

云小小也不是那么多事的人,见他不理会自己,便也闭上了嘴。

蹲在他身边,那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又上了头,哪怕她已经替他包扎过了,可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看了眼他的伤口,她有些担忧,想了想还是决定再问一句:“你的伤要不要先止血啊?”

南靖听她这么一问,才想起自己腿上那丑得难看的东西,他皱着眉,眼神示意,问:“这是你弄的?”

云小小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真丑。”南靖毫不犹豫的吐槽。

云小小身子一僵,知道自己包的丑是一回事,被人明明白白嫌弃丑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悄悄看了一眼,其实,她觉得包扎的还可以的......

“拆了上药。”

南靖头疼欲裂,他斜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休息,毫不客气的对云小小指挥。

云小小盯着自己的脚尖没动,皱眉小声说:“你不是说我包的很丑吗?”

南靖:“.......”

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南靖算是深有体会。

他皱了皱眉,有些无奈:“我不嫌弃行了吗?”

云小小抬头,笑了笑:“可以。”

说完就从他身边捡起那瓶她刚才滚过来的金疮药,挪到他的脚边,颤着手试图解开包扎。

也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绑上去了,她解了好久连个结都没找到。

南靖忍无可忍,直接抽出一旁的剑:“闪开。”

云小小一见到剑就有些发怵,闻言瞬间后退好几步。

只见南靖几个挥手间,原本绑的紧紧的布条瞬间散了开来,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三条伤口。

云小小看的出神,差点没赞叹一声好剑法。

眼瞅着南靖满脸不耐的神情,她还是默默的闭上了嘴。

从外面接了一点雨水,云小小细心的替他将伤口擦拭干净,她擦的很小心,生怕弄疼了他。

上药,包扎,动作不算快,但最起码还是完美完成了任务,虽然最后的结果依旧还是那么丑......

刚忙完,男人就丢给她一个火折子。

“生火。”

云小小慌忙接住,看了男人一眼,默不作声的干活去了。

她在地上捡来一把干草,又从庙里捡来一堆烧了一半的干柴,将两堆堆在一起后,才小心翼翼的打开火折子。

微弱的火苗带着暖意,云小小离得近,瞬间就感受到了那股子温暖。

原本浑身湿透的她也没感觉到有多冷,可这一瞬间,她却忍不住瑟缩了下。

她小心的将火凑近干草,瞬间的功夫,火苗便顺着干草烧了起来。

她扭头想要把火折子还给男人,回头一看,男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睡着。

看了一眼,云小小没有打扰他,默默的将火折子放在他身边。

从一旁的地上捡起自己的包袱,因为湿透,外面早已占满了灰尘。

穿着湿衣服是要感染风寒的,她不能让自己染上风寒,她没有钱看病,也没有钱买药。

从包袱里拿出一件衣服,用手将它拧干,随后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试图让火堆将它烘干。

外面雨声淅沥,哗啦啦的下个不停。

云小小窝在火堆旁,好不容易烘干了一件衣服,刚打算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换上,一旁的男人突然呓语。

“冷~好冷~”

男人紧闭着眼,嘴里无意识的喊着,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蜷缩在一起。

云小小看着,又低头看了手上的衣服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将衣服盖在他身上。

......

南靖醒来的时候,已是夜深,外面依旧雨声淅沥,看样子没有要停的意思。

他看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打算起身却被身上盖着的三两件衣服吸引了目光。

微微皱眉,他看向火堆旁趴在自己膝盖上睡觉的女人,嘴唇微抿。

之前因为头疼的厉害,他没有看清眼前的女人。

如今看,倒不自觉放松了警惕。

对方看上去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虽然梳着少女髻,但无论他怎么看,都在对方身上看不到半点少女的意思。

再次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他挑眉,倒是个善良的孩子。

瞅着衣服的布料,这孩子莫不是哪家府上走失的小姐?

这么一想,他不禁再仔细打量着云小小。

只见对方皮肤白嫩,樱嘴瑶鼻,虽说不上有多好看,但也算得上小家碧玉,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没长开,这么一看,倒有点可爱的意味。

再往下看,她的手指干净,青翠纤细,一看就是没干过重活的人,指甲修剪的整齐,平日里准是细心打理过。

真是哪家的大家闺秀不成?南靖细细琢磨,还没琢磨透彻,一声巨响突然响彻天际。

轰隆隆伴着几道白光,硬生生将某个原本睡的安稳的女人吓醒!

云小小浑身一抖,差点没一头栽进眼前的火堆里。

火已经越燃越小,她眼神懵懂迷糊,橘暖色的火光打在她的脸上,留下点点阴影。

她揉了揉眼,喃喃自语:“火快灭了,该加点柴才行。”

说完就要起身,头一抬,就与对面一脸平静的男人四目相对。

云小小:“........”

南靖:“..........”

云小小舔了舔唇,“你...你醒了?”

南靖嗯了一声便没有下文,那双精明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她。

云小小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她挪了挪步子,却发现男人依旧一言不发的盯着她。

她无奈,只好继续问,“你有没有觉得好一点?要不要.....要不要再喝一壶药汤?”

南靖依旧没说话。

云小小抿了抿唇,收回视线不再看他,男人恐怕还是不太想和她说话,既然如此,他要看就随他看吧。

在百里府的这些年,云小小学会最多的就是察言观色,除了祖母,府上的任何人她都要学会辨别他们的喜怒哀乐,包括她的丈夫.....

其实想想,自己这些年过的的确不如意,如今倒也算是落得个轻松的地步,该知足的.....

除了对不起祖母外,其他倒也没什么....

眼神黯淡了些,她转身往庙里深处走去,身后男人的目光依旧锁定在她的身上。

她没有在意,在火光看得见的地方捡了些柴火,抱着往火堆的方向而来。

南靖看着看着,突然开口问:“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姐?”

云小小闻言,微微一愣,她小嘴微张,惊讶的看向南靖,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

她缓步走来,将怀里的柴放下,然后一点点的往火堆里加。

加了柴的火堆烧得更旺了些,火光也亮了许多,透过火光,南靖看见她低垂着眉目,声音小的可怜,语气平静,毫无波澜:“我不是谁家的小姐。”

南靖闻言,心下诧异,不是谁家的小姐?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听到她又说,“我也不是小姐,我......我嫁过人。”

这下南靖可不单单只是诧异了,他面露惊恐,下意识的开口:“哪家的公子哥竟然有这般癖好!”

云小小皱了皱眉,抬眼看他,那双干净的眸子里带着些不满。

“我不是孩童,我今年十六。”

南靖眨了眨眼,然后目光而下,看向她的胸口,随即皱眉:“我觉得,做人还是要诚实些,怎可随意说假话糊弄人呢?”

云小小注意到他的目光,低头一看,微微抱紧了膝盖,将胸口藏的严严实实。

她也不做多辩解,低着头继续往火堆里加柴。

见人不说话,南靖摸了摸鼻子,眼角在对方脸上扫了好几眼,还是忍不住问道:“既然你说你嫁过人,那你夫家呢?”

云小小有些闷闷不乐,“你问这个做什么?”

南靖:“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虽然包扎伤口包扎的很丑,买药也是花的我的钱,但总归是帮了我的,既然如此,我南靖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夫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夫家?回去?

云小小抿了抿唇,双目盯着眼前的火堆,眼角落下一片阴影。

良久,她轻声道:“不用了。”

南靖挑眉,“你不想回去?”

云小小摇了摇头,沉默了会,才道:“我被夫家休了,以后......也不用回去了。”

南靖:“.........”

云小小低着头,她不敢去看男人的表情,她怕看到自己不想看的东西。

自古以来,女子被休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哪怕是毫不相识的路人,此时听到恐怕也是一脸厌恶吧。

将头埋的更深,只露出那双眼睛,她盯着面前的火堆,眼睛眨也不眨。

其实,她不觉得自己被休是一件很丢脸的事,相反,她无愧于心,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百里风的事,也没有违背七出之条。

恐怕唯一错的,就是爱极了百里风,爱到骨子里,爱到不想与任何女人一起分享....

府里的嬷嬷说她善妒,说她恶毒,说她不适合做主母。

其实云小小觉得她说的对,她可能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坏女人,所以她以后,不会再嫁人了,也不会再爱人了.....

爱一个人....真的太累了......

......

云小小浑然不知自己的那股子难过气息已经不自觉的散发出来,她将自己缩成一团,静静的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南靖有些为难,他真不是故意戳中她的伤心事,眼瞅着原本就小得可怜的人这会缩成了更小的一团,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皱了皱眉,小声试探,“我不是故意的,你....你不会是哭了吧?”

云小小被他的声音打断,立马回神,骤然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绪,她抬起头,一脸平静,“没有。”

南靖头一次见一个女人变脸变得如此之快,他愣了足足半刻才反应以来。

一股药味扑鼻而来,他抬眼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女人已经将药汤热好,这会正掀开盖子拎过来。

她皱着眉,满脸厌恶。

南靖:“.......”她这是什么表情?

云小小将药汤递给他,一脸古怪,就差没捏着鼻子了,她屏住呼吸,道:“该喝药了。”

南靖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接过药汤,探头看了一眼,黑乎乎一片。

南靖似乎猜到了了她的反应,心下起了坏心思,他面无表情,将药递过去:“你先喝一口。”

云小小吓的倒退了一步,她面如死灰,皱着眉磕巴道:“不.....不喝了吧,好苦的......”

“不行,必须喝。”

“.........”

云小小抿了抿唇,眉头紧皱,犹豫了好久才说了句:“好...好吧……”

说完便伸出手接过眼前他递过来的药壶,刚凑近,一股药味便瞬间让她反胃。

强行忍住冲动,她双目紧闭,深吸一口气后便要低头去喝。

她的反应让南靖忍不住想笑,就在她即将碰到壶口的时候,他一把将之夺下。

“我说你是不是傻?让你喝你还真喝啊?”

云小小抬眼,对上他带笑的眸子:“不是你让我喝的吗?”

南靖嘴角一僵,闭嘴了。

痛快的端起药壶,他直接仰头灌下,喉结不断滚动,片刻的功夫就见了底。

云小小面色古怪的看着他,见他喝完啥事没有,还粗鲁的用衣袖擦了擦嘴,她一脸惊叹。

原来,这个世界上果然有不怕苦的人!

她看了一眼,然后默默挪回自己的位置,望着外面的黑漆漆的夜色出神。

屋外阴沉沉的,宛如她此时阴沉沉的心情,也不知道百里府怎么样了,祖母会不会对她很失望呢?

还有,百里风会不会......

这般想着,最后,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