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佛偶章:悟空非吾空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6-12 00:50:26 | 阅读次数:24480

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小说名字叫作《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提供更多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是哪部小说,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是什么小说。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小说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摘选: “怎么不给他起名字?”他用手指…...

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小说名字叫做《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这里提供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朋友怎么那么德儿小说精选: “怎么不给他起名字?”他用手指戳了戳那吃货的脸,趁着我被三堂会审,这小东西把我的苹果消灭了一大半现在肚子圆滚滚的,躺在那就不动了。 “名字?”我有点犹豫了,从小哮喘所以家里连个猫都没养过,病好了也就没养过任何的小动物。算起来这是我的第一个宠物。 “叫它悟空吧。好歹是个猴子,就是萌了点。”我把它捧在了手中心。那货睁着大眼睛望着我好像很喜欢这个名字,欢快的又爬到了我的头上。 “不错的名字哦。”子戈温柔的笑了,很少能看到他笑。 尹…

“怎么不给他起名字?”他用手指戳了戳那吃货的脸,趁着我被三堂会审,这小东西把我的苹果消灭了一大半现在肚子圆滚滚的,躺在那就不动了。

“名字?”我有点犹豫了,从小哮喘所以家里连个猫都没养过,病好了也就没养过任何的小动物。算起来这是我的第一个宠物。

“叫它悟空吧。好歹是个猴子,就是萌了点。”我把它捧在了手中心。那货睁着大眼睛望着我好像很喜欢这个名字,欢快的又爬到了我的头上。

“不错的名字哦。”子戈温柔的笑了,很少能看到他笑。

尹泽推门进来,却没看到手里拿着饮料。

“我的咖啡呢?”子戈盯着尹泽空空的双手看了看。

“刚才看到柜台的护士很漂亮就说了几句。就把饮料放在在柜台了。啊啊啊啊啊!”尹泽一下子抓狂了。

在每天闹哄哄的探病的模式下不到三个月我就终于康复了。医生的护士都彻底被尹泽勾搭了个便,我跟子戈就当无视了尹泽的存在,也对如果尹泽不**了他也不是尹泽了。

子戈也帮我查到了那个校服学校,是在北京很偏远很偏远的地方出了四环又出了5环还的往前开于是又开出了6环,开了不知道多久才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在往前开前就要到天津了我就可以去趟天津吃顿狗不理包子什么的。对于我从小就读的是国际语言学校,班级的同学除了混血就是外国人,这样的偏远的学校简直不敢想象。难道这学校的娱乐项目就是满山跑么?还好到了那情况没我想到那么差,大大的操场,2座7层楼主成的教学楼。对着大门L型排列着。

因为跟校长方面说我是来投资学校建设的。所以校长跟几个负责人早早就在门口等着我了。管家开开了车门我懒散的走下了车,三个月了终于可以出来溜达溜达了。我下了车,保镖就为了打起来了伞,免得我中暑,我心想这还没到夏天。你打什么伞啊,于是挥手告诉管家叫那2个保镖下去,我是去谈投资又不是搞黑社会聚会。因为怕惹眼我只带了几个保镖跟一直照顾我们家40年的管家。但是还是开来了5辆别克。

正是三月末月春花烂漫,在一个陈旧的校门前大大的达莱2个字正是那校服的缩写,校门口那一束束的粉色花朵吸引了我,看过各种花的我这样的花还是很少见,粉的像霞。没有叶子只有梗。

“你好金先生我是这里教导处的主任。你好?”一个梳着桂花油头的中年男人伸出来了手。出于礼貌我也伸出了手。“你好你好,欢迎来到达莱高中。你好,我们校长还在住院我全权代表来谈判一切事宜,欢迎金先生来投资。”

“这个什么花?”我指着校门口的花,问着身边的一个梳着油头的主任。

“金达莱花。又名杜鹃花,是我们的校花。”梳着油头的主任显然有些紧张。

“金达莱?那是什么花?”我记得上次去长白山旅游的时候,正是春天的时候,长白山只剩下了一点点白雪覆盖在山顶,好不容易爬到了火山口看着山下,山下漫山遍野都开的是这种小花。奇了怪了,明明是喜欢寒冷的花怎么会开在北京的郊区。”我们的校长是从北方的长白山的一个小山村出来的,那里四季如画。也是在那里他结实了村里最漂亮的姑娘红雪,那年他们18岁,2个人私定了终身。可是为了求学他离开了心爱的姑娘,临走的时候那姑娘一直送到很远很远,送过了一条山又送过了一条河。告诉他记得要回来,记得回来娶了她。为了自己的求学愿望,他远渡重洋,学成归来后,正是改革初期,他开办了一家学校,准备回到长白山下的山村,想到接回来心爱的姑娘。可是心爱的姑娘早已经不在人世,就在他们每次相会的山坡,自他走后美丽的红雪日日盼望月月盼望,一次一个乡绅路过了此地到了再河边洗衣服的姑娘,一眼就看中了那姑娘,买通了姑娘的姨妈,要逼着18岁的姑娘嫁给那个70岁的乡绅,姑娘不乐意趁着夜色连夜逃了出来,可是乡绅带人追赶,红雪见要被追上就纵身跳下山崖,那一年的金达莱开的格外艳丽,没有寻到爱人的老校长就不远万里从家乡运来了无数只金达莱。种在校门口,可是活下来的只有门口的一片,每次他望着这些花就好像红雪姑娘一直在他身边。老校长也终身没娶。”

我听完了故事心里有着莫名的伤感。多么感人的故事,多么漂亮的花。在这个破旧的学校却有着这么深厚的底蕴,比起来那些外表镀金的学校,少了很多故事跟人情味。迈进了校门,看着是有些陈旧,大概是年头久了,外部布满了枯萎的爬山虎,刚进学校门口就是个大大的长廊,直奔对面的教学楼,长廊的木质顶棚都要掉下来了,透过破洞直接就可以看到阳光窸窸窣窣的射下来,要是个画家我一定喜欢这么美的,可是要赶上下雨那就不一样了,这么破的长廊也该修理修理了。

“前期我先投资1000万,对了主任你们这个学校最近这2个月有没有丢校服上衣的人,我朋友上次来看我,把衣服丢在我这里。”我话锋一转直奔我的小主题。对于钱就是小意思跟爸爸说了我要投资建筑他难得的开心给了我1500万叫我买地皮。要知道是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要是被那老狐狸知道一定不同意。也没办法想找个人,也得有个由头,我也不能上来就向主任要人,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金先生是要找人么?”主任一脸诧异

“我找个相识,他好像也在这家学校读书的,主任,最近可有丢校服的吗?”我转过头比较装逼的看了一眼四周布景。

“最近么,金先生你请等候下。”主任开始给其他的领导打电话询问。

不一会我们就收到了邀请在校长的办公室。我迈步进去,一排人站在门口,我先愣了片刻,这是要闹哪样,难道集体罚站了吗?一打量他们都没穿校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