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3章 让他误会

芒果 | 发布时间:2021-06-11 20:17:51 | 阅读次数:4423

他昨天不将这个小兔崽子丢回去,他就跟这个小兔崽子姓。井曦的手被商景深再打开,身子随着商景深推攘撞到沙发上。井曦浑身酸疼,她扶着腰从沙发上出来,很紧张的朝商景深跑过去的井曦的手被商景深打开,身子随着商景深推搡撞到沙发上。。...

他今天不将这个小兔崽子丢出去,他就跟这个小兔崽子姓。

井曦的手被商景深打开,身子随着商景深推搡撞到沙发上。

井曦浑身酸疼,她扶着腰从沙发上起来,紧张的朝商景深跑过去,“商景深你要带他去哪里。

“麻麻,嘛嘛,舅,救,舅舅,你,我。”

井修害怕极了,在商景深的身边不断的挣扎。

商景深带着小爪子乱扑腾的井修朝门口走去,他今天绝对要把这个小萝卜头丢出去。

打开别墅客厅的门,商景深愣在原地。

随之跑过来的井曦将井修夺过来。

井修趴在井曦怀里,鼻涕眼泪都抹在她粉色的雪纺衫上。

三岁的井修说话有些晚,到现在还不能说连贯的语句,每次最多只能说两个字。

井修虽然不说话,其实什么都懂。

商景深这样的人,她看了都害怕更何况是井修。

“麻,麻,麻麻。”井修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在,我在,小修乖,小修不哭。”井曦心疼的哄着井修。

小妈不在,井修又比较调皮,井曦一个人根本就哄不好,因为她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

“我,窝要,麻麻。”

井曦边悠着井修边瞪着商景深,“你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和刚满三岁的孩子计较什么!”

咔嚓!

天降惊雷,闪电从天边炸开。

井曦傻了。

只见白天那个抢她雨伞的女人,现在狼狈的站在他们面前。

那似嗔非嗔的眼眸闪着泪光,贝齿被红唇死死咬住,双手因为紧张交叠在一起,洁白的纱裙更是挂着雨水和泥土,整个人都在发颤。

井修的啼哭声将井曦的视线拉回,她边哄着井修边看向身边愣住的商景深。

商景深看那个女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样的女人别说是商景深,就连她看了也是心动不已。

男人啊,果然都喜欢爱撒娇又温柔的女人。

余弦是。

商景深同样也是。

可偏偏井曦不是那样的女人,要不然余弦怎么会离开她。

井曦心中有些失落,她抱着井修离开,将时间和空间留给商景深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

商景深要跟她离婚,她也同意。

因为两个人本来就没有爱,更何况他们结婚本就是意外。

……

清晨,晶莹透亮的露珠躺在树叶上,随着凉爽的夏风滚落到窗沿,一只小小的手将露珠戳破,却因为不小心而轱辘到床上。

井修在床上滚了一圈后觉得很好玩,又将自己滚成一个肉球,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结结实实的撞在女人的鼻子上。

睡梦中的井曦,只觉得天瞬间就塌了。

她将井修压在脸上的大屁股推走,捂着酸疼的鼻子,从床上坐起来。

“井修你就不能让我安静的睡会儿。”这一晚上井修折腾她有七八次,导致她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井曦现在才知道小妈带井修有多么不容易。

井修指着她,“麻麻,丑丑。”

井曦将井修的睡帽摘掉,柔声道:“叫姐姐。”

“麻麻。”

“姐姐。”

“麻麻。”

“……”

改不了就算了,还是以后慢慢教, 也不急于这一时。

井曦揉了揉头发,有些烦躁的将床边的24小时恒温的奶瓶递给井修。

她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

收拾好后,井曦带着井修下楼。

还未走到客厅,就看到远处餐厅里正在吃饭的两个人。

食不言寝不语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也是很好的体现出来,不像她就连吃饭的时候都看电视剧。

向他们吃饭都能这么优雅高贵,颇含教养,井曦自愧她学不来。

“井曦,你醒了?”女人柔声喊她。

女人的声音清脆甜美,就像是山泉水敲打岩石的声音,好听极了。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更何况对方是个美人。

井曦抱着井修走过去,脸上挂着礼貌又失优雅的笑意,“醒了。”

“井曦你不要误会我和景深的关系,昨天晚上我和男朋友吵架了,是景深收留了我。”女人清澈如水的眸中没有一丝杂质,就如她现在的人一样。

“我没误会。”井曦笑着回她,“女人嘛,谁没遇到几个渣。”更何况她和商景深这种临时组队夫妻,她生什么气。

这话像是说给女人听,像是说给她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商景深听。

“你人真好。”女人笑声清脆宛如出谷的黄莺,明媚的笑容让井曦有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井曦笑而不语。

女人朝她伸手,“我叫秦如音。”她神秘一笑,“景深昨天就和我提过你的名字。”

井曦有一丝意外,没想到商景深还能和秦如音提她,毕竟昨天她和井修两个差点把他气死。

“麻麻,麻麻。”井修奶声奶气的,双手朝秦如音伸过去。

秦如音充满童趣的笑出声,“景深,你儿子再叫我妈妈。”

商景深黑着脸不说话。

井曦:“……”额,这个想象力。

余光扫着商景深的脸,联想到昨天晚上他要将弟弟丢出去的事情。

井曦把解释的话咽尽嘴里,她就是要在离婚前气气他!

“井曦,他和你长得好像。”秦如音朝井修伸出一根手指, 轻碰他如牛奶般嫩滑的肌肤。

“确实很像。”能不像嘛,这是她弟,可惜她现在还不能告诉眼前的女人,这个男孩是她弟。

谁让商景深昨天要把她弟弟丢出去,让他的女人误会一下也好,就算是报了昨天的仇。

商景深黑着脸朝井曦走去。

相处半个月多,井曦对商景深已经是相当敏感了。

在他来的时候,井曦就警觉到商景深要对井修和她动手。

井曦带着井修撒开腿就跑,边跑边对商景深说道:“不用你早上送,我带他去幼儿园就行,你们先吃饭不用管我们。”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井曦的声音消散空气中,秦如音灵动而俏皮的眼睛带着丝丝水雾,“看到你过得幸福我也放心了。”

商景深黑脸不语,只是那青筋凸起的手指不知是在生谁的气。

晌午。

井曦失魂落魄的跑回别墅,拿到银行卡后又赶紧跑到离别墅最近的ATM取款机。

输入密码后,她看到余额整个人呆坐在ATM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