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双重打击

芒果 | 发布时间:2021-06-11 20:17:48 | 阅读次数:6880

电话被挂断电话,耳边传来震天动地般的雷声。天一瞬间黑了下去,暴雨倾泄而来。井曦浑身的血液一瞬间被冻结,冰冷发白的手将电话打回家去,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井曦身影转眼,差点儿天瞬间黑了下来,暴雨倾泻而来。。...

电话被挂断, 耳边传来震天般的雷声。

天瞬间黑了下来,暴雨倾泻而来。

井曦浑身的血液瞬间冻结,冰冷发白的手将电话打回去,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井曦身影一晃,差点摔在地上。

小妈是前几年嫁给爸爸的,爸爸车祸去世没多久,肇事者还没找到,她一定是受不了打击,所以她才想陪着爸爸一起离开。

她颤抖着手将电话打给警局,这通电话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好害怕小妈会因为爸爸的事情想不开,离开她和井修。

一个小时后。

井曦将井修接到别墅里,陪着井修玩了整整四个小时,才将井修哄睡着。

如果是小妈。她一定很快就能将井修哄睡着。

坐在沙发上的井曦叹了口气,几秒后她赶紧敲了敲脑袋强迫自己不要想那些不吉利的事情。

小妈不可能做傻事更不可能丢下井修,小妈一定是出去赚钱,所以才会将卡和井修留下。

“你在做什么?”

冷漠森然的男音从头顶传来,吓得井曦瞬间站起来。

她这一站,直接撞到了男人的下颚上。

“哎呦。”井曦捂着脑袋。

“撞到了我,你疼什么?”商景深的脸上带着质疑。

井曦:“……”

“去把芦荟胶拿来。”商景深坐在沙发上,轻摸被她撞过的下巴。

井曦瞟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这么长的时间,他一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你在想什么?”商景深语气中有几分不耐烦。

井曦摇头,赶紧将茶几底下的芦荟胶递给男人。  

“商太太是你撞了我。”商景深不耐烦的语气加重,似有几分嫌弃的味道在里面。

和商景深这个人在一起半个月多了,很多事情不能光从表面理解,更多是要靠猜。

就比如现在这句话,弦外之音就是再说人是她撞的。

就应该她给商景深抹芦荟胶,而不是让他自己抹。

过去的半个月里,井曦经常和商景深吵架,他也不气也不恼,晚上收拾不了她,就白天在公司里搞她。

整得她这半个月,一直在公司里受人白眼。

渐渐的井曦也明白了,别和这个男人硬碰硬。

反正她又不爱他,现在没离婚也只是因为他是凤凰传媒的总裁,自己还在他手底下工作。

“我又不是故意的。” 井曦道。

商景深一把将井曦按在沙发上,微眯凤眸,“你在想白天的那个男人?”

鼻息间飘着淡淡的女士香水,井曦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如果说下午的时候是猜测,那么现在就是肯定。

她刚结婚,就真的被绿了。

“井曦!”男人冷声提醒她。

“小点声,耳朵疼。”她恹恹的回他。

井曦心里堵得慌,尤其是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平时她肯定会让着商景深,但今天她也需要一个发泄的口。

“回答我。”

“回答你什么?”

“你在想什么?”

“反正不是想你。”

“井曦!”男人的声音更加的冰冷。

“我说错了吗?”井曦推开商景深,“反正我们也是喝醉了才领的证,离婚了对你我也没什么损失。”

她家里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商景深现在还给她添乱。

这男人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

嗯?”男人低沉的声音拉长,“你要跟我离婚?”

“不行吗?”井曦仰头望着他。

该死的商景深,长那么高做什么,活活让她的气势矮了他半截。

“你要跟那个男人双宿双飞?”  

“这不关你的事。”井曦反驳他。

“出轨是犯法的。”男人似是在善意的提醒她。

“……”

他还有脸说出轨犯法?

今天她可是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他和另外一个女人撑伞离开。

最气人的是,他们撑的是她的伞。

“井曦你又走神。”商景深再次提醒她。 

“……”

“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怎么没给他?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将第一次给最爱的人?” 商景深的脸上带着笑意。 

“商景深你别太过分。”商景深说的话直接点燃了井曦。

“我过分?”男人轻睨着她,有些生气。

“我和余弦已经分手了。”井曦重声强调。

“分手也可以再续前缘。”商泽深盯着她晶亮的眼睛。

“不会。”

“那他为什么会送你花。”

“我不知道。”

“送给你的,你会不知道?”

“我不会绿你。”

商景深冷嗤,“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的手和脚剁了喂狗!”

身下传来痛感,男人忽然闷哼一声。

凤眸微漾,商景深侧着身子看向腿边。

只见一个穿着熊猫睡衣的肉团子,正在咬他的小腿。

正在咬他小腿?

商景深动了一下腿,发现那个肉团子是一个圆滚滚的小孩。

孩子?

他家里哪里来的孩子!

商景深脸瞬间绿了。

“井曦!”他一字一顿,“你从哪捡的!”

商景深松开井曦,拎起脚边的小萝卜头。

这个小萝卜头和井曦竟然还有三分相。

商景深挑眉,眼神很不友善的看着井曦,“没想到你能给我来这招?”

看着老实,实际上比朝天椒还辣,这才刚结婚一个月就给他弄出一个儿子。

“你在胡说什么?”井曦伸手出抢,“你把他给我,你这样会勒到他。”

商景深一只手将井曦推开,“你怎么不说他会咬死我!”他回头看着另外一只拎着的小萝卜头,“臭小子,你知道刚刚你在做什么吗?”

“咬妳,咬斯妳。”吐字不清的井修张牙舞爪的挥着手臂和脚,这个大坏蛋竟然欺负他麻麻,他的麻麻只能他欺负。

商景深一只手挡着井曦,一只手拎着张牙舞爪的井修,他冷嗤,“就凭你们,还想跟我斗。”

“呸,呸,呸呸呸。”井修朝商景深的身上一连吐了三四口唾沫。

商景深的脸更黑,井曦下意识的去给商景深擦衣服,边擦边道:“你别和他生气,他还是个孩子。” 

“呸,呸,呸呸呸。”又是几口唾沫,吐在商景深的衣袖上。

井曦:“……”她家的混世魔王,逼急了连她都吐。

商景深打掉井曦的手,“别拦着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