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一夕巨变

顽皮喵 | 发布时间:2021-06-11 18:43:19 | 阅读次数:11397

阳光洒在偌大的床上,周玥萤身着薄如纱的白色睡衣,斜躺在醒回来,刺眼的光芒地阳光让人睁不眼开,一个爬起来可以选择背对,渐渐地不适应屋内的光线。落寂地眼神,环顾周围很陌生的环境不由得紧落寞地眼神,环视四周陌生的环境不由紧张,深蓝色基调打底的房间仿若让人置身海洋中,想来这应该是男人的房间,宿醉的头痛让女人眉头紧皱。。...

阳光洒在偌大的床上,周玥萤身穿薄如纱的白色睡衣,斜躺着醒过来,刺目地阳光让人睁不开眼,一个翻身选择背对,渐渐适应屋内的光线。

落寞地眼神,环视四周陌生的环境不由紧张,深蓝色基调打底的房间仿若让人置身海洋中,想来这应该是男人的房间,宿醉的头痛让女人眉头紧皱。

强撑着身子下床,转动门把手,却无法打开门,踉跄着走到窗前,映入眼帘的却是海滩,四周的房子是欧式的建筑,这到底是哪里?

门在这时被推开,身穿深蓝色家居服的温祈炫看向窗边的女人:“终于醒了,酒品如此差劲还逞强,想死也别在我的视线内。”

“温先生,酒我喝了,别忘了你答应我撤诉。”周玥萤心心念念就这一件事,喝到断片早已没有印象。

温祁炫向她走进,他的脸近在迟尺,女人有些害怕,这个男人总会给人很强的压迫感,让原本偌大地房间此刻都觉得变小了。

瑟瑟发抖的她,退到无路可退,好似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凝视自己,温祁炫霸道地逼她仰头迎接自己的亲吻。

他的粗鲁着实吓坏了周玥萤,瞬间觉得血液翻涌,他的吻分明是用唇齿撕扯,没一会儿血腥味就传来,吃痛地推开男人。

“温祁炫,你疯了吗?”

男人冷笑:“周小姐,你要习惯这样的礼仪,你现在脚踩的地方可不是M市,希腊欢迎你。”

希腊?开什么国际玩笑,周玥萤恍然大悟,怪不得都是欧式建筑,远处成片的蓝白房子。

“虽然我不理解你如此癫狂的举动,但请先回答我,你有没有撤诉?”周玥萤眉头紧蹙,快疯掉了,胃部烧灼般地难受。

她的口气让温祁炫恼怒,抱着双臂靠在窗台边,沉默不语地冷眼看她。

周玥萤心急如焚,他却闭口不答,气得脱口而出指控道:“温先生,容我提醒你一下,你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了绑架,立刻放我回国,不然我就报警了。”

平白无故地消失,家里一定急坏了,背着父母来找温祁炫的。

“报警电话和z国不同,警局不是110而是100,救护车是166,消防车是199,记住了吗?”男人平静无波地好心告知。

他简直是有恃无恐嘛,周玥萤气得跺脚:“我的衣服呢?是不是你这个色狼脱的。”

给他扣上这个称呼,女人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他气定神闲的模样,看自己像热锅上的蚂蚁就这么好玩吗?

“就你那干瘪的身材,我会有兴趣吗?简直不自量力,衣服不是我脱的,是佣人帮你换的。”

周玥萤尴尬地用被单围住自己,回呛道:“鬼才信。”

谁借她的胆子,敢一再质疑自己的话,男人高傲地昂起头:“如果是我脱的,自然会承认,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迟早我会脱的。”

“叫你吃饭,既然你如此不知反省,那就饿着吧。”温祁炫抬脚就走,不忘回身用掌纹锁住。

意识到又要被困住了,周玥萤追过来敲着门板:你回来,别走,告诉我有没有撤诉?

坐落在希腊南部的小岛,有一处标志性的建筑物,形如古堡。

前有波涛汹涌的大海、沙滩作为港湾,出入均需游艇。后有大片的森林庇佑,温家修建的公园花团锦簇,新绿萦绕是游客远眺的风景线。

该古堡占地三千平方米,分为三层,外围很符合当地的特色,蓝白二色交替,顶端的拱形设计独特,给人以神秘和向往。

室内的设计更为讲究,哪怕一个小摆件都价值不菲,但看上去却不奢靡,很适宜居住,低调与奢华并重,也不难猜出主人的风格。

佣人见主人从楼上下来,赶忙上前询问:“少爷,周小姐不下来吃吗?”

“她一点儿不饿,需要好好反省,等我走了,你再上去,如果她不吃就硬塞进去。”温祁炫就不信她还嘴硬,敢反抗自己,不掂量一下身份。

躺在床上肚子咕咕叫得周玥萤来回打滚,能不能争气些,不许再叫了。

从床上爬起来,振奋精神继续砸门:“温祁炫,你凭什么关着我?放我出去。”

“我酒都喝了,你不能言而无信。”

“你这个说话不算的小人,等我出去就让警察把你抓走。”

“我错了,不骂你,放我出去吧。”

“就算你不放我出去,告诉我你有没有撤诉好不好?”

餐桌前,气定神闲的温祁炫对楼上的吼叫充耳不闻,继续享受盘中的美食。

站在餐桌旁的光头男子年约二十七八的样子,他皮肤黝黑,眼窝深陷,大块的肌肉撑得T恤都鼓鼓囊囊的,连续的假意咳嗽,想唤起主人的注意。

“有话就说。”

如同得到大赦,吴皓龙纳闷地问:“温少,蕊儿小姐的事都过去半年了,您也该放宽心,诉讼的事不是决定告一段落了嘛,怎么还把肇事者的妹妹俘虏到古堡啊?”

“你都说了,她是肇事者的妹妹,况且是她自愿的,我撤诉,她随我。”

自愿?性格向来耿直的吴皓龙指了指楼上:“温少,您理解错了吧,要是自愿,还会如此泼辣吗?”

“又不会扰民,怕什么,她记性不好,我做到答应的了,她敢质疑我,就要付出点代价。”

温祁炫用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吩咐:“我自己去公司就可以了,你配合一下丽莎,照顾好我的‘宠物’,饿死了我就没得玩了。”

“温祁炫,你给我回来,好饿啊。”周玥萤认输了,胃疼的厉害,应该是饿的。

吴皓龙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还真有默契,那我跟丽莎马上给她送饭去。”

看他雷厉风行的要去办,温祁炫挠头地解释:“站住,皓龙,听不懂我的话吗?此照顾非彼照顾,饿到不行再上去。”

“是。”本以为温少撤诉就是放下了蕊儿小姐的离世,现在看来是转化了悲愤的形式,千里迢迢的把周小姐带过来,依照近来温少的脾气,楼上的那位若不听话是要遭殃的。

踏出大门的温祁炫后退两步:“记住,什么都不要跟她讲,我要她主动承认错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