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妖精

从南向北 | 发布时间:2021-06-11 16:59:01 | 阅读次数:14792

“老大,你可真狠,就怕遭报应吗?”郝建讪讪望向莫消遥。莫消遥缄默的时候,让人怕,城府极深,让人猜不透。莫消遥将拭擦好的青铜酒器位置摆放完好无损。“报应?的话我怕遭报应莫逍遥沉默的时候,让人害怕,城府极深,让人猜不透。。...

“老大,你可真狠,不怕遭报应吗?”郝建讪讪望向莫逍遥。

莫逍遥沉默的时候,让人害怕,城府极深,让人猜不透。

莫逍遥将擦拭好的青铜酒器摆放完好。

“报应?如果我怕遭报应,早活不到现在了。”莫逍遥双眸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郝建不自觉缩了缩头。

“老大,那客人不会真断子绝孙吧?”

莫逍遥摇头“他们不会像你一样没有分寸,教训一顿还是要的,是有几个月没人在醉仙楼闹事了。”

郝建无奈,口喊了一句无量天尊。

“老大听说这些客人又是因为老板娘的事闹得,啧啧,真为他们感到不值,他们要是知道老板娘是个啥样的人,估计得连滚带爬吓出醉仙楼,啊哈哈……”

郝建笑到一半突然不笑了,手上的卦盘动了。

“虎落深坑,大凶!”

郝建冷汗直冒,仿佛被一只毒蛇盘在颈脖处,随时能要命。

“大……大……大姐好!”郝建结巴转头,语气有些迟疑。

莫逍遥放下手中的工作抬头望着向酒台走来的倩影,莫逍遥这个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扬起嘴角,皮笑肉不笑。

“你来了。”

胡玉箫一席秦朝嫔妃高贵服饰,穿“浅黄藂罗衫”,披“浅黄银泥云披”,配以芙蓉冠.五色花罗裙.五色罗小扇.泥金鞋;玉手相挽,行步端正得体,具有大家风范。

胡玉箫全身沾脂百花香,五观精致好似天上所有,吹弹可破的肌肤,白皙散发着光泽,精致的脚踝,不肥不腻,百看不厌。

身材的黄金比例,一切看来都是那么完美,像是一个堕落凡间的谪仙,那么的美丽。

“郝建,你要不要给我个解释?”胡玉箫柳眉倒竖。

郝建缩了缩头,讪讪笑了笑,故意望了望天花板装作没听见上一句话。

“大姐来,来来来,小的给您让位,我就给你们望风去,不在这打扰了,怪不好意思的。”郝建做羞涩状,三下五除二把道士用品收拾到箱子里,扛着那杆“乐天知命故不忧”的旗子,脚底抹油,屁颠屁颠的跑了。

一溜烟没见着人影,胡玉箫忍不住莞尔一笑,随后坐到莫逍遥酒台前问道。

“小逍遥,奴家真有这么恐怖吗?”

胡玉箫一笑倾城,若是普通人见状估计会惊艳到晕倒,不过对于成天见这张脸的莫逍遥来说,已经免疫。

“人面兽心,吃人不吐骨头。”莫逍遥撇撇嘴,暗自嘀咕,随后抬头看向胡玉箫道。

“说吧,今天过来想喝什么?”

莫逍遥将整理好的青铜器酒杯拿出一盏放在了桌上。

“小逍遥,成天就知道酒,难道就不认为奴家过来就是为了来看你的吗?”胡玉箫咯咯一笑,美眸一挑,故意调侃道。

“每天早晚各一杯,从来没迟到过,正好是下午五点,不快不慢,刚好到点,你说你是来看我的,我还真不信。”莫逍遥眼角的余光扫过胡玉箫,着手将密封的酒罐开封。

“要不你亲我一下,我就信你说的话。”莫逍遥面无表情,貌似在说一件无所谓的事。

“别这么猴急嘛,男人要矜持才会让女生喜欢哦,你这样是娶不到老婆的。”胡玉箫嫣然一笑,笑看莫逍遥,打量着他。

一头碎发,眼眸下留有一道疤痕,这张脸不说好看,尚且不丑,身上是秦朝士大夫的着装。

莫逍遥手拿酒罐朝着杯子倒酒,青铜器杯子上雕刻着万兽,是古代乘酒用的“尊”杯。

胡玉箫的睫毛修长,眨起来特别灵动,见莫逍遥这幅样子,百看不腻。

“小逍遥,今天给姐姐准备了什么酒?”胡玉箫问道。

莫逍遥将酒罐重新封上,将乘满酒液的“尊”杯给胡玉箫递了过去。

“汉宫名酒,百末旨酒,由百草花末旨酿制,此酒又名兰生酒,当时只有皇宫贵族才能偶尔享用,平常我都舍不得喝,就这一杯,多了没有。”莫逍遥肉疼的看着胡玉箫。

胡玉箫一把手大气的把酒杯抓来,先品,再抿,后尝。

酒液呈浊白色,有些微黄,百花百草百料混合,散发独特的清香,酿制的酒香气只要一闻,竟有种沁人心脾的舒畅感,在百草花混合的香气中飘飘欲仙,如走在云层上享受大千世界,又如在森林中感受自然的和美,无比自由。

“尝尝吧,出自当代酒神莫逍遥之手,平常卖十万美金一杯,现在免费给你品尝,作为此酒的第一个客人。”莫逍遥一脸无可奈何,胡玉箫成天在他这酒台前混吃混喝,一天两杯酒看似不多,整整喝了三年,算下来总共两千多杯,没一天重样的。

莫逍遥私人酒窖中密封的好酒几乎被开光了,不止华夏古酒,尚有西方葡萄酒和鸡尾酒,更有罗曼尼康帝以及拉菲这等高级酒酿,三年间莫逍遥的那点存货几乎都被胡玉箫给祸害光了。

“好啦!连你都是我的,何必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呢?”胡玉箫美眸扬起,甜甜的声音很是动人,能把人魂都得勾走了,而莫逍遥呢,听着这声音听了整整三年,此时的他心里只是抽痛,为酒窖里雪藏的那些酒感到惋惜。

平常自己都没舍得喝几杯全被胡玉箫给败光了,一想到这莫逍遥恨不得找个豆腐块撞死。

“行了,喝完赶紧走,看到你我心就莫名的痛。”莫逍遥露出为难的表情,叹了口气。

“什么事等我喝完这杯,小逍遥不要着急,等着姐姐的宠爱。”

胡玉箫注意力都被酒勾了去,每天两杯不多不少,天天享受由酒神酿成的佳酿,全球也仅此胡玉箫一例。

莫逍遥一脸无可奈何,酒罐既然打开,那再想密封上肯定是不行了,这些余下的酒要么是莫逍遥自己喝了,要么是给醉仙楼的人一一浇上一杯。

在胡玉箫喝酒之时,莫逍遥也会自己品味一番,自酿自饮,品鉴世上最顶尖的美酒。

百末旨酒,汉宫名酒又名兰生酒,乃是莫逍遥取百种可以使用的花草,经过千番比例试验调制而成,沉淀数年。

胡玉箫先是优雅的将酒杯拿起,接近琼鼻,嗅着酒香,胡玉箫深吸一口,扬起尊杯先是一抿,酒液入口即化,花草般的清香刺激味蕾,微酸味,甜味,回味后有一丝辛辣。

犹如冰火两重天,花草香味从口中逐渐扩散,如一颗深水炸弹突然炸开,一股清凉温热的气味从喉头顺至丹田,在胡玉箫张口的刹那间,百花酒香传出。

酒精度三十四度,一杯下去不会醉,让人回味无穷。

酒香味在口中存在了一刻,再次一品酒香竟然消失。

胡玉箫饱含着疑惑再次下口,扬起尊杯,这次不是再抿一小口,在口腔包容适当的酒量时胡玉箫一口咽了下去。

“嘭!”

九十九颗深水炸弹在胃里翻江倒海,从兰花,桂花,荷花,牡丹……九十九种味道既是分散又相互交融,酒味宛若分散成九十九股气流相互交错,又因为密度的原因不能结合在一起。

同时产生的味觉反应是巨大的,胡玉箫紧闭着双眼细细品析,每一种味道给她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喝一杯百末旨酒胜过喝千杯佳酿,这话不是虚言,酒神莫逍遥出品必出精品,在当代莫逍遥酒神的地位不容撼动!

品析一刻后,味蕾间的花香味再次消失,一抿一口后不腻反喜。

“小逍遥,你这酒怎么没一点余香?是不是偷工减料了?”胡玉箫奚弄道。

莫逍遥正巧刚倒新一杯的酒,突然一愣,差点连同酒罐一起摔在地上,雷的个外焦里嫩的。

莫逍遥用嫌弃的眼神望着胡玉箫,心中暗暗抽痛,平常这酒他都不舍得拿出来,酒神的名头摆着,偷工减连岂不坏了名声。

莫逍遥将酒罐放好,拿起杯新盛满酒液的尊杯,眼角的余光扫过胡玉箫。

“百末旨酒,因名而意,由百花酿制,可不是只有九十九种味道,当你没感觉到余香味的时候,其实余香已经在你口里了。”

莫逍遥随手扬起酒杯喝了一口,一番品析后再次道。

“有一种花名海棠,花色多种,无味,被人称赞为百花之尊!”

莫逍遥在调制百末旨酒之时,最后以海棠花结尾,海棠花虽然无味,但细细品尝后却有一股自然芬芳味,引人入胜反而催使人更有喝下去,将酒液品鉴下去的欲望。

只见胡玉箫缓缓睁开双眼,纸醉金迷间发现酒杯已空,抿嘴回味起刚才那股味道总是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小逍遥,再给姐姐倒一杯。”胡玉箫眼神若秋水,魅意无限,一颦一笑动人心魄。

莫逍遥性取向正常,但三年面对胡玉箫的他,对此类眼神已经免疫,莫逍遥扬起杯子喝酒不以为然。

“每天两杯,规矩不能破,算上你刚喝的那杯酒今天已经满了。”

莫逍遥刚准备将酒杯收起来,手当即被胡玉箫抓住。

只见胡玉箫挑眉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喝酒后的胡玉箫,两靥微微泛红,眼有离愁,眸如秋水动人,口中有热气传出,在莫逍遥面前显得旖旎,两人相互对视,胡玉箫蓦地坏笑一声,拉过莫逍遥手臂,女流氓般猛地在莫逍遥脸上亲了一口。

一个鲜红的唇印深深印在莫逍遥脸上,很性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