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墓中石

皮簧 | 发布时间:2021-06-11 | 阅读次数:2553

有钱的人有粮的主儿,土地也多,打屋里人都去世,余下我曾祖一个,大财主妻四妾六七个娘们儿,他这人又好赌,一来二去,三来四去的,“咣当”踹把家产踢了个非常干净。  最后这媳妇儿跑了,宅子也抵了,一片大好的家业全给他断送完了,他一个人沐浴净身出户,俗话说的我说的这死人坟不是咱平常死了先人埋的那种,而是那些古代达官显贵们的墓葬陵寝,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富商豪绅,这样的墓里才有油水,单说一桩,你家死人下葬时候,舍得给死人换一嘴的金牙,戴十来个宝石戒指吗?。...

  陕西自古多墓葬,上靠秦岭,下接巴山,两条大龙相接其间,要说这里什么玩意儿最多,那就得数死人坟。

  我说的这死人坟不是咱平常死了先人埋的那种,而是那些古代达官显贵们的墓葬陵寝,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富商豪绅,这样的墓里才有油水,单说一桩,你家死人下葬时候,舍得给死人换一嘴的金牙,戴十来个宝石戒指吗?

  这事儿还得往远了扯,那大致是在一九二几年那会儿,我曾祖还活跃着的时候。

  他叫秦大海,家里原本也是有钱有粮的主儿,土地也多,打屋里人都过世,剩下我曾祖一个,大财主三妻四妾七八个娘们儿,他这人又好赌,一来二去,三来四去的,“咣当”一脚把家产踢了个干净。

  最后这媳妇儿跑了,宅子也抵了,大好的家业全给他葬送完了,他一个人净身出户,俗话说的好,这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他那几房跟人跑了的姨太太还变着法儿的羞辱他,要饭时候给他塞一毛钱,买个馒头放在地下要他啃。

  这人在屋檐下,不吃饿的慌,那时候我曾祖也是要了亲命了,过惯了富日子他过不惯穷日子啊,几番盘算下来他暗暗发誓,要重新雄起,搂上二十几个娘们儿重新过日子,

  那年头赚钱哪里能这么容易?他想着发财都想瞎了心了,也不知是谁给出的主意,说汉南北山有人挖出宝贝来了,他这一听,财迷了心窍,当下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几个穷的叮当响的二流子出去发墓去了。

  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群魔乱舞浪荡天!

  那天夜里,他们几个晃晃悠悠的绕过众人视线,又是穿山过岭的,足足走了大半夜,这才到了那口大坟前头。

  这是前几天一个老乡发现的,那个老乡恰巧是一个二流子的舅舅,家里种田粮食不够吃,跑到远处准备开荒地,结果从里头挖出个大鼎出来,那天晚上坐家里消遣,二斤马尿一灌,就给吐了实言。

  我曾祖他们几个悄悄上了坟,看了看四面,也是啥都不懂,拿上铁锹、锄头啥的就开始挖洞,结果也算他们得了点运气,往下挖了得有半个时辰,看见了底下那个黑漆漆的洞。

  大概是年头久了,这墓砖也垮塌了好些,拿了个火折子往里头一扔,就见那里头金黄颜色的光芒传出来,直刺他们的双眼。

  当下几个二流子以为见着了金子,全都一股脑儿的从洞里往下跑,我曾祖跑得慢,让堵在外头,压根也进不去,把他急的就在外头骂娘。

  这事情也变的有点快,正在我曾祖在上头骂的时候,就听底下有人不断惊呼,大叫道:“摸到了,哈哈,摸到了啊,好东西。”

  “快,刘癞子,先拿上来。”这边后下洞的人就朝里头吆喝,他们这几个人相互往出来递,最后传到我曾祖手里,他在外头借着那月光一看。

  好家伙,一块通体圆润如血的石头,得有人脑袋那么大,圆润光滑,触手温热,那上面还刻着好些个精巧的道道,我曾祖原本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看这玩意儿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顿时满心欢喜。

  他正在前头乐呢,就听见那底下的墓里忽然传来一种声音。

  “桀桀……”

  “咯咯咯咯咯……”

  那声音直听得他毛骨悚然,就听见墓里响起一声惨叫,里头传来刘癞子半死不活的声音:“僵……僵尸啊……”

  惨叫声刚过,墓里那诡异的声音再度响起,就像是有人憋着喉咙在怪笑一样,那声音尖锐刺耳,听在我曾祖心中,就好像尖刀剜心一样,让他头皮发麻,转过身撒了丫子就往回跑。

  “救……命啊!”

  身后传来何二炮的声音,我曾祖跑出去二十来米,那一转身,就看见洞里何二炮的半只胳膊被直接撕下来,扔出了洞口,血淋淋的。

  “救……救命啊!”

  我曾祖是吓的拔腿就跑,当时全身汗都下来了,一身的汗毛倒竖,起了一脖子的鸡皮疙瘩。

  他就那样在前头跑,后面那东西在路上一蹦一跳的跟着追,嘴里发出那种骇人的咆哮声,这一时间我祖父连着跑出去一里多地,跟前村里家家养的狗都被惊动了,汪汪的直叫。

  正在他跑不动了,两腿膝软倒在地上,眼看着那东西一身破烂锦袍,带着一身的腥臭就冲他扑过来的时候,忽然身前一道身影抢过他手里抱着的血红石头对那僵尸一扔。

  电光火石间,那人说了一句:“东西还给你,你再不走,天明了我挖出你的尸,在烈日下暴晒。”

  那僵尸似有人性,抱回血石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等那人把我曾祖扶起来的时候,却见我曾祖一身上下起满了红色斑点,浑身都是。

  救他的是个老人,那老先生拉着他先往回走,路上一叹,说道:“年轻人要发财,也得凭着自家本事去挣,挖坟有损阴德,你做下的这个事,却要你的后辈儿孙来替你偿还,何苦,何苦啊!”

  我曾祖当时吓破了胆,一听这话后来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赶紧央求那老人救命。

  两人一起回了家门,原来,那老先生竟是本地有名的阴阳先生,他烧了符水给我曾祖灌下,说来也奇怪,不消一刻钟,曾祖身上那一身的红斑就给解了。

  “你们挖坟掘墓,触犯了墓主人的禁忌,那块石头肯定是墓主人生前所喜爱的物品,你们拿了那东西却犯了忌讳,而我们全真教管他手中那块血石上的符文叫做胎死祭,这种诅咒已被你沾身,一旦你的后辈中有阴七月生人,一定会中了诅咒胎死腹中,不死不休。”

  我曾祖这下急了,前手搭不住后背,急忙跪下来求老人救命,他这一跪,老人思索片刻,最终叹道:“也罢,阴七月是鬼月,若是你的后辈在此月出生,你须得如此如此,他方可保命,但我这门中有话,一十九,过小关,二十三,是难关,难关难关,若要你后代熬过这两道坎,需不断积累下阴德方能活命,你要切记,切记。”

  我曾祖从那以后死里逃生,回去也改了脾气,他后来也重新置办下了一份家业,也把这件事情连同那个老人说的方法一并传了下来,他后来重新娶妻,有了我爷爷。

  然后我爷爷传到我爸爸这辈,最后到了我……

  而传到了我这代,我的生辰却正是阴七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