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 鬼附身

皮簧 | 发布时间:2021-06-11 | 阅读次数:18781

  也不知道陈瞎子这话有什么魔力,反正我就着了他的道,跟着他晃晃悠悠的把褂子给穿上了。  他给我背了个包,然后背后用黄布缠着一把木剑,一切弄好,他看了看我这阵势,呲牙笑着说...

  也不知道陈瞎子这话有什么魔力,反正我就着了他的道,跟着他晃晃悠悠的把褂子给穿上了。

  他给我背了个包,然后背后用黄布缠着一把木剑,一切弄好,他看了看我这阵势,呲牙笑着说了一句:“还真是人摸狗样的。”

  “老舅,算着时辰他们该来了,那您看,我今儿个就在这里坐堂咋样?”这时身后的陈亥水忽然朝陈瞎子问了一句。

  陈瞎子拿眼一扫他,然后看看我,他说:“秦圣看模样机灵,你小子充其量也就是个冲锋陷阵的愣头青,这小子我看八成是个做狗头军师的料,我改天教教他,然后他坐堂,你们帮衬着来,记住,还是那规矩,你学不会这一套就别坐堂,直接关门。”

  我听他们说话,又看了看这个陈亥水,这个混蛋看起来好像也不笨啊,怎么开个店,做个大堂招揽客人都不会?

  也没再说别的,很快,不多时一辆宝马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个小伙儿,穿的衣衫得体,小模样儿也精神,这人敲门进来,对陈瞎子恭敬的说道:“陈爷,我们董事长让我过来接您。”

  陈瞎子点了点头,一摆手示意那个司机退回去,这丫的派头做的还挺足,我估计那年轻司机要不是干着这份差事,肯定得冲进来踹他几脚。

  “小子,从现在开始不准叫我老丈人,记住,有客人在的时候你管亥水叫师兄,管我叫师父。”

  他这一说,我学的也快,就立马问他:“师父,那咱们去哪儿啊?”

  陈瞎子放下紫砂壶,拿了几串盘的出了浆的佛珠左右手戴的密密麻麻的,他说:“你等会跟着我,反正不能露馅儿,你也得装神气,就跟我似的,甭管他们说什么你都别一惊一乍的,咱们这趟买卖才能做得成。”

  我一看他这模样,心说,得嘞,像你似的鼻孔朝上,大头冲天,这样也就差不多了吧。

  我们一起上了车,最终这辆豪车在城北一套高级别墅前停了下来,看了看周边这些建筑,还有这山边的新鲜空气,我顿时感叹一声,还是这地儿好啊,有钱人就是矫情!

  陈瞎子临进门,还不忘叮嘱我一声:“第一次带你来,你要是不上道,以后一天一千的工资免谈。”

  “啊?”

  我刚要说话,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个中年人,大概四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金边百扣衣,脚下也穿的是布鞋,手里拿着佛珠,看起来就像个虔诚的佛教徒。

  我心说,得嘞,陈瞎子这回估计要骗个几千块的了。

  那人赶紧把我们请进屋里,对跟前一个侍者说:“上茶。”

  当下我们三人就坐在那红木茶几上开始谈了起来,这人给我们斟茶,然后一边说出了情况。

  “陈爷,您这灵验大伙儿都知道,我先头去了庙里烧香,又往家里请回了几尊佛爷,都镇不住,这事儿我看还得托付您啊。”

  “正所谓,世人夜有缤纷梦,怎知福祸自然成,唐王夜梦游五殿,庄公半醒醉人间,心中有事须得明说,你与我托付,我与你解言,有什么祸福事,说说吧。”

  陈瞎子装成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冲那个何总说了句歪诗,何总立马点头,脸上更是变得虔诚无比,我心说,这有钱人咋就这么好骗啊!

  “这事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我们家媳妇是个妻管严啊,在公司我是老虎,在我们家我媳妇儿那就是夜叉,您也知道,是个男人都会犯错误,然后我就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恰巧那时候我老婆又有心脏病,我跟办公室秘书的事儿让他在床上抓了个现行,然后这一气,就给……”

  好家伙,我这心里一只哀声叹气的,女秘书啊,一般能被老板看上的那都是漂亮的主儿,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原本也没啥事发生,今年年初开始,我就想把我那秘书给娶了,续个太太,结果从她搬进来我们家就没安生过,我们半夜被推下床,屋里每天半夜鸡飞蛋打的,更吓人的是,无论我们搬出去住到哪里,都会有怪事发生,我去请佛爷、找人给测风水都不管用,这不,朋友就介绍您了,都说您名声好,就劳您给看看。”

  何总说完话,一脸愁容,小心翼翼的看着陈瞎子,在等着他的答复呢,陈瞎子这货压根儿没拿这当回事儿,他拿眼一瞥我,说道:“徒弟,这事儿你给他说说。”

  我正等着陈瞎子说下文,看他怎么欺神骗鬼呢,结果他突然把这事给我踢过来了,我差点就愣住了,还好小时候看的港台鬼片多,一下就想到了台词,一想到陈瞎子叫我悠着点儿,当即装出一副高人般的模样看向何总,我就对他说:“翻人下桌者,恶人所为;搬人下床者,恶鬼所为,恶人我们管不着,但恶鬼,有我师傅在,何总,您怕都不用怕,这事儿我们应了。”

  陈瞎子坐在一边压根儿也没说话,何总这才千恩万谢的,然后这时候陈瞎子动了,他一看这屋里说道:“阴气窗边生,九事十不成,何总,这宅子咱们再细看看,这做事咱们得一次给他整治利索了,您说呢?”

  “对,对对对!”他赶紧说了一声陈爷您里边儿请,我和陈瞎子就在这两边装模作样的看,然后拐到一个角落,陈瞎子对我小声骂了一句:“你小子会忽悠人,可是不能这么忽悠。”

  我就在一边问他,他说:“这事儿只能往大了说,不然咱们这趟就白来了。”

  这老家伙东游西逛的,然后一指这屋里,说道:“屋里阴气滋生,邪魅定是容易进来,我玄叱斋开光土地爷用来镇宅最是灵验,我给您个优惠价,八千八百八十八,何总您请一尊吗?”

  何总那边连连应声,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个泥胎造像你卖八千八,我嚓,这是抢钱啊!

  随即陈瞎子又对何总说道:“可以确定是你们家那口子作祟,晚上找个人来,我请鬼上来跟你好好谈谈,咱们把这事儿也了截,何总您看如何?”

  “好,陈爷,价钱您随便说,这都好商量。”有钱人就是大气,把钱都不当钱,一个佛像卖了八千八,我这才觉得自己估摸少了,果然这姜还是老的辣,黄瓜还得拍碎了吃啊,陈瞎子这混蛋眼睛不瞎,怪不得起这么个名字,原来他这心瞎着呢。

  “请鬼一只,收你五万,若是后面谈不拢大打出手,收妖抓鬼一次十万。”

  何总脸上抽搐了一下,陈瞎子摆手道:“我给你把事摆平就行了,要是摆不平,我也不在这道儿上混了不是。”

  这才把事情定下来,而我此刻整个人都被震惊了,请个鬼糊弄人要五万,娘的,这可太能挣了。

  我们就在这屋里歇了会儿,大概到了晚上,随便吃了点什么,何总才带着个小伙,长得挺白净,拉着带到我们面前。

  “好,我们去找个地方摆阵。”陈瞎子拉上我就往一边餐厅奔,我这才松了口气,冲他说了一句:“这装的真没意思,总算能缓口气了,对了,师父,咱们啥时候回去啊?”

  “回去个屁,今儿个晚上有的忙活了,这事可大也可小。”

  他这么一说,我还以为他是在故作神秘,结果陈瞎子说道:“你以为我是来骗吃骗喝的?我是真来请鬼,他们家这事儿的确是怨鬼作祟,要清除的。”

  “不是吧?”我看了他一眼,还以为他又在故弄玄虚,夜半子时,都说子时近鬼,跟前也被我们给收拾了一下。

  陈瞎子掏出里头的黄纸画了三道符在墙角烧了,然后把纸钱划拉开,成堆铺在屋里八个方位,餐桌上让他点了十几根蜡烛,我站在他身后,何总坐在陈瞎子跟前,对面那个小伙哪见过这个阵势,吓的脸色苍白,不住的问:“何……何总,不会有事吧?”

  “你放心,这事儿成了,我给你多加两个月工资。”何总说道。

  “秦圣,把摄魂铃给我。”

  我把摄魂铃给他,陈瞎子拿来之前裁好的魂幡在屋里晃动,咒语念完,小阴锣拿出来顿时咣咣的敲了起来。

  那声音听着清脆响亮,随着小阴锣的呼声,陈瞎子竟然乐悠悠的唱上小曲儿了:“道场成就,赈济将成。斋主虔诚,上香设拜。坛下海众,俱扬圣号。苦海滔滔孽自召,迷人不醒半分毫……”

  小曲儿唱个差不多,这家伙双手合十,飞快的结印,接跟着嘴里咕隆咕隆一阵,忽然对准那桌上十根蜡烛用力一指:“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荒郊野外,庙宇临身,山神五道,遣出幽冥,当庄土地,送于家门,家宅灶君,归来本身,急急如律令,敕!”

  咒语念罢,说也奇怪,大门紧锁着,却有一股穿堂风快速将屋里所有蜡烛吹灭,紧跟着周围忽然泛起一阵阴冷的气息,屋里有风,哗啦啦的一点一点加大,竟将屋里纸钱吹的漫天飞舞。

  不多时的功夫,摆在桌上的三柱大香竟然以一种加速燃烧的速度,哗啦啦直接燃掉了一多半,几秒钟香却忽然燃掉这么多,这下我突然开始怕了,不会真请出鬼来吧?

  屋里的灯忽然全部熄灭,偌大的空间顿时陷入一片漆黑,紧跟着,反锁的大门门缝吱呀一声,轻轻的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