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玄叱斋

皮簧 | 发布时间:2021-06-11 15:55:50 | 阅读次数:23999

两步,在一个非常醒目的位置,我看见一间装修气派、古色古香的三层建筑小楼,这家伙还啊有些大明宫古建筑的意思,望着也得劲儿。  三层的木质小楼全是用的仿古建筑,就连门窗都用的是雕花刻上来的,只但是窗户上没蒙上白纸,不是换用了玻璃,那头顶两块雕到了这里我一看才发觉,这地儿离着钟楼挺近,地段什么的也都不错,这我老丈人一个卖棺材的,他这一年租金这得打多少副棺材卖出去才赚得回来啊?。...

  我这一路狂奔,又是转公交,又是查地图的,总算来到了那条我老丈人口中说的红缨路。

  到了这里我一看才发觉,这地儿离着钟楼挺近,地段什么的也都不错,这我老丈人一个卖棺材的,他这一年租金这得打多少副棺材卖出去才赚得回来啊?

  他可是叫我来应聘了,我放脑袋里一想,以后我上完课唰唰唰的跑过来给他刨木头,架棺材,还给他棺材板子上刷漆?

  要真是干这个,我还是赶紧跑路得了!

  顺着这条街左手往进去走,大概没两步,在一个十分显眼的位置,我看到一间装修气派、古色古香的三层建筑小楼,这家伙还真是有些大明宫古建筑的意思,看着也得劲。

  三层的木质小楼全是用的仿古建筑,就连门窗都用的是雕花刻上去的,只不过窗户上没蒙上白纸,而是改用了玻璃,那头顶一块雕的飞龙附风的朱漆木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玄叱斋”。

  嘿,这气派呀,留着让我老丈人在屋里摆十几口破棺材卖,他非得赔的连裤衩都买不起。

  我晃悠着,就到了正门,一推开雕刻精巧的木门,我还没来得及打量周边呢,却给前头一位先生的造型给雷住了。

  拜托啊,大哥,现在都到了二十一世纪,我看到的这位年纪跟我差不多大,他头顶上用发胶梳了个大背头,身上穿着一身灰色长袍大褂,就是平常说相声穿的那种,更搞笑的是这人脚下穿着老布鞋,胸前挂着块表链子。

  这人估计是看穿越小说看多了,我直接迈步进去看了下四周,那个穿着大褂的年轻人就对我随便说了一句:“请佛像、法器就到那边去看。”

  这话说完,这人又站在一边鸟笼子里逗他的鸟儿去了,我扫量了两边,左边一排架子上挂着各种法器,桃木剑、金钱剑都有,上面也有明码标价,最贵的八万八,最便宜的九百九十八,右面放着佛像,大的、小的反正各种各样的,中间的台子上摆着铜钱、锦囊看起来卖的东西不怎么多,可每一样都看得我一愣,这不是在卖东西,分明就是宰人嘛。

  逗鸟儿那个看我对这些都没兴趣,这才转过面来,双手一抚袖口,真把自己整的跟个民国人似的,他这才不紧不慢的问:“您不请佛不纳眼,莫非有什么事?”

  我一张口就对他说:“我找陈瞎子。”

  “一般的事情还惊动不了我师父他老人家,我也学道这么些年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先对我说一说。”

  我心说,我对你说个屁啊,我来找我老丈人,跟你说得着吗?

  当即我就对他顶了一句:“我找陈瞎子,这件事非得他来不可,你哪里凉快,去哪儿和泥去。”

  “正所谓,世人夜有缤纷梦,怎知福祸自然成,唐王夜梦游五殿,庄公半醒醉人间,心中有事须得明说,你与我托付,我与你解言,有什么祸福事,说说吧。”

  这混蛋自装深沉,我心说你有病啊,穿一身破大褂摆几句诗不像诗、词不像词的东西糊弄人呢,当下我就在屋里叫了几句:“陈瞎子,老丈人,我来了,您老快出来吧。”

  我话喊出去没多久,打从我们楼上那木楼梯上往下有了动静,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紧跟着从那里头阁楼上传来:“秦圣,你来了?”

  我极不情愿的应了一声,好歹尊老爱幼是民族传统美德,我这老丈人那更是个能喋喋不休,唠叨个没完的主儿,把他惹急了那绝对没好果子吃。

  我还记得当年童年下的阴影,我扔石子儿去砸人玻璃,那时候他带着我媳妇儿来看我,还没走,连着一顿批评教育说了近一个小时,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听到了应声,陈瞎子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右手上端着个紫砂壶,他的打扮还是跟我上回见的那模样一样。

  穿了一身深色的大褂,也是脚底下蹬着老布鞋,头上还戴个瓜皮帽,看起来真有点前辈高人的模样,这家伙鼻子上架着个墨镜,看着怎么看怎么像过去江湖上卖假药的土郎中。

  “十年没见你小子了,看在你是我女婿的份儿上,勉强留你下来打工吧。”陈瞎子说了一句,我当时心就凉了半截,我赶忙在他话缝儿里塞进去一句:“老丈人,我大学课多,我要上课呢。”

  “周末来就行了,其他时间你随意。”我老丈人并不理会,在屋里最左角的位置有一张红木桌案,那后面端着一张太师椅,他一屁股坐上去,就要说话,看他那模样我赶紧抢了他的话说:“老丈人,我这人比较勤快,周末也想在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实在是没时间啊。”

  我这就赶紧说,用尽一切办法推辞,不然非得留下来给老家伙刷棺材帮子不可,可就在这时,我老丈人一叹道:“那算了,你小子也忙,到时候就多陪陪我闺女吧。”

  我原以为他会强留我下来,可他竟然发了善心,当下我心里大喜,这老家伙竟然没拦着我,结果后面我老丈人一句话让我直接把肠子都悔青了。

  “这混小子,还跟小时候一样浑,周末来上个班又不辛苦,一天一千块这么好的差事你都不干。”

  “啊?”一天一千,我去,他话刚一说完,我随即接上,话锋一转,对他就吆喝:“但虽然我是那样想,可也不能这样干啊,尊老爱幼是咱民族的优良传统加良好美德,您是我老丈人,这事儿我咋地也不能不答应不是。”

  我厚着脸皮回了一句,跟前那个逗鸟的家伙瞥了我一眼,叫道:“变脸比猴儿屁股都快。”

  我曰,当时我就想把这混小子骂一句,一天一千块钱,这不来才是脑子有病呢,我原本还想着到了学校去打份儿零工,每月挣个三四百的留着当零花钱,没想到这么好的差事就落在我头上了,更何况我这老板还是自己老丈人,再怎么着他也得照顾照顾我这未来女婿吧。

  太师椅上,我老丈人此刻白了一眼那个逗鸟儿的家伙,骂道:“亥水,你今天第一次坐堂,竟然连客人都分不出来,嘿,我说我怎么有你这么个二货外甥啊。”

  感情这穿长袍大褂的家伙竟然是陈瞎子的外甥,我又仔细打量了他一下,陈瞎子这才给我们介绍,这家伙叫陈亥水,小时候调皮捣蛋,上初中就让学校给开除了,后来送到武术学校去练了两年,在学校老跟人打架,也没个正形儿,就被送到他老舅陈瞎子这里来了。

  我看了看这家伙,他那模样看起来一脸的呆萌傻,也不像个会挑事儿打架的主啊,不过我也没多想,就见我老丈人拿出电话来给我们家快速打了个电话,他一边说,我一边听,最后我心里嘎嘣一声,完蛋了。

  我爸他们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把我交给陈瞎子这货了,听那口气,以后陈瞎子怎么管我都成,就好像我是我爸他们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似的,当场把我搞的心里不爽。

  “秦圣,我是你未来岳父,其实跟你爸爸那都是一样一样的,以后你不听我的我就敢把你往死里揍,不信你看看。”陈瞎子说了一句,当下我心里凉了半截,跟前陈亥水在一边偷笑不止。

  陈瞎子一看跟前偷笑的陈亥水,稳了稳鼻梁上的墨镜,用手一指陈亥水,骂道:“你笑个屁,快进去擦棺材,今天晚上你在这儿守着,我晚上带秦圣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我老丈人接着对我说道:“秦圣,接下来的事情咱们就别嬉皮笑脸的,我仔细跟你说,你也耳朵竖着仔细给我听。”

  他忽然像换了个人似的,一脸严肃,陈瞎子那张老脸上肌肉似乎都紧绷住了,然后他一叹道:“当年的事情你都知道的,你今年十八岁,也该到这里来了,不然熬不熬得过十九岁那关,我也不能肯定啊。”

  他这话说的很认真,而我从小到大都把爷爷讲给我的事情当故事在听的,虽然我也怕鬼,但我还是不怎么相信这事儿就发生在我身上,何况,家里别人从来都没给我说,秦圣啊,你被鬼缠住了,你活不过十九岁。

  他们从来没人说这话,只有我爷爷一遍一遍给我讲,我一遍一遍拿这当故事听。

  “陈叔,您也别开玩笑了,那就是个故事吧,我从小到大也就是我爷给我说,这咋可能是真的?”要知道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鬼呢,至于那个符誓,我也一直没当回事,而今天来这里只是因为礼敬,因为我记得陈瞎子前几年给我们家寄过好几回钱呢,所以才不好意思不来。

  “你真不信?”陈瞎子阴沉的脸色看着我,摘下墨镜,眼光像刀子,把我看的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我还是摇摇头:“不信。”

  “好,不信我就让你信,亥水,准备家伙出来。”陈瞎子拿来一件长袍褂子给我往身上一扔,嗓音抬高,厉声说:“穿上褂子,跟我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