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 老丈人

皮簧 | 发布时间:2021-06-11 15:55:47 | 阅读次数:7579

我始终这样想,接着始终到了十七岁高中本科毕业,就再也没有没没见过她。  我本来我以为这事儿就像是隔了夜的旧账,翻篇儿了,但是,后面的噩梦才刚就。  我老子秦大河,他都属于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民,并且也尤其迷信思想,因为更是始终听村里王端公的话,在学校不叫我我原本以为这事儿就像是隔了夜的旧账,翻篇儿了,可是,后面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那年我整八岁,女方八岁零二十四天,我看着她呼噜呼噜,一口接着一口吃光了摆在我面前的三盒冰激凌,然后她用自己黑黑的、胖嘟嘟的脸,笑眯眯的问我:“秦圣弟弟,你怎么不吃啊?”

  废话,一共就三盒,你都吃光了我还吃空气啊!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我那未过门的媳妇儿,当时我就在想,她现在都这么胖,将来过门的时候指不定得多大吨位呢?

  人都说,胖人能吃,只怕将来她嫁过来,我们家都养活不住她,吃都得给我吃穷了,我一直这样想,然后一直到了十八岁高中毕业,就再也没见过她。

  我原本以为这事儿就像是隔了夜的旧账,翻篇儿了,可是,后面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我老子秦大河,他属于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且也特别迷信,所以更是一直听村里王端公的话,在学校不叫我谈女朋友,在家不叫我跟别的女生抛媚眼儿。

  我就记得那年上高一,我喜欢上了班里一班花,那时候咱也自信自己这相貌,瘦高瘦高的帅,下课了就写了封情书,然后不好意思递。

  那天回家也是倒霉催的,我把情书当成得了百分的作文给我爸看,他看完了拿起扫把杆子啪啪的揍了我一顿,然后拿着情书去交给我班主任,让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儿念,以示警醒。

  自打那年开始,我的初恋就这样泡汤了,初恋,那可是人生最美好的事,可惜了我这个风华正茂的年纪……

  打小开始,路上有石头、桥断了,我爸他们全都不动手,非要叫我去修,他们总是说,你要积德,才能长寿。

  我顺着他们的话做了这一辈子,虽然我这一辈子算到现在也就十八年,到了人生大事抉择的时候,好歹也得给我个做主的机会吧!

  我想考文理学院,我爸偏不让,非要我报XX师范大学,我想学设计专业,他指定了我得报幼教专业,也就是幼稚园学前教育,当时我一口老血都快喷出来的,我一个大男人,血气方刚、行走如风一股子冲劲儿,你要我去教孩子,还是屁大点的小孩,那要是拉屎撒尿还不都得我来伺候?

  查分数那天我爸还有我二爷爷、我爷全部把我拉到网吧,挨个儿的围着,看着我查,到了填志愿,他们又一次霸占了网吧。

  等他们走了,我也无奈的把志愿表也交了,网吧老板就问我:“你们家人管的可真严啊,上网都要亲自赶过来看,怕你浏览H色网站啊?”

  我当时哭都没地儿哭去,要知道原本我是不同意填这该死的志愿的,结果我爸把我弄回山里,冒着大太阳挖了一个月的地,直接把我从高穷帅晒成非洲黑鬼,我最终是熬不下去了,这才妥协。

  九月份的西安,依旧是炎热的紧了,所幸高速路开通,坐着大巴到了车站门口,我顺利找到了我们师范大学的新生接待站,前面两个瘦高瘦高的帅哥学长看我迷迷糊糊的往过去走,顿时一个学长伸过手来,帮我拿行李,然后问了一句:“同学,师范大学的吧?”

  我点点头,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城市,以前最多也就在汉中城溜达两圈,这就算是享受总统级别待遇了,他们带着我上了校车,行李往下面一放,我不禁一叹。

  想两个月前,哥也是个有着白皙皮肤的高穷帅,可一个月挖地下来,直到现在还是不能摆脱身为黑鬼的命运。

  校车在学校门口停下来,学校里到处都是人,我费了老大的功夫才找见我们专业的所在地,上去注册、写名字的时候,一群学姐全都看着我。

  “你是来找媳妇儿的吧?”一个学姐满面春风的看着我,冲我微微一笑我这才感觉到,原来大学真是个美妙绝伦的好地方。

  “呃……”

  那边有个美女,长的那叫一个漂亮,身材高挑纤细,穿着一身淡绿色的长裙,一头长发披肩,根根看起来都丝滑柔顺,再一看脸,典型的美女模板,还只是化了一层淡妆。

  当下我就心跳加速,这绝对是个校花级别的女生,正在我全身都激动的时候,校花美女一点一点走了过来,诧异的朝我一瞥,当时就令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来了啊?”接待站的学姐对那个女生一摆手,女神微微一笑,也接过一个新生志愿者的袖章戴上,找了一个同是我们专业报道的女生,带着她有说有笑的往宿舍楼走去。

  “学姐,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火急火燎的问了一句,一把抓住行李箱,背上书包,就跑了上去。

  “学姐,你好,我是咱们学校幼教专业一班的学生,我叫……”话未说完,女神停下来,眉头一皱,然后疏开,双手一展做了个无奈的姿势,她宛如天籁的声音对我说:“同学,你误会了,我也是新生,好了,我们要去的是女生宿舍,你们男生宿舍在那边哦,你快去找个学长带你认识一下校园吧。”

  跟前见我搭讪失败的那个女生捂嘴偷笑,麻蛋,我无奈的又找了个学长把我拉回了宿舍。

  我们的宿舍号码绝对吉利,1110号,人家110才两个1,我们1110比他们还有安全保障,宿舍里竟然除了我,没一个人,这让我觉得真是无趣的紧。

  而正在我郁闷的时候,我的诺基亚手机忽然响了,我打开电话一看这号码,转着眼睛珠子想了想,陌生号码啊,骚扰电话?

  好吧,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个极其简练的声音:“秦圣是吧?今天下午六点,碑林区红缨路玄叱斋,过来应聘。”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拿指甲掏了掏耳朵,抓起手机冲对面又问了一句:“你说啥?”

  “你耳朵塞了毛了还是抹了浆了?过来应聘,下午六点,过期不候。”那边的声音强硬至极,我嚓,这不莫名其妙吗?

  一个陌生人打电话给我,要我去应聘,还他娘的口气这么强硬,这是要疯啊!

  当时我就想挂了电话,但随即一想,我额头上黑线直冒,看了下宿舍又没别人,抄起手机化火气为力量,我对准电话里就是一通臭骂:“你个老梆子,电话打错了吧?你赶快去省精神病院看看,说不定精神分裂的还早,去晚了就真的没救了。”

  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一个火冒三丈的声音:“好嘛,你个混小子敢跟你老丈人这么说话,限你下午四点钟赶过来,迟了我给你老子打电话,把你爷、二爷、你们屋里一家人全接过来,轮番过来批斗你。”

  电话到了这里就给挂了,我一愣,才回想起来,我好像是有个老丈人啊,可他不是开棺材铺的吗?怎么现在改叫什么玄叱斋了?

  要知道我这个老丈人那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虽然只见过一回面,但他凶名在外我可啥都知道,他跟几个老太太打麻将,赌谁输了就吃避孕药,结果他输了就自个儿真能吞下一板,这种人才我可不敢惹。

  当下我拿上手机,飞似的摔上门就往出去跑,娘的,现在都三点了,一个钟头赶不到谁知道会出啥事儿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