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 定计破邺县

双心人 | 发布时间:2021-05-04 | 阅读次数:18453

其他都尉唾骂;但的话不退兵,硬生生凭借这区区四千弱旅,硬撼人家两万两千人,怕是会被战胜,到时候逃回家去更为受人唾骂,的话刘范运气好,除了可能会逃不回家去。刘范想了想,但是最终决定出兵邺县。所以从来不都是机遇和全新挑战共存,班超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刘范得到斥候的消息后,不禁有些后悔。敌人据守着城池,三倍于他,而他只有四千人,而且其中还有两千多人随时可能弹压不住,临阵倒戈。早知道敌人如此强大,刘范就等官军主力来了,再一起攻打邺县。如今刘范面临两难选择,如果灰溜溜地撤兵回去,一定会被其他校尉耻笑;但如果不撤兵,硬是凭借这区区四千弱旅,硬撼人家一万两千人,恐怕会被击败,到时候逃回去更加受人耻笑,如果刘范运气不好,还有可能逃不回去。刘范想了想,还是决定攻打邺县。因为从来都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班超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而此时邺县里,正是一方渠帅赵宣正在驻守。他领的方有兵超过一万两千人,又攻占了大城邺县,从魏郡几个县的府库,和各大世家缴获了无数的金银粮秣,实力不可谓不强大。

  刘范得到斥候的消息后,不禁有些后悔。敌人据守着城池,三倍于他,而他只有四千人,而且其中还有两千多人随时可能弹压不住,临阵倒戈。早知道敌人如此强大,刘范就等官军主力来了,再一起攻打邺县。如今刘范面临两难选择,如果灰溜溜地撤兵回去,一定会被其他校尉耻笑;但如果不撤兵,硬是凭借这区区四千弱旅,硬撼人家一万两千人,恐怕会被击败,到时候逃回去更加受人耻笑,如果刘范运气不好,还有可能逃不回去。刘范想了想,还是决定攻打邺县。因为从来都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班超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行进到离邺县不远处,刘范看到了邺县的轮廓。冀州是天下最富庶的一个州,虽然地域狭小,却有人口六百多万,商贾云集,经济发达,土壤肥沃,粮食产量也是全大汉最高的。而邺县又是冀州的大城,所以城墙高有三丈,上面插满了黄巾军的土黄色军旗,军旗下是三三两两的黄巾军士兵。刘范一看到那四丈高的城墙,就知道强攻邺县是不可能的了。

  但刘范再一看,发现邺县有护城河。刘范灵机一动,便问身边的士兵道:“邺县的护城河,是从哪条河流引来的水?”

  一个士兵回答道:“禀告大人,引的是邺水。邺水流经邺县的南方,有一条支流流向邺县,成为护城河。而且邺水上还有一座木桥。”

  刘范又道:“那邺水上还有别的桥吗?”

  “没有了,就这一座桥,要想渡过邺水,进入邺县,就必须上那座桥。”

  “好好好!”刘范激动地点点头,心中有数了。这时,王力等军侯前来找刘范,忧心忡忡地道:“大人,属下觉得,那些新收的黄巾降军,正在暗中谋划反叛,还请大人提防啊!”

  刘范想了想,笑道:“哼哼!这些养不熟的白眼狼!暂时先留着他们的狗命,本大人还有用!”

  曹振一愣,道:“大人想用他们去打黄巾贼?”

  刘范微笑着点点头。杨浩道:“大人,万万不可啊!他们在两天前还裹着黄巾攻击我们呢,要不是摄于大人虎威,怎能投降于我们?要是他们上了战场,遇到邺县的黄巾贼,说不定就会临阵倒戈啊!”

  刘范仰面大笑,道:“哈哈!本大人就是要他们倒戈!他们不倒戈,本大人还不让他们出战呢!”

  四个军侯不知所措,纷纷挠挠头。刘范道:“本大人已有一计,保准两天之内打破邺县!”军侯们都不太相信,但又想起前天的胜仗,就没有再质疑。

  刘范道:“王力、杨浩、曹振,你们两个率领前曲、后曲和左曲,沿着邺水向西前进,一路上收拢百姓的所有大小船只,只与他们说,战后再还给他们,威胁他们不得告密。如果不够,就自己动手造简单的竹排木筏即可。然后在距离邺县一百里处,你们就让军士们建起一座大堤,不必太坚固,只要一掘开就能垮掉的那种即可。两日后的巳时一刻,你们便掘开大堤,放出久积的河水。等邺水水流平缓后,你们便快速乘坐船只,经邺水转入通向邺县的那条支流,随后猛攻邺县南门,到时则邺县必破!”

  王力等人听得都傻了,想了一会儿,便隐隐约约知道刘范的计谋了,便带着前曲和后曲去邺水布置了。看见王力等三人走了,剩下的于广眼巴巴地看着刘范,央求道:“那大人,他们走了,属下就没有任务吗?”

  刘范笑眯眯地道:“不忙!不忙!你只需要让军士们吃饱喝足,监视弹压降军即可。等到两日后,你便有大用!”于广听到自己也有机会,这才安心。于是刘范便和于广带着剩下的右曲,去弹压降军了。通过降军中一些人的检举揭发,陆续捉上来十几个以前的黄巾军小头目。刘范命令汉军全杀了这十几个人,然后对其他降军威胁恫吓一番,最后当着所有降军的面,用钱粮奖励了检举揭发的那几个叛徒。降军们这才稍稍收了心,但刘范看得出,黄巾降军中很多人还是不服气。

  形势逼人,刘范只好命令降军们,只能待在各自的营帐里,除了统一的吃喝拉撒的时间,不准私自出营帐来,否则就将被巡视的汉军杀掉。降军们唯唯诺诺,不敢做声。

  出入禁止施行两天后的辰时三刻,王力等人派来信使说,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刘范行动了!刘范激动不已,便下令取消对降军的管制,叫他们备战。一番准备后,刘范便让屯骑骑兵作为督战队,相当于是押送着黄巾降军,走向邺县。

  ……

  与此同时,邺县县衙门里,渠帅赵宣正一边抱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一边大口大口地喝酒吃菜。这女子本来出自邺县城里,一个数一数二的世家大族,是个千金小姐。没有加入黄巾叛军、当上渠帅、跟着张角造反之前,赵宣还在这女子家里当过佃户呢!但常言道:风水轮流转。黄巾起义了,形势变了,赵宣就率领麾下大军攻破了邺县。抢完了足足五个县的府库,赵宣还是觉得不够,就带着兵挨个抢劫城里的世家大族。抢的第一个,就是那女子家。想起以前当佃户时受的欺压,赵宣便命令黄巾军杀光此家上至耄耋老人,下至爬地孩童的所有人,只留下了这个漂亮的女子,用来发泄他旺盛的兽欲。

  想起以前的“峥嵘岁月”,赵宣先是一番感慨,然后是得意忘形。赵宣用力地捏了一下那女子的Ru房,那女子被玩弄得久了,早已没有反应,脸上只是麻木不仁的表情。只有她眨眼的时候,那一轮会动的眼睛,才能表现出她是一个活物。赵宣见她没反应,便拿起桌子上一碗酒,对准女子嘴巴倒去。那女子紧紧地闭着嘴,不喝。赵宣便用力地捏她的嘴,捏得她痛了,她便无奈地张开了嘴,含含糊糊地喝下苦涩的酒水,然后剧烈地咳嗽。赵宣看着她那狼狈样,仰面大笑。

  这时,突然有一个黄巾传令兵急急忙忙地跑进来。赵宣不满地道:“什么事?”

  那小兵道:“禀大帅,城下正有一个汉军小将在搦战,宣称自己是北军的屯骑校尉,已经斩下了董大帅首级。他还说,还说……”小兵看了赵宣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赵宣不满地道:“还说了些什么?”

  小兵畏畏缩缩地道:“他还说,要砍下大帅您的人头拿去邀功!”

  赵宣却没有生气,而是摸摸下巴,自言自语道:“屯骑校尉,那也应该是个大官儿吧?嗯,看来此人不简单啊!也罢!本大帅就亲自去回回他!”

  临走时,赵宣又捏了捏女子的嫩脸,猥琐地笑道:“美人儿,我去去就来!等着我啊!哈哈哈哈!”

  上到了城门楼,赵宣往下一看,就看到了领头的刘范。只见刘范骑在骏马上,身长八尺有余,头戴铁黑色兜鍪,兜鍪上飘散着深红色缨毛;身上披挂着铁黑色铠甲,穿着深红色汉军军服;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眸似星灿,眉似剑锋,神仪明秀,丰神俊朗!赵宣见刘范长得年轻貌美,心中的忌惮已然放下五分;再看刘范的兵马,步兵只有大约两千人,骑兵也不过五百人,心中的忌惮马上消散完了!赵宣看着刘范轻蔑地笑了。

  赵宣打量刘范的同时,刘范也在打量着他。只见赵宣身长不过七尺,包子脸,眼睛小得可以忽略不计,还长着乱糟糟的胡子。刘范见他正对着自己笑,便用剑指着赵宣,怒喝道:“呔!城墙上的賊酋听着:本大人乃是北军屯骑校尉,领精兵两千五百人,特来讨伐你等!前不久,驻守魏郡的一个渠帅董平,已经被本大人亲手斩杀,要是你不想重蹈他的覆辙,就立即打开城门,束手就擒;不然等本大人率领王师攻克邺县,你等贼子,必死无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