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第一次杀人

双心人 | 发布时间:2021-05-04 21:03:15 | 阅读次数:1438

死!”“赶快投降之后!要不然则死!赶快投降之后!要不然则死!”激动不己的汉军骑兵争相随声附和道。  黄巾贼停下来回过头仔细一看,果真看见了了躺在地上不动了的董平,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淌出血后来。他们随后一愣,接着面面相觑,你看一看我,我看一看你,都不知所措。最后,黄巾贼黄巾贼停下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了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的董平,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淌出血来。他们先是一愣,然后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所措。最后,黄巾贼中一个普通士兵先丢下了手中的刀,朝着刘范跪了下来。榜样的作用自不必说,尤其是这种局面,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到最后一个。“当啷!当啷!”声作响,黄巾贼纷纷丢掉兵器了,然后跪下;最后,所有的黄巾贼都跪下了。刘范便命令汉军士兵们下马收缴黄巾贼的武器,再围住他们。在此期间,黄巾贼再没有作无谓的反抗。大局已定。刘范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脸上、身上全都是还没有凝固的鲜血。刘范连忙用手擦脸,但他手上的血液更多,已经结成硬块了!刘范看着这满身的血,不禁有些眩晕,心想,天啊!这都是我干的吗?。...

  被刺中脖子的董平不甘心地瞪着刘范,然后伤口的鲜血“呼哧”的一声,喷涌而出,董平又双手握着刘范的剑刃,想要拔出来,可惜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董平眨了眨眼睛,无力地松开了双手,然后剧烈地一阵阵发抖,头不住地摇晃,最后四肢不动了,头颅无力地往一边歪去,眼睛定住了,死了。刘范心中惊恐万分,但又不得不假装镇定,强者,永远也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虚弱。刘范对黄巾军大吼道:“你们渠帅已经被我杀死,快快投降!不然则死!”“快快投降!不然则死!快快投降!不然则死!”兴奋不已的汉军骑兵纷纷附和道。

  黄巾贼停下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了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的董平,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淌出血来。他们先是一愣,然后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所措。最后,黄巾贼中一个普通士兵先丢下了手中的刀,朝着刘范跪了下来。榜样的作用自不必说,尤其是这种局面,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到最后一个。“当啷!当啷!”声作响,黄巾贼纷纷丢掉兵器了,然后跪下;最后,所有的黄巾贼都跪下了。刘范便命令汉军士兵们下马收缴黄巾贼的武器,再围住他们。在此期间,黄巾贼再没有作无谓的反抗。大局已定。刘范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脸上、身上全都是还没有凝固的鲜血。刘范连忙用手擦脸,但他手上的血液更多,已经结成硬块了!刘范看着这满身的血,不禁有些眩晕,心想,天啊!这都是我干的吗?

  刘范感慨了一番后,便命令一部分汉军士兵负责监视和清点俘虏,另一部分士兵则和随军民夫去砍伐林木,搭建营寨。

  过了一会儿,卢植就率领官军主力赶到了。刘范立即赶去接见,卢植下了马,刘范便骄傲地对卢植道:“禀告将军,刚刚我率部打败了来犯的六千五百名黄巾黄巾贼,斩杀两千五百多名黄巾贼,并俘虏了四千多名黄巾贼,斩杀了一名黄巾渠帅,自身只折了十三骑!”

  卢植一听这话,却是古井无波,微笑道:“哈哈哈!刘校尉果然是能征善战啊!甫一出师就打了个大胜仗!待黄巾平定,老夫一定记你首功,上奏天子,给你封官加爵!”其他的将领也纷纷夸奖刘范,有的是真心夸赞的,有的只不过是敷衍应付而已。

  刘范笑道:“众位将军谬赞了!末将不过是运气好些罢了!之所以能够打败黄巾贼子,都是因为将士们用命的结果!”

  卢植听言,笑道:“刘校尉过于谦虚了!”于是卢植便带领众将校进了大帐。等卢植在首席跪坐下来,刘范便立即站出来,道:“禀告将军,我部俘虏黄巾贼四千余人,不知如何处置,还请将军定夺!”

  卢植想了想,道:“你们说说,应该怎么办?”

  一个将领站出来,道:“将军,留着这些个俘虏平白浪费军粮,还是个祸害,不如直接把他们坑杀算了!”

  卢植一听到坑杀这个词,立即皱起眉头。另一个将领站出来,道:“将军,不可!如果现在杀了这些俘虏,以后还有哪股黄巾贼会投降官军?”

  卢植便道:“还依你之见,该怎么办?”

  那个将领脱口而出,道:“不如把他们都放了吧!”

  刘范道:“不可!要是放了那些黄巾贼,他们又重新加入黄巾军,那这场仗岂不是白打了?将士们的血岂不是白流了?”

  卢植道:“依刘校尉之见,应该如何处置?”

  刘范在卢植来之前,早就想好了解决方案,便道:“依末将愚见,将这些俘虏全部充军,挑选健壮的俘虏加入官军,身体瘦弱的的就充为民夫,也好替大军运送辎重!”

  卢植听言,连连点头,道:“刘校尉的建议不错,既可以不杀他们,还能让他们帮助官军,提升官军实力,实乃良策啊!”

  “谢将军夸奖!”

  卢植沉思一番,道:“既然是刘校尉俘虏了他们,不如这些俘虏就交给刘校尉处置吧!”

  刘范欣喜地道:“多谢将军!”

  ……

  刘范从大帐出来,便直奔自己的部曲,屯骑的驻地去。刘范走上高台,令屯骑军士把四千多个俘虏押上来。不一会儿,四千多俘虏畏畏缩缩地被押来了,不知道刘范杀不杀他们,所以看着刘范心里很忐忑。这年头,屠杀俘虏并不算什么稀奇事。就连同时代的另一个中郎将朱儁,在打破宛城之后,因为气不过以前黄巾军凭借宛城坚城欺负他,一时愤怒,就把投降的黄巾军全杀光了。

  刘范背着手,用力地咳了一声,黄巾俘虏立即停止了喧闹。刘范又道:“尔等听着:刚刚议论如何处置你等之时,大部分将军校尉,都同意将你们全部坑杀!”

  一听这话,黄巾俘虏们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有的害怕得竟哭泣出来。一个俘虏朝刘范跪下来,磕头哭道:“求将军开恩,我们再也不敢造反了!”接着所有的俘虏都跪了下来,大哭道:“是啊!是啊!将军慈悲,救救我们吧!我们日后再也不造反了!”

  刘范看着台下四千多人对他行大礼,心里美滋滋的。刘范微笑着道:“不过呢,本将军已经说服其他将军,不杀你们!”

  黄巾俘虏们一听这话,纷纷起死回生,欣喜若狂,又狠狠地磕头三个,感激涕零地道:“谢将军不杀之恩!若有来生,我们一定当牛做马,报答将军啊!”“是啊!是啊!将军真是慈悲心肠啊!”人都是这样,同样的一根棒子,一颗甜枣,你如果先给那人吃了甜枣,然后再给他一棒子,他一定会恨你恨之入骨;但是你如果先给那人一棒子,再给他吃甜枣,他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感激涕零。所以说,先后顺序很重要。

  刘范等他们磕头谢恩完了之后,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必须充军,强壮者两千人充作士兵,其余两千人充作民夫!你等可听见了?”

  黄巾俘虏们知道不太可能被放走,能当兵都还算不错的了,便应道:“喏。”

  刘范便命令屯骑军士,对俘虏们进行筛选。一炷香后,俘虏被分选好了,两千个高大强壮的直接作为汉军;另两千多个瘦弱的作为民夫,就送给卢植,好替官军运送辎重补给。

  刘范道:“尔等听着:你们以后就是官军,不是黄巾贼了。要是以后谁还敢称颂黄巾、谈起张角,或者想要逃跑,或者想要反叛,被查出来,就直接斩了!如果谁能举报他人反叛言行,本将军则重重有赏!”黄巾俘虏们连连道不敢。刘范便一面让四个军侯选出军官,进行训练,一面派人去申请卢植要两千新军的武器装备。

  得到了装备之后,刘范招呼也没跟卢植和其他将领打,就又带着两千屯骑和由黄巾俘虏改编来的两千步兵,向着魏郡治所,邺县进发。

  邺县,也就是日后袁绍治下的邺城,相当于是袁绍的老巢。邺县本来是冀州的治所,但离张角三兄弟的家乡、黄巾军的老巢——巨鹿郡太近,所以刘焉早早地就带着刺史府的属官们,远远逃到了渤海郡南皮县。

  按照东汉的惯例,刺史爱在哪个县办公,就在哪个县办公,刺史在哪里办公,哪里就是那个的州的治所。刘焉只留下冀州的校尉驻守邺县,但那个校尉是买来的官,根本不会打仗,所以邺县很快就被黄巾军攻克了。据斥候探报,邺县有一个黄巾渠帅驻守。黄巾军每方设一个渠帅,大方就可能兵力过万、甚至过两万,小方则最少也有六千七千兵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