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初识卢植

双心人 | 发布时间:2021-05-04 21:03:12 | 阅读次数:25613

,与另一个大儒郑玄是同学。马融家里有钱的人,便自小就爱看歌姬唱歌跳舞。有一次他就在给卢植上课时传道授业的时候,让美艳动人的歌姬们在另一旁唱歌跳舞。马融吃惊地意外发现,卢植上课时时从来不不看的美丽的歌姬们几眼,专心致志地听他听课。便马融便把此生学到的知识统统传授他,卢植便因刘范领着屯骑进了大营,便被北中郎将卢植召去。卢植,字子干,东汉末年著名大儒。他是涿郡人,和刘备、张飞是同乡(所以练摊的刘备才有机会投于其门下),身高八尺,声如洪钟。拜大儒马融为师,与另一个大儒郑玄是同学。马融家里有钱,于是从小就爱看歌姬跳舞。有一次他就在给卢植上课授业的时候,让美艳的歌姬们在另一旁跳舞。马融惊讶地发现,卢植上课时从来不看美丽的歌姬们一眼,专心致志地听他讲课。于是马融便把此生所学全都教给他,卢植便因此博古通今、学富五车,成为一代影响力巨大的大儒。因为他学识渊博,在海内名声大,先后就任庐江太守、博士、议郎、尚书等职位。被董卓罢免之后,隐居在军都山,又被袁绍请出山做了两年的军师,两年之后就死了。人虽然死了,但他的影响力还在。到了几百年后的宋朝,他的牌位还被老赵家放在孔子牌位旁边,和孔子一起配飨;清朝,他还被爱新觉罗家的长辫子秃驴们封为王爵。。...

  刘范率领屯骑部两千军士一面快速行进,一面不断地在零碎的时间里,训练军士们骑射的本领。经过八天的星夜兼程,刘范终于赶上了卢植率领的官军主力,到了官军的大营外,而此时他手下的士卒们也稍稍学会了骑射,技术还正在趋于臻熟。

  刘范领着屯骑进了大营,便被北中郎将卢植召去。卢植,字子干,东汉末年著名大儒。他是涿郡人,和刘备、张飞是同乡(所以练摊的刘备才有机会投于其门下),身高八尺,声如洪钟。拜大儒马融为师,与另一个大儒郑玄是同学。马融家里有钱,于是从小就爱看歌姬跳舞。有一次他就在给卢植上课授业的时候,让美艳的歌姬们在另一旁跳舞。马融惊讶地发现,卢植上课时从来不看美丽的歌姬们一眼,专心致志地听他讲课。于是马融便把此生所学全都教给他,卢植便因此博古通今、学富五车,成为一代影响力巨大的大儒。因为他学识渊博,在海内名声大,先后就任庐江太守、博士、议郎、尚书等职位。被董卓罢免之后,隐居在军都山,又被袁绍请出山做了两年的军师,两年之后就死了。人虽然死了,但他的影响力还在。到了几百年后的宋朝,他的牌位还被老赵家放在孔子牌位旁边,和孔子一起配飨;清朝,他还被爱新觉罗家的长辫子秃驴们封为王爵。

  当然,卢植能当上北中郎将,负责干掉贼酋张角,那也是有一定的军事才能的。后来,他还率领官军以少胜多,大败黄巾军,将张角围困在了小小的广宗城。正要打败张角的时候,结果他却因为不给小黄门左丰贿赂,而被他诬陷。汉灵帝听信谗言,用囚车把他运回雒阳来,要不是群臣都反对,灵帝差点就杀了他……

  刘范在一名小校的指引下,进入大帐,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上首跪坐着一个人。那人身高八尺有余,身体健硕,只穿着文士服装;而两旁则站着十几个威武堂堂的校尉,正有一人站出来朝卢植鞠躬,看来正在向卢植汇报工作。再近前了一看,上首那人方方正正的国字脸,眉毛浓厚,鼻子平直,眼睛大而亮,胡子留得很长,虽是一副温润文士的打扮,但刘范却隐隐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内敛的雄厚之气。刘范想那必定是卢植了,便走到大帐的中心、卢植的跟前,对卢植执礼道:“末将刘范,参见将军!末将延误时辰,耽误军机,还请将军责罚!”

  卢植微笑着抬了抬手,道:“刘校尉身体不适,这才导致延误时辰,事出有因,不必自责。暂且入列吧!”

  刘范道:“喏!”便自觉地站到了最靠边的位置,因为刘范知道,其他的校尉、军侯正盯着他。卢植仿佛没察觉到,继续询问其他军官相关事宜,一句也没提到刘范。刘范也知道个中意味,只好静静地等着。最后,卢植道:“好了,今日无事了,你等且退下吧!”

  刘范等众将纷纷站出来,行礼道::“喏!”众人便都要出去了,突然,卢植伸出手来,道:“慢着!屯骑校尉刘范留下!”刘范只好回来。等其他校尉都出了大帐,卢植便对刘范拱手一下,像一个普通的老者,温厚和蔼地道:“素闻刘校尉熟读经典,广知兵事。如今黄巾賊三倍于我,席卷八州,势如破竹,声势浩大,且贼军仍在扩大;又兼其施以百姓小恩小惠,妖言惑众,得八州信众支持,已成尾大不掉之势。敢问刘校尉,可有破贼良策以来教我?”

  刘范先是受宠若惊,然后思虑一番后,便对卢植一拱手,装模作样地道:“末将认为,我王师有七胜于賊,贼则有七败于我!”

  卢植眼眸一下就亮了,身体不自觉的扭动,眼睛像只弯钩,紧紧地勾着刘范,殷切地道:“愿闻其详!”

  刘范故作高深,然后恭敬地对卢植朗声道:“第一,我王师训练有素,久经沙场,而黄巾贼众则刚刚放下锄头镰刀,加入乱军,此乃一胜也;第二,王师装备精良,兵器锋锐,而黄巾贼则以农具木棒相抗,不足为虑,此乃二胜也;第三,王师团结一致,众志成城,而天下黄巾贼分为三十六方,互不统属,互不相干,且互相提防,以求保存自身,黄巾贼乃一盘散沙尔,此乃三胜也;第四,王师将领,能征善战,深谋远虑,精通行军用兵之道,而黄巾贼不过以一妖道为首尔,以农夫为军,焉能出谋划策,行军打仗?此四胜也;第五,王师出师有名,理直气壮,而黄巾贼反贼鼠辈,犯上作乱,出师无名,为人所不齿,此五胜也;第六,王师体恤百姓,行军沿途,安民而不扰民,而黄巾贼只知道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迟早会失掉民心,此乃六胜也!第七,王师骑兵众多,机动及野战能力强,而黄巾贼全部都是步卒,只可谨守藩篱,不可出城与我野战,野战,则多为黄巾贼败,此乃七胜也!我王师有七胜,他黄巾贼有七败,由此观之,王师破灭黄巾贼,指日可待!”

  卢植听着刘范说话,边听边点头;听完刘范的话,卢植欣喜地拍掌道:“好!刘校尉果然足智多谋,深谋远虑,不愧是刘冀州的儿子!”

  刘范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便不好意思地道:“将军谬赞了,末将不过是卖弄罢了!真要铲除黄巾,还要靠将军指挥!”

  卢植以为刘范谦虚,便不以为意。卢植又道:“那依刘校尉高见,王师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战略,才能打败黄巾贼,收复失地?”

  刘范道:“卑职认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黄巾贼都是太平道道士张角的信徒,三十六方黄巾贼,都听从张角指挥。那么官军应该集中兵力,先快速击破张角嫡系贼众,斩杀张角,或最好生擒张角。只要张角受死或成擒,三十六方黄巾贼势必会士气大跌,乱成一团,不知所措。届时官军再集中主力逐个击破,黄巾贼必死。”

  卢植点点头,一手抚摸胡须,微笑着夸赞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刘校尉真是字字珠玑、金玉良言啊!”

  “不敢当,不敢当!”刘范连连摆手道。

  卢植笑道:“刘校尉过于谦虚了!那我等又如何速战速决,打败张角呢?”

  刘范说道:“无他,只能与之野战、正战、决战!依末将愚见,黄巾贼之所以能够势如破竹,席卷天下,靠的不过是妖道张角的蛊惑和人山人海;且之前黄巾贼的敌人不过是各个郡国的郡兵和世家的私兵,他们战力不高又人数太少,这才被黄巾贼打败。如果遇上精锐的官军,则黄巾贼必定会溃败!但应注意的是,我等不必顾忌一城一池之得失,只以杀伤黄巾贼有生力量,斩杀张角为主要目标。”

  卢植道:“与黄巾贼野战,少不得骑兵参与。而官军中只有越骑、胡骑和你的部曲屯骑是精锐骑兵。敢问刘校尉敢担任我官军先锋吗?”

  请将不如激将,刘范也是如此,他闻言便“刷”一声立即站起来,拱手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卢植欣喜地大笑,从上首座位站起来,走到刘范身边,拍拍刘范的肩膀,道:“哈哈哈!有英勇无敌、足智多谋的刘校尉在,剿灭黄巾贼,还不是易如反掌、指日可待?哈哈哈!”

  刘范连连虽然脸上只是微微一笑,但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了!要知道卢植是什么样的人物,昏庸无道的汉灵帝不敢杀他,权倾朝野的董卓不敢杀他,就连到了宋朝,他还被宋赵捧上高位,和万世师表、无上圣贤的孔子一起配飨!卢植的历史地位,可见一斑!这么厉害、这么重要的人夸他,他不受宠若惊才怪呢!

  ……

  谈话之后,刘范继续训练屯骑士卒骑马射箭。第二天,官军继续上路,朝着东北方向的冀州行去。而冀州方向传来了消息,说张角和张宝两兄弟已经占领了魏郡、赵国、巨鹿郡、河间国、清河国、安平郡、常山郡等郡国大部分县城,冀州一共九个郡,只有渤海郡和中山郡还在苟延残喘,没有遭殃。而张角又命令程远志率领幽州黄巾贼攻打幽州的涿郡,形势对官军越来越不利。于是卢植便命令官军加快行进步伐,赶往冀州。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