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穿越之爱无悔》第十章:家中出贼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5-04 00:56:05 | 阅读次数:2652

柳纤纤顾诗铃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小说书名,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小说柳纤纤顾诗铃摘选:柳纤纤的礼物。周氏自然而然不懂得女儿的小心眼,回过头笑容着看她。这时候,二少奶奶柳纤纤穿…...

柳纤纤顾诗铃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爱无悔》,这里提供柳纤纤顾诗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爱无悔小说精选:听闻女子嫁人第二日要给公婆敬茶,给小姑送礼,顾诗铃又是起了个大早,早早的乐颠颠的来到大厅之上。果然,顾远城和周氏、于氏,早就来到了大厅,等待着新媳妇奉茶,顾诗铃站在周氏的后面,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翘首企盼着二嫂柳纤纤的礼物。周氏自然懂得女儿的小心眼,回头微笑着看她。这时候,二少奶奶柳纤纤穿着红色锦衣,头戴金色朱钗身姿娉婷的走进大厅,顾华则陪伴在旁。顾诗铃连忙出来见礼:“二嫂。”柳纤纤温柔淡笑,轻声细语:“铃铃好。”顾华则陪在…

听闻女子嫁人第二日要给公婆敬茶,给小姑送礼,顾诗铃又是起了个大早,早早的乐颠颠的来到大厅之上。

果然,顾远城和周氏、于氏,早就来到了大厅,等待着新媳妇奉茶,顾诗铃站在周氏的后面,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翘首企盼着二嫂柳纤纤的礼物。

周氏自然懂得女儿的小心眼,回头微笑着看她。

这时候,二少奶奶柳纤纤穿着红色锦衣,头戴金色朱钗身姿娉婷的走进大厅,顾华则陪伴在旁。

顾诗铃连忙出来见礼:“二嫂。”

柳纤纤温柔淡笑,轻声细语:“铃铃好。”

顾华则陪在一旁,提醒道:“貌儿,快,给父亲和娘亲敬茶了。”

柳纤纤点头,从容的取过茶盏,走到顾远城面前:“父亲,请喝茶。”

“嗯。”顾远城明显的对二**妇十分满意,微笑的点头,周氏,于氏亦是如此,敬茶完毕,柳纤纤便从一旁的丫鬟手里拿出了一个锦盒,走到顾诗铃面前:“铃铃,这是二嫂送你的,几串珍珠玛瑙项链,不成敬意,希望你能喜欢。”

顾诗铃乐滋滋的点头:“多谢嫂嫂。”说罢,打开锦盒,拿着里面的玛瑙项链比来比去,周氏不得不宠溺的嗔怪几句,众人正笑语间,响亮的笑声传进大厅,顾诗铃诧异的抬头,是牡丹姨娘姹紫嫣红摇摇摆摆的走进大厅。

“哎呦呵,你看看,这二少奶奶真是出手阔绰,一下子就是一大盒的珍珠玛瑙。”牡丹阴阳怪气的笑道,一面用眼睛不停的瞟着顾诗铃手里的盒子。跟在牡丹身后的顾玉儿低头不语,手紧紧的绞着帕子。

柳纤纤淡淡一笑躬身行礼:“三姨娘,来喝茶吧。”说罢,正要端茶,牡丹却一把拉住,悠然道:“不必了,谁不知道我可不是顾家正式的妾,不配享用二少奶奶的茶啊。”

柳纤纤一愣,脸色微微泛白,用眼睛瞟着顾华则,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顾华则走上前,规规矩矩的说道:“三姨娘,今日貌儿第一次给长辈敬茶,您就喝了吧。”说完,看了一眼于氏,又道:“貌儿之前对顾家不甚了解,忘记了玉儿的那一份礼,我想,一会,我们亲自给玉儿送过去。”

玉儿一下子从牡丹身后窜出,扯住顾华则的衣袖:“二哥,不必了,什么礼不礼的,都是一家人,哪儿那么多虚礼?”

牡丹听闻站起来,狠狠的剜了一眼顾玉儿,拿过柳纤纤手里的茶,随意的喝了一口,重重的放下,随即道:“规矩就是规矩,咱们顾家不是小门小户,岂能连规矩都没有?!”说罢,不高兴的努努嘴巴,蹭到了顾远城身旁,揉肩捶背。

柳纤纤脸色慢慢变红,娘家虽然生活富裕,怎奈却是商贾之家,自古以来,商贾地位最为低下,牡丹的话中之意,她又怎能听不懂,只是身份辈分在这里,只好低头不语。

早饭之后,柳纤纤就急急忙忙的准备了礼往顾玉儿那里送去。

顾玉儿看见柳纤纤脸色微红,自然知道还是早上的事情让她面色上挂不住,温柔的请进屋里,好言好语:“好嫂嫂,你别跟我娘亲一般见识了,娘亲性子就是天生那般。”

柳纤纤点点头,心想着顾玉儿虽然是庶出,倒也懂得礼数,知道人情世故,遂与顾玉儿说着知心的话儿。

“小妹,嫂嫂刚嫁过来,什么都不懂,以后啊,还需要你多多帮助,我总是怕出什么岔子。”柳纤纤皱眉道。

顾玉儿坐在柳纤纤身旁:“嫂嫂你大可放心,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便是,怎么说,二哥与我都是庶出,以后有什么事情,妹妹一定竭尽所能帮助嫂嫂。”说着,给柳纤纤倒上茶,推倒柳纤纤面前。

柳纤纤点头,懂得顾玉儿的意思,嫡出和庶出到底一个高贵一个卑贱。

西厢房内,顾诗铃拨弄着琴弦,听着萧勤离讲解着关于琴艺的知识,萧勤离说着说着,突然停下,无奈的摇头,用扇子柄敲击顾诗铃的额头。

“哎呦”顾诗铃疼的大叫:“师傅为什么打我?”

“因为你不专心听讲!”萧勤离严肃的说道:“说罢,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顾诗铃揉揉脑袋:“我在想,师傅跟我大姊是不是认识呢?那天大姊看见你,怎么都愣住了呢?”

萧勤离一怔,脑海中猛然想起顾玉儿的交代:萧先生,你要切记,此事万不可叫第三人知晓。

“先生,说话呀!”顾诗铃用力推了一把,萧勤离猛然回过神来:“啊……我……我不认识啊!”

看见萧勤离如此神态,顾诗铃心中更是心如明镜。

顾诗铃跟大姐霜霜之间肯定以前就是相识。

想到大姐如今贤妃的身份,再回想起两人见面的情形,顾诗铃对大姐和萧勤离之间的状况有了些明悟。

刚才弹琴的时候,心中就是因为在思索这个问题才走神。

萧勤离如此丰神如玉,就是作为现代人的自己都心神迷醉,那么大姐喜欢上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大姐现在已经贵为贤妃,自己也从没想过面对爱情退步相让。

顾诗铃更清楚现在可是万恶的封建社会,贵为贤妃的大姐断然没有再跟萧勤离相逢的机会。

而且,这段情思如果不及时斩断,还会给大姐,给整个顾家带来弥天大祸。

这些天的暗中观察,让前世成天看宫斗片的顾诗铃心中有了个大概印象。顾家看似风光,其实潜伏着重重危机。

“我现在已经是顾诗铃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一定要以顾诗铃的身份好好活着!从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罗小曼,只有顾诗铃”。

“我叫顾诗铃!”

“我叫顾诗铃!”

……

心中一遍遍告诉自己。

顾诗铃逐渐坚强起来。

前世的宫斗片爱好者顾诗铃开始为了爱情仔细盘算起自己的处境。

父亲顾远成虽然身为太子太傅,看似位高权重,但是太子生性顽劣,喜欢饮酒作乐,父亲为人刚直,多次管教已经被太子含恨在心。一旦当今陛下驾崩,那么等待顾家的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大姐看上去贵为贤妃,但是只到现在也没有生出皇子。当今陛下春秋已高,百年之后大姐只能被打入冷宫。

而一旦太子继承大位,对父亲怀恨在心的太子肯定会落井下石。

对于萧勤离,顾诗铃到不怎么担心。这呆子是个情痴,傻的可爱。

顾诗铃有点感谢万恶的封建社会。因为大姐和萧勤离是绝无可能的。少了大姐这个竟争对手,萧勤离绝对是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的。

不过得注意看着点这呆子,让他逐渐走出以前的畸恋。

大姐一入宫门深似海。当今圣上有一皇后,四贵妃。而大姐深受陛下宠爱,早已招致一群怨妇嫉妒。

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大姐,想寻找她的错处。

这呆头鹅虽然才华横溢,但是看起来对人心的险恶知之甚少。他和大姐见面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顾家全家的人头估计都保不住。

哎,还是让本女王多多调教他吧,想着以后拿着皮鞭三娘教子的画面。满腔心思的顾诗铃不由“哧”的一声笑了出来。

“哎呦!”谁敢打本女王?

顾诗铃怒目而视,却发现是萧勤离这个呆头鹅发现了莫名其妙发笑的自己,敲打了一下。

看着萧勤离满脸严肃的样子,顾诗铃心中突然觉得非常心疼。

如果大姐没有入宫,毫无疑问萧勤离会和大姐是非常幸福的一对。

但是很多事情没有如果。

现在大姐已经贵为贤妃,那么这段感情只能到此为止。如果萧勤离还对大姐痴心不改,那么一旦消息泄露半分,就会将整个顾家拖向不可测的深渊。

哈哈,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顾家,自己只有扮演棒打鸳鸯的那根棒子了。

想到这里,顾诗铃心头一转,对萧勤离说道:“老师,我以前在书上看过一个故事,觉得跟你的琴声好配哦,刚才听你的琴音,让我不知不觉就想起了那个故事。”

呆头鹅萧勤离果然上当,好奇问道:“哦,什么故事居然能跟我琴音相合,讲来听听。”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萧勤离心里想到,自己虽然不敢说学富五车,但是比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是要多看不少书,看你能讲出什么故事。

顾诗铃于是便开始讲起故事来,心头暗道:“以本小姐前世当老师的口才,以及在宫斗片上的深厚造诣,看我不吓得你这呆头鹅自觉回头,乖乖投入本小姐的怀抱。”

于是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被顾诗铃娓娓道来。

在顾诗铃的故事里,一个书生巧遇一个大臣家小姐,男的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女的端庄秀丽,两人一见钟情。女孩子门规森严,对男子芳心暗许却不敢告诉家人。才子觉得自己的地位配不上佳人,于是决心回乡去考取科举,博取功名后再来向女子家里提亲。

在明媚的春光里,顾诗铃轻声细语的讲着,萧勤离不由眼前一阵恍然,回忆起当初见到霜霜的场景。怎么如此相似呢?

“难道是这小丫头知道些什么,要来取笑我?”萧勤离心中怀疑到,仔细看了下顾诗铃的神情,却发现顾诗铃的神情非常专注,讲得也异常认真,没有半分取笑的意思。只好带着疑问接下去听。

接下来的故事就不那么美好了。女子美貌开始在小范围内传播,后来连陛下都知道了。直接下旨给大臣,让他把女儿送进宫去。

大臣虽然不太情愿,皇上的岁数都可以当女儿爸爸了,但是君命不可违,只好将女儿送入宫中。小姐听说当即昏了过去,但是既联系不上自己的恋人,二来也怕因此拖累家里,只好强颜欢笑,进入宫中。

听到这里,萧勤离已经确定顾诗铃肯定是知道了自己与大姐霜霜过去的事情,没想到这小丫头看起来大大咧咧,居然能够以前朝故事的方式来讲自己和她大姐之间的故事。

萧勤离剑眉一皱,这丫头想干什么,想警告自己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让自己知难而退吗?

萧勤离开始琢磨不定顾诗铃的想法了。

接下来的故事,果然如同萧勤离猜测的,书生听到女子进宫的消息,丧心若狂,丢下学业前往京师打听女子的消息。

在确认小姐确实被送进宫后,男子费尽周折混入女子家中,只求见心上人最后一面。

萧勤离听到这里,心若刀绞。闭上双眼,却听见小丫头的故事还在继续。

书生并不知道小姐在宫中过得也很艰难。

宫闱之中,到处是危机重重。围绕陛下周围,小姐由于受宠,无数不怀好意的眼睛在不停的打量着这个受宠的妃子。

小姐和书生偷会的消息被另一个妃子的家人费尽心机打听到了,然后向皇上告发。结果皇上雷霆大怒。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皇上派禁军把小姐家重重包围,把家人拖出来挨个审问。结果事情暴露了,书生和小姐家人全数问斩,小姐也被皇上白绫一条,赐死冷宫

……

听到这里,原本闭上双眼的萧勤离双目怒睁,同时全身开始冒冷汗。

萧勤离想起当初听到霜霜进宫的消息,感觉到天塌了,所以不顾一切,放弃了学业赶到京师,只为了见霜霜一面。想质问她为什么放弃两人的山盟海誓。

萧勤离想起自己心中当初早已被愤怒蒙蔽双眼,根本没有去体会霜霜的内心的痛苦和无奈。

父亲的命令,陛下的旨意,重重压力之下,就算自己身为七尺男儿,又能怎样?

心中只痛恨霜霜背弃了红枫约定,却没有站在霜霜的立场上位她想过。

如果自己和她见面的消息真的被有心人告发,那么自己的任性之举,只能给霜霜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原本因霜霜进宫产生的满腔怨恨,烟消云散。

剩下的是深深的自责和对自己轻率的痛恨。

“自己怎么考虑问题连个黄毛丫头都比不上呢?”看着眼前顾诗铃关注的眼光,萧勤离心中一丝异样的情绪在滋生着。

萧勤离心中有点好奇:“这个丫头学起琴来笨笨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见识,居然能够用讲故事的方式点醒自己的冒失。”

古人果然没有说错,三人行,必有我师。

萧勤离想到这里,站起身来给顾诗铃施礼道:“谢谢!”

顾诗铃慌忙闪身避过,问道:“老师你这是怎么了,这样客气为那般。”

顾诗铃心知萧勤离已经打开了这个心结,却故作不知。

萧勤离仰头叹道:“想不到我萧勤离枉为七尺男儿,却为一己之私,差点陷他人于不顾。看来圣贤之书,我还没有读懂啊。你我师徒一场,我会将你的琴艺教到入门。我乔装进入顾府,此来本为见霜霜一面,现在想起来,是我太轻率了。相见真如不见。此番前来,我心事已了。我会用心教你一个月,一个月后,无论你学会多少,我都将辞行。”

顾诗铃见到自己讲的故事起了作用,心头不由窃喜。

虽然萧勤离说师徒缘分只有一个月了,心中割舍不下,但是却是眼前最好的结果。只要他不再钻牛角尖,执着于前情不放,肯定逃不过本小姐的手掌心。

想到这里,顾诗铃笑着对萧勤离说:“我一定会用心学会先生的琴技。”

顾诗铃心中轻轻笑道,“哈哈,只要给本小姐一个月时间,本小姐肯定能将你的心思摸个通透。”

萧勤离想到这里拿出随身携带的枫叶,看着枫叶上那刻骨铭心的红枫约定,两行清泪流出,双手用力,曾经珍若性命的红枫,在手指间化为碎末散去。

收拾好情怀,萧勤离整了整衣着,对顾诗铃说道:“让你见笑了,谢谢你的开导。”

顾诗铃看着顾诗铃眉间的郁结散去大半,也为他开心。

“现在听我给你演奏一曲。”萧勤离接着说道。

说着萧勤离打开琴谱,开始为顾诗铃演示起来。

顾诗铃痴痴的看着萧勤离挺拔的鼻梁,想到他为了见霜霜一面所吃的那些苦头,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来到这大鑫国,若有一个人能这样对自己,就是死了也心甘,不由心中一酸。

泪眼模糊中听着顾诗铃弹奏的,却是古曲“流水”。

琴为心声,此时的萧勤离打开了心结,琴技更上一层楼。

如珠玉滚盘的琴声,时而似点滴泉水聚成溪流,时而似瀑布飞流,汇成波涛翻滚的江海。

听到萧勤离的琴声,顾诗铃终于放下心来,萧勤离的心志不再向前段时间那样压抑愤懑,在激荡之中,一种昂然不屈的斗志,呼之欲出。

似流水奔腾,虽时遇礁石险滩,但总是一往无前。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