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穿越之爱无悔》第七章:琴师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5-04 00:56:07 | 阅读次数:22358

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提供更多顾诗铃顾华则小说,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名称。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小说顾诗铃顾华则摘选:顾诗铃眼见得顾华则伤,愤怒的的冲见状,厉声:“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杀我和二哥灭口…...

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爱无悔》,这里提供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爱无悔小说精选:顾诗铃眼见顾华则受伤,愤怒的冲上前,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杀我和二哥灭口?”那男子冷笑一声,黑纱遮住,看不清他的容颜,只见他举起利剑,快步飞上前来。“妹妹!”顾诗铃还没反应过来,顾华则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把自己推到在一旁,无情的利剑直直的插进了顾华则的胸膛。顾华则余光瞟了一眼顾诗铃,猛然道:“妹妹!快走!”顾诗铃吓傻了,踉跄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后退,继而飞快的奔跑,顾华则死死的把住黑衣人的腿,使他动弹不得。顾诗铃以最…

顾诗铃眼见顾华则受伤,愤怒的冲上前,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杀我和二哥灭口?”

那男子冷笑一声,黑纱遮住,看不清他的容颜,只见他举起利剑,快步飞上前来。

“妹妹!”顾诗铃还没反应过来,顾华则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把自己推到在一旁,无情的利剑直直的插进了顾华则的胸膛。

顾华则余光瞟了一眼顾诗铃,猛然道:“妹妹!快走!”

顾诗铃吓傻了,踉跄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后退,继而飞快的奔跑,顾华则死死的把住黑衣人的腿,使他动弹不得。

顾诗铃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城内,却看见自己的上空一道黑影闪过,倏地,黑衣人跳下,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而黑衣人的背上,背着奄奄一息的顾华则。

“你……你要干什么?”顾诗铃往后看看,一个人没有,心下大惊,恐怕这条小命就要交代了。

“呵呵……”黑衣人突然笑笑,把顾华则放下,轻轻的撕去蒙在自己脸上的黑纱,一刹那,一张极好看的容颜展现在顾诗铃的面前,剑眉美目,朱唇白齿,嘴角带着隐隐调皮的笑意。

“大哥……”一旁的顾华则回过神来,看着黑衣人惊叫。

顾诗铃更是疑惑:“二哥,这是谁?”

顾华则欣喜万分,笑道:“铃铃,你不记得了,这是大哥啊。”

顾诗铃诧异的看着这个男子,果然和二哥五分相似,刚要上前说笑,却突然变了脸色:“既然是大哥,为何要我二人性命?!”

顾华南微微一笑:“你忘记了吗?昨日我给你留了信。”

“断背崖,助乃兄。”

“是啊~”顾华南笑笑,瞟了一眼身旁的顾华则,顾诗铃惊奇的张大嘴巴,走上前,扒开顾华则胸口的衣物,洁白的皮肤露出来,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顾诗铃和顾华则脱口齐齐问道。

只看见顾华南又是神秘的一笑:“来日方长,先去吃喝一顿回头再说。”

三人走出巷子,来到福来酒楼,点了好酒好菜,顾华则和顾华南大口喝酒,谈论着这几年发生的事情,顾诗铃则扒着一直焖鸡,大口大口的塞进嘴巴里。

皓月当空,顾府的房顶上,兄妹二人并排而坐,顾诗铃一边咬着冰糖葫芦,一边叽里咕噜的问道:“大哥,你怎么不回家啊?干嘛不让爹娘看看你,他们肯定十分开心的。”

这边的顾华南喝下一口酒水,淡淡道:“家里没什么可留恋的,回来干什么,还不如外面生活来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那……”顾诗铃咽下一口山楂,试探的问道:“那个……庞家的……”

“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吗?”顾华则抬起眼皮,看了顾诗铃一眼,顾诗铃迷茫的摇摇头。

“唉……”顾华南深深的叹了口气,方道:“三年前,爹爹托了媒人给我找妻室,正是庞家小姐,我与庞家小姐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我对她也算一见钟情,所以当爹爹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欣喜万分,兴高采烈的等着迎亲,谁知道,成亲当日,一黑衣人突然袭来抢婚,并且在大堂之上带走了庞家小姐,我自然不能让别人夺走了我的妻,带着几个好朋友追了过去,和那人一通打杀,终于,我们几个合力将他打败,我最好的朋友专书想要一剑杀死他,庞家小姐却突然跪下求情,说自己已经怀了那人的骨肉,我心大惊,放走了那人,带着庞家小姐回到家里,爹爹大怒,将庞家小姐关于暗室,不许任何人见她,也不许她家里人接走,发誓要让这个辱我门楣的女人痛苦一生,于是日日鞭笞,让她劳苦做事,后来,庞家小姐疯了,孩子没了,我,亦经不住满城流言,终不得不离开这里,远走他乡,寻求内心的平静。”

顾华南说完,闷闷的喝下一口酒,仿佛是喝下了千斤重的担子,那般痛苦的样子,顾诗铃心有不忍,轻拍顾华南的臂膀,又道:“那大哥又因何归来?难不成是对庞家小姐依然有情?”

顾华南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她可怜,每个月会回家看看她,给她一些吃食之类。”

顾诗铃点头:“所以,那天爹爹大怒,是你放走了庞家小姐?”

顾华南点头:“我见她被锁链束缚,心有不忍,斩断了链子,并不想她居然跑了出去,还伤了人。”

“那以后怎么办?”

顾华南扔下酒壶,仰望着明亮的月亮,淡淡道:“走一步算一步,随遇而安。”说完,站起身来,施展轻功,很快没了人影儿。

顾诗铃撇撇嘴巴,小心翼翼颤颤巍巍的从房顶下爬下来,回到房间里,拨动顾远城给的古琴,发出悦耳的音调,怎奈自己还是不会弹琴,不由得有些失落。

次日,顾诗铃早早的溜出门与顾华南见面。

巷尾的一间早点店里,顾华南穿着普通的黑色长袍,一把佩剑放在一旁,墨黑长发用一根带子随意的扎着,宛如一个云游侠客,他大口大口的喝着米粥,喝完了,把碗一旁,双手抱胸,歪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坏坏痞痞的样子。

卖粥的大婶,看见顾华南已经吃完饭,还没有结账的意思,脸色不悦上前来,勉强笑道:“客官,你喝完了粥,把钱给了吧?”

顾华南睁开一只眼睛,道:“一会,自然有人给你。”

大婶面色变冷:“难不成,你是想吃霸王餐?!”

“怎么会?”顾华南平静的说道,纹丝不动。

“你?!你赶紧给钱,不然我去报官,这可是京城!”大婶喝道,只看见顾华南睁开双眼,悠然道:“付钱的来了……”

大婶回头,只看见一个身着米黄色纱裙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后,举着一锭银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大婶立刻眉开眼笑,伸手去拿钱,顾诗铃手一挥,移到别处:“再来一碗粥。”

那大婶乐呵呵的去端粥,顾诗铃坐在一旁,道:“大哥,你怎么没看见我,就知道我来了?”

顾华南嘴巴微动:“不用眼看,我还有耳朵。”

“哇,你那么厉害,教教我好不好?”顾诗铃拍着巴掌说道。

顾华南白了她一眼,鄙夷的口气道:“就你?去鸡窝抓鸡你都抓不到,还想学武功?”

顾诗铃撇嘴:“你教了我武功,我不就抓到了吗?”

顾华南不言语,冷漠的把脸朝向一边,顾诗铃翻了个白眼,举起手里的粥,慢慢的喝着,不教就不教,耍什么酷?

“承泽没来?”

“相亲去了。”

“嗯?”顾华南立刻回头:“他去见柳老爷了?”

“是啊!”顾诗铃道:“看来,大哥对家里的事情还是了解的很清楚吗?”

顾华南嘴角泛起得意的笑,眯着眼睛:“我不光知道我弟弟要娶亲了,我还知道我妹妹想学琴艺。”

“啊!”顾诗铃赶紧放下粥碗,一副超级崇拜的样子,揪着华南的袖子,使劲的摇晃,一个劲儿的撒娇:“大哥,你会弹琴?你教我啊?教我!”

“哼哼……”顾华南冷冷一笑,道:“我也不会。”

汗……

顾诗铃面露怒色:“就知道你不会,你除了会耍耍剑还会干什么?!”

“我是不会,不过……”说道这里,顾华南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指,道:“他会。”顾诗铃顺着华南指着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着白衣文弱的书生背着一把古琴,在隔壁的摊子跟老板说话,看样子有些落魄。

顾诗铃对着顾华南狡黠的一笑,故意换了换位子,听着那书生与老板的对话。

“去去去!”老板嫌恶的挥挥手:“没钱还想吃饭?去讨饭吧!”

“不是的,不是的!”那书生连忙摆手:“老板,我不是白吃饭,请给我一碗粥,我一会给您帮忙打下手,当做粥钱,你看怎么样?”

“拉到吧,我不会开慈善堂的,一边去,死叫花子,别打扰我做生意!”那老板凶神恶煞的把书生推开。

顾诗铃点头,看了一眼顾华南,站起来对书生道:“先生想要喝粥,给我弹奏一曲,我请你就是。”

书生听得,十分开心,跑上前来,把古琴放下,悠悠的拨动琴弦,刹那间,宛若高山流水的曲子从手下缓缓飘出来,那声音如泣如诉哀鸣婉转,甚是好听。

“好好好!”顾诗铃连拍巴掌:“先生谈的真好,可否愿意让小女子拜你为师,学习琴艺?”顾诗铃作揖道。

那书生连忙还礼:“姑娘请在下喝粥,在下不胜感激,既然姑娘想要学习琴艺,在下教你就是。”

那书生抬头一笑,顾诗铃不禁心里砰然一跳,面前的这个男子,文质彬彬,眉清目秀。

“多谢师傅!”

拜师如此轻而易举,顾诗铃自然是乐的合不拢嘴,看着古琴问这问那,顾华南笑笑:“诗铃,有了琴师,好好学琴吧,我先走了。”说完,又不见了踪影,顾诗铃几天下来,对顾华南的行为早已经习以为常,带着新拜的师傅回到顾府。

“爹爹,这是我找来的琴师。”顾诗铃笑嘻嘻的把新拜的师傅领进了大厅,顾远城的神色突然惊异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笑眯眯道:“哦?这就是你自己找来的琴师?请问先生贵姓?”

“回大人的话,在下萧勤离。”萧勤离口气淡淡。

“嗯……”顾远城点点头:“嗯,看样子为人正直,应该能是个不错的老师,这样吧,你在顾府住下,每日教习小女琴艺,老夫自然不会亏待与你。”

“多谢爹爹。”顾诗铃笑嘻嘻的又蹦又跳,周氏过来,宠溺的嗔怪道:“看看,看看,这像什么样子,陈何体统?小心爹爹一会骂你。”

一旁的牡丹,撇撇嘴巴,故作笑状,阴阳怪气道:“大姐,老爷喜欢铃铃,自然什么事情都会由着铃铃了。怎么会骂呢?”

周氏抬眼,看了一眼牡丹,并不言语,稳当的坐在了顾远城的身旁,顾诗铃也抬眼看了一眼牡丹,不由得一阵厌恶,三娘人看起来也不差,只是浅薄张扬,让人看着心烦。

“好了,管家,带着萧先生去去自己的房间。”顾远城道。

萧勤离随着管家离去,只是,转身的那一刹那,他深深的望了一眼周氏,拳头紧紧的握起。

“铃铃,这几日,你不要乱跑,家里会来很多客人,你只管在后面跟着琴师好好学琴便是了。”顾远城吩咐道。

顾诗铃看着顾远城面带喜色,明白了过来,惊喜道:“是二哥是亲事定下来了吗?”顾远城缕着胡须,甚是得意:“这次承泽表现非常不错,一点不怯场,一点不结巴,谈吐清楚,让柳老爷好一通的夸赞。”

“哇!好棒!”顾诗铃又蹦又跳,真是双喜临门,她连忙对于氏投去一个大大的鬼脸,于氏扑哧一声笑开来……

府上果然忙碌了起来,制衣铺,厨子,还有各路来道贺的人,络绎不绝,顾府一下子成了最热闹的地方。

顾诗铃也帮不上什么忙,每日和萧勤离先生讨论琴艺,一谈就是一整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