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穿越之爱无悔》第六章:神秘书信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5-04 | 阅读次数:24728

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顾诗铃顾华则,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再次穿越之爱无怨无悔小说顾诗铃顾华则摘选:顾诗铃都忙的不可开交,给顾华则写顺口溜,临写练毛笔字,还得每个夜幕降临时跑去给大嫂…...

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爱无悔》,这里提供顾诗铃顾华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爱无悔小说精选:一连几天,顾诗铃都忙的不可开交,给顾华则写顺口溜,临帖练字,还要每个夜晚跑去给大嫂送吃的,忙的日日夜夜看不见人影儿。这天,顾远城和于氏闲来无事,来顾诗铃的房间里看她,却看见翠翠一个人无聊的在桌子上趴着。“翠翠。”“啊!夫人!”翠翠猛地跳下来,叫道。“你干什么呢?也不干活,铃铃呢?”周氏不满的问道。翠翠撇撇嘴巴:“夫人,二小姐去大花园陪二少爷读书去了,她说翠翠跟着就会捣乱,所以叫我在这里呆着。”“哦?读书去了?”顾远城笑笑:“南莲,你看…

一连几天,顾诗铃都忙的不可开交,给顾华则写顺口溜,临帖练字,还要每个夜晚跑去给大嫂送吃的,忙的日日夜夜看不见人影儿。

这天,顾远城和于氏闲来无事,来顾诗铃的房间里看她,却看见翠翠一个人无聊的在桌子上趴着。

“翠翠。”

“啊!夫人!”翠翠猛地跳下来,叫道。

“你干什么呢?也不干活,铃铃呢?”周氏不满的问道。

翠翠撇撇嘴巴:“夫人,二小姐去大花园陪二少爷读书去了,她说翠翠跟着就会捣乱,所以叫我在这里呆着。”

“哦?读书去了?”顾远城笑笑:“南莲,你看铃铃现在,自从失忆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样子,现在还跟承泽去念书了,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周氏笑笑:“老爷说的是。”心里却不大高兴,虽然自己对顾家的几个孩子还算的上公平公正,可是,骨子里,总是对庶出的有些偏见,觉得自己嫡出的女儿跟庶出的孩子混在一起,简直就是丢份。

“身既死兮神以灵……”顾华则挺胸抬头看着天空,十分流利的背着国殇,顾诗铃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吃花生,满心欢喜。

“好!”突然,一个粗犷苍劲的声音响起,顾诗铃放下花生回头一看,赶紧跳过去:“娘亲,父亲。”

顾华则也赶紧施礼:“父亲,大娘。”

“嗯,承泽好孩子,不必这么多礼数。”周氏笑道。

顾远城点点头,围着顾华则转了一圈,缕着自己的胡须,道:“承泽,我看你进步不小,听丫鬟说,你跟诗铃在读一些‘绕口令’?”

“是的,父亲,诗铃,给,给我找来一些,绕口令,让,让我念的。”顾华则道。

顾远城点点头:“看来这绕口令果然有用嘛,你好好练,下个月见了柳老爷也好为你说亲。”

承泽万分欢喜,父亲很少这样夸赞自己,不由得喜上眉梢,道:“父亲,孩儿一定努力,不辜负您的期望,对了,父亲,诗铃给我好大的帮助,您一定要好好奖励她啊。”

顾远城满意的微笑:“难得你们兄妹相处的这样好,诗铃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开口就是。”

顾诗铃喜不自胜,欢喜道:“女儿看见父亲书房的那把古琴不错的样子,要不给女儿吧?”

顾远城哈哈大笑:“铃铃啊,你啊,我的宝贝早晚全叫你捣鼓走!来来来,为父给你就是。”顾远城说完,看了一眼身后的承泽,道:“承泽,你也来挑一件。”承泽万分欣喜,跟在了顾远城后面。

周氏从容的笑笑,手不自觉绞起了手帕。

晚上,皎月当空,顾诗铃在翠翠三百次劝说之后,终于忍痛放下了自己心爱的古琴,洗漱之后,准备就寝,满心欢喜的想着,什么时候一定叫爹爹找来琴师,自己在现代的时候看到女子抚琴,就羡慕的要死。

“咦?这是什么?”顾诗铃自言自语,从身后拿出一个硬邦邦的信封,撩开纱帐,来到灯光下,一张信从信封里拿出来。

展开一看:竟是一副朱笔花的鞋样子。

顾诗铃诧异的看了看信封,上面一个字没有,那是怪了,这是谁把鞋样子放到信封里给我,难不成要我做鞋,真是笑话,鬼晓得谁搞得恶作剧,顾诗铃愤愤的把信封扔到一旁,回房继续睡觉。

突然,她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撩开纱帐,鞋子都不穿的找回了那封信,她定定的盯着那个鞋样子,心里嗖嗖发凉,这不是?这不是我丢了的那只鞋子吗?

她赶紧翻箱倒柜把自己藏起来的那只鞋子找出来,和图一对比,红色的鞋面,上面绣着艳丽的红牡丹,鞋边是小小的柳叶状刺绣,和图纸一模一样,顾诗铃不禁惊呆了?难不成,有人捡到了她的鞋子?那么,那个人一定知道自己每日去给庞丝敏送吃食的事情了!

那是谁呢?捡到了没有告诉爹爹,说明他并不想让爹爹知道?可是,为什么,还要画图纸告诉她,他捡到了她的鞋子?难不成?这个人?要敲诈!?

夜里,顾诗铃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最后终于是取来笔墨,写上六个字:“作画所为何意?”放在床头,惴惴不安的睡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信封已经不见了,想必这个人能够在夜里出现在它的房间里,顾诗铃决心今晚不睡,等着看看,究竟是何许人也……

一连几天过去,顾诗铃再没有看到神秘的书信到访,更别提那个神秘人的影子了,她渐渐的放松警惕,也许自己想的太多了呢。

“父亲。”顾诗铃扣响书房的门。

“铃铃,进来。”

走进去的是顾诗铃和顾华则,顾华则耷拉的脑袋,一言不发的站在顾诗铃的身后。

“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是来文学问的?”顾远城还是一想起儿子女儿读书的样子,都高兴的不得了。

顾诗铃回头看了一眼顾华则,上前道:“爹爹,女儿觉得二哥现在说话已经不怎么结巴了。”

“嗯,那是好事啊。”

“可是,可是,二哥他跟家里人熟人说话没事,一跟外面不熟人熟悉的人讲话,就又结巴起来了。”顾诗铃眉头紧走,今天上午,本来心情大好,跟顾华则去集市上玩耍却意外的发现,顾华则看到生人就会紧张。

顾远城听完顾诗铃的叙述,眉头蹙起,道:“承泽,你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妹妹还在身旁,和一些市井小贩说话,你都会结巴?”

顾华则的脸憋得通红,好久,才结巴道:“孩儿,无,无能,让,爹爹,爹费心。”

“唉……”顾远城叹息一声:“本来以为下月与柳老爷见面,你会让我省心些,如此看来,还是麻烦的很。”

顾诗铃看了看顾华则,道:“二哥,你先出去,我有点私房话想告诉爹爹。”

顾华则慢慢的走出去。

顾诗铃才道:“爹爹,女儿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爹爹。”

“你说。”

“二哥是一直都是这样口齿结巴的吗?是天生的还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生了什么病导致的呢?我想知道原因,咱们再给二哥对症下药。”诗铃道。

顾远城点点头:“是这样的,你不记得了,你八岁那年,你二哥十二岁,有一天,你们两人出去玩耍,你二哥不小心把你推进了一个水坑里,水里有块石头,把你额头给磕破,还留了一个疤。”顾远城掀开顾诗铃前额的发丝,说道。

“那跟他结巴有什么关系呢?”顾诗铃摸摸自己的额头,当真有一个小木指甲盖大小的凹陷处。

“他当时把你弄成这样子,我自然是生气的很,鞭笞一顿,又关了三天,谁晓得,放他出来之后,说话就开始结巴,见人就往后躲……”顾远城无奈的叹息:“唉……为父对你二哥心中有愧啊。”

顾诗铃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顾诗铃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眼见下个月就要到了,二哥再不克服胆怯这个毛病,见了柳家的人还是会结巴的,正在疑惑间,只觉得头上有什么动静,猛地一抬头,却看见一封信慢慢的从房顶飘落下来。

她捡起书信,信封上一个字没有,她飞快的奔出门去,看着自家的房顶,一个人也没有。

回到房间,疑惑的看了看房梁,又拆开信封,又简练的几个字:断背崖,助乃兄。

断背崖?应该是很危险的山崖吧?帮助我二哥?难道要我二哥跳下去?顾诗铃翻了个白眼,这人究竟是谁啊?既没有揭穿我,而且还打算帮助我?难不成暗恋我?顾诗铃不得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狠狠的瞪了一眼,好吧,管你是谁,看看不就知道了?

次日,清晨,顾诗铃早早醒来,穿上一件兰色的紧身衣裙,腰间悬着一把三寸长的小弯刀以备万一,头发高高的竖起,咋成马尾状,随意的带上绢花发簪,拉着顾华则以逛集市为名朝着已经打听好的断背崖的方向走去。

“妹妹,我们这是去哪儿?”顾华则有些疑惑,这哪里是去集市的路。

顾诗铃笑笑:“哥哥,我们去野外散散心嘛……”

断背崖并不远,正在城南。出成不足一里,便到了断背崖,此时快要入冬,山崖上满是枯黄的野草,顾诗铃东看西看,一个鬼影子都看不见,不由得暗骂,不会是耍我吧?

“我们来这做什么啊?”顾华则疑惑的问,话音刚落,只听见呼呼风声传来,顾诗铃大惊,回头看去,竟是一个黑衣蒙面男子挥剑而来,奔跑速度如风一般,转眼前来到顾华则和顾诗铃的面前。

顾华则看见黑衣人到前,赶紧上前两步,把顾诗铃挡在身后,顾诗铃站在顾华则的身后,惊恐的看着蒙面黑衣人,黑色紧装,手持利剑,眼神凌厉,不由的更加害怕,手心冒着冷汗,低低道:“二哥,怎么办?”

顾华则的心里亦是砰砰猛跳,想到身后还有妹妹,只能强装镇定,道:“来?来者何人?!”

“哼哼。”黑衣人冷笑:“我是来取你二人性命的。”

话音落下,黑衣人挥剑进攻,顾诗铃赶紧拽下腰间的弯刀,递给顾华则,顾华则手握弯刀,和黑衣人战在一起,然而,就顾华则的三脚猫功夫,转眼间,弯刀被打飞,人被黑衣人一脚踹在地上,胸口一阵发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