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

墨之兮 | 发布时间:2021-04-09 00:53:23 | 阅读次数:18280

  公元2033年7月5日,这是林瑾萱和邵齐举行婚礼的日子。地点选在了郊区的教堂。她坐在婚车上看着整条街道被看热闹的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没有丝毫缝隙的马路,勾起嘴角自嘲了...

  公元2033年7月5日,这是林瑾萱和邵齐举行婚礼的日子。地点选在了郊区的教堂。

她坐在婚车上看着整条街道被看热闹的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没有丝毫缝隙的马路,勾起嘴角自嘲了一番。这场婚礼安排的场面确实是大了些,光是婚车队的劳斯莱斯就有了十多辆,更别提其他的跑车了,那些平日里一个圈子的二世祖还真的是借着自己婚礼炫富啊!

“小姐,看这情况还得堵一会儿了,要不我跟博文公子那边的车队商量一下,由他们堵路清场?不然这样下去可会误了吉时啊……”王叔一身整洁的黑色西服,端坐在司机座,看他这如临大敌的模样林瑾萱情不自禁的笑了,什么吉时,再好的时间也不可能会让一个敌人变成友人。“嗯,跟他们说说吧。”虽说平时跟他们走得也不是特别近,但这伙人好像还真的是把自己当作朋友了,可笑的是自己前世却从未有这种感觉。就凭这车队,她敢保证,整个溪州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好车到现场了,看样子,前世末世前的日子也不算是白过了。

其实她哪里知道,博文喜欢她喜欢了整整十年,从青春期懵懵懂懂开始一直到末世失去联系,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她。否则凭着她前世那跟曼岚厮混不理圈子里的朋友又整日跟着邵齐屁股后面转悠的人脉怎么可能会来这么多的车。

博文那边一听这情况,点点头,抿着嘴唇告诉自己带来的人清理路况,整个车队开始运转起来,又叫来警察维护秩序,这才给婚车清理出来了一条可以过路的通道。

婚车终于是越来越快的前行了起来,林瑾萱却有些忐忑了,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今天不能错一步,这是第一场战役,不能输啊!想到这,她又打开了车窗,风悠悠的吹了进来,也将她烦闷的思绪一扫而空。正要闭眼休息一下,突然一个急刹,差点将她从座位上颠了出去。眉头一皱正想问怎么了,王叔颤抖的声音就传来了,“小姐,好像是撞到人了……”

她一愣,怎么会,前世她婚礼的时候可没这事儿啊,整个婚礼很顺利。这……难道是蝴蝶效应么?她慌神了,打开车门就往前奔去,车前一丝血迹也没有,她又猫着腰看车底,没有人影,王叔出现幻觉了?她正想回车上,回眸的一瞬间突然发现一个车轮旁有一个闪光物品,她好奇的捡起来,是个吊坠,还是塑料的。她笑笑,豪不在意的顺手拿着就上了车。

王叔早在她下车的时候也一起下车了,见她上车也跟了上来,嘴里还念叨着好奇怪,刚才明明见到人影的。她也没多想,摊开手心仔细的研究着这块塑料的吊坠。好像有些眼熟,在哪里见过?终于,在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后她惊呼一声,吓得王叔差点又刹住了车,透过后视镜看到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并没什么不妥之后才又放下心的开车。

这是那个传说中的时光空间。末世的时候听人说过,那时并没往心里去,只是感叹着造物主的神奇。没想到,重生一次这种好事还能让自己碰上,前几天购回来的物资本还没想好等末世来的时候怎么运送呢,要知道,末世的汽油可是很难到手的,这下好了,完全不用担心了。越想她就越开心,果然人活着就是有好事的。她越想越开心,赶紧将这时光空间贴身收好,这也不怪她,谁让她作为新娘浑身上下就没一个包呢。若不是还在婚车上,她早按捺不住认主然后一探究竟了。

后面的博文心思恍惚的跟在后面开车,突然停下,正想问怎么回事,那边就传来消息说头车停下了,他赶紧打开车门下车,神色担忧的向头车跑去,车队的一个个司机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前头发生了什么事,见他往前跑也都跟着下车了。才跑了没几步就又见林瑾萱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上车了。他这次放心的回到自己的车旁,跟着他跑的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犹豫着是上车还是去看看,就见前面头车又开始前行了,这才赶紧的打开车门跟上了车队。

车队又开始缓缓的行驶起来,这次王叔更加小心了。博文跟在后面也缓缓驾车跟随车队,脑海里满是林瑾萱穿婚纱的模样,那般的美,世界所有的美好全部汇聚在她身上,他自嘲的笑笑,又能怎么样呢,她今天就要嫁人了。

心上人嫁人了,新郎却不是自己。

终于是到了教堂,王叔松了口气,从半路上遇到那像是幻觉的人影之后他就没有放下心过,现在终于是到了,要是出点什么事,自己怎么跟老爷交代啊。还好没事,王叔双手合十虔诚的感谢着佛主。突然发现这里是教堂,赶紧又把手放下,胡乱的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那手足无措的样子却是让林瑾萱哑然失笑。

这是位处郊区的一个教堂,婚庆公司早已经将整个教堂布置得美轮美奂,耳旁环绕的除了那乐队奏起的跟前世一样喜庆的曲子还有此起彼伏的蝉鸣,远方有农家已经在做午饭了,袅袅升起的炊烟,风中夹杂着闷热的土壤气息。

是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像梦境一般的生活了?小时候她和奶奶住在农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生活,那时候多么快乐啊,会偷偷的拿上家里的铁丝圈成圆圈然后在房间的缝隙的转一圈,粘上蜘蛛网,跟那群调皮的男孩子跑出去抓蝉,只要被粘住了翅膀,蝉就飞不掉了。每次她都玩到夕阳西下听到奶奶的呼唤声才意犹未尽的回家。这样的游戏一直持续到奶奶去世的夏天。

她深吸一口气,将脑海里的回忆摒除掉,感受着这温热潮湿的温度,慢慢的睁开眼睛,握紧手指,曼岚,邵齐,我来了。

等着为你们前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吧!她甜甜的笑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花做的拱门,像是迈上了一条不归路一般,她一步一步走得小心翼翼。

那些沉寂在夜幕后的阴暗,那些埋藏在记忆里的仇恨,在这个夏季的午后,显得更加的狰狞,那是一道道的旧伤疤,那是在燃烧了整个草原之后的火焰不甘落寞的声音,一直炙热到了森林里,带着她的愤恨,带着她刻骨的仇恨,席卷而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