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墨之兮 | 发布时间:2021-04-09 00:53:21 | 阅读次数:22290

免费提供更多复活末世之汐夜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除了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东西要买。她再打开记事儿本,望着上面被自己列出出的清单目录,心里默默的寻思着接下来要做什么。 末世的粮食非常弥足珍贵,她既...末世的粮食十分珍贵,她既然能重新活一次,那就不能再重蹈覆辙。一想到前世母亲临死前小心翼翼像献宝一样塞给自己的那一片饼干,她便更加坚定了要保护了父母的决心。。...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东西要买。她打开记事本,看着上面被自己罗列出来的清单目录,心里默默盘算着接下来要做什么。

末世的粮食十分珍贵,她既然能重新活一次,那就不能再重蹈覆辙。一想到前世母亲临死前小心翼翼像献宝一样塞给自己的那一片饼干,她便更加坚定了要保护了父母的决心。

前世一共有四个大型幸存者基地,发展和福利最好的无非是灵州基地,而且根据重生过来的记忆,可惜的是父亲在末日来临的第二天便去世了,被那两人丢在了充满丧尸的城里,她亲眼看到父亲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直到后来她到了灵州基地才知道那的基地领导原来跟父亲关系很好,托他的关系,在灵州基地呆的时间算是末世里过得最好的日子了,就连曼岚和邵齐也得看着自己脸色形事,而自己没多久便跟了那两人走了。现在想起都还觉得自己前世眼睛瞎了,看不穿谁对自己好谁待自己如虎狼。

她笑笑,甩开了脑海里突如其来的回忆,现在开始,林瑾萱,你要擦亮眼睛了。想到这,她皱起眉头仔细看着清单,随口吩咐司机去超市。

司机满头黑线的看着她,“小姐,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次去超市了……”从接到小姐后,她就带着自己来来返返的扫荡了四次超市,现在还去……小姐这该不会是婚前焦虑症吧,买的那些东西,够普通家庭用上十几年了啊。

“王叔,走吧,我是买回来捐灾区的。”林瑾萱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自己怕是又让他担心了,赶紧胡诌了一个借口。“积点福对以后好。”

“那就好,那就好……”王叔嘿嘿的傻笑着摸了摸头,显然一副这才放心的样子。

王叔在末世来临的时候也跟着父亲一起去了灵州基地的,对自己也算是不错。可惜最后对自己寒了心,也走了。“王叔,明天把王婶儿也叫上来参加我的婚礼吧。”想到这,她眼神不禁有些黯淡,王叔和王婶儿没有子女,所以对自己就像是对待自家女儿一样。

王叔一听,二话不说便拒绝,“小姐啊,这哪儿成啊,你王婶儿那人你也知道,山猪吃不得细糠的,上不得台面的。”“王叔,听我的,你和王婶儿对我这么好,我婚礼你们怎么能不来呢?”是啊,你们一定要来,一定要来看看前世那两个黑心肝的人明天将会如何,一定要来。

“嘿,那这样的话,好吧。”王叔听林瑾萱话都说到在份上了再拒绝就不太好了,而且自家本就将她看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小姐结婚,去看看也好。想到这,他就难过了,“小姐啊,你嫁人了以后王叔就不能随时的陪着你了。”说着说着突然就有些哽咽了,“诶,我这是怎么了,别嫌王叔啰嗦,你也是我和你王婶儿看着长大的,你没受过委屈也没遇到过什么挫折,从小被当作公主一样的宠,家务事从来就没亲手做过,这嫁过去啊,怕是要受罪啊,受了委屈别憋着,告诉王叔,王叔帮你出气……”

“王叔……”林瑾萱一想到前世的日子便忍不住的心疼,听了王叔这担心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压出心里的异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不会受委屈也不会哭。”

“小姐,你长大了……”听着王叔哽咽的声音,她暗叹一口气,轻触按键打开了窗,像外望去,习习微风夹杂着夏日的味道吹了进来,吹散了车内紧闭的冷气,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温度如同正午一般的炽热,天空湛蓝湛蓝的,像是被水洗过了一般,太阳像是永远不知疲倦的散发着光和热。已经很久了,很久没有这般惬意的时候了。她的眼神似乎穿过了马路旁森立的高楼大厦,看到了很远很远的远方。

等她扫荡完超市,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了,想起她进超市疯狂的采购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她就忍不住好笑,还有十六天,十六天后世界就正式进入有可怕丧尸的日子了。哦对了,还有可怕的人。

敲开父亲书房的大门,父亲的秘书阿林看到她时竟惊得呆在了原地,林瑾萱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带着满面的笑意就朝里面走去。看到这满室的书籍,她心中的感慨便多了几分。

自从她执意要嫁给邵齐开始,父女俩便陷入了冷战,每日父亲回家便是在书房吃饭,从不曾在餐桌上出现。直到末日来临才和她冰释前嫌,还答应了她带上那两人。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爸了啊……

书房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林景豪坐在书桌前仔细阅读着文件,听到有人来,没有抬头,只是皱着眉头说了句,“不是说了这个时间不要来打扰我吗?”

林瑾萱的心止不住的难过,像是有人大力的捏着自己的心脏,又像是几千万根针一齐扎在了她薄弱的心上。她不敢上前,不敢出声,甚至连呼吸都停顿了。

听到来人没有要走的意思,林景豪不耐烦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在一边,“说吧,什么……”刚抬头,看到眼前站的人,神色一变,声音便变得冷漠了起来,“你来做什么?”

“爸!!!”终于是忍不住了,她放声大哭的冲到林景豪的怀里。

前世,她嫁给邵齐之后更是对父亲冷言冷语,甚至婚礼当天连父亲送她进教堂她也拒绝了,最后一个人走进去的。她记得,那时候她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个家,我林瑾萱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你也不用这么道貌岸然的假装对我好了。

那时候的父亲该是有多难过啊,辛辛苦苦二十多年养大的女儿,连结婚也不要自己陪。她抬起手指轻轻抚摸着他脸上每一条皱纹,父亲已经老了啊,连头发都已经白了大半,一想到这,她更是哭得更伤心了,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对不起,爸,对不起,对不起……”

林景豪沉静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抱上了她,安慰似的叹道,“别哭了,再哭我家萱萱就不美了。后天就结婚了这样子怎么可以,爸爸也想通了,既然你喜欢,那爸爸也会喜欢的。”抬手擦去了她眼角的泪水,正了正神色,复而又严肃的说,“我们林家的人,不能随便哭!”

“嗯,我不会哭了!”林瑾萱胡乱的擦去脸庞残余的眼泪,“爸,后天我结婚你一定要来,以前是女儿不听话,我要你陪着我……”说着还撒娇的在林景豪的怀里蹭了蹭。

一定要陪着我,你和妈妈,还有王叔王婶儿,我会在你们的面前将他们曾经对我做的事情十倍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林景豪看着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女儿,宠溺的笑说,“咱家萱萱是长不大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