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林茵回来

梦想是做印度飞饼 | 发布时间:2021-04-08 17:04:06 | 阅读次数:1788

许缜脸色一沉,盯着林烟看了好几秒,恨严禁在林烟的脸上烧出一个洞,良久后,他才挪开眼神,“给她一百万,除了一盒避孕药,望着她吃完再放她走。”昨天她的滋味意料他的意昨晚她的滋味出乎他的意料,他竟忘记了避孕药这么重要的事情。。...

许缜脸色一沉,盯着林烟看了好几秒,恨不得在林烟的脸上烧出一个洞,良久后,他才移开眼神,“给她一百万,还有一盒避孕药,看着她吃完再放她走。”

昨晚她的滋味出乎他的意料,他竟忘记了避孕药这么重要的事情。

林烟听到避孕药三个字如同瞬间被浇了一盆凉水,这么多年,许缜总是有办法伤得她体无完肤。

“不用了,我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林烟苦笑一声,从许缜的助理手里拿了钱就要走,她紧紧地握着那张救命的支票,尽管屈辱,但是这钱是她的希望。

许缜放在裤口袋里的手握成拳,好一个林烟!过去她处心积虑地爬上他的床,要留他的种巩固自己许夫人的地位,什么时候竟然舍得做了结扎手术。

“去查林烟这三年来的资料,我要尽快知道。”

“是。”

许缜扔下了他带回来的女人,女人娇滴滴地喊他,却被助理请走了。

不到半个小时,许缜就得知了林烟三年来的生活,让他震惊的是林烟竟然有一个三岁的孩子?!他特地留意了孩子的出生日期,最后推断出这个孩子不可能是他的。

而且他和林烟只上过一次床,事后他还让林烟吃了药。 

她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竟然怀上了别的男人的种!许缜沉着脸,额角的青筋都突了起来。

林烟拿着钱回到医院,林森森还没睡觉,她知道他是疼得睡不着。

林烟搂着儿子小小的身躯哄着他,把他哄睡着之后,她也眯了一会,这么多天,她终于睡了一个稍微安稳的觉了。

等到早上八点医生查房,林烟保证今天就交齐医药费,医生一走,她赶紧去了银行取钱,没曾想支票里的钱根本取不出来,他们说昨天夜里许缜打电话通知经理,这张支票作废。

天哪,林烟险些晕倒,她用自己的身体和自尊换来的就是这些吗?

许缜明明都已经给她钱了,为什么还要废掉她的支票?林烟想不通,她急忙给许缜打了电话。

“你拿我的钱去救一个野种?林烟,你把我当什么?”许缜冰冷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原来他已经知道她要钱干什么了,那也是时候告诉许缜真相了,“森森不是野种,他是你的孩子。”

许缜冷笑一声,“你随便弄出一个孩子就说是我的,你满嘴谎话的个性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林烟疲惫极了,她懒得再解释了,可是不解释,钱就拿不回来。

她扶着额头,嗓子都哑了,“他真的是你的孩子,如果你不信,那你就去验DNA,但是我请你把那一百万还给我,那是我儿子的救命钱。”

许缜不语,林烟这一次出现,他隐约觉得这个女人变了,也许他可以再相信她一次。

他挂了电话,让手下人去验那个孩子的DNA,另外一边,他给银行的人打了电话,让他们把支票兑了。

林烟一拿到钱赶紧回到医院,为了防止儿子有任何意外,她把钱都存进了医院,留着儿子以后做手术用,可是到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骨髓,就连她的骨髓都不能用。

林森森吃药一直都有呕吐的症状,这两天愈发严重,林烟除了心疼毫无办法,医生又把林烟叫去谈话,说孩子的情况不好,问她能不能找到孩子的爸爸,这是孩子最大的希望。

林烟本来想等到最后再去试一试找许缜,毕竟许缜当初为了不让她怀孕,还强行给她灌下了避孕药,无论她怎么哭求,许缜都无动于衷。

当时林烟又是催吐又是拼命灌水,她想把喝下去的避孕药排出身体,她的努力没有白费,两个月后她开始有了早孕反应,一去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怕许缜容不下儿子,又是在对许缜极度失望的情况下,她决定躲起来。

林烟还在临产时特地延后生产整整两周,她琢磨着,就算许缜找到了林森森,她也可以有借口说孩子不是他的,毕竟许缜说过永远不可能让她怀他的种。

然而世事难料,谁知道儿子会得这样一个病,眼看着儿子都等不及了,林烟心想,不管怎么样,她也要求许缜救儿子一命。

林烟又找上了许缜,许缜把DNA报告甩在了林烟的脸上,他冷冷地自嘲道:“我就不该相信你。”

林烟疑惑,她捡起地上的报告一看,整个人懵了,报告上显示林森森根本不是许缜的孩子!这怎么可能呢?!

“一定是验错了。”

许缜一把捏住林烟的下巴,眼神阴鸷凶狠,“从你骗我林茵和别的男人苟且,紧接着骗我娶你,又到现在骗我你的孩子是我的,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林烟想要辩解,在看到许缜眼中的恨意时,她连辩解都懒得辩解了,他到现在都因为林茵的事情恨她,这么多年他还没放下林茵,她再解释也是徒劳。

林茵是林烟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小养在外面,十六岁才回到林家,许缜当时对林茵一见钟情,两人还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后来林茵背着许缜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林烟看不下去林茵那么欺骗许缜,就告诉了他真相,许缜大发雷霆,正好又赶上他的公司出现危机,林烟用父亲的投资作交换,许缜答应了娶林烟,后来林茵找到许缜诬赖林烟挑拨他们的关系。

许缜从此恨上了林烟,一发不可收拾,他多次要离婚娶林茵,林烟就是不让位。

林烟苦笑,“许缜,你真可怜。”

“你说什么?”许缜脸色阴沉,手上的力道缩紧,林烟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脱臼了。

“我说你可怜,林茵背叛你,不要你,你不承认,还要把账算在我头上。”林烟眼中的倔强和嘲讽刺激了许缜。

许缜用力一甩,林烟没站稳,摔倒在茶几旁,头磕在了茶几的角上,一股热流正在汩汩往外冒,许缜笑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茵茵已经回来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