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3章 唯一温暖

九月公子 | 发布时间:2021-04-08 12:09:09 | 阅读次数:22603

许念这一招下去,我输得一败涂地,被彻底地的赶出了许家,我成了街上的一条四处流浪我狗,爸爸说,一辈子都会再让我回去,和顾霆琛的约定,也至此计划泡汤。第二天,顾霆琛的离婚律第二天,顾霆琛的离婚律师也已经找上了我。。...

许念这一招下来,我输得一败涂地,被彻底的赶出了许家,我成了街上的一条流浪我狗,爸爸说,一辈子都不会再让我回家,和顾霆琛的约定,也就此泡汤。

第二天,顾霆琛的离婚律师也已经找上了我。

我颤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他的无情让我绝望。

曾经那些言犹在耳的誓言瞬间成了华而不实的泡沫。

我心爱的男人就这样将一个恶毒的女人当成了宝贝,捧在手心里供着,哄着。

许念狠啊,为了嫁给顾霆琛,用尽了一切的手段,就连我那瘫在床上的妈妈,都成了她利用的工具。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大雪纷飞,我像个乞丐一样流落街头。

就在这时候,一辆我叫不出名字的黑色豪车停在了我的身边。

车窗缓缓摇下,司机摇开车窗问:“这位……女士,要去哪?”

我知道现在的我穿着破烂的衣服,狼狈的像个鬼,所以他才会迟疑了一下才会喊了我女士。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去哪。

司机愣了愣:“这里打不到车的,上车吧,龙哥说送你一程。”

我麻木的说了声谢谢,然后上了副驾驶。

车子飞速的往前走,我不经意的瞟了后坐一眼,那坐着一个男人,从后视镜上可以看到,他双手在笔记本在不停的敲击着,似乎很是忙碌。

由于是晚上,我看不太清他的长相。

但是,在键盘声停下的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在看我。

这个男人,给了我很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目光。

“谢谢先生。”出于礼貌,我客气的对后座上的男人说。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理我的时候,他才漫不经心的丢出两个字:“不必。”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像是大提琴一样。

只是,这个声音……

好像在哪听过,很耳熟,很耳熟,但我认识的异性屈指可数,假如真的见过这个男人的话,我怎么会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坐在车上只觉得和这高档的车子格格不入,幸好,车子很快到了前面的小镇,我道了谢下车,临走的时候,那司机突然跑了下来,将一杯温热的奶茶递给了我。

“女士,龙哥让我给你这个。”

大雪还在下,似乎手心中的奶茶是我在这段悲惨的日子里唯一的温暖。

我声音哽咽的说了一声谢谢。

豪车扬长而去。

道路两旁的积雪越下越多,走了没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冷的我浑身发抖,唯一手中的这一杯奶茶,是唯一的热量来源。

我乱糟糟的心,莫名其妙的被这一杯奶茶,抚平了一些。

那个男人,我好想在哪见过。

或许是梦里,也或许是,前世……

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但是,并非如此。

这个时候我万万想不到他会在我平凡的人生中划出最不平凡的轨迹。

我七零八落的一颗心被他耐心的一片一片重新拼凑,可最后,推我进地狱的,也是他……

一个月后,顾霆琛和许念的婚礼,隆重的在海边举行。

我穿着车祸后带血的裙子,默然走进了婚礼现场。

顾家的婚礼,非常的隆重,满地的红玫瑰,铺成了一条红毯。

顾霆琛是我爱了十年的男人,我怎么能容许自己亲自浇灌了十年的树苗去为别的女人遮风挡雨?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都不能放弃他。更何况跟他结婚的女人是许念,我恨之入骨的人。

今天,我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让这场婚礼成功。

我深深地地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由于我的出现,让原本喜气洋洋的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许念紧紧地玩着顾霆琛的胳膊,她脸上的笑,僵住了,双眸恐惧的看着我,没错,她眼睛治好了,那眼眶子里的,是我妈妈的眼角膜。

“晴晴,现在不是你闹脾气的时候,有什么话,等婚礼结束后再说行吗?”

我看着她那双美的不像话的眼睛,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闹脾气?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闹脾气了?我才刚来,你就迫不及待的请我走了?当然你可以像以前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还可以再拿辣椒水弄瞎一次自己的眼睛。”我脸上带着微笑,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许念气的接不上话,她咬着牙说:“既然你要坚持留下,我也无所谓,现在婚礼要开始了,你先坐下吧”。”

“不好意思,我不是来参加婚礼的,我是来带走我孩子爸爸的。”

“你什么意思?”她警惕性的问道,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高贵优雅,就连那双几乎要喷火的眸子看起来,但是依旧那么的漂亮。

我将孕检单,和一个月前跟顾霆琛度蜜月时在马尔代夫开房的票据证明拿了出来,声音淡淡的说:“我怀了顾霆琛的孩子。”

顾霆琛听到这话之后,他好看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我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什么,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

我的话一出口,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许念再也忍不住,她嘶哑着声音低吼着:“许晴,谁知道你肚子里面是不是别人的野种,赶紧给我离开这里,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抢走我的老公,偷走我妈的眼睛,陷害我,我早就一无所有了,你以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的话刚落下,在场的人全都震惊的盯着婚礼上的我们。

这时候,萧淑华猛地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而我却早一步将许念拉了过来,抽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刀子,直接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