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九天玄尊》第5章 奇怪的老人

兕九江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15593

禹岩小说名字叫作《九重天玄尊》,提供更多禹岩小说大结局,禹岩小说结局是什么。九重天玄尊小说禹岩摘选:禹岩右手食指上的黑色古朴厚重戒指正散发出着很微弱的光芒。在光芒之中,一个几寸大小的老头盘膝而坐在光团中间,仰起头望着禹岩。老头穿着…...

禹岩小说名字叫做《九天玄尊》,这里提供禹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九天玄尊小说精选:此时,在禹岩右手食指上的黑色古朴戒指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在光芒之中,一个几寸大小的老头盘坐在光团中间,仰头看着禹岩。老头穿着一身白色布衣,与此相配色的还有另外三处白色。随意披散脑后的花白头发,垂到下颌处的白色眉毛,以及落在胸口处的白色胡子。而从老者的动作来看,最关心还要数下巴上长出的胡子。在与禹岩的对话过程中,他时不时的就会伸手抚摸自己的胡子。而且动作格外的小心,生怕有一根胡子因为自己不小心的缘故掉落。老者的脸…

此时,在禹岩右手食指上的黑色古朴戒指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在光芒之中,一个几寸大小的老头盘坐在光团中间,仰头看着禹岩。

老头穿着一身白色布衣,与此相配色的还有另外三处白色。随意披散脑后的花白头发,垂到下颌处的白色眉毛,以及落在胸口处的白色胡子。而从老者的动作来看,最关心还要数下巴上长出的胡子。

在与禹岩的对话过程中,他时不时的就会伸手抚摸自己的胡子。而且动作格外的小心,生怕有一根胡子因为自己不小心的缘故掉落。

老者的脸却有点和他的年龄不相符,不仅没有一点皱纹,而且也见不着松垂的皮肤。反倒是干净白皙,隐约还透露出红色。古语之中的鹤发童颜当就是指这种类型了。

“呸,我禹岩才不会干那种恩将仇报的事。你说说,你哪里有恩于我?”禹岩看着四周,壮着胆子继续说道。

“你忘记了你是什么原因举起那块大石头么?真以为靠你那瘦腰细胳臂能举起来?我呸,要不是老子关键时刻帮你一把,就凭你?再过十年也没可能!”老头坐在光团之中,一手拂着自己的胡子,一手指着禹岩地下巴骂着。

“鬼才信呢,有本事你出来再试一遍!”禹岩一点也不相信老头说的话,只当他是在吹牛。虽然他也为自己的今天上午的状况郁闷过一会儿,也使劲儿的找过原因,但翻遍全身上下也找不出半点。无奈之下,禹岩只得把这件事情抛开,归结为上天被自己惊人的毅力感动了。

“你,你……行,把你的右手举起来,我当面演示给你看看。”看见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儿居然怀疑自己。老头自己气得直哆嗦,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曾经如何流弊,但好歹一把年纪了,岂能被一个孩子怀疑自己弄虚作假?讲出去那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吗?

禹岩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把右手慢慢的拿起来放到自己眼前。随着右手慢慢的往上举起,禹岩发现自己的右手戒指上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在明亮的月光之下,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

被手上的光芒吸引,禹岩把手收回来,放在自己的眼前观察。却发现在微弱的光芒之中坐着一个正对着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老头。

禹岩看着这个老头,不但没有一点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老头被禹岩的动作气得更甚,怒道:“你笑什么笑,给我看着,让你知道我是如何让你举起巨石的。”

“哈哈哈。”禹岩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笑声持续了好一会儿,禹岩才又把右手放到自己的眼前,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老头,你就别逗了,凭我这瘦腰细胳臂不可能举起来巨石,难道凭你这蚂蚁大小的身材就能举起来?恐怕举一片树叶都费劲吧。”禹岩说着,又不可遏制的笑了起来。

老头气极,怒指禹岩,说不出话来。之后,他在光芒之中狠狠地跺了跺脚,右手食指对着禹岩的胸口微微一点,也看见什么奇怪的幻像产生,禹岩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微微发热,四肢百骸似乎都有用不尽的力量。

禹岩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老头,像看见一个怪物似得,双眼瞪得老大,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老头瞧着禹岩震惊的模样,心里得意,双手环抱胸前,刚才的不快顿时一扫而光。

“你,你真这么厉害?”禹岩看着右手上的老头,喉咙艰难的滚动一下,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是,虽然我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厉害,但我知道要打败你的教练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老头双眼看天,意气高昂,语气之中充满了对禹洪的不屑。

“既然你这么厉害,你干嘛躲在我的戒指里啊?”禹岩慢慢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他思维转了两圈,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老头真有自己说的这么厉害,早已在天地间叱咤风云了,怎么会蜗居在这个微不足道的戒指里。

老头听见禹岩的问题,脑中努力思索,可脑中除了记得自己醒了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之外,其他时候就是一片空白,“你问我,我问谁去?我醒了就发现自己在这个奇怪的地方。”老头神情不悦的说道。

“哎,老头,我是说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躲在戒指里不出来。”禹岩看着老头不悦的模样,脑后顿时掉下三条黑线。要不是畏惧这老头厉害,他真想把这老头蹂躏一番再进行思想教育。智商简直太低,和自己根本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老头本欲立马回答,但是眼珠转了两下,心里暗道:“我要是说我打不开这个光罩,只能躲在里面,那小子肯定会再次嘲笑我。哼,我可不能让他把我堂堂奉老看扁了。”

“哎,等等,不对。奉老?奉老是谁啊?难道奉老是我自己?”老头在自语的过程中突然跳出奉老这个陌生的词语,但却想不起有关人物的一切。旋即,老头转念一想:“这个名字又亲切又熟悉,干脆我自己用得了。”想到此,老头嘿嘿的笑起来,为自己的聪明得意不已。

禹岩看着老头的脸色反复变换几次,甚至最后还隐隐有些窃笑,脸上的得意神情越来越浓。“我不出来自有我的道理,你一个小屁孩,和你说了你也不懂。”老头把自己的头撇向一边,根本不看禹岩。

“不说了,有人来了。”禹岩的许多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完,就听见老头急切的说了一句,接着看见戒指上散发的毫光微微一闪,那一点光亮就消失不见,老头的身影也随着光亮消失了,戒指又恢复了黑色古朴地模样。

“哎,老头,老头,我的问题还没问完呢!”禹岩对着戒指大声吼道。

“待会儿你再慢慢问。”脑海之中,老头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然后又归于沉寂。之后,禹岩就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朝自己这里急速的走来。

来人便是禹岩的父亲禹战,他穿着一件白色衣衫,腰间悬挂着一块白色的玉佩,正面雕刻着一个小篆字体的‘禹’字。这是禹家族长的标志,也是办许多事情的信用物件。禹剑有着一张国字脸,双眉浓黑,眼眶微微深陷,神色刚毅,走起来龙骧虎步,自由一股常人不及的风范。

禹岩看见不远处,自己的父亲慢慢走过来。他立马从地上爬起来,站在树干下,等着父亲的到来。禹战走到禹岩近前,看着禹岩问道:“禹岩,你一个人在这里瞎叫什么?”

“嘿,没有,父亲,可能是您听错了。”禹岩摸着自己蓬乱的头发,微笑着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

“嗯,没什么事晚上就不要在外边呆的太晚,山上风凉。”禹岩伸出宽大温暖的手掌,摸着禹岩乱糟糟的头发,言辞和蔼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父亲。”禹岩仰头看着父亲,答道。虽然只是一句最为平淡的关心,但也让禹岩心里有一股暖流流淌。

“父亲,你知道我手上的戒指是怎么来的吗?”禹岩看着父亲,扬起自己的小手,食指之上,一枚黑色古朴的戒指就落在禹战的眼里。

“我只记得这枚戒指从小就戴在你的手上。具体怎么来的,时间太久,我也记不得了。”禹战说着,眼睛遥望高空之中明亮的圆月,神色变得落寞,双眼凄迷,一幕幕的往事又从自己的心里浮现。

禹战暗自叹息一声,摆脱刚才阴翳的心情,又把眼光重新聚焦在禹岩身上,眼神中充满溺爱的神色。虽然禹岩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一样不妨碍自己对他的喜爱,因为禹战从一开始就觉得禹岩是上天给自己的补偿。

两父子就这么站着,停了一会儿,禹战猛的拍了自己的后脑勺一下,自嘲笑道:“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了。”

看着禹岩疑惑的眼光,禹战神秘的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个红漆木盒子,放到禹岩的胸前,说道:“这是我从药坊买来的一颗聚气丹,你吃了应该会有用。”

聚气丹,顾名思义,是一种可以加速自身内气凝聚的丹药。在天武国之中,丹药分为三种:益药、毒药、伤药,所有的丹药都可以按照品质划分为一品至七品。聚气丹是一品丹药中最常见最廉价的一种。

但是廉价也是相对的,一枚药效最次的聚气丹,至少也要上千枚铜圆。在整个大陆有人通行的地方,为了方便货物的买卖,货币都是通用的。换算汇率按照一百铜元等于一银元,一百银元等于一金元,一千金元等于一玉元。如若用一个一般家庭来衡量货币的价值,那基本就是二十银元可以供三口之家吃喝一年。

禹家虽然不是一般家庭能够比拟,但是为了保证家庭产业的正常运营,每个人的工资都是有限的。一般是族长一年的薪水才不过五银元,而像禹岩这样的孩子一年就只有一百铜圆。

所以,虽然这是一枚简单的丹药,但至少也是禹岩的父亲花掉自己两年以上的存款。两年之内,不给自己买一点杂物,不给自己添置一件衣服,只为了贮存起来给自己的儿子买这颗丹药。事件虽小,但这份爱却是沉甸甸的。

禹岩握着手里的这个红漆木盒,眼泪扑簌簌的就流下来。他猛地扑到禹战的怀里,释放着内心无以言表的感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