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风水鬼事》第七章:过阴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2-23 | 阅读次数:7454

王占元小说名字叫作《风水鬼事》,提供更多王占元小说目录,王占元小说全集目录。风水鬼事小说王占元节选:王占元。我请他到屋子里,搬个凳子递过来他,让他坐了。闲谈了一会儿家常后,王占元面情凝重地问我:“二桃,你走阴过得怎么样…...

王占元小说名字叫做《风水鬼事》,这里提供王占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水鬼事小说精选: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躺着,天已经黑透了,空中繁星点缀,没有月亮,凉风习习的,吹在身上令我觉得寒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站起来,伸了伸有些发酸的腰,我沮丧地回屋了。一看墙上挂着的钟表,才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肚子饿了,我去厨房做饭。做了一碗带俩荷包蛋的面条,放在桌子上刚坐下来要吃的时候,院子里的老母狗叫唤了。这么晚,谁来找我了?放下筷子,我出去了。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同村的王占元。我请他到屋子里,搬个…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躺着,天已经黑透了,空中繁星点缀,没有月亮,凉风习习的,吹在身上令我觉得寒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站起来,伸了伸有些发酸的腰,我沮丧地回屋了。

一看墙上挂着的钟表,才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肚子饿了,我去厨房做饭。

做了一碗带俩荷包蛋的面条,放在桌子上刚坐下来要吃的时候,院子里的老母狗叫唤了。

这么晚,谁来找我了?

放下筷子,我出去了。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同村的王占元。

我请他到屋子里,搬个凳子递给他,让他坐了。

闲聊了一会儿家常后,王占元面情凝重地问我:“二桃,你过阴过得怎么样了?”

摇头叹息了一声,我满脸愁容地说:“不好,占元啊,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别再想着让刘家挪坟了,这事儿不好弄!”

“不挪怎么行,路都修好了,我准备在地里盖一排子门市呢!刘家那么大一堆坟,也太碍事了,他们要不挪的话,我连一间门市都盖不成!”王占元急得差点儿哭出来,马上又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二桃你放心,只要把坟堆挪了,我能盖八大间门市,到时候我给你一间!”

“唉!这事儿......”我嘬着牙花子,站起身来,走到脸盆架子前,九十度的弓下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不管怎么说,我长了一张帅脸,看到这张脸,我再差的心情也会变得高兴起来。

但我正背对着王占元,他看不到我脸上的表情,没准还以为我趴在脸盆上默然作哭呢!因为我的俩膀子一抖一抖的。其实我是在活动肩上的肌肉。

“二桃!两间行不?我给你两间!”王占元喊了出来。

两间门市房!

我有了门市房之后,就不用再干活了,光收房租就行了,整天躺在家里听小曲,该是多惬意啊!

“可是,这事儿真不好办!现在刘家的坟里埋着一个僵尸!实话告诉你吧占元,今天我过阴的时候,被这僵尸给打败了,又损去了我的一魂,人有三魂七魄,而我现在只剩下一魂一魄了,你看我现在走个路都费劲!”我走了几步,脚下一个踉跄,赶紧扶在墙上才没有摔倒。

当然,这都是我故意装出来的。

我是只剩下了一魂一魄不假,但我留下的是主魂主魄,这对我自身没有多大损害,顶多是精神状态差了一点儿。

过阴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派主魂主魄离开身体而去的,这是我多年来坚持的原则。因为一旦主魂主魄在阴间出了事故,那我本身不死也会傻掉。

其实上,过阴也没有传说中那般神秘,就跟普通人做梦一样。只不过,过阴者可以通过梦境去到阴阳两界。

梦,就是阴阳两界的交叉点,跟驿站的性质差不多。

我这次过阴是为了托几个贪财的小鬼纠缠住刘家,给他们的生活上造成干扰,借以威迫他们把坟给挪了。

不过今天挺倒霉,刚一睡着,就让刘御龙用计给连骗带请了去,给我下了一个大马威。

照我目前这种只剩下主魂主魄的情况,以后是没法再过阴了。

“二桃,只要你能达成我的意愿,我不单给你两间门市房,我还托媒人给你说个媳妇,实在不行,你把俺姑妈家的表妹娶了吧,我把她介绍给你!”王占元又提高了条件,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这个......”我又嘬起了牙花子,抬头翻眼朝上望了去,只见天花板上也镶着一块镜子,是我自己安装上去的,方便随时照。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就不明白,这么帅的人为啥就没有女人过来倒贴,竟然还成了娶媳妇困难户,真是有违天理啊!

“占元啊!你再等等不行吗?大路修在刘家祖坟的南边,已经临近边缘了,刘家要是再死个人的话,就只能往东南方向埋,往南是大路,他们总不能把路给挖了埋人吧!到时候,你就是不让他们起坟,他们也非起不可!”

实在不想再折腾下去了,我提出了比较和平的一种方案,就是太耗时间,得有足够的耐心等到刘家再死个人。

自古以来,不管是在何地区,往祖坟上埋人是有规矩的,辈分大的人埋在西北方向,辈分小的埋在东南方向,嫡亲长子在中间领衔,支兄弟卧左辅助,妻妾埋于右侧伺应。

以辈分最大的第一个坟茔为起点,由北斜东向南,这是祖穴延伸的一贯方向,切不可乱套,否则,就如同大家庭里搞**,会被世人耻笑的。

“哎呀!二桃,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刘家现在只剩下年轻人,一个个活得赛虎似龙的,要等到他们家死人,得等到啥时候啊!说不定,还没等到人家死,哪天我就抢先死在人家前头了呢!你说让我等,就不是个法!”王占元唉声叹气的,眉宇间凝成一团黑紫瘤子似的肉疙瘩,眼圈都泛红了,将烟使着劲大口大口地抽着,刚点燃的一根烟,不到两分钟就让他把火头给吸到烟屁股上去了。

就他能整出这副愁样子,一看人就没多大出息。不过,他说得也有道理,刘家祖坟乃风水宝地,易福孙荫子,刘家后代活得经济上富足,身体上健康,日子过得滋滋润润的,可不是说到死就会轻易死个人的。

倒是他刘占元,整个人看起来四肢无力,脖僵腰松,印堂发黑,三火孱弱,气息浑浊,估计活不上个十年八年就得去阎王殿报道了。

“罢了!我豁出去了,等我盖好八大间门市后,我分给你一半,四间!门窗我负责给你安装好!到底行不行你给说个准话,你要不答应的话我就走了!”王占元突然把未吸完的半截子烟猛摔在地上,一脚踩碎了,站了起来,欲要往外走的架势。

“好!我答应你了!”我生怕王占元走掉了,赶紧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既然是给我四间,那我就要东侧那四间!”

“为啥要东侧那四间?”王占元紧盯着我问道,脸上掩饰不住狐疑之色。

“这个......你别管了,反正我就要东侧的!”我也紧紧地盯着他,口气更加坚决了。

“那不行,只能给你西侧那四间,东侧离我家近点儿,我要东侧的!你要不答应就算了,大不了我不盖了,省下那盖门市的钱去城里买套房子去!”王占元说得斩钉截铁,再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你......你.....好吧!谁让你是东家呢,我就是给你一打工的,就让你要东侧的,我要西侧的好了!”我痛心疾首地摇头叹息,就差挤出两颗眼泪来了。

其实,风水较好的是西侧的那四间,才正是我想要的。

等王占元走后,我坐回小板凳上,没有胃口吃饭,点了一根烟叼着,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知道,这四间门市房可不是好要的,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弄不好我就坠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况中。

但有一句老话不是叫富贵险中求嘛,我真的不想再继续过目前这等寂寞穷苦的日子了,如今的社会很浮躁,没有信仰,只有钱和资产才是硬道理,我不得不承认我早已被这大染缸给渲染了。

等我有了四间门市后,我要留两间继续开我那之前因为没有营业执照而被取缔的法事公司,取名还是以祖门之名来命:参冥门。剩下的两间我租出去,收房租。这下一来,我就有两个名头了,一个是法事公司老总,另一个是包租公。

哈哈......

我又对着镜子照了起来。

“看咱这脸,这么帅,这么有福相,不发达就奇怪了!”

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