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2章 你这样的女人

世子殿下 | 发布时间:2021-02-23 18:01:37 | 阅读次数:19714

何念初回冷冷清清漆黑的家里时,了是凌晨3点了。她扔开钥匙,身体软软的倒在沙发里,缓缓地地紧紧地蜷。心里的那些苦意和难受啊,在寂冷的白天和家里无尽的迅速蔓延开,她很想嚎啕大哭宣泄她丢开钥匙,身体软软的倒在沙发里,缓缓地紧紧蜷缩。。...

何念初回到冷清漆黑的家里时,已经是凌晨了。

她丢开钥匙,身体软软的倒在沙发里,缓缓地紧紧蜷缩。

心里的那些苦涩和难受,在寂冷的夜里和家里无尽的蔓延开,她很想大哭发泄,却又死死地咬着唇强忍。

让她难受的人都还没有哭,她怎么能先哭呢?

何念初缩在沙发上愣了一夜的神,眼睛都没有合上一下,就匆匆洗漱了一番直接去公司。

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合同要谈,她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她忙了一整天,短暂休息时拿出手机来看,入目的第一条就是娱乐头条推送——权氏总裁携女星林依巧现身生日宴会,恩爱无边,疑已于正房妻子离婚!

下面还有一连串他们两人的亲密合照,林依巧光鲜亮丽,漂亮妩媚,望着权温纶时脉脉深情,两人郎才女貌,好不——碍眼。

何念初用力的锁了手机屏幕,闭上干涩的眼睛。

她通宵没睡,又上了一整天的班,头疼酸胀,额头上的青筋难受的直跳,现在又看见自己丈夫的花边新闻,更是刺激得她嗓子眼里都冒出酸涩来。

“疑似已经离婚……”嘲讽的将这句话咀嚼了一遍,何念初满嘴苦涩。

揉了揉眉心,何念初咬牙继续工作,她晚上还要跟客户吃饭,工作一大堆,没时间黯然神伤。

忙了一天,何念初灌下两杯黑咖啡,提神后开车带着几个员工直奔皇冠假日酒店赴宴。

或许是太累了,何念初才喝了几杯酒就觉得有些醉意上头,昏昏沉沉的难受。

她侧身跟自己的秘书夏莉交代了几句,随后小心的退出包厢,到洗手间去偷偷休息。

坐在马桶上,何念初疲惫的闭上眼睛,忍受脑袋里炸裂一般的疼。

外面忽然传来了的说话声,很是熟悉,而且刺耳。

“温纶,你喝醉了……”是林依巧的甜腻的嗓音。

何念初身体一僵,不自觉的就收紧了指头,攥住自己的裙摆。

隔了一会外面才传来一声沙哑醇厚的嗓音,是权温纶,只有淡淡低低的一个字:“嗯……”

看来他是真的醉了。

“温纶,我前段时间工作忙,都没有跟你好好相处,前天刚回来又被宴会耽搁了时间,我们都好久没有……”林依巧嗓音带着酥麻的娇柔,语调刻意放轻,钩子似的撩人心弦。

何念初攥着裙子的手越发用力,所以,他们这是要在厕所里野.战吗?

接下来外面忽然就安静了。

在沉默之中,何念初脑子里止不住的浮现出两个人可能发生的不堪画面,脸色迅速苍白,她用力的咬住唇。

她的丈夫,隔着一扇门板,在外面和另外一个女人恩爱出轨,还真是讽刺——

何念初一咬牙,故意哐当一声用力推开隔间门。

力道过大,门板往后一摔,重重砸在墙壁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吓得正挂在权温纶身上的林依巧娇躯一抖,脚下一滑,竟然直接就坐在地板上了,一脸仓皇的回头来看,发现是何念初之后,表情瞬间阴沉:“是你!”

权温纶同时转眸看了过去,也许是因为喝醉的原因,他那双一向锋利的眸子里,这会只有一片沉静,就那么不动声色的看着何念初。

何念初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林依巧衣服还整齐的穿着,可权温纶就衣衫不那么整了,领带扯开,衬衣大敞,艳丽的红色唇印从下巴一路蔓延到腹部,连下面的皮带都松开了卡扣。

要不是她踹了门,这林依巧怕是在厕所就来一场口技表演了。

“是我,没想到吧。”何念初嘲讽冷笑,“大明星你这么这么不忌讳场所,就不怕这里有狗仔,把你们的表演录下来,放成明天的头条!”

林依巧漂亮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狠意,可头一转,对着权温纶的时候就变成了委屈和无助,眉头一皱,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楚楚可怜的模样:“温纶,我怕……”

权温纶似乎是酒意没有醒,没有理会林依巧,眸子还直直的盯着何念初。

“你怎么会在这儿?”他开口问。

何念初冷笑:“我来看你们现场表演啊,你们继续,别管我,我保证不出声。”

权温纶眉头一皱,黑沉的眸子里渐渐浮现出熟悉的厉色和清明,他开始醒酒了。

“温纶!”林依巧还坐在地上,抓着他的衣摆,泫然欲泣的喊道,“念初刚刚说录了我跟你的那种视频,要给狗仔做明天的头条!你快劝劝她,不要那么做……”

这完全就是女人空口说白话,可偏偏权温纶就信了,眼神一冷,气势逼人的质问:“你拍了我的视频?”

何念初心里刺痛,脸上却仍旧带着笑:“权总,你喝醉了,我可没拍过什么不堪入目的视频……”

“她拍了,我看见她刚刚拿着手机!”林依巧哭着喊着,挽着权温纶的手臂,满脸的恐惧和伤心,“温纶,你叫她把手机给我检查,如果没有,我马上就还回去。”

林依巧泪眼朦胧的哭着,抬手擦泪的时候不忘丢给何念初一个得意的眼神。

何念初抿紧了唇,僵着身体没有说话和反应,只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权温纶。

权温纶拿冰冷的眼神锁着何念初,也没有立即开口,可眼睛里的冷和怀疑,足够化成刀子残忍的割过何念初的身体。

“何念初,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权温纶冰冷的开腔,说出的话就直插何念初的心脏,“手机里的东西,我给你时间自己删掉,别逼我动手。”

何念初好笑,她一边嘲讽的笑出声,一边吃力忍着眼底的泪水,她是什么人?

自从她和奶奶逼迫了他们结婚了之后,她在他眼里,就变成了不择手段,狠辣下作的心机女,这五年来,不管她怎么努力洗,永远都洗不白!

何念初干脆将手包里的手机拿出来,扬起下巴倨傲的望着他:“手机我给你,如果没有视频,你怎么说?”

权温纶敛眸盯着她,并没有伸手去接,眼底隐约有了几分动摇,这个女人这么坦然,看来应该是没有录什么视频。

他刚刚也是醉得太厉害了,对之前那会发生的事情记不清了。

抬手揉了揉眉心,权温纶本想说罢了,可身旁的林依巧动作更快,伸手就拿过了何念初的手机,点了几下翻开。

随即眸子震惊无比的睁大,眼泪大颗大颗的不停的往下落,浑身羞愤的发抖,颤声说道:“这、这分明就拍了!温纶,你看,她明明就拍了!”

她说着,抬手要将手机递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