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造孽啊!谁干的?宁采臣吗?

忐了个忑 | 发布时间:2022-11-25 | 阅读次数:27770

女孩引发了不小的骚动,周围的男男女女都在望着她,除了人偷着拿手机自拍,再这么一直这样,她怕是要成小网红了。但是那就能被所有人看见,而且又是大夜间的,滇滩多少放了点心,起码也不是鬼了,可能会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乖张少女或是不喜欢玩行为艺术的非主流小萝莉吧!至不过既然能被所有人看到,并且又是大白天的,腾越多少放了点心,至少不是鬼了,可能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乖张少女或者喜欢玩行为艺术的非主流萝莉吧!。...

女孩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周围的男男女女都在看着她,还有人偷着拿手机拍照,再这么下去,她怕是要成网红了。

不过既然能被所有人看到,并且又是大白天的,腾越多少放了点心,至少不是鬼了,可能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乖张少女或者喜欢玩行为艺术的非主流萝莉吧!

至于她为什么跟着自己,或许也是行为艺术的一种。

腾越没有理她,他现在只想在天黑前赶紧回到学校,冲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就当今天在一线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快步走向公共汽车站,从黄山到岩州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为了做这个兼职导游,也是够拼的。

腾越排队买了一张汽车票,转身时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她正站在售票厅门口看着他。

“有完没完了啊!”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换谁也忍不了,是想要吓死谁?

虽说这女孩美得不真实,但腾越是靠实力单身的,安全第一。

他走向那个女孩,内心多少有些紧张,最多的还是气恼,从一线天到现在大半天了,被这女孩没有缘由的尾随了一路。

腾越走近了才发现,这女孩脸上的皮肤不是一般的好,晶莹剔透,如羊脂玉一般。

“美女,你为什么一直跟我?”

女孩咬着嘴唇,有点彷徨。

“#$%#%$…”她歪着脑袋叽里呱啦小声嘟囔道。

腾越摸了摸脑门。

“我虽然听不懂你说什么,但是听起来耳熟。你会说人话吗?”

女孩又把脑袋歪向另一边,继续嘟囔道:“#$%#%$…”

“这不跟没说一样吗?你要是不说人话,那我走了,别再跟着我!”

“#$%#%$…”

“再见!哦不,拜拜!”

腾越挥挥手,转身就要走。

一转身,女孩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与他面对面,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似乎是在渴求着什么。

“我靠!”

腾越惊得连续后退了两步,看了看身后,看了看周围,最后一脸懵逼地看着女孩。

“你是人是鬼啊?”

“#$%#%$…”

女孩依旧重复着听不懂的话。

腾越抓挠着脑门。

这女孩怕是脑子坏掉了吧,根本没办法交流啊!

也难怪,谁大冷天的光着脚进一线天啊!

即便不怕冷,那也硌脚啊!

腾越几乎是下意识地低头看向女孩的脚,确实很白,很好看…

靠!想什么呢!

腾越拍了拍脑门,驱散掉遐想万千,回归正题。

真是奇怪了,这女孩从一线天一路走过来,她的脚非但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而且连泥土都没有。

难不成她是用飞的?

想不通,反正这女孩处处透露着不正常,还是尽早甩掉为好。

目前来看,这女孩搞行为艺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那就是讹上自己了,即便坐上公共汽车,搞不好她也会跟着,到时候再跟着去了岩州,去了学校,那就更难办了。

这件事必须在这里解决,可是怎么解决啊?

总不至于报警吧?

跟警察说这个女孩跟着自己?

可是怎么看这个女孩都是受害者啊!

到时候被她反咬一口,搞不好倒霉的还是自己。

要不直接跑?

甩掉她之后再想办法回岩州?

腾越眼神一闪,好主意,就这么办了!

主意已定,腾越对着女孩咧嘴笑了笑,突然转身拔腿就跑,怎么看都像是个占了便宜立马跑路的。

女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腾越奔跑的背影。

原本她的眼神中有疑惑,有迷茫,现在多了一丝愤怒,总之,与正常有关的神色,她都没有。

腾越七转八拐,一口气跑出去足足有两公里远才在一个小胡同中间停下来,弯下腰,气喘吁吁。

他抬头看了看前后胡同口,松了口气,“终于甩掉了!”

腾越靠在墙上,喘着粗气,打算休息一会。

三五个呼吸的工夫,腾越忽然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随即竟然呼出白色的水气,现在可是夏末初秋的季节啊!

胡同口气温骤降,这种感觉与在一线天时一模一样。

腾越暗叫不妙,连忙抬头看向两侧胡同口。

果然,那个女孩正站在来时的胡同口,冷眼盯着他。

腾越想也没想,拔腿就要继续跑路,可是刚一转身,女孩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刚刚她还在胡同口啊!

腾越整个人又不好了,这是遇上鬼打墙了吗?

这个时候,腾越要是觉得这个女孩还是个人,那就是他的脑袋被一线天夹爆了。

“#$%#%$…”这次,女孩主动说道,不过语气比先前冷了

“没完了吗这不是!我这大白天遇上鬼说出去谁信啊!”

腾越整个身体贴在墙上,已经彻底放弃跑路了。

不过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任何新鲜事物都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只是需要点时间和勇气罢了。

腾越强压下内心的恐惧,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眼下跑是跑不掉了,做个鬼仆也是好的,只希望这个红衣女鬼别一口吸了自己的阳气。

“#$%#%$…”女孩的语气又加重了一分,脸色也更冷了。

腾越长出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翻译软件。

当导游难免会遇到各个国家的游客,翻译软件是必不可少的。

说不定这女鬼曾经去过哪个犄角旮旯的国家学了那里的语言呢?

“你…能不能再说一遍?”腾越举着手机小声试探着问道。

女孩淡淡看了手机一眼,并没有什么兴趣,然后盯着腾越,可能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可能她本来就是要准备继续说。

“#$%#%$…”

腾越连忙看了看翻译软件。

[你想怎么死我都觉得不痛快去死…]

腾越:……

“呃…这玩意坏了。”

腾越退出翻译软件,默默把手机塞回口袋,太TM坑爹了!

“#$%#%$…”

女孩的语气表明她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你说的话我真的听不懂!”

腾越一字一顿说着,同时指指女孩的嘴,指指自己的耳朵,然后在自己的脑袋上划了一圈蜗牛线,最后飞走了。

腾越也是急不可耐了,肢体表达是他当下能想到的唯一的交流方式了,要是再不行,那也只能任由这个女鬼“#$%#%$…”了!

女孩静静地看着腾越,胡同里不再那么冷了。

腾越感受到气温回升,暗自松了口气,能交流就是最好的开始。

片刻后,女孩终于有了反应。

她点点头,想了想,然后学着腾越的手势在肚子上画了两三圈蜗牛线,最后也飞走了。

腾越挑了挑眉毛。

“流…流产了?”

造孽啊!这TM是哪个王八犊子干的?宁采臣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