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屠夫

隐约点 | 发布时间:2022-11-25 | 阅读次数:25139

村子坑坑洼洼的小道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朝着北边屠夫菲利普斯的房子走去。里德印象中,屠夫大叔倒是是莫莉的远房亲戚,两家偶尔会会四处走动,自己的想法或许真有机会。“哼!公鸡杀手,瞧你小胳膊小腿,瘦的跟木棍似的,也想成了我父亲的学徒?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发你的罗伊印象中,屠夫大叔貌似是苏茜的远房亲戚,两家偶尔会走动,自己的想法也许真有机会。。...

村子坑坑洼洼的小道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朝着北边屠夫弗莱彻的房子走去。

罗伊印象中,屠夫大叔貌似是苏茜的远房亲戚,两家偶尔会走动,自己的想法也许真有机会。

“哼!公鸡杀手,瞧你小胳膊小腿,瘦的跟木棍似的,也想成为我父亲的学徒?老老实实待在家发你的呆吧!”布兰东吸了一下滑到上嘴唇的半透明的鼻涕,极其不屑地说。

罗伊跟在男孩身后,对方不到4迟(1.2米),他差不多5迟4吋(1.6米左右),居高临下望着后者的西瓜头,忍不住伸手压平对方头顶那一撮高高翘起的调皮发丝,在布兰东警觉地回过头前,又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

嗯,这下舒服了。

他前世活了十八年,犯不着跟一个小屁孩计较,耸了耸肩满不在乎道,“我已经是个十三岁的大人,杀只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有没见过市面的小屁孩才会大惊小怪。公鸡杀手?难听的要死,亏你想的出来。”

“连地都不会耕的傻子,居然有勇气亲手杀鸡,种种迹象表明,你有极大的可能被魔鬼附身,这点我还要慢慢判断。不过,说我没见过市面?”布兰东脏兮兮的小胖手抹掉嘴边的鼻涕,再熟练用洁白的上衣擦干净。

身为屠夫的孩子,他的家庭经济状况比村子里大部分住户好上不少。不缺肉食,穿着也更加光鲜亮丽,虽然年纪不大,却被几个同龄的孩子讨好,从小就有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怎么能忍得住嘲讽?

“泥腿子!我的父亲曾经在冬至节日庆典上见过莱里亚和利维亚的米薇女王,每晚给我讲述当年的盛况,你这个从来没有出过卡耶的乡巴佬敢说我没见过市面?”

“哦,每晚都要听你的弗莱彻大叔吹牛。那他有没有给你说过变戏法。”罗伊不动声色观察着对方的表情,果然一听到“变戏法”这个词,布兰东立刻双眼放光,唾沫横飞地说起来,言语中充满了羡慕和憧憬。

罗伊见状心下稍定,忽地停下脚步,仰头挺胸摆好架子,“如果你能帮忙劝弗莱彻大叔收我为学徒,那么伟大的罗伊阁下将会向布兰东展示一遍奇迹的戏法。”

“公鸡杀手,谎话还是留着去骗唐吉大叔家的奶娃娃,我才不会上……当?”布兰东一下子噎住了,他瞪了大眼睛,嘴巴张得能够塞进一个鸡蛋,毛毛虫似的鼻涕从鼻孔中不受控制的滑了下来。

“嘶……你是怎么做到的。”就在他眼前,灿烂的阳光下,罗伊右手掌心一块石子毫无征兆地消失,就像凭空被挪移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手掌又合拢,张开,石子重新出现。

“这就是我说的戏法。”罗伊很满意小屁孩儿的表现,实际上那粒石子正静悄悄地躺在模板附带那一立方空间之中,只需要他心念一动就会随意收放于附近。

“我不相信,你再让我看一次!”

“这次换个道具,你身上有没有钱?”

“有啊。”布兰东偶尔会悄悄从屠夫老爹那里偷点零钱出来,带村子里关系好的小伙伴去酒馆买点干果,尝尝酸甜的果酒。

“把它给我,一个克朗就行!”

布兰东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好奇心作祟,真从怀里掏出一个黄澄澄的克朗丢给了罗伊,接着伸长了脖子,眼看着对方握住克朗往下方一翻,等拳头再度转过来张开,那枚克朗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老是呆在家里闭门不出,就是为了研究戏法,如今研究成功,也该让你们见识见识。”

布兰东不信邪地搜了罗伊的身,而后者浑身上下干干净净根本没有藏东西的地方。这下子,他无话可说,答应了罗伊的要求。

“你教我戏法,我求老爹收你做学徒,这个买卖不亏。”

“还有件事,郑重警告你!”罗伊见对方没提,也就笑纳了那个克朗,强调道,“绝对不要再叫我公鸡杀手,也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提。”

……

屠夫家的院子,膀大腰圆的中年大汉抚摸着一头被捆住四肢、倒吊在木架上的黄牛,正要下刀的时候,瞥见了罗伊两人。他没有理睬罗伊,而是面色一板冲小胖子咆哮道,“臭小子,又跑哪里去瞎逛,自己说说这个月有几次没去村长家报道,浪费我的辛苦挣来的钱!大字不识几个,以后还想当什么吟游诗人?老实跟我学手艺算了!”

布兰东被当面揭破了“理想”,顿时胖脸涨红地低下了头。他一个杀猪匠的儿子,却梦想着当一位潇洒倜傥的吟游诗人,若是村子里的其他人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

事实上整个卡耶村,识文断字的人的包括村长在内不超过三个,九成村民连平日里给远方的亲人写封信都需要出钱请人帮忙,屠夫弗莱彻虽然五大三粗,却不想自己的儿子继续当个文盲。

“布兰东,你要是能得到村长的夸奖,我让你汤姆大叔驾车送你去范格堡长长见识。要是学得够好,那老爹我就算倾家荡产也要送你到奥森弗特大学进修!你母亲去世前也是这样想的,别让她失望!”

罗伊一开始听到布兰东成为吟游诗人的理想还不觉得有啥,等他老爹说完打算不由微微讶异,这家伙居然有如此远见?

屠夫这份工作能让人活得很滋润,论体面和地位却比不上文化人,先不说进大学,只要会阅读和书写北方王国的通用文字,在乡下也不愁吃喝,运气好点进大城市里当个抄录员,那就更受人尊敬。

至于屠夫口中的奥森弗特大学,那是与尼弗迦德帝国学院并称的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杰洛特的至交好友丹德里恩、红颜知己夏尼,都毕业于奥森弗特。

“不能小瞧了乡下人。”罗伊目光在屠夫父子间来回打量。

弗莱彻一心训斥儿子,还是没理他。“臭小子还不滚回屋里!”布兰东向罗伊投去求助的目光,后者立马上前一步说道,“弗莱彻大叔,今天我来……”

屠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小罗伊,你伤好了?一会儿买块新鲜肉回去补一补!苏茜这几天可熬坏了,有空多陪陪她!”

这时布兰东想着学戏法的事,硬着头皮接道,“弗莱彻,他想当您的学徒。”

“就他?”弗莱彻斜着眼将罗伊一身扫了个遍,毫不客气道,“大叔是准备招个学徒,但你连地都没有种过,苏茜能同意你来给我当学徒?何况你的身体太过瘦弱,怕是半天都处理不完一头牲口,就别来跟我捣乱,哪儿凉快待哪儿去!”

杀猪宰羊的活别看又脏又累,却是个抢手活,刀子使得溜一点,油水和克朗少不了。弗莱彻以前还想把这门生意传给自己的儿子,让他衣食无忧。不过现在嘛,这小子有更好的出路——学习通用文字,他也就不再强求。

弱小的罗伊早已打定主意寻找一个稳定的经验来源,怎么会被这丁点儿的困难吓跑,掰着手指,一板一眼地说,“弗莱彻大叔,给我个机会,听我解释行吗?”

屠夫点点头。

“其实我已经跟老摩尔和苏茜商量好了,这件事情我说了算。”罗伊顿了顿,“您提到当屠夫需要身体,自然不假。但这门手艺更看重技术和经验,而这些都是可以慢慢累积的。就像我知道,按照您的经验和技术,就算闭上眼睛也能将家畜分割得整整齐齐。”

“别看我现在瘦弱,但我年轻、精力充沛,力气长得快,学东西也很快,只要您愿意手把手地教我,我保证不会让您失望!”罗伊一咬牙,又加了把火,“学徒期我要是干活不利索,就不要工钱!只要您偶尔给我割块肉啥的。”

屠夫听完咧开大嘴笑道,“小罗伊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半天也憋不出来一句话,如今嘴皮子怎么变得这么溜?好像我不收下你是在犯罪一样。看在苏茜的面子上,那我给你个机会,你敢下手吗?”说着,他让开身体把身后的大黄牛露了出来。

“你只要敢亲手送走这头大家伙,忍住恶心不给我吐出来,那我弗莱彻就收下你这个学徒。”

他心头料定,罗伊一个没有见过血的半大少年断然不敢动手。

却不知道眼前少年的身体里被强行塞入了一个信息大爆炸时代地球青年的灵魂,啥血腥场景没在屏幕里见识过?

罗伊面不改色从屠夫手中接过了牛耳尖刀,径直走到倒吊着的大黄牛身前,转过身一脸诚恳地说,

“弗莱彻大叔,不瞒你说,前几天被那匹马一撞之后我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醒后,我决定做些改变。我一个乡下人,不会种地,但也要学一门手艺养活自己,补贴补贴家里……老摩尔和苏茜照顾了我十几年,也该我回报他们。”

整个院子里瞬间变得落针可闻,布兰东脸色苍白,屏住呼吸,他虽然是屠夫之子,但是本身并没有动过手,每次父亲宰杀牲畜,他都躲的远远的捂住耳朵。眼前瘦弱的背影,握着狰狞的寒刃,突然给了他一种陌生的感觉。

罗伊,似乎不再是从前那个温和、怯懦的罗伊。

而屠夫先生,满是油亮横肉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这是成长了吗?都懂得为家里人考虑。弗莱彻忍不住扫了眼旁边流鼻涕的调皮鬼。

难道被马撞一下,人就会突然长大成熟?

“罗伊,牛脖子附近那块区域,你应该看得到一个凸起,那是我刚找出来的。你的刀就冲那个疙瘩使劲,刺得准,黄牛不会遭受太多痛苦。”

前者话音刚落,罗伊一双眼睛眯了起来。

他抓住了杀鸡时的感觉。

手稳稳一挥,一刀干净利落、凶狠果断,手腕往前一送,出刀、收刀。大黄牛睁着硕大的黑眼睛看着他,眼眶流出两道湿痕,有气无力地哞哞叫了两声,竟然没怎么挣扎便声息全无。

同时罗伊模板中经验值增加到7点。杀死一头大黄牛,给了他整整5点经验值。

第二滴血,传说中的呕吐,情绪激动仍未出现。

但杀鸡和杀牛终究有所不同。罗伊没有太多获得经验值的欣喜,反而感到淡淡的哀伤,和一丝丝惶恐。

杀死一条生命,就能获得经验值,究竟是什么原理?

如果杀死一个人,那又能有多少经验?

生命对于个人模板而言,唯一的意义便是经验值?

模板又是如何为每种生命判定经验值,个头越大越高?还是生命力强弱,灵魂质量?别的原因?罗伊得通过更多的击杀来确定。

脑海里浮现出无数问题,他握着滴血的尖刀怔怔出神。

这时屠夫爽朗一笑,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巴掌,巨大的力道,让罗伊清醒过来。

“好小子,你还真敢动手,被马撞一下胆子也会变大?!这次算你过关,如果你不嫌弃脏累,明天早晨太阳出来前,到我这里来试一试,要是能坚持住,工钱先不说,油水少不了你。”

弗莱彻年纪也不小了,儿子一心学通用文字,不愿意接他班,那么他需要一个帮衬的助手。罗伊虽然瘦弱,但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单纯老实,懂得报答自己的父母,因为苏茜的缘故还和自己沾了点亲戚关系,慢慢培养貌似不错。

“弗莱彻大叔,我肯定准时到!”罗伊瞬间从多愁善感中脱离,眼神变得坚定。心中微微自嘲,“饭吃不饱,还有未知的威胁,何必假惺惺地可怜一头肉牛?”罗伊收起了鳄鱼的眼泪,握紧了尖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