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1章 能让我试试吗

铂玉京 | 发布时间:2022-11-25 | 阅读次数:22034

“可你机瓦八嘎捏死!”从前方离处传来东洋人的吼叫声。钟成等十几名大学生都呆住了,脸上露着很好奇的神色,争相向前方望去。这里怎么会有小鬼子?并且像是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怎么能让他在这里猖狂?红星公司可是军工企业,特意为军队其生产军用车辆,但是也在钟成等十几名大学生都愣住了,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纷纷向前方望去。。...

“可你机瓦八嘎捏死!”

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东洋人的吼叫声。

钟成等十几名大学生都愣住了,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纷纷向前方望去。

这里怎么会有小鬼子?

而且好像说的不是什么好话,怎么能让他在这里嚣张?

红星公司可是军工企业,专门为军队生产军用车辆,虽然也在生产民用车辆,但管理却是半军事化的,属于半保密性质的单位。

突然在生产车间里出现一个东洋人,确实让这些新人感到奇怪。

他们都是昨天新入职的大学生,正在参观公司的汽车曲轴生产线。

带队的是一名姓付的人事科干事,三十来岁的青年男子,中等身材、相貌普通、老成世故。

“大家不要东张西望,这里已经介绍得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去发动机缸体分厂。”

付干事明显不想多事,连忙招呼众人往厂房外走。

“小付,你让他们过来听听!”

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付干事一愣,但瞬间反应过来。

“那是事业部主管技术的徐副部长,我们过去,记住不要乱说话,问你们才说,不问就乖乖看到听到就行了。”

付干事一边带着众人过去,一边叮嘱,就像是带了一群幼儿园的小朋友。

钟成打量了一眼旁边的周虎,他的三个室友之一,长得高大俊朗,一脸兴奋的样子,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说不准还真要在领导面前表现一下。

新来的大学生公司都是安排四人一间宿舍,在2010年的西部地区还算条件不错了。

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叫王安林,中等身材外表老实但有点蔫坏,一个叫雷永忠,强壮结实大咧咧的粗人一个。

四人跟在众人中间走了过去。

只见一群人正围在一台巨大的机床前,一个东洋人正指着机床的控制面板吱吱哇哇地说个不停。

东洋人旁边的一名华夏青年男子正满头大汗地进行翻译,吞吞吐吐地一脸为难之色。

“刘翻译,不要有顾虑,他说什么你照直翻译就行了!”

徐副部长旁边的一位高大健壮的中年领导不耐烦起来。

付干事小声给大学生们介绍了一下,这位是事业部主管生产的张副部长,为人很直爽。

意思就是他脾气有点不好,提醒学生们不要惹他。

徐副部长也是一名中年男子,但身材瘦削,带着金丝眼镜,一脸斯文,昨天他们就在迎新座谈会上就见过了。

刘翻译咬了咬牙,说道:“小岛先生说,是我们的工人太蠢了,不按规程操作,造成这台沣田工机的数控系统程序出错,所以现在加工精度达不到要求了。”

张副部长看向一旁的一名瘦高的中年人,“程厂长,你说说什么情况!”

程厂长压住火气,沉声说道:“张部长,这两台沣田工机是公司花大力气买来的宝贝,我们的技术人员和工人都是严格按照操作规程进行作业、保养,比照顾自己的孩子还小心,怎么可能乱来?”

“早上开班前对加工曲轴进行例行首检,发现精度差了一个等级,我马上就下令停止加工,并组织人员进行了检查,没有任何违规的情况发生。”

张副部长和徐副部长都点点头,他们对一线人员的责任心还是有信心的。

刘翻译将程厂长的话翻译给了那个叫小岛的东洋人。

小岛是一个五短身材的胖子,三十来岁,小鼻子小眼还留着仁丹胡子,应该是这台沣田工机的厂家售后技术人员。

小岛听完又是吹胡子瞪眉毛地说了一通。

刘翻译:“小岛先生说,这是东洋国乃至全世界最先进的数控曲轴外圆磨床,他们一直用得非常好,十几年都不会出问题,怎么一到华夏来就不行了,以你们的管理和技术水平根本就用不好这么高端的数控设备。”

这小鬼子欺人太甚!

在场的华夏人义愤填膺,但在两名高层领导的眼神下,都强压下了怒火。

钟成明白过来,为什么徐副部长会叫他们过来听听了,是让他们真实体会一下什么叫技术不行就要被人看不起。

他也是满腔怒火,但有什么办法,冲上去打那个小鬼子一顿?

上千万的设备这样停着,还要求着人家解决问题。

谁让华夏的重工业尖端技术不行,最先进的机床设备都只有从东洋国、德曼国、美利国进口。

花费了高昂的价格不说,在后期的使用维护上也要看他们的脸色。

而这个小鬼子提到的数控程序更是华夏国的短板。

现在机床设备自动化领域最流行的西门系统和法兰系统就是德曼国和东洋国的系统。

徐副部长面沉如水,对刘翻译说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问他能不能马上修复这台设备。”

小岛听了刘翻译的话,摊了摊手,又说了一通。

刘翻译:“小岛先生说他爱莫能助,他已经检查过了,这种系统故障只有将控制主板送回东洋公司本部修复,他建议我们如果想尽快复工,最好到他们公司在海城的华夏分公司购买一套新主板。”

张副部长再也压不住怒火,大声说道:“一套新主板就要上百万,他们是在抢钱,而且从北山到海城来回也要三天时间,现在整条产线都停工了,这个损失怎么算?”

徐副部长拉住张副部长,无奈地说道:“老张,不要说了,跟他说没用。现在我们想想怎么给公司交待吧,这条曲轴产线停产不止是影响我们的发动机的生产,还会影响到公司整车的生产。”

张副部长冷静下来,赌气道:“还能怎么交待,把我的职撤了算了!”

他的话当然是气话,但在场的分厂人员都神情沮丧,这个月的奖金是没了,说不定主要责任人还会被罚款甚至处分。

刚才在参观中,钟成就看到了,这条新的曲轴数控设备产线只有二十多台设备,是流水线作业。

两台沣田工机一台加工曲轴的主轴颈,一台加工曲轴的连杆颈,一台停工全线都得停。

也可以把这台沣田工机待加工的产品送到普通设备产线去加工,但一来需要调整设备工装,二来精度也不能马上保证,三来普通产线的生产也要受影响。

这一台沣田工机的产量就相当于五台普通曲轴磨床的产量,确实让众人不敢打这个主意。

这就是数控化设备产线的难题,正常运行的时候很痛快,一旦出问题就麻烦大了。

就在小鬼子幸灾乐祸,一众华夏人愁眉苦脸的时候,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虽然小声但还是清楚地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能让我试试吗,看能不能修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