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一张口就是老罪犯了

河流之汪 | 发布时间:2022-11-24 | 阅读次数:5745

“哈?”人群中响了一阵惊叫。众人争相本能反应避退,林新一的身周系统自动腾出一片空地。“居然是他?!”围观群众群众的语气里满是骇然,好像是在心有余悸自己刚居然和一个杀了人魔站得如此逼近。“居然是他!!”现场警员的声音却是早已有些恼怒愤怒的:犯人是谁都好,怎么偏众人纷纷本能退避,林新一的身周自动空出一片空地。。...

“哈?”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

众人纷纷本能退避,林新一的身周自动空出一片空地。

“竟然是他?!”

围观群众的语气里满是惊骇,似乎是在后怕自己刚刚竟然和一个杀人魔站得如此接近。

“竟然是他!!”

现场警员的声音却是已然有些气恼愤怒:

犯人是谁都好,怎么偏偏是这个刚刚才嘲笑了一遍警方无能的家伙?

杀人弃尸还不跑,还留在这里当面嘲弄警方...

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那些年轻警员一阵血气上涌,旋即气势汹汹地围上前来:

“竟然敢这么挑衅我们东京警方?”

“混蛋,你被捕了!”

“喂喂喂喂...”

林新一表情习惯性保持淡定,但心情却是不免有些愕然:

“那个高中生随手指了一下,你们就直接确认我是凶手?”

“作为警方,难道不懂得办案要用证据说话吗?”

他隐隐感觉情况不太对劲。

明明只是一个高中生,却能有这种让警方和群众本能信任信的话语权。

在这个世界,警方的存在感似乎颇为薄弱,而一位名侦探的威望似乎有些大得过头。

“证据。”

林新一面不改色地笔直迎向那些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无尸不成案,最重要的证据往往就在尸体本身。”

“你们连尸体都没验,怎么能妄下论断。”

“额...”

警员们面面相觑,但却仍旧没放松对林新一的警惕。

而工藤新一却是及时出声说道:

“大家冷静一点。”

“我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林新一先生就是凶手。”

“请他配合调查,只是出于推理而判断他有犯罪嫌疑。”

“明白了...”

目暮警部点了点头,及时制止了部下对林新一采取强制措施的冲动行为。

然后,他很自然地流露出了一副温和近人的笑容,和声和气地对林新一说道:

“林新一先生是吧?”

“你这样出彩的年轻人看上去并不像是会杀人碎尸的恶徒,我也相信你与此事无关。”

“相信通过我们警方的调查,一定能洗清你身上的嫌疑。”

话听上去很暖,仿佛这位目暮警官根本不是执法严明的警官,而是一个设身处地为林新一着想的慈祥大叔。

但林新一却是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得,目暮警官...

一张口就是老刑警了。

他以前是法医不参加审讯,却也跟一同办案的刑警同事了解过不少课外知识:

目暮警部这招在审讯心理学中被称为“情感涉入法”,主要用于审讯的开场阶段。就是用从个人角度表现信任、替犯罪嫌疑人主动开脱的语言方式,让受审者放下警惕心理、消除对立情绪。

而那些年轻警员的冲动其实也可能不是冲动,而是配合目暮警官展开审讯的套路。

那招叫“定位刺激法”,就是一开场就劈头盖脸地给犯罪嫌疑人扣下罪犯的大帽子,从而观察嫌疑人在被当面指认犯罪时的细微反应,了解嫌疑人“定势心理”的程度——

定势心理,也就是嫌疑人为应对审讯提前做的、相对稳定的心理准备。

无论是定位刺激法还是情感涉入法,都是为了接下来突破嫌疑人定势心理做的准备。

这两招组合起来,也就是那个广为人知的老套路:

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

用这两招在审讯开场阶段给犯罪嫌疑人施加压力之后,审讯者往往会先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进一步拉近和嫌疑人之间的心理距离。

按流程一般会从性别、年龄、籍贯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开始,这样可以顺便用一连串简单机械的问答给嫌疑人造成本能回应审讯的心理惯性。

但是,在如今这种完全不了解嫌疑人身份背景的情况下,警方首先要做的还是通过一系列的提问来了解嫌疑人的个人情况。

而一个成年人的生活基本都是由两部分来组成的,工作和家庭。

所以,目暮警官接下来多半会问...

“你在哪里工作?”林新一轻声念道。

“你在哪里工作?”目暮警官异口同声地道出了这个问题。

“......”

一阵沉默。

现场有些莫名的安静。

目暮警官更是表情微妙、心中腹诽:

这小子有点邪门啊...而且这表现也有些熟悉。

对了,以前他审过某个腐败警察知法犯法的案子,那时候的犯罪嫌疑人表现得也是如此...专业。

“麻烦了...”

“嫌疑人的定势心理稳定性极强,不好对付。”

目暮警官心中暗道不妙,却又觉得放松:

林新一一开始就展现出了这么强的对抗情绪,他是犯罪者的嫌疑显然是更大了。

“那么,林桑,你能说说你的职业吗?”

目暮警官继续有条不紊地展开询问。

林新一:“.......”

目暮警官在冷场中坚持发问:“你家住在哪里,家里有哪些人?”

林新一:“......”

“有女朋友吗?结婚了没有?”

林新一:“.......”

“你昨天夜里到今天早上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林新一:“.......”

一连几次发问,一连几次沉默。

几轮问答下来,在场众人看林新一的目光全都不对劲了:

如此简单的问题都不配合?太不正常了。

警察问话你一声不吭,你不犯罪谁犯罪?

林新一身上的犯罪嫌疑愈发显得厚重。

而在场的警员更是被林新一这样的表现刺激得心中愤懑:

沉默,在所有问题上都保持沉默——

这已然不是所谓的做贼心虚,而是肆无忌惮了。

这个犯罪嫌疑人根本就是在毫不掩饰地挑衅警方,在趾高气扬地对他们下达战书:

“我就不解释,你们爱怀疑就怀疑,有本事拿证据来抓我啊?”

想到这里,先前才刚刚被林新一无意羞辱了一番的警员们顿时眼神越发犀利。

林新一却是被盯得有苦说不出:

这哪是我挑衅...

你们问的这些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啊!

魂穿不送记忆太坑爹了,一上来就要把爹坑进监狱...

要不干脆坦白自己是“失忆”了?不...

那样子看上去更像是在睁眼说瞎话,是在肆无忌惮地向警方挑衅了。

“那个...”

沉默许久,一直保持面瘫的林新一终于开口说话了。

但他仍旧没有回答目暮警官的问题,而是转头对那位万众瞩目的高中生侦探说道:

“工藤新一,我能问一下...”

“你到底是通过什么线索来确认我有犯罪嫌疑的?”

此言一出,大家又都蓦然反应过来:

是啊,他们都被林新一那异常的表现吸引走了注意力,连最精彩的名侦探工藤新一的推理表演都忘记看了。

按照某种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套路,一般都要等名侦探帅气十足地说完自己的推理,犯人才会痛哭流涕地跪地认罪。

现在抓犯人的确太早了一些,“犯人”死撑着不肯开口也情有可原。

于是,在场众人都将期待的目光投向工藤新一。

而那位年轻的高中生侦探则是毫不怯场地笑了一笑:

“当然有证据了。”

“我可不会空口无凭地指认别人。”

“那么,各位,请听听这个再简单不过的推理吧...”

工藤新一自信地走上前来,吸引了包括林新一在内的在场众人的注意。

只有目暮警官暗暗地移开眼神,用一种无比警惕的目光死死盯住林新一:

这小子不回答问题还反过来提出问题。

随随便便说句话,警方建立起来的审讯节奏就完全被他打乱了。

嘶...好一招“反客为主”!

一张口就是老罪犯了。

手上沾染的人命说不定都不只一条。

目暮警官额间冒汗,只感觉自己遇到了从警二十年来的最强之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