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1章 逃进深山(求收藏~求推荐)

三面镜 | 发布时间:2022-11-23 23:03:18 | 阅读次数:12267

残月如勾,雾气茫茫,肃肃秋风吹拂了一地的枯枝残叶,一片初冬悲凉之景。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处,巍峨矗立。抬眼望去,抬头一看重重叠叠的远山次递向天边延展过去的,气势磅礴,树林繁茂。这时,深山里,一名身穿男装的俊秀小娘子,平空掏出一床新棉被,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巍峨耸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残月如勾,白雾茫茫,肃肃秋风吹动了一地的枯枝残叶,一片深秋凄凉之景。

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巍峨耸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此时,深山里,一名身着男装的清秀小娘子,凭空拿出一床新棉被,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倦缩在大树根凹底下。

小娘子伸出苍白纤细的手掌,厚厚的茧子布满掌心和指腹,缓缓的卷了卷手掌,感受秋风瑟瑟;许久,指尖发颤,双手猛措了两下。

接着凭空拿出一个面包,借着月色微光,定神看了好一会儿,眼神中疑虑、不安、欣喜、悲伤……不断交错,终于平静,又将面包塞回空中。

又凭空拿出一个硬馍馍,用力的咬扯着,一阵喉间发紧,强忍泪水扭曲着面庞,泪如走珠掉落,如开闸的洪水不受控制般无声的流下,泪水混着馍馍在小娘子嘴里吞咽。

此时,月湖村村西,一座半青砖半土房天井内,崔家二房一家四口跪在正房门前。

崔家二房夫妇看着约四十岁出头,然,实际才三十出头,两人均脸色蜡黄,瘦得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中年妇人一脸凄苦泪流不止,旁边还跪着两名幼童,稍大些幼童一脸愤狠的,双手拽的紧紧的。

此事说来,还得从五天前的傍晚。

崔家长子,崔大强一身伤痕的回到家,跪抱着李婆子大哭:

“娘,我不孝呀,我对不起你呀。这回犯大错了。娘呀,爹呀,你们一定要救我,不然,我会被打死的!”

李氏手里头刚摘的一盆菜四处散落,惚然不知间踩着颗颗鲜嫩的青菜,惊慌失措的连忙扶起崔大强,关切问道:

“谁要打死你!你这鼻青脸肿的,怎么回事?谁打的!要死了,那个动的手?”

崔老汉瞅着好好一个读书人,眼泪鼻涕混在衣裳,满身脏兮兮,不满道:

“那有一点读书人的风骨,像什么话,怎么回事,站直了好好说话!”

原来,崔大强日常也好赌些小钱,最多小几两银子,因着李婆子宠爱,崔老汉偏庝,家里人到也不曾说他。

但今天,被人带到县里大赌场,手气不错,一开始赢了三十多两,可把崔大强喜的乐不开支,直呼,这是财运来了!

在众人起哄下,加码!

接下来只略赢了一两回,皆是二三两银子。

可一局输,就一直输不见低,一而再,再而三,把把输,不仅把赢的三十多两银子输掉,还输了十多两本钱。

崔大强已赌红了眼,一心想着把原本属于自己蘘中之物,赢回来的银子和身上的本钱,合四十多两,挚要赢回来。

又抱着想赢大钱的期待。

此时,已无本钱的崔大强开口向朋友借钱,一众朋友不敢借出。

赌场小管事听闻,说可以赊账。

就这样晕晕乎乎,如杀红了眼般,入了魔,浑然不知间,崔大强已赊了近一百五十两。

直到赌场拒赊时,才警绝。

扯些脖子直骂赌场,“骗人!骗子!”

赌场那容他放肆,二三个打手立马上前把崔大强凑的鼻青脸肿,签字画押,限六日内把钱还上!

晴天霹雳的一声闷雷,把一屋子人震得久久缓不过神,一百五十两!

一百五十两!整个崔家都没这些家当。

崔家老三崔山子一脚把椅子踢掉,气急败坏道:

“大哥,你赌钱输了一百五十两?怎么不把你自己给输掉!你这是向天借的胆子,敢欠赌场的银子?你欠的银钱你自己还,不要连累我们一大家子。”

赵氏自小生活在县里,也见惯赌徒们,赌红了眼,丧尽天良,卖妻卖女,闹得一大家支离破碎。

自此,赌徒们,有流落成乞丐,有被人卖去挖矿……

总之,家破人亡,命运悲惨!

一百五十两,卖了大哥也得不到这些个银子!

赵氏内心“突”的一下,不会盯着自己的嫁妆银子吧,不行!自己口袋可得捂紧了。

看公爹和婆婆历来的行事和偏爱,不管如何,这公中是要出银子填这窟窿,公中可也有三房的一份。

无端端的替大房担事,大房一大家只进不出的,花起公中银子来,一点都不手软。

赵氏冷眼嘲笑道:

“是呀,大哥读书本事好,却不知赌钱也有这般好本事,老老实实的庄户耕地人家,谁敢进大赌场,不要命了?敢欠赌场的钱。”

要是平时,老三两口子敢怼自家相公,陈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可这次。

事太大了,一百五十两,相公怎么敢!只恨相公不争气,无法子,坐一边低头垂泪,不敢言语。

崔大强被老三两口子挤兑着不敢还嘴,可这银子,想了一路,还得指着弟妹家,眼神躲闪,竟显狼狈之意。

李婆子看着老三两口子一致说道老大,没好气道:

“你们两,一人少说两句。没看你大哥,被打的脸上没一块好地方。”

崔老二两口子一向没存在感,站在角落里,目目相对,又惊又怕,一百五十两!

那赌场一向是吃人不吐骨头,崔老汉气得不轻,脸色铁青。

缓过神来,把桌后的棍子一拨,怒打道:

“你平日里小赌,都不知收敛,现在是胆大破天,敢跑去大堵场,一百五十两!把家里卖了,也拿不出这许些银钱。”

崔大强眼见自己家爹棍子挥舞过来,连忙躲在李婆子身后,求饶道:

“娘,你劝劝爹爹,我也是被人骗了,我真的被人骗了……”

混乱中,崔大强到是挨了几棍子。

待崔老汉怒火渐消。

李婆子转一圈,看着缩在角落中的老二两口子,正有气没地儿出,指着老二两口子破口大骂:

“作死了,站在那干什么!没点眼色的东西,还不去请郎中给你大哥看看。

沈氏,杵在这里像个鬼一样,还不去烧水做饭去。”

崔田柱弱弱的反应道:“啊,对对,给大哥叫郎中去。我去……”

白芷不满的扯了扯娘的衣角,奶奶一惯如此,有气只往自己家撒,轻声说:

“娘,今天是大伯娘和水绣做饭。”

沈氏摇摇头,劝慰:

“今天发生这般大事,也不好计较。天色不早了,得赶着时间把晚饭做出来”

说罢往厨房洗米、生火……

平日里没啥大事,大伯娘总是肚子痛、头痛的,让娘亲帮忙,可从不见大伯娘帮一回。

看着忙前忙后的娘亲,暗恼。

转眼一看,大伯家水绣一脸得意的站在廊下,大约感受到白芷的目光,理直气丈般说道:

“你还不去帮着你娘做饭,天快黑了,还能不能吃上晚饭!饭做饭了,看奶奶骂不骂你娘。小心,你晚饭都没得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