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06章 不孝儿孙

箫九六 | 发布时间:2022-11-23 | 阅读次数:17774

持家三房人,前不久另过的时候三房占了中间位,正好跟顾老爷子一个院。二房有顾柳莺这个穿越者,为了不沾染到上他们这三家极品亲人,老院子被隔,二房的院门就开进另边去了。现在顾谨谣没嫁去纪家时,出入都要跟三房的人碰头。看见了田春花发豆芽,顾谨谣就忆起二房有顾柳莺这个穿越者,为了不沾染上他们这两家极品亲人,老院子被隔,二房的院门就开到另一边去了。。...

顾家三房人,前不久分家的时候三房占了中间位,刚好跟顾老爷子一个院。

二房有顾柳莺这个穿越者,为了不沾染上他们这两家极品亲人,老院子被隔,二房的院门就开到另一边去了。

以前顾谨谣没嫁去纪家时,进出都会跟三房的人碰面。

看见田春花发豆芽,顾谨谣就想起来了,三房此时已经被顾柳莺拢络,他们这边发豆芽,二房那边卖凉粉,都在镇上摆摊赚钱呢。

“大丫头,你回来了。”

看见她,田春花笑得有些怪,很显然是想到昨天的事了,心里头笑话顾谨谣呢。

老顾家上辈子做了啥孽噢,生出这么个丫头,脸都要丢死了。

还好前两月分了家,要不还得连累她家三丫的名声。

顾谨谣心里急着看爷爷,根本没理阴阳怪气的田春花,径直去了左边的厢房。

用大通房隔成的小房间又昏又暗,连扇窗户都没有。

顾谨谣推门,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霉味。

“阿爷,阿爷。”

屋子没点灯,顾谨谣只看见床上单薄的被子鼓起来一个人形。

两声阿爷,木架子床吱啦响了,顾平抬头,好一会才哑着声音问,“是大丫头吗?”

“阿爷,是我呢。”

顾谨谣来到床边,说话时鼻头有些发酸。

她是被这个爷爷拉扯大的。

上一辈的事情,顾谨谣知道得不多,只晓得母亲是个下乡知青,那时为了一个推荐入学的名额,嫁给当时在村里做会计的父亲。

后来母亲如愿上了大学,也生了自己,可她的心不在这儿,最终选择离婚回城去了。

父亲命也薄,离婚没几年,一次发洪水组织村人抢收的时候,掉山下给摔死了。

那个时候自己才四岁,生活不能自理,加上二房三房也刚生了孩子,自己都忙不过来也是顾不上她。

娃儿可怜,最后是爷爷将自己留在身边,不光做长辈,还要当爹妈。

自己带大的娃跟别人终归不同,在这个家里爷爷就特别偏心她,不管是先前听话又懂事的顾谨谣,还是后面性情大变的顾谨谣。

他对自己的爱,从来都没变过。

以前的自己就算性情变了,但在爷爷面前,也不敢忤逆。

顾谨谣记得,上个月为了给自己操办婚事,爷爷硬逼着二房三房各拿了五十块钱出来添嫁妆,将一家人的关系彻底撕裂了。

也就是因为这,分家之后爷爷在这个院子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上一世,她离开之后没有再回过这里,不知道爷爷过得如何尚可掩耳盗铃,不去想他老人家孤苦伶仃过的是什么日子。

直到临死那会,她醒悟过来,看到身边人的命运,她知道,爷爷在她离开没多久之后就死了,给自己,给这院里的人气死了。

老爷子这辈子抚育了三儿两女,临到死都没有一个人守在身边,直到身体发臭才被发现。

想到爷爷的下场,顾谨谣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么好的爷爷,就算从小偏心自己,对另几个孙辈也并不算坏。

顾柳莺这个后世穿过来的灵魂心太狠了,或许在她眼里大家都是被剧情支配着的工具人,根本不值得原谅跟怜惜,只要有一丝不快,就会睚眦必报。

“阿爷,我去点个灯进来。”

顾谨谣害怕自己会泪奔,想离开一会平复一下。

顾平一个翻身就爬起来了。

“大丫头你别走,爷爷问你,昨天到底是咋回事?”

为什么大家都说他孙女跟隔壁村的周会计跑掉了。

他活了大半辈子,阅人无数,周钱林就是个滑头,也就能骗骗他的傻大丫。

“爷,没咋的呢,我昨天就是去了一趟县里,跟那周钱林一点关系都没有。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呢,我这就去找他。”

看这个样子,昨天自己已经回村的事并没有人告诉爷爷,所以老爷子气得到现在也下不来床,看到自己才会这么激动。

顾柳莺,她也不怕老爷子就这么给气死了,昨天夜里的事居然一声不吭。

上一世爷爷过世后,大房这点地被她拿在手里弄了个工作坊,现在想来,说不准此时她已经惦记上了,将爷爷气死了刚好可以占过去。

心太黑了!

“大丫头,你说真的?”

顾平不是不信,是惊讶。

天知道昨天他听消息时什么感觉,天都要塌了。

周钱林就不是个东西,大丫跟了他,还不知道会给作贱成什么样子。

“阿爷,这当然是真的,不然现在我哪能站在这儿跟你说话呢。”

“好好好。”顾平点头,“听爷一句劝,别想东想西了,好好跟着邵北过日子。爷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不会看错人的。”

顾谨谣笑着说:“阿爷,我知道了。”

这么好的爷爷,她以后不光要好好听话,还要给他养老。

爷孙俩正说着,二房跟三房的几个女人听到动静也过来了。

“大丫头,你咋回来了呢?”

说话的是刘笑丽,顾柳莺亲妈,这人在书里也是个反派,在这个家里精明泼辣,又斤斤计较。

以前在村子里她人缘跟风评都不太好,只是顾柳莺来到之后将她点醒了,现在仗着一个能掐会算,还会挣钱的闺女,已经成了大杨村不少人羡慕巴结的对象。

顾谨谣淡淡看了她一眼,“我再不来,阿爷就要被你们这群不孝儿孙给饿死了。”

这话说得可就严重了,刘笑丽拉了脸。

“你咋说话的呢,老爷子为啥会躺床上,你心里没点数?再说了,现在分家,各管各户,老爷子啥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啊!”

刘笑丽心说,死老头偏心,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活该。

顾谨谣:“你们不知道?赶情隔壁的罗老太太都知道阿爷躺床上了,住一个院的儿孙居然不知道,说出这种话你也不嫌丢人。”

今儿个顾谨谣说话处处带刺。

以前的她凶是凶,可脑子不好使,啥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刘笑丽都惊讶了,顾柳莺更是眯起了眼睛沉思起来。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从昨天这人意外回村,好像就摆脱了剧情的掌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