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05章 我不离婚

箫九六 | 发布时间:2022-11-23 22:08:17 | 阅读次数:21627

那个时候纪邵北刚退伍了归来时,对顾谨谣更本不深入了解,他只明白自己需负起责任,哪不晓得新婚当日白天就吃了个闭门羹。此事纪邵北打探了一下,顾谨谣那点事也弄很清楚了。但是现在的这个年代结婚了复婚都是大事,有些夫妻即使处得像仇人也极少去复婚。复婚这件事是个事后纪邵北打听了一下,顾谨谣那点事也弄清楚了。。...

那个时候纪邵北刚刚退伍归来,对顾谨谣根本不了解,他只知道自己需要负起责任,哪晓得新婚当天夜里就吃了个闭门羹。

事后纪邵北打听了一下,顾谨谣那点事也弄清楚了。

不过现在这个年代结婚离婚都是大事,有些夫妻就算处得像仇人也很少去离婚。

离婚这件事就是个劫,特别对女人伤害最大。

纪邵北想着结婚时间短,给她一个相处的机会,怎知道就出了私奔这桩事。

“纪邵北,我不离婚。”

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她不离。

纪邵北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最后问,“你想要什么?”

这一个月顾谨谣在纪家作天作地,纪邵北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今天弄出私奔这档子事,对于这段婚姻他已经放弃了。

所以此时顾谨谣不愿意离婚,他觉得女人是想在他这里得到什么。

顾谨谣一噎,这个家都穷成这样了,我还能问你要什么?

我要你,我要你成吗!

“我阿爷说得对,你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既然咱俩都走到一起了,不如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顾谨谣咳了咳,“以前呢,我可能有些糊涂,不过你放心,已经想通了,不会再那样了。”

别的不说,先道个歉吧,为之前的糊涂道歉。

纪邵北显然有些不信,顾谨谣太反常了,昨天还要死要活的今天就改性子?

不过他暂时也想不明白这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就如顾谨谣所想的那样,他现在一无所有。

两人的谈话很快就结束了,既然顾谨谣不愿意离婚,那这件事暂时也搁置了下来。

隔天早上,顾谨谣天还没亮就起来了。

她先是尝了一下水缸里的水。

嗯,还是那么甘那么甜,一口下去,整个人都清爽了。

后面她又用这些水洗脸漱口,还准备做一餐早饭出来试试。

翻开灶房角落里的大石缸,顾谨谣看了下。

有几斤小米,半袋子玉米面,然后就是一点红薯跟几颗土豆了。

真穷,光这点东西,还是纪邵北花钱买回来的。

他刚退伍回来不久,没种地没挣工分,后院的菜除了那点菠菜苗,全是菜秧秧,根本没长大。

啥都靠买的阶段,也就没啥好吃的了。

月初的时候,其实纪邵北也买了些白面跟大米,间着吃不会差,只是被以前的自己祸害光了。

也多亏纪邵北忍耐力强,没将她赶出去。

顾谨谣捡了两个红薯,准备熬个红薯小米粥,玉米面就蒸窝窝头,再加一个炒土豆片儿,两大三小,这个早饭也差不多。

当鼎锅里的红薯粥开始咕噜咕噜冒出甜香跟泡泡,顾谨谣尝了一下。

真甜,真香!

就感觉小米的香气跟红薯的甜腻被放大了好几倍,那口感和味道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只要沾上了神仙水,不管是水,还是用水做出来的食物,都能达到同源的效果。

不过神仙水被稀释之后,口感虽然没变,但没有昨晚她喝那碗水时舒筋解乏的效果了。

尽管是这样,有了这个东西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变大厨啊。

虽然还没有开始,但顾谨谣已经脑补了一百种如何创业挣钱的方法。

切菜的时候,纪邵北起来了。

他看了一眼顾谨谣,什么都没说,先去将院里的鸡鸭放了,之后扯两个小的起床。

纪小安打着哈欠进灶房,看见顾谨谣就像被人当头泼了盆冰水,浑身一个激灵。

发颠了发颠了,平时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人,今天居然连早饭都做好了。

太不寻常,日常见面就要讽两句的他,这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打水洗脸啊,你看着我干什么?”

顾谨谣觉得这小泼猴也是好笑,那张嘴都能塞下一颗鸡蛋了。

“噢。”

太过于震惊了,纪小安莫名地听起话来。

红薯粥,玉米窝窝头,外加一碟土豆片儿。

等这些东西都摆上,顾谨谣抱着几个碗上桌子,见大家都坐好了,就开始盛饭。

闻着那香气,纪小安吸了吸鼻子,口里唾液开始泛滥。

怎么搞的,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饭菜,香得跟炖了猪肉似的,让他直流口水。

两个小的也是眼巴巴地看着碗碟,一个劲儿地舔嘴儿,显然也闻着那香气了。

顾谨谣先给萌萌盛了,小家伙捧上就喝了一口粥,然后发出满足般的叹吁。

她人小不懂表达,只知道这粥水好喝,跟放了糖一样甜。

牛牛看着面前的碗没有动,等大家都拿上筷子了他才战战兢兢吃了一口。

啊!

比昨晚的还要好吃好多倍,真的没下毒吗?他能不能多吃一碗。

不怪小牛牛总是想着下毒的事,以前的顾谨谣好吃,总给自己开小灶,一次牛牛偷吃了她摊的饼,给发现了,就被吓唬要毒死他,所以小人儿一直念叨着呢。

许是饭菜太好吃了,连冷冰冰的纪邵北也意外抬头看了她一眼。

顾谨谣淡淡一笑。

后世有句话,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这人吃了自己的饭菜,就别想再逃出她的手掌心。

一家人正呼啦喝粥,开心咬窝窝头,冷不丁院门给人推开了。

“纪家小子,你在呢!诶哟,还吃早饭呢,快别吃了,上顾家看看吧,老爷子都卧床了,也没个人管。”

穿灰色棉褂子的老太太进门就开始嚷嚷,看见顾谨谣还瞪了她一眼。

纪邵北放碗,“周大娘,咋回事呢。”

“还能咋回事,昨儿个给某个人气得呗。”

这摆明是在说顾谨谣了。

同在一个村,顾老头出事也没个人过来通知。

顾谨谣也不耽误,匆匆跟着纪邵北去顾家大院。

顾家跟纪家刚好一个村头一个村尾,脚程快点十几二十分钟就到了。

穿过竹林上石阶,顾谨谣推开顾家院门,抬头就看见她三婶田春花,还有堂弟顾山峰在灶房边上泡豆子,看样子是准备发豆芽。

田春花四十出头,穿着件蓝色的翻领小袄,绑着围裙,衣袖挽得老高,正指挥顾山峰倒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