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003章 能活过来醒过来,太好了!

箫九六 | 发布时间:2022-11-23 22:08:17 | 阅读次数:24735

被小辈指指鼻子说,顾谨谣也不尬尴,“这庙挺好的的,我不被人嫌弃。”纪小安:“……”发癫了发癫了,怎么不像往年一样跳出来跟自己骂架呢,还笑盈盈的。纪小安:“你笑个屁呢。”这下轮到顾谨谣无语了。泼猴,等着,等老娘收了你叔,整不服气你。顾谨谣懒得说去理纪小纪小安:“……”。...

被小辈指着鼻子说,顾谨谣也不尴尬,“这庙挺好的,我不嫌弃。”

纪小安:“……”

发癫了发癫了,怎么不像以往一样跳起来跟自己对骂呢,还笑盈盈的。

纪小安:“你笑个屁呢。”

这下轮到顾谨谣无语了。

泼猴,等着,等老娘收了你叔,整不服你。

顾谨谣懒得去理纪小安,她蹲下去逗两个小的。

“牛牛,萌萌,婶婶买了鸡蛋饼,给你们吃好不好。”

顾谨谣从包里拿出一包鸡蛋饼,本是打算在火车上吃的,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只可惜五岁的牛牛一脸戒备地看着她,鸡蛋饼递过去直接跑开了,退出几米远。

三岁的萌萌倒是有点馋,她舔了舔小嘴儿,正要过来拿,就被哥哥拉住。

“别吃,有毒。”

顾谨谣:“……”

旁边的纪小安扑哧一声,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时,回屋换了那身军大衣的纪邵北出来了。

他皱着眉瞥了一眼小侄子,“去灶房将锅洗了。”

“噢。”

纪小安走了,同时还拉走了两个小的。

院子里只剩下顾谨谣一个人。

在这个家里,她都快成人人不待见的边缘人物了。

不过怪不得别人,以前是她自己不好好过日子。

顾谨谣摸黑进了房间将包袱放下,之后打水洗了个手去灶房。

如今的大杨村还没通电,家里穷,煤油也不能敞开了用,整个院子都黑乎乎的,只有灶房里点了盏灯。

顾谨谣过去,就见纪邵北挽着衣袖正在和玉米面。

男人有着小麦色的肤色,手腕肌理分明钢劲有力,以前是拿刀拿枪的,现在倒是做起这个来了。

不过做得也还行,那团玉米面被他揉得嘭嘭作响,瓷盆感觉都快要裂开了。

纪小安坐在灶前,准备生火。

十岁的娃儿,在家务上已经是把好手,轻巧的活儿不在话下。

牛牛跟萌萌两个小的挤在一张小兀子上,眼巴巴地盯着大铁锅,很显然是饿了。

“邵北,我来吧。”

顾谨谣将那个搪瓷盒抢了过来,麻利地开始上手了。

她清楚男人心里的气跟疑惑并没有消,趁着机会得好好表现表现。

纪邵北什么也没说,摸黑去后院摘菜去了。

纪小安瘪着嘴,看了顾谨谣一眼又一眼,最后冷冷哼了一声。

纪家今晚的晚饭就是玉米面饼子加菠菜汤。

被夺了女主光环的这一年,顾谨谣特别作,人也变懒了,可她以前是这本书的女主,什么都会,还做得特别好。

等男人将菜摘回来,她的玉米面饼子已经贴好了。

顾谨谣让纪小安将火烧小一点,家里没什么油,只在锅沿上抹了一圈,得将火弄小慢慢煨着,免得糊了。

纪小安咕噜了一句事真多,不过到底还是将火弄小了。

顾谨谣又在锅底弄了一瓢水,开了之后下洗好的菠菜,再撒点盐花,一小匙猪油。

等简单下点调料,菠菜汤跟玉米饼子已经可以出锅了。

这菠菜汤要是能打两个鸡蛋就好了,只可惜这个家太穷,除了逢年过节,就算有鸡蛋也是用来换钱的,哪舍得吃。

十几个玉米饼子加一大盆菠菜汤。

当这两样摆上桌子,热气氤氲,满屋飘香。

纪小安吸了吸鼻子,暗想这么懒的人没想到手艺还可以。

同样的玉米饼,同样的菜汤,经过她的手这味道就不一样了。

顾谨谣摆了碗筷,见两个小的怯生生的望着她,分了两个饼子给他们,呵呵笑道:“快吃吧,没毒。”

她说完自己先拿上饼子咬了一口。

玉米的香甜在口腔里弥漫,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食物,顾谨谣却像是尝到了什么人间极品美味。

重生回来,这是她的第一口饭。

上一世流浪几载,她何曾像现在这样安安心心吃过饭,还要是自己亲手做的,还要是家乡的味道,更是有人在旁边相伴。

她的丈夫,小侄子,两个懵懂的小娃娃。

娃娃虽然不是她生的,可这份生气,那种新生的感觉,让她很感动。

能活过来,能醒过来,真的是太好了!

顾谨谣将那口饼子咽下去,眼眶泛红。

饭桌对面,萌萌早饿了,管它有毒没毒,抱着饼子就开啃。

牛牛一惊,想阻止手里却被塞了一个饼子。

纪小安:“怕什么,她自己都吃呢。”

牛牛看了顾谨谣一眼,无比警惕地咬了一口。

心里有点疑惑。

真的没问题吗?

怎么跟平时吃的玉米饼不同,更香了!

一餐饭吃得默默无声。

饭后顾谨谣抢着将锅碗洗了,见纪邵北给两个小的洗脸洗脚,本想要帮忙,人家没让。

两个小的也是不乐意,她过去人家就躲,就跟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小样,刚刚不是才吃了她做的饭,转头就不认人了。

顾谨谣坐在灶房的小兀子上,看着男人忙里忙外。

人清醒了,她发现这男人生得可真好看,就算脸上有道疤也完全不影响他的好相貌。

他留着寸头,小麦般的健康肤色,双眼深沉如潭,鼻如斧刻,紧抿的薄唇透着说不出的坚毅,整个人看着有种果敢杀伐般的气质。

这是八年军营生涯里锤练出来的,普通人无法触及。

而且他心地也好,牛牛跟萌萌是他收养的,听说是战友的孩子。

在这本书中,作者对他的描写只有几段,加上原本的剧情被顾柳莺那个穿书者打乱,上一世书中对他交待就是带着三个孩子去了南城,别的一概没有再提。

不过经历过一世的顾谨谣,知道的远远要比书中写的详细。

她知道纪邵北今年二十五了,刚退伍两个月,是纪小安他爷爷当年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

在那个饥荒年代,养不活了,丢出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纪邵北在大杨村长大,不光给纪家两位老人送终,入伍后也常年补贴身患咳疾独自带孩子的哥哥。

前不久哥哥久病不愈去世,又一份申请打上去,要退伍回家照顾侄子。

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顾谨谣觉得,比男主角陆榛好多了。

作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放着好人不立,立糟糠。

正愣神的时候,男人冷不丁问了一句,“看什么?”

顾谨谣咧嘴一笑,“你好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