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冲出血色时代》第六章 噩梦初醒(1)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5 | 阅读次数:20761

陈露刘斌小说名字叫作《冲进血色时代》,提供更多冲进血色时代陈露刘斌,冲进血色时代陈露刘斌小说。冲进血色时代小说陈露刘斌摘选:陈露、赵昆仑除了徐文娟、李红妹、杨心洁他们怎么样了”龙在川用颤抖着的手拿出手机,再度拔通了刘…...

陈露刘斌小说名字叫做《冲出血色时代》,这里提供陈露刘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冲出血色时代小说精选:在P县郊外的一个小山丘上,这就是龙在川慢慢回忆起来的事,龙在川站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上,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少,又掀开衣领,自己肩膀上完好无损,连条疤都没有。“刚才一定是做了个梦,刘斌他们几个不知道跑哪去了,把老子一个人扔在这里。”龙在川安慰自己,掏出手机准备给刘斌打电话,拿出手机一看,电话上的日期清清楚楚地显示着2012年5月7日,换句话说自己有将近5天的时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妈的,发生了什么事,我倒底是不是在做梦啊!”龙在川…

在P县郊外的一个小山丘上,这就是龙在川慢慢回忆起来的事,龙在川站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上,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少,又掀开衣领,自己肩膀上完好无损,连条疤都没有。

“刚才一定是做了个梦,刘斌他们几个不知道跑哪去了,把老子一个人扔在这里。”龙在川安慰自己,掏出手机准备给刘斌打电话,拿出手机一看,电话上的日期清清楚楚地显示着2012年5月7日,换句话说自己有将近5天的时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妈的,发生了什么事,我倒底是不是在做梦啊!”龙在川此时茫然失措,“对,给刘斌他们打个电话,刚才一定是手机出问题了。”龙在川边想边给刘斌拨电话,连拨了几次,“嘟嘟嘟”电话传来的都是一阵忙音,连那熟悉的提示声都没有了。

“看来手机真的出问题了,回去以后好好打几份工,这手机也真的该换换了。”龙在川看了看手里的NOKIA6300.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只是从来没出过问题,待机时间也够久,龙在川一直没舍得换。

只是当他四周看了看时又傻眼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周围不象有人的样子,自己也从来没来过,这时他忽然发现在草丛中有一个箱子,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龙在川走了过去,这是一只好象是铝合金的箱子,大小跟14.7吋的笔记本电脑差不多大小,不过要厚得多,试了试打不开,仔细看了看原来有个密码锁,“这是什么东西,是谁扔在这的?”这箱子看起来装的东西挺重要的,龙在川也摸不着头脑,“算了,等到了城里交到派出所去吧。”龙在川提起箱子目测了下方向,向着山路走去。

说也奇怪,山路崎岖不平,手里提着的箱子也不算太轻,但是龙在川一路走下来,一点也没觉得累,反而觉得浑身力量充沛,意识也比往常清醒了很多,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渐渐县城的边缘也显现了出来,龙在川一阵兴奋,小跑着前进。

当他跑到能看清县城全貌的地方时却惊呆了,县城中心到处是升腾的黑烟,有几处还冒着火光,街上的汽车凌乱的到处摆放,好象经历了一场战争,龙在川心里焦急又茫然,只好加快步伐,很快跑到了县城的边缘,县城边缘似乎状况要好些,这里主要是乡村水泥路,没有形成商业圈,住户也很少,而且这些住房窗户和门都破烂不堪,里面的家俱杂物扔得到处都是,而有的墙壁上还印着触目惊心的血手印。

当他走到一座平房旁边时,一股恶臭从房后的水沟传来,龙在川走过去一看,一具全身发黑,已经肿胀的尸体仰面躺在沟里,脑袋还缺少了半边,大量的蛆虫在仅剩的一只眼眶中蠕动,龙在川一阵天眩地转,强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跑到一根电线桩下,扶着电线杆一阵干呕。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已是龙在川今天第三次这样问了,“刘斌、陈露、赵昆仑还有徐文娟、李红妹、杨心洁他们怎么样了”龙在川用颤抖的手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刘斌的电话“嘟……”电话正在接通的声音响起。

龙在川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刘斌快接电话。“喂”刘斌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龙在川心里一阵狂喜,“刘斌是我,我是小龙啊,你们在哪里?”“小龙?你不是死了吗?”“死你个大头鬼,死人能跟你说话吗?”“呃,是啊,他们是不会说话的”“你TM到底在说些什么,快点告诉我你们在哪里,这电话搞不好随时会断。”

“在我家附近一家摩托车修理店里,你快点来,我们都要死了”刘斌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哭喊着说的,龙在川挂了电话,那家店龙在川知道,只距离刘斌家三百米左右。

龙在川惊奇地发现,自己奔跑的速度比以往提高了很多,而且跑起来也不费太大力气,心想要是以前踢球的时候能有这种速度,自己一拿球,对方后卫只能跟在后面吃屁。

不敢多想,刘斌说的地方离自己这不算太远,以这种速度的话大概30分钟就能跑到,不过因为摸不准情况,龙在川也不敢大意,尽量选择不太多人走的小路,45分钟后,龙在川已经能看到那修摩托车的小铺,卷帘门拉着,刘斌他们就应该藏在里面。

龙在川四周观察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情况,于是悄悄来到卷帘门前,用手敲了敲,轻声喊到“我是小龙,快打开门。”卷帘门轻轻拉开了四分之一的样子,龙在川只能蹲着钻了进去,还没起来,马上被一群人包围,龙在川抬头一看,刘斌、赵昆仑、徐文娟拿着扳手警惕地盯着他,而陈露和李红妹脸色苍白地缩在墙角,杨心洁正在照顾她们。

“靠,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小龙啊。”龙在川被朋友们警惕的眼光盯着有点火大了,“把衣服脱了,让我们看看身上有没有伤。”这是赵昆仑的声音,这个大个子紧握着扳手,因为用力过大,虎口处都发白了。

“我RI你妈的老疙瘩,老子是龙在川啊,你脑袋烧糊涂了?”“我知道,我们只是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伤。”赵昆仑坚定地说到,龙在川看了看刘斌,刘斌羞愧地低下了头,而徐文娟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龙在川二话不说,脱下了T恤,又脱下牛仔裤,只剩了条内裤。

这时龙在川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有了些变化,虽然自己的身体因为踢球的关系,一直就比较健壮,但是现在不但是健壮,而且还有点健美了,经常锻炼造就的古铜色皮肤,结实的三角肌和肱二头肌充满力量,皮肤下的青筋随着呼吸微微跳动着,胸肌呈不规则的四边形高高隆起,特别是下面的六块腹肌,以前虽然有,但也不太明显,现在则可以清楚的数清,特别是自己的大腿,非常发达,这一身肌肉跟欧美那些动作明星比起除了壮硕不如,差距也不大了。

果然徐文娟只看了一眼,俏脸红得跟灯笼似的,转身就走到杨心洁身边去了,而赵昆仑则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伤口后,才吁了口气,把扳手放下。龙在川不声不响地穿好衣服后,走到杨心洁身边,只看见陈露和李红妹两人脸色白得吓人,用手摸了摸额头,果然很烫,这时陈露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龙在川,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小龙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龙在川虽然心里也仰慕陈露,但一来跟陈露不熟,二来自己的好兄弟刘斌爱恋陈露所以一直没有什么非份之想,现在咋一听陈露叫自己“小龙”不由得一呆,转头过去看了看刘斌,这时刘斌眼中冒出一丝嫉恨的目光,但转瞬又消失不见,扭过头避开龙在川的眼光,这时旁边的杨心洁忍不住了,她泪流满面的抱着陈露说“龙在川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那晚,露露就跟丢了魂一样,哭了整整一夜,陈露她一直就很喜欢你呀,当时我们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只有陈露坚信你不会,刘斌父亲雇人在土牛湖捞了你一天一夜,陈露就一天一夜没合眼,这次到P县来,其实也是我们姐妹几个故意安排,想给你们制造机会的啊!”

杨心洁说完趴在陈露肩上放声大哭。龙在川心里又震撼又酸楚,一直以来,虽然他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好象很开朗还有点玩世不恭,但实际在内心深处却是个很自卑的人,家境不好,成绩中等,除了会踢点足球,其他的什么也不会,在他的心里,陈露这样美丽、优雅有良好家世的女孩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甚至连想一想都是对她的亵渎。

然而这个美丽、坚强的女孩却毫不在意自己所在意的事情,默默守在他的身边,龙在川的思忆如潮水般涌来,课堂上自己的钢笔没水了,在他附近的陈露总会递一支还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笔来,对他的感谢只回以如月牙般的一个微笑,到了月末正是囊中羞涩的时候,陈露却总是有意无意地说起自己某个阿姨想给孩子找个家教,可一直没时间找,或者是自己哪个做生意的亲戚想找人发发传单还缺人手之类。

又或者和球队一起踢球的时候,总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当他进球的时候,她甚至比他还要兴奋,她原本不喜欢足球,可是为了他却成了一个球迷,只为了在他面前有共同的话题,又比如她的家就在本市,离学校也不远,可她宁愿住校也不愿走读,原来在她心里一直牵挂着一个人。

想到这些,龙在川心里如刀割般心疼,自己真的是个大傻瓜,辜负了这样的一个好女孩,还要等她来主动出击,龙在川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靠近陈露轻轻在她耳边说道“等我们回到成都,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的火锅特别好吃,到时我只想邀请你一个人来,好不好?”

陈露脸上显出了动人的红晕“到时可不准耍赖哦。”龙在川坚定地点点头,说“不信的话我们拉勾,谁赖皮谁是小狗。”陈露羞涩地低下头,说“我才不会耍赖呢。”龙在川轻轻摸了摸陈露的头,“但你现在生病了,需要好好休息,有了体力才能走路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露乖巧地点点头说“嗯,我会好好休息的。”说完闭上了眼睛,她也真的很累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