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冲出血色时代》第一章 噩梦开始的地方(1)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5 00:49:59 | 阅读次数:16576

龙在川小说名字叫作《冲进血色时代》,提供更多龙在川小说,龙在川小说名字。冲进血色时代小说龙在川节选:龙在川,是四川大学历史系的一名大二学生,去年20岁。3月31日上午,龙在川和他的死党兼室友刘斌下课后后就兴冲冲地跑进食堂…...

龙在川小说名字叫做《冲出血色时代》,这里提供龙在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冲出血色时代小说精选:2012年,5月7日下午,正是国际劳动节大假的最后一天,P县郊外一座长满灌木的小山丘上,坐着一名发呆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象一名大学生,上身穿着T恤,下身牛仔裤,脚上套着运动鞋,只是与他还有些稚气的脸庞很不相称的是,就象老僧入定般,已经在这里坐了近一个小时,如果有人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看到这幅场景,恐怕会联想到那些为情所困,然后从这小山丘上一跃而下的情景。而此时的年轻人似乎对自己的处境茫然不觉,又过了良久,猛然间象被扎…

2012年,5月7日下午,正是国际劳动节大假的最后一天,P县郊外一座长满灌木的小山丘上,坐着一名发呆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象一名大学生,上身穿着T恤,下身牛仔裤,脚上套着运动鞋,只是与他还有些稚气的脸庞很不相称的是,就象老僧入定般,已经在这里坐了近一个小时,如果有人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看到这幅场景,恐怕会联想到那些为情所困,然后从这小山丘上一跃而下的情景。

而此时的年轻人似乎对自己的处境茫然不觉,又过了良久,猛然间象被扎中了屁股般一跃而起,嘴里大吼着“这TM的是怎么回事?”,随即痛苦地蹲了下来,开始回忆起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

这还要回到7天前,这个年轻人叫龙在川,是四川大学历史系的一名大二学生,今年20岁。4月30日下午,龙在川和他的死党兼室友刘斌下课后就兴冲冲地跑进食堂,打好饭一坐下两人就为大假期间该干些什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你不知道,咱们系的系花陈露这几天老在我眼前晃悠,上课的时候还老选在我前排坐,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我想明天去约她看场电影,说不定在这大假期间会有意想不到的发展哦,嘿嘿,你说她会不会答应?”这是刘斌在说道,长满痘痘的脸上还散放着激动的红光。

“意思你个大头鬼,你说你这样的自作多情从大一到现在,没有10次也有8次了,哪次不是灰头土脸的回来拉我去喝闷酒,我说兄弟啊,虽说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是好蛤蟆,但是做人也要面对现实啊。”龙在川一边啃着包子,一边调侃着刘斌,这刘斌是P县人,长得其实也不丑,家里虽说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也还算富裕,要不然也不会老请龙在川喝闷酒了,只是海拔低了点,而且可能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原因,脸上常年长满青春痘,正所谓远看星光闪闪,近看麻子点点,读了两年大学,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跟龙在川算得上是情场难兄难弟。

“你爬嘛,老子把你当兄弟,才把心事说给你听,你这样踏屑老子不?你个龟儿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陈露是不是也有点意思啊?”刘斌笑骂道,龙在川听了,只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继续埋头扒自己的饭。

刘斌这时可坐不住了,“不说话可就是默认了哈,大家兄弟一场,虽然你长得只比我帅了一根小指头那么多,可是要是我先下手,你可不能跟我抢,我这就去找陈露。”说完饭也不吃了,起身就朝外跑去,龙在川看着刘斌的背影,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三下五除二吃完饭,朝宿舍走去。

假日前夕的校园,走在林荫道上,到处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学生,不时散发出一阵阵欢乐的笑声,校园的广播里播放着一首轻快的老歌,悠扬的歌声吸引住了龙在川的步伐。

他侧耳倾听了一阵,一对年轻的学生情侣擦身而过,女的撒着娇向男生说道“这个假期我们去九塞沟嘛,我同学她们都去过了,说得就像人间天堂一样。”男生面露难色,确实对他们这样的学生而言,九塞沟的门票实在是有点贵,更别说一路上吃饭住宿的花费了。

龙在川听了微微一笑,对他而言,这个假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找个工打吧,下月就是高考了,找个家教来做做,贴补一下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龙在川是J县人,家里的状况跟刘斌比起就差远了,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和父亲离了婚,父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龙在川拉扯大,四十岁的时候工厂破了产,现在靠给一家公司做门卫来维持生活。

龙在川考上大学,但高额的学费让父亲几乎一夜之间急白了头,到处求爹爹告奶奶,好不容易凑够了龙在川的学费,龙在川现在虽然申请到了助学金和奖学金,但平时的生活还要靠自己打工来改善,所以旅游、谈恋爱什么的,他基本上不去奢望,以自己的家世和中不溜秋的成绩,在这个现实的社会,毕业后也只能平平稳稳找个工作,娶个孝顺媳妇,让父亲晚年也能享点清福,这就是龙在川的理想全部了。

在经过足球场的时候,龙在川停了下来,龙在川平时没什么爱好,就喜欢踢点足球,还是校队球员之一,位置是前峰,要不是刘斌拉着,现在应该还在球场上踢球。

这时球场边上一个穿着9号球衣的大个子看到了龙在川,向他招手,这大个子身高接近1米9,叫赵昆仑,东北人辽宁人,机电系的,也是校队成员,位置是中卫,平时跟龙在川关系不错。

一见到龙在川就嚷上了“瞅你那小样,刚跑哪疙瘩会小娘们去了,球也不来踢,给你打了两钟头电话没人接,让电子科大那些鳖犊子玩意灌仨球了。”原来场上正跟电子科大的校队踢友谊赛,龙在川一整天都让刘斌缠着,手机也没带,所以没来踢球,现在比赛快完了,已经三球落后了。

龙在川也笑骂到“你丫平时不挺拽吗,护球跟李毅似的,怎么让人灌三球了,打中卫的还让人换下来,我说刚在食堂都能闻到臭气呢。”赵昆仑听了可不干了,这算得上是他的痛处,要换成别人,谁说跟谁翻脸,这赵昆仑刚进校队的时候打的是中锋,跟龙在川搭档一高一快,可是一年下来进的球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于是位置越挪越靠后,但放着这么个身高体壮的不用也浪费,所以现在变成中卫了。

赵昆仑这人其实除了球踢得臭,还有一毛病就是好吹牛,被龙在川一抢白,马上开始了“你知道不,国家队的陈松,就是亚洲杯决赛进球的那个,辽宁人,我哥们,这东三省的都知道,年前我回家在机场,就是我那哥们开着他那大奔…….”

龙在川赶紧把话题扯开“我说去年真够邪门的,中国队竟然得了亚洲杯冠军,难不成真的是国之将亡,必出妖孽?”没错,中国队在2011年卡塔尔举行的亚洲杯上力克韩国,获得了冠军,以中国队已经沦落到亚洲二流的实力,和国际友谊赛屎一样的战绩,当年获得冠军可以说不但让中国球迷目瞪口呆,国际上也是一片眼镜掉地声,被国内网友与麦田怪圈列入有史以来十大不可思议事件。

反常必为妖,龙在川现在想来都觉得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又跟赵昆仑瞎扯了一阵,龙在川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谢绝赵昆仑一起去喝酒的提议,主要是以赵昆仑的酒量,再来三个龙在川也是白给,他也实在是被赵昆仑灌怕了,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