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冲出血色时代》第七章 噩梦初醒(2)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5 00:49:53 | 阅读次数:28815

赵昆仑刘伟小说名字叫作《冲进血色时代》,提供更多赵昆仑刘伟小说目录,赵昆仑刘伟小说全集目录。冲进血色时代小说赵昆仑刘伟摘选:赵昆仑地说“谁能说我这几天突然发生了什么事?”,赵昆仑抬头,慢慢的地叙述出来。原来是就在龙在川…...

赵昆仑刘伟小说名字叫做《冲出血色时代》,这里提供赵昆仑刘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冲出血色时代小说精选:龙在川转过身,对刘斌和赵昆仑说道“谁能告诉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赵昆仑抬起头,慢慢地叙述起来。原来就在龙在川失踪之后,陈露她们几个急得不行,赵昆仑、刘伟和刘斌三人也上了岸寻找,但岛太大,天又已经黑了,只好放弃赶回家里,一面报了警,一面刘伟也跟岛上的干休所联系上了,请求他们派人协助寻找,一行人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还有刘斌家的几个邻居坐着船来到岛上,岛上的人员也积极配合,结果岛上警卫领着他们来到岛的另一边的时候,发现…

龙在川转过身,对刘斌和赵昆仑说道“谁能告诉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赵昆仑抬起头,慢慢地叙述起来。

原来就在龙在川失踪之后,陈露她们几个急得不行,赵昆仑、刘伟和刘斌三人也上了岸寻找,但岛太大,天又已经黑了,只好放弃赶回家里,一面报了警,一面刘伟也跟岛上的干休所联系上了,请求他们派人协助寻找,一行人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还有刘斌家的几个邻居坐着船来到岛上,岛上的人员也积极配合,结果岛上警卫领着他们来到岛的另一边的时候,发现在水边龙在川的脚印,而在岸边的石块上发现了个凌乱的手印。

警察又了解了一下,知道龙在川出来之前喝过点酒,船家也说看到龙在川的时候脸红红的,嘴里还有点酒气,警察分析说从几人的证词再加上岸边的情况看来,龙在川是喝得昏沉沉,想到河边洗把脸,结果失足掉进湖里,虽然手抓住了岸边的石头,但酒醉之人手没力,还是滑入了湖中。

听了这个结论,陈露一下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刘斌的父亲也非常内疚,连夜在湖边找了几户人家,组织了几只船队,沿着岛周围进行打捞,但是湖很大,水也很深,水里的杂草树根什么的也不少,捞了一夜没什么收获,第二天又由刘伟继续带队,陈露她们几个也跟着一起搜寻了一整天也是毫无结果。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赵昆仑看见开车的刘伟脸色苍白,眼神有些呆滞,好象很疲劳的样子,就提出自己来开车,于是刘伟坐到副驾上,赵昆仑还帮他绑好了安全带,谁想到这小小一件事救了全车人的命。

在回来的路上,刘伟沉沉睡去,赵昆仑开着车到了要进城的时候发现街上有几个人在追逐着路人,那几个人衣衫破烂,身上残缺不全,有的甚至还肠子都掉在地上,赵昆仑觉得情况不对,开着车加速开进了城里。

结果城里的状况更糟,到了县城中心那里,到处是疯子在追逐行人,他们亲眼看见几个疯子按住一个男人,直接就把那个男人分了尸,抱着男人的手和腿就开始啃,还有几个疯子把手伸进腹腔,拿出里面的内脏就往嘴里塞,肠子都拖出了几米远,那个男人当时都还没死,只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还有几个躺在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加入了追逐者的队伍,到处是惨叫声和疯子们发出的低吼,整条街上被血水完全淹没,到处是残肢和人体的器官,车轮都开始打滑,赵昆仑他们又惊又怕,开车差点撞到了电线杆上。

赵昆仑把油门一踩到底,路上还撞飞了好几个扑过来的疯子,等开到这个摩托修理店的时候,疯子变少了,刘伟却突然发了狂,张着嘴就向赵昆仑咬去,赵昆仑一惊把车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上,还好刘伟当时绑着安全带,嘴够不到赵昆仑,但用赵昆仑的话来说,刘伟那时的表情绝对不是个人,完全就是个嗜血的疯狂野兽,如果不是绑着,他绝对会活吃了自己。

因为不敢开车,周围不远处又游荡着几个疯子,赵昆仑他们弃了车,跑进了这个修理店,这个修理店开着门,但店主不知跑哪去了,与是拉下了卷帘门,躲在里面,手机打哪里都是忙音,与外界的通讯完全断绝,他们不敢出去,靠着背包里的几袋饼干和几瓶矿泉水熬到了现在。

等赵昆仑说完,龙在川这才发现果然刘伟不在这里,龙在川想起了在岛上的遭遇,直觉告诉自己,绝对跟这里发生的事有关,龙在川把自己在岛上的遭遇又讲述了一番,大家又是一阵沉默,不过龙在川对自己为什么没变疯子也百思不得其解。

龙在川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你们进过干休所搜寻吗?”,赵昆仑说“进去过了,但什么也没发现,里面确实是个休养所,而且有个叫布莱恩的好象挺有地位,他对我们的搜寻很不满,弄得警察也很尴尬,因为阿姆莱是外企,没凭没据进去搜人很敏感的,搞不好就是外交事件,而且你也知道阿姆莱在这里的势力那么大,警察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所以只是匆匆看了一遍就离开了。”

“你说那个人叫布莱恩?”龙在川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那个布莱恩是个美国人,长得还挺年轻英俊的。根据你所说,他们在那儿应该有地下设施才对。”赵昆仑分析道。

龙在川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这个店铺,大概只10平米左右,周围到处放的是摩托车的工具和零件,龙在川说“我们不能呆在这里,这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即使不被那些疯子吃掉,饿也饿死了。”

这时沉默多时的刘斌说话了“我家里吃饭的人多,有时几个工人也会过来吃,家里存的食物总是几天的量,而且手机虽然打不通,座机也许能打通,大家都到我家里去,起码可以多熬几天,也许还能叫到人来救咱们。”大家想了想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可是前面虽然只有二三百米路,陈露和李红妹根本走不了,如果遇到疯子就完了。

龙在川看了看不远处停在路边的刘伟那俩车,问赵昆仑“刘伟那辆车还能开吗?”赵昆仑摇了摇头“不清楚,当时那么急,谁还注意车况。”,龙在川一咬牙“没办法了,我去看看,如果步行的话实在太危险了。”

杨心洁在一旁听到,急忙说到“不能去,刘伟还在车上,他已经疯了。”龙在川在过来的时候注意到过那辆商务别克,里面没什么动静,他点点头说“我会小心的。”赵昆仑一把拉住他,说“我跟你去,一路上有个照应。”龙在川感激地看了看赵昆仑,顺手操起把扳手,几人轻轻拉起卷帘门,龙在川看了看刘斌,说“她们几个就拜托你了,如果我们没回来,你带着她们想办法离开。”刘斌这时猛一扬头,似乎想对龙在川说些什么,终于还是没说出来,只咬了咬牙说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她们。”

龙在川和赵昆仑弯腰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疯子在这附近,两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别克车旁边,龙在川让赵昆仑在外面警戒,自己侧着头往里张望了一下,刘伟已经不在了,龙在川长舒了一口气,但他却没注意到副驾的安全带卡口已经被拉变了形。

龙在川拉开车门,一股恶臭差点把龙在川呛昏过去,看了看车钥匙还在上面,现在要试试还能不能发动了,他坐到了驾驶位上,扭动着钥匙,别克车的性能不错,居然在试了两次后,发动机打燃了火,龙在川正要招呼赵昆仑上车,突然从后座伸出一双腐烂的手牢牢抱住了自己的脖子。

龙在川这下吓得不轻,看了看这双手,已经变得浮肿,还显着一块块的尸斑,这分明就是一双死人的手,龙在川拼命挣扎,因为这双手的力量奇大,跟自己在岛上遇到的死人一样,如果任由他抱下去,自己的脖子肯对会搬家,赵昆仑听到了动静,把头探进来一看,看见龙在川已经被抱得直翻白眼,只不过有车椅挡着不能咬到龙在川的头,赵昆仑也急了,拿着扳手就来帮忙,可是别克车车顶太矮,赵昆仑人高马大的用扳手使不上力,急得干瞪眼。

龙在川这时已经感到身体的力量正在慢慢被抽走,眼前也似乎出现了幻影,父亲那花白的头发,母亲那已经模糊的脸,这时陈露的那楚楚可怜的面庞出现在面前,“老子还要和陈露回成都去吃火锅呢!”龙在川大吼,身上的力量又重新回来了,他抓住那两只死人手,拼命向两边掰,渐渐地那两只手被一点一点地分开,龙在川用左手打开车门,一声大吼,挣脱开来,头朝地的摔了出来。

死人看着到手的食物居然飞了出去,不甘心地低吼着,从车里跟了出来,依稀还能看出这是刘伟的模样,只是一张脸仍然是惨白色,脸上的皮肤也是东掉一块西掉一块,一只眼睛从眼眶掉了出来挂在脸上,还有黄水从里面冒了出来,当然还有蛆虫,龙在川强忍住恶心,捡起扳手啪地一声打在刘伟脸上,可以听到刘伟脸颊骨被打碎的声音,刘伟被打得倒退了一步,可是好象毫无感觉般,仍然长伸着手向龙在川迫进。

这时赵昆仑赶了过来,抡圆了手中的扳手向刘伟后脑勺狠狠砸去,刘伟头盖骨被彻底打碎,脑浆喷了出来,这才倒地彻底“死”去,赵昆仑喘着粗气说“要打脑袋,我在街上看到过只剩半边身子还在地上爬的怪物。”这时龙在川看了看周围,刚才的打斗已经引来了几只疯子,看来这些疯子虽然视力不好,听觉和嗅觉还在,现在正向别可车围拢过来。

龙在川招呼赵昆仑赶紧上车,忍着恶臭,一踩油门,车子一下冲了出去,赵昆仑还没坐稳,差点一头撞到挡风玻璃上,“我操,你会开车吗?”“会,那天看你开车学的。”

赵昆仑差点晕了过去,别克车一个急刹停在修理铺门前,甩得赵昆仑差点从车窗飞了出去,这时龙在川跳下车叫道“你来开,我去接陈露她们出来。”龙在川冲进店铺,抱起陈露,刘斌抱起李红妹一起冲了出来,等杨心洁也上了车,赵昆仑开着车就往刘斌家冲去。

这条路上的疯子已经越聚越多,有的还从楼上直接跳了下来,双腿直接跌成Z字形,但并不妨碍他们又从地上扭曲着站起来,新鲜的人肉味道早就让他们已经饿得发瘪的胃袋发狂,虽然这并不是他们的生理需要,而只是体内病毒的需求。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