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藏玛大陆》第八章 打工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5 00:49:51 | 阅读次数:24731

屈风文思小说名字叫作《藏玛大陆》,提供更多藏玛大陆屈风文思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藏玛大陆屈风文思比较完整版。藏玛大陆小说屈风文思摘选:屈风失落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有些内疚,没想起自己关于两千年前的描述万万想不到钩起这孩子这么大的兴趣…...

屈风文思小说名字叫做《藏玛大陆》,这里提供屈风文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藏玛大陆小说精选:佛斯里亚看着屈风失望的样子,心中不由有些自责,没想到自己关于五千年前的描述竟会勾起这孩子这么大的兴趣。“屈风,我想你理解错了我的本意。”佛斯里亚委婉地道。“本意?什么意思啊,佛斯里亚爷爷。”屈风有些奇怪。“屈风,你知道我为什么罚你打扫图书馆吗?”佛斯里亚道。“哦,我听兰特和凯文思说咱们学校的图书馆是整个藏玛大陆最有名的图书馆,即使是西裔人都不能随便出入,东裔人更是连门都进不去。所以我想佛斯里亚爷爷你一定是想让我能进入图…

佛斯里亚看着屈风失望的样子,心中不由有些自责,没想到自己关于五千年前的描述竟会勾起这孩子这么大的兴趣。

“屈风,我想你理解错了我的本意。”佛斯里亚委婉地道。

“本意?什么意思啊,佛斯里亚爷爷。”屈风有些奇怪。

“屈风,你知道我为什么罚你打扫图书馆吗?”佛斯里亚道。

“哦,我听兰特和凯文思说咱们学校的图书馆是整个藏玛大陆最有名的图书馆,即使是西裔人都不能随便出入,东裔人更是连门都进不去。所以我想佛斯里亚爷爷你一定是想让我能进入图书馆多看些书。”屈风道。

“呵呵,好聪明的孩子,”佛斯里亚欣慰的道,“不过你还没领会我真正的意思,我是想让你多看些魔法介绍类的书,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不是让你去调查大陆五千年前的历史,你要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知道那些事情的权力。”

“为什么?”屈风没想到自己竟然连知道那些事情的权力都没有,他不知道知道那些事情跟自己现在的能力有什么关系。

佛斯里亚叹了口气,道:“孩子,大陆五千年前的事对大陆来说是一个迷,也是一个不能触摸的禁忌,你想要了解那些事情就需要实力,否则,你不但什么都了解不到,反而会给你带来无数麻烦,甚至是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屈风悚然动容,这么严重吗,五千年前大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屈风的好奇心再次被膨胀,“佛斯里亚爷爷,五千年前发生的事情你是不是都知道?”

佛斯里亚看着屈风眼中的火苗熊熊燃烧,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话不仅没吓到这孩子,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兴趣,心中一动,道:“屈风,你不要问那么多,总之,爷爷答应你,只要你能达到魔导师境界,我便把知道的所有一切统统告诉你。”

“魔导师境界,好,`我一定会尽快达到的。”屈风坚定的看着佛斯里亚道。

“那你好好用功,我走了。”佛斯里亚有些不舍的看着屈风。

他本是一个孤独老人,为了修炼,终身未娶,只是年纪越大孤独感便越强,每每看到同龄人儿孙满堂时心里便说不出的落寞,他需要一个人来填补他心中的空缺,屈风无疑便成了最好的人选。

同样是东裔人,而且是一个如此优秀的小伙,十五岁精神力控制已经达到魔导士的水准,将来前程无限,这也让他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真的把屈风当做自己的孙子对待了。

深夜里,屈风静静的坐在自己的铺位上,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觉得还真是满有意思的,被巴迪尔顿捉弄,打巴迪尔顿,关禁闭,与佛斯里亚爷爷聊天,上图书馆,虽然有时很委屈很憋闷,但自己还有好朋友还有佛斯里亚爷爷关心自己。

还有大陆五千年前的历史,那到底是一段什么样的历史呢,真是好想知道啊,魔导师,我一定要尽快达到魔导师境界,屈风暗暗对自己道。

盘起膝盖,开始在床上冥想起来。眼观鼻,鼻观心,与普通人一样的冥想方式。但其实,屈风的冥想与一般人是不太一样的,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当他十岁时,父亲把他从奶奶那接回家,并把他送到乌苏里小镇上的魔法培训班开始学习魔法。他就在那认识了兰特和凯文思。

但在他刚开始学习魔法时他却怎么也学不会冥想。冥想要求心无杂念,思维进入一种空明、绝尘的状态。屈风做不到,每次他一开始冥想时便会胡思乱想,还会觉得浑身难受不对劲,想这儿挠挠那儿抓抓,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可是越强迫就越进入不了状态。

一个偶然的机会,当他开始强迫自己冥想时忽然想起在身上划的那些条条和点点,反正也冥想不成,他便开始想那些条条和点点在自己身上的部位。这样想时他忽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当他想到某个条条或点点在身上的部位时,那个地方竟然会有些奇怪的感应,好象有东西在里面流动似的,而且好象还受自己思维控制,让它动一下它就真的动一下。

这时他就想起当初那些裸体人儿身上还画有箭头的,体内的这个会动的东西会不会也象人儿身上的那个箭头一样流动呢?

他试着控制那个东西流动,一开始只能控制很短的一段距离,坚持了三个月后,他终于可以控制体内的那个东西流遍全身。

以后只要他开始冥想时便自然控制着,从那时开始每个星期一次的划线条也免了,不划线条也不会感到难受,每天都感到精神熠熠的,困倦的时间也少了,而且慢慢的冥想也能进入状态了。

现在只要他一开始冥想就自然进入状态,体内象气流的那个东西自动流转,不需要刻意控制,精神也保持空明绝尘的状态。

自从佛斯里亚爷爷告诉他他的精神力有多强悍后,他有时都怀疑自己精神力进步那么快是不是跟自己的冥想方式有关。

到周末了,一大早刚洗簌完毕凯文思就来了。

“屈风,你好了没,好了就快走吧,别人等着呢!”凯文思急匆匆的跑到屈风宿舍道。

“凯文思?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平常周末这个点你不是还在睡觉么?”屈风看着风风火火的凯文思好奇道,这么早实在不符合凯文思的习惯。

听到屈风的话,凯文思一脸苦恼像,“别提了,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为什么?”屈风觉得更奇怪了。

“不是说好了今天带你去打工的么,难道你忘了。”

“没忘啊,可是也不用这么早吧,这才六点多,天刚亮不久。”屈风有些莫名其妙。

凯文思的脸更苦了,带着哭腔道:“你以为我想啊,我温暖的被窝啊,这么一大早上就离开你,我好痛苦啊,啊”

“到底怎么回事?”屈风问道。

“你准备好了是吧,那就快走吧,要不我可又要倒霉了。”凯文思拉着屈风冲出宿舍。

走出校园,凯文思带着屈风直奔里昂最大的商业街富民路,在一处华丽而阔大的门市面前停了下来。

“凯文思,你不是说让我给一个小孩做启蒙老师么,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那个小孩就在这儿,你说不来这儿去哪儿!”凯文思没好气的道。

“这儿?”屈风下巴快掉下来了,能住在这儿的可都是非富即贵,有的更是又富又贵的,这儿的人家还请不到一个好的家庭教师吗,怎么会要自己这个半瓢水的学生来做启蒙老师呢,凯文思不是跟自己开玩笑吧。

凯文思可不管屈风心里想什么,拉着屈风直穿接过门市,打开门市后门,走进后院。

过门市的时候,屈风看了一下,这是一家珠宝门市,还没开张,不过已经有服务人员开始收拾。奇怪的是,那些服务员看着屈风走进来根本没有阻拦,而且态度十分恭敬,这凯文思到底搞什么鬼呢。

后院好大啊,屈风在心里面感叹,不仅院子大,房子也很多,足有二十多间。布置却不是很华丽,但很典雅,回旋的门廊加上花草流水的合理搭配,给人一种古色古香而又不失清新感的韵味。这里跟前面的闹市比起来当真是另一个世界。

这里的主人气度真是不凡,屈风由衷感慨道。

凯文思象是司空见惯般对眼前的景物目不斜视,拉着屈风穿过院子,走过几条象迷宫一样的回廊,来到一间房前,正准备敲门,门却早已开了。

“莎雅!”屈风看着门里的人失声叫道。

“凯文思,你怎么这么慢,我都回来好半天了!”莎雅对凯文思不满的道,同时对屈风笑了笑。

凯文思对屈风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好象是说,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了吧。

“凯文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屈风的脸沉了下来,有一种被人设圈套陷害的感觉。

“唉,”凯文思叹道,“是这么回事,莎雅是我表妹,以前没机会给你们介绍。她知道自己冤枉了你,心里非常过不去,后来听学院说要你赔偿巴迪尔顿的医药费,她知道你家境并不富裕,就想出了这个方法帮你,让你给他弟弟也就是我表弟补习功课,所以,咱们就到这里来了。”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屈风脸上的神色依然没有缓和。

凯文思看了莎雅一眼,道:“那还不是我表妹怕你不肯原谅她,所以不让我告诉你。其实你关禁闭那些天她着急的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香,她真的很担心你的,她只是想给你些补偿。”凯文思添油加醋的道。

莎雅出奇的竟然没有反驳,凯文思心里暗暗有些好笑。

“那天的事她并没有错,她也没有对不起我,用不着补偿了。”屈风的话虽然没有多大改变,但脸色还是好了些,毕竟人家没有恶意。

“那这份工作你做不做?”莎雅开口道,眼中充满期望。

屈风一时有些迟疑,他确实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可是如果留在这总是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好象受人恩惠受人怜悯似的。

“屈风,作为好朋友,我觉得你可以做这份工作,因为你是靠出卖自己的劳动正正当当来挣钱的,不是受他们怜悯的,这点我可以保证。而且我舅舅说了如果你教的不好的话他们会解除对你的聘请,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好好接下这份工作做好它吧!”还是凯文思了解屈风。

“那好吧!”屈风点了点头,莎雅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凯文思看了看莎雅的表情嘿嘿一笑,这个表妹他最了解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