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三章 路遇

栗子大仙 | 发布时间:2021-01-14 20:16:22 | 阅读次数:9992

虫禄蠹!  褒姒二年,太史伯阳父曾感慨:“不出二十年之内,国将有变。”  果不其然,褒姒十一年,西戎来攻,虢石父身死,东周覆亡……  宜臼与季叟出了草庐,抬头一看天色尚早,左右在辰时初刻。因正逢孟夏,乡野之地山花烂漫,空气怡人,呼吸之间,烦因已耽误了两日,敌人又有马匹,不知他们何时会折返,故而宜臼不敢再有拖延,决定立即动身。。...

  宜臼与季叟商定后,便立马收拾随身之物,准备回镐京。

  因已耽误了两日,敌人又有马匹,不知他们何时会折返,故而宜臼不敢再有拖延,决定立即动身。

  “虢公、祭公与尹公位列三公,皆馋谄面谀之人,贪位慕禄之辈,此番追杀说不得三人都有份!我回京之路必是坎坷。不过,到了镐京,我可向司徒郑伯友求助。他是我的小叔父,也是当朝难得的一位正人了……”宜臼思及此处,心下颇觉悲凉:泱泱大周朝廷,竟几无忠臣,满眼尽是国虫禄蠹!

  周幽王二年,太史伯阳父曾经感叹:“不出十年之内,国将有变。”

  果不其然,周幽王十一年,犬戎来犯,幽王身死,西周灭亡……

  宜臼与季叟出了草庐,只见天色尚早,大约在辰时初刻。因正值孟夏,乡野之地山花烂漫,空气宜人,呼吸之间,烦恼尽去。

  原来他们躲避之处乃是猎户在秋冬之际打猎时暂住的居所,因此现下无人居住,倒也便宜了他们二人。若是到山下寄宿,少不得要暴露了行踪。

  “叟,来时是否见到许多流民涌去国都?”宜臼小声问道。

  “然。因近来降水过多,渭河涨水,以致多处决堤,许多庶民都流离失所。莫非太子欲混于其中?”季叟能身为太子的宫仆,自是机敏,闻弦歌而知雅意。

  “叟,今后莫以太子呼我,便叫我伯希吧!你就扮作我的叔父,如何?”宜臼停下来,对季叟言道。

  “这……”季叟显然颇为为难,一脸纠结之色,好不容易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终于一狠心,说:“伯希有言,仆,哦,我自当从命。”

  看着这个有趣的小老头,宜臼不禁一笑,道:“莫要为难,以后就习惯了。”

  山路曲折,道路崎岖难行,大约有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到山脚,山下流水淙淙,肥硕的游鱼在荷叶下嬉戏追逐。

  高高升起的太阳晒得人汗如雨下,口干舌燥,兼之腹中有些饥饿,宜臼便道:“叔父,我们去那河边饮些水吧?”

  季叟听得一愣,然后忙点头道:“大善!”

  二人先是环顾四周,见并无异常,才谨慎地走出来。山脚下青草茂密,似是一块巨大的绿色绒毯,脚踩着十分绵软,让宜臼这个后世的灵魂顿时产生了罪恶感,脑中只剩下一句话:请勿践踏草坪!故而他的动作显得十分小心翼翼,边上季叟看了,忙问道:“伯希,可有不妥之处?

  季叟的话一下子将宜臼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正色道:“青草依依,踏之何忍?”说完,宜臼就抬头挺胸地步向溪边,留下季叟一人在原地怔忡:太子真是仁德啊……

  宜臼来到溪边,也不顾生水什么的,用手掬了水,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河水冰凉,饮下之后,浑身暑气顿消。满足地感叹了一声,宜臼才想起来要看看自己长成啥样了,便俯身到清澈的水面上,只见自己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尚显出几分稚气。因遭了大难,面色憔悴,发髻凌乱,几缕发丝飘荡在鬓边,更显得楚楚动人……

  纳尼?

  哥想要长得帅啊,不是要美啊!

  这副小受样是什么情况?!

  淡定淡定,深呼吸,吸气呼气……

  在做完充分的心理建设之后,宜臼得出了一个结论:哥现在年纪还小,今后只要勤加锻炼,多见见太阳,还是有机会长成阳光大帅哥的……

  在宜臼天人交战的期间,季叟早已抓了两条肥硕的河鱼,他将两条鱼用随身带的石刀剖开,洗净,麻利地串在树枝上,而后钻进了山上密林里烧烤去了:林子茂密,可以阻挡炊烟,虽然宜臼猜想追兵不在此地,但季叟不敢有丝毫侥幸之心……

  鱼肉的香气渐渐飘来,宜臼腹里的馋虫立即闹腾起来,他起身环顾,见季叟正在林间烤鱼,连忙寻了过去。

  正巧季叟已将鱼烤好了,仍恭敬地将鱼递给宜臼。

  宜臼看他那副恭敬的样子,笑问道:“叔父,侄儿何敢当此大礼?”

  季叟闻言,嘿然一笑,略显局促道:“旧习难改也。”

  不过,季叟烤鱼的本事不是盖的,鱼皮酥脆,鱼肉软嫩,就是没有盐,略可惜了。

  季叟烤完了鱼,正欲将火堆用土盖灭,却不料宜臼拦住了他,道:“既为流民,仪容怎能如此整洁?”说罢,宜臼将一些灰烬拨到了宽大的树叶上,待其冷却后,将灰抹到了自己脸上,又将自己的发髻解散,将头发披散后,又揉了揉乱。

  “叔父,如何?可像流民否?”宜臼问道。

  “伯宜甚智!我当效仿。”言罢,也将灰抹到了脸上。

  两个花猫相视一笑,便收拾上路了。

  走了大半天,终于看见了乡间的泥路。路上陆陆续续有流民拖家带口地赶路,也有瘦的皮包骨头的人支持不住,倒在路边,慢慢等待死亡……

  这个场景让初次见到难民的宜臼呼吸一窒,心中苦笑:“原来穿越一点也不好玩啊。”

  还记得以前看TVB的《金装四大才子》时,有一个情节是周文宾画了《人间炼狱图》,那满地骷髅的画面,让当时尚且年幼的自己做了好几天的噩梦。可若与眼前的场景相比,怕是小巫见大巫了。

  什么是哀鸿遍野?

  什么是人间地狱?

  此情!

  此景!

  就是历史所给的最为残酷的诠释!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老天爷,你是让我来拯救他们的吗?可是我不过是一个高中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不过既然我来了,总不能放任历史的悲剧重演……”

  “唯有尽我所能,方不负此间苍生!”

  宜臼收拾好心情,与季叟混入了流民的队伍中。

  宜臼前方是一位拖儿带女的妇人,身侧却不见她的丈夫,儿女才五六岁的样子,皆是瘦瘦小小的。

  宜臼前趋了几步,才看清年轻女子蓬头丐面,但宜臼发现她五官端正,还颇有几分姿色,如此打扮,怕是为了避祸……

  宜臼向她微微一揖,言道:“我叔侄二人自山中而来,欲往国都谋生,不知尔等将欲何往?”

  女子一怔,连忙还礼,而后苦笑道:“下妾也不知何往,只是随着众人逃荒而已。听闻前方是丰国国都,愿能有一条活路。”

  “原来是去丰国国都的,正好顺路。”宜臼心道。

  “那这一路我等可同行矣。”伯宜憨憨一笑。

  那女子见宜臼这副憨直的样子,边上他的叔父也上了岁数,且面相忠厚,正是求之不得,便拜谢道:“下妾之幸也。”

  不得不承认,流民之中,孤儿寡妇最是不易。

  虽然宜臼他们一个是半大小子,一个已过了壮年的老叟,不过好歹也是两个男子。有他们二人相伴而行,也可少些不必要的麻烦。

  小妇人与宜臼和季叟相互了解了一番,还将一子一女介绍给了他们。因周时庶民并无姓氏,只有名字,那妇人就让宜臼称呼她孟月,儿子唤作伯武,女儿唤作仲秋。

  宜臼还得知因她丈夫在前年被征为讨伐姜氏之戎的“徒兵”,后又不幸战死,仅剩她与一双小儿女相依为命,艰辛度日。本来日子还可维持,谁料天降横祸,暮春之时大雨不断,洪水淹没了良田,整整一个村子的人都没法活命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