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一章 论流年不利的可怕性

栗子大仙 | 发布时间:2021-01-14 20:16:15 | 阅读次数:18770

老骗子,死神棍!居然骗到你张爷爷头上,你最好是切记让老子碰上,否者当心我……”在心里惨虐了某个白胡子老爷爷后,张希又默默的的为自己淌下了心酸的泪水:“有个迷信思想的老妈啊伤不起……”  无论怎么说,张希最后但是屈服于在老妈的“淫威”之下,乖乖的地“哦,今天妈妈去城隍庙里上香,门口有个算命那个老先生据说很灵的。我啊就叫他给你算了一卦,他说你今年流年不利,要带玉的东西来避一避。”张希妈妈一脸万幸的表情,“你老妈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求得老先生卖给我这块辟邪灵玉,这玉啊,是老先生祖传的,宝贝啊,你小子可要天天带着,知道吗!”。...

  “妈,你怎么想起来给我买玉佛了?”张希不解地看着老妈。

  “哦,今天妈妈去城隍庙里上香,门口有个算命那个老先生据说很灵的。我啊就叫他给你算了一卦,他说你今年流年不利,要带玉的东西来避一避。”张希妈妈一脸万幸的表情,“你老妈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求得老先生卖给我这块辟邪灵玉,这玉啊,是老先生祖传的,宝贝啊,你小子可要天天带着,知道吗!”

  看着老妈一脸严肃的表情,张希内心开启了疯狂吐槽模式:“好你个老骗子,死神棍!竟然骗到你张爷爷头上,你最好不要让老子碰见,否则小心我……”在心里狂虐了某个白胡子老爷爷之后,张希又默默的为自己流下了辛酸的泪水:“有个迷信的老妈真是伤不起……”

  不管怎么说,张希最终还是屈服在老妈的“淫威”之下,乖乖地戴上了玉佛。乳白色的玉佛雕工有些粗糙,貌似是普通汉白玉做的,希望老妈别是用羊脂玉的价钱买来的才好!

  第二天早上,张希很是风骚的戴着玉佛,骑着捷安特去上学了。张希家算起来也是小富之家,给儿子的吃穿用度上也不吝啬,加之张希本人也是阳光小帅哥一枚,所以在他们高中也算得上是一颗“班草”了……

  “呦,张希!两天不见你风骚更胜往昔啊!哈哈哈……”刚进校门,张希就碰见了死党李健,李健真不愧为损友一枚,一见面就开始调侃张希了。

  张希一把勾住李健的脖子,强行对着他进行控诉并且表示鄙视,“健啊,不是哥说你,那叫‘风采’,去你的风骚!没文化真可怕!”

  “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饶了我这回吧!”李健在张希暴力行为下明智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所以张希表示自己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暂且饶恕他一回。

  “咳咳,我都差点被你勒死了。”李健揉了揉脖子道,“你化学卷子都做完了吗?有个大题我不会,等等你得教我啊!”“小意思啦,我可是化学天才!呃,什么?你刚刚说有化学卷子?!我,我好像没做到啊!完了完了,一定是落在教室了,我得赶快去去教室。时间不够了,来不及只能借班长的抄抄了,这苦逼的高三生活啊!”张同学打了鸡血一般地在校内飙车,留下李健一人在原地风中凌乱……

  张希一边飙车一边想:“莫非我真是流年不利?不会是被那个可恶的死神棍咒的吧?!”瞟了一眼远处醒目的大红色横幅“距离高考还有28天”,张希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要是能够不要高考就好了,那我一定天天开心,长命百岁!”

  本来学校的停车棚在校门口,但这回张希为了尽快到教室,直接骑着车冲向了教学区。在人群中左右突进,好不容易来到了教学楼前,停好车,张希一口气冲向“高高在上”的教室503。“呼——还有一楼,累死哥了。”张希跑的双腿直发软,一不留神踩了个空,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一扑,不过幸好他反应快,双手撑住了台阶,但却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

  张希仔细一看原来是胸前的玉佛碎了,然后,他只觉脑子里多了好多东西,涨得他头晕,便昏了过去……

  “嘶——头好痛啊”,张希捂着脑袋坐了起来,一睁眼,却见自己是在一间低矮的茅草棚里,环顾四周也不见一个人影,自己身上穿着粗粝的麻衣——“开什么玩笑!老子穿越了!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是在做梦,在做梦……”说着张希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妈啊,好痛啊,这是真的?我真的穿越了?老天爷你玩我啊?我去,我该怎么办?我说不想高考没说想来原始社会啊!哦噢,一定是那个坑爹的玉佛!天哪,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刚说完,穿越前脑中那种涨痛的感觉又出现了,张希一下子又昏了过去。

  迷蒙中,张希听到一声响亮的醒木声,便有有人开始说书:

  “词曰: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列位看官,预知东周列国事,且听我细细道来。这第一回名为‘周宣王闻谣轻杀,杜大夫化厉鸣冤’。话说周朝自武王伐纣即天子位,成、康继之,那都是守成令主。又有周公、召公、毕公、史佚等一班贤臣辅政,真个文修武偃,物阜民安……”

  张希渐渐听得入迷,不知岁月,待听到:

  “卜世虽然八百年,半由人事半由天。

  绵延过历缘忠厚,陵替随波为倒颠。

  六国媚秦甘北面,二周失祀恨东迁。

  总来千古兴亡局,尽在朝中用佞贤。”

  “啪!”说书人一拍醒木,张希陡然惊醒,才知道自己刚刚竟然在梦里听完了整部《东周列国志》,而且书的内容清晰的印在自己的脑子里。看来,自己八成是到了东周了,老天爷想必是良心发现,算是给我开了一个外挂啊……

  还没有高兴多久,张希突然想到自己的爸妈,不禁悲从中来,“老爸老妈现在肯定伤心死了,我应该是魂穿的,那么我在现代的那个身体想来就是死了……不过老爸老妈还年轻,还可以再生个弟弟或妹妹的,嗯,一定会的。”这样想着,张希使劲擦掉了留下的泪水,麻布磨得他的脸生疼……

  “唉,说不定我能像易小川一样,吃了长生不老药,一直活到现代什么的……”一时间,张希又开始YY自己牛叉的人生了。

  “算了,我还是先找找有水的地方,看看我自己现在长啥样。据说古时候的人都长得很抱歉,要是我也……”不知怎的,张希脑中忽然浮现出如花那张销魂的脸……浑身一震,张希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忽然发现自己的皮肤还挺白皙,就是有些脏;手中也无厚茧,仅在虎口处有薄茧;身体有些单薄,但不像是饿出来的……从这些情况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应该至少是个士人阶层啊,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

  因为有《东周列国志》的缘故,张希发现自己对遥远的东周时期竟然异常熟悉,贵族由于不常在烈日活动,所以大多皮肤白皙,而且贵族男子需要佩剑,这个身体看来也是常年练剑的;而庶民及奴隶由于代代在田间劳作,且常年吃不饱,都是一副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样子。

  “难不成我是遭了难的贵族?被贬成庶民或者甚至是奴隶?天啊!你不是玩我吧?这样翻身的机会也太小了吧?你以为谁都是百里奚啊?”这时,他脑中竟然很应景的回响起了:起来,不想做奴隶的人们……

  用四个字来形容张希现在的心情就是四个字:欲哭无泪!

  “好吧,不管现实有多么残酷,既然我已经来到了这里少不得要像穿越界众多前辈们学习,不混成个人物,怎么对得起‘穿越众’这个响亮的名号!”张希现在真是充满了斗志,恨不得化身秦始皇统一六国!哦,好吧,现在有一百多个国家呢……

  张希刚刚穿好扎脚的草鞋,就听见“吱嘎”一声,门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