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一道惊雷

栗子大仙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8465

往死里整自己的儿子?  一时间,张希只觉千万头羊驼在心间奔涌……  那自己究竟是谁呢?  来人早已奔至张希身前,这时张希才看清楚了他的模样:三十来岁,双眉间有几道深深地的竖纹,眼睛有些面部浮肿,怕是前段时间忧思过于……  “仆懦弱,只为太子寻得了一些莲不过,他刚刚叫我什么?。...

  “太子终于醒了!幸甚!”来人看到张希已经可以起身,大为惊喜,但可以听出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因屋里光线昏暗,看不太清来人长相,张希只见他头戴箬笠,身着蓑衣,一身庶民的打扮,手中还提了一个荷叶包,里面不知为何物。

  不过,他刚刚叫我什么?

  太子?!

  这时候“太子”不是用来专门称呼周天子的儿子的吗?虽说周王室已然没落,但原主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吧?难道是因为得罪了老爹周天子?哪个爹这么不靠谱啊,这样往死里整自己的儿子?

  一时间,张希只觉千万头羊驼在心间奔腾……

  那自己到底是谁呢?

  来人已然奔至张希身前,这时张希才看清了他的模样:四十来岁,眉间有几道深深的竖纹,眼睛有些浮肿,怕是最近忧思过度……

  “仆无能,只为太子觅得了一些莲藕,仆以将其烹熟,太子请用。”他双膝跪地,低头,将荷叶包高举至张希身前。

  张希起先被他的大礼吓了一跳,而后听到来人以仆自居,就顿时明白了。他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幸好还有对他这个落难的人不离不弃的忠仆,不然自己在这异世真是前路茫茫,不知何往了……

  张希接过尚且温热的荷叶包,命来人起身,不料他却大为惶恐,忙向张希叩头,说:“礼不可废,太子跟前,仆何敢起身。”

  “我已落难至此,他却还坚守主仆之礼,对我恭敬有加,看来我可以信任他了。”思及此处,张希便对他说道:“吾于梦中应西王母之邀,环游瑶池仙境去了,醒来却是忘却了世间之事。仆可为我解疑否?”

  榻边跪着的季乐闻言不由大惊,心中思忖:“太子果非常人,竟得西王母垂爱,眼下虽遭劫难,但必是后福无穷啊!”

  季乐连忙道:“太子所问,仆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希便道:“叟呼我为太子,我父可是天子?”

  饶是季叟心中已有准备,却还是大为震惊:没想到王子连自己的父王都忘了,看来太子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季叟好歹也是看着宜臼长大的,自然便对他的生平了如指掌,便将一切娓娓道来:“此间为大周姬姓之天下,太子乃是宣王之孙,当今周天子之嫡长子,名为宜臼……”

  张希一听才知自己并非在东周,而在西周。原来自己穿越到了那个史上著名的昏君周幽王的儿子身上,想想姬宜臼的一生也是够悲惨的:一个昏聩无能,任用奸臣的老爹;一个貌如天仙,心如蛇蝎的庶母;一个不识大局,引犬戎来犯的舅舅……

  这一大家子也真是极品,不过历史上周平王执政长达51年——自己现在这样子也就十六七岁——这在古代已是罕见的长寿了,幸好没有穿越到什么短命鬼身上。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姬宜臼身上,那么自己也该正视眼前面临的困境了:周幽王将我贬至申国,而我的舅舅申候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人,前去申国之后恐怕就由不得我做主了。难道要我这个牛逼的穿越者像历史上的平王一样,活生生做51年的傀儡吗!这不可能!

  “……太子您见王后为褒姒那妖姬所苦,便将褒姒毒打一顿出气。本来天子不欲怪罪于殿下,谁想她仗着已有二月身孕,妖言惑主,使得天子竟降旨贬太子于申国……”

  “这宜臼也真当得‘好勇无礼’这四字了,”张希心里暗道,“但凡有些脑子,就不会去打自己老爹得宠的小老婆了,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若想要她好看,自有千百种妙计。唉,要是我早点穿越过来就好了,白瞎了我这领先两千多年的智慧……”

  “那我二人何至于沦落至此?”张希大感疑惑,虽说惹怒了老爹,但好歹还是大周太子,总不至于穿的这么破烂吧?

  一听张希所问,季叟立时目眦欲裂,愤而说道:“想那妖姬必是自持怀有身孕,妄将以腹中王子代殿下以为太子!我等一路已遭三批死士追杀,太子身边近百卫士因护卫殿下,已然尽皆身死了……”季叟言及此处,已是泪如雨下了。

  “待吾归国都,必将厚葬众卫士!”尽管张希未曾见过那些为他而死的衷心护卫,但从季叟的言语间,也能感受到当时惨烈的情形了。

  “太子身边奴仆,除了老奴,不是被杀,就是逃亡时失散了。而殿下也因为惊惧过度,昏睡了两日了。多亏先王庇佑,殿下您能安然无恙地醒来,还在梦里去了一趟仙境,真是大幸啊!”

  “没想到竟是那姬宜臼吓得灵魂出窍,才白白便宜了我。”张希暗自心道。

  “季叟,那褒姒不过一深宫妇人,何能遣来如此之多的死士!必是那奸臣虢石父所为!吾今大难不死,来日必将斩了那厮!”张希心中大为火起,有谁不希望穿越过来是个富家公子,吃穿不愁的?如今老天爷不给力把他送到西周这个原始的时代已经够倒霉的了,竟然还要受那奸臣毒妇的迫害,真真是气煞穿越众了!

  “叟,如今我们在何处?”

  “已出镐京半月有余,原先车队每日可行20多里,按地图所示,已走了泰半。不过如今太子车架已失,左右也无卫士庇护,殿下身着华服为乡间歹人所害,故私自为太子换了庶人装扮,望太子恕罪!”季叟又对着张希一拜。

  “叟,何罪之有?”张希连忙扶起季叟道:“今我落难至此,叟不离不弃,护我周全,宜臼深感此恩,怎敢怪罪于叟?今吾与叟可谓患难之交也。”季叟闻言,心下感动不已,暗道“太子今罹遭大难,又去过那天人所居之处,心性果然大不相同。”

  张希吃完了味道寡淡的莲藕,便对季叟说:“叟,我深思之下,不欲前往申国!”

  季叟大惊道:“王子将欲何往?”

  “回镐京!如此方有活路!褒姒与虢石父绝想不到我会折返国都,定是往申国方向追杀我去了。我们若等那帮死士知我并未至申国,恐怕就要在此间搜寻我等,那是必无生路!”

  其实,张希还有一言未曾明说:既知那申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又怎能自投罗网?

  我张希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能看着周幽王烽火戏诸候,不能让申候引犬戎灭周!

  我,定要回镐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