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恼羞成怒

沐雨风橙 | 发布时间:2021-01-14 17:30:43 | 阅读次数:29737

秦诗阮执起酒杯嗅了嗅,但是不明白是个什么酒,但闻出来有股清洌的香味,不像是爹爹往年从西北带回去的烈酒,便撩开薄纱一角慢慢的常喝,入口也真味道绵长。 w?沈戚见秦湘语始终低着头,也失了些兴致,便到处上下打量,目光停在了那个一身素衣的女人身上。那双眼...
秦诗阮执起酒杯嗅了嗅,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酒,但闻起来有股清冽的香味,不像是爹爹以往从西北带回来的烈酒,便撩起薄纱一角慢慢饮用,入口着实味道绵长。 w?沈戚见秦湘语一直低着头,也失了些兴致,便四处打量,目光停在了那个一身素衣的女人身上。那双眼睛有些漂亮……长长的眼睫低垂着,像栖枝的蝴蝶,眉宇端正有一丝英气,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墨黑色的长发半绾了一个髻,余下的披散在素色衣衫上,气质出尘。此时那个女子撩开了一点纱帘,洒脱地扬手抬起酒杯,下颚线条柔软鲜明,涂了淡色口脂的唇微微一抿,似乎是觉得酒不错,抿完微微一笑,唇角撩人,突然有风吹进来,将她指尖的纱吹开了一瞬,一眼倾城色。沈戚只感觉心头一动,一种不明的情绪在胸膛里炸开了。若说秦湘语是娇艳欲滴的牡丹,天姿国色,那秦诗阮更像崖壁上高不可攀的雪莲,不与凡品争色,自放孤华,雪莲自然是比牡丹出尘珍贵。宴厅中央舞姬姿态婀娜,丝竹管弦甚是好听,各个桌案的人又遥遥相对敬酒的,也有直接出席去劝酒的,沈戚怎么出去的都不知道,就已经到了秦诗阮身后。秦诗阮自然看到了沈戚走到自己身旁。说自己对这个人丝毫没有感情了是假的,前世自己真心诚意地奉给他一颗真心,为他清反贼,育忠臣,甚至为他诞下一个孩子,最后的最后,当初那个带着金丝花笈、满心欢喜的自己被他抛弃,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给另一个女人戴上了凤冠,此爱此恨岂是说没了就能没了的。沈戚自然不知道眼前人心里想着什么,斟酌了一下字句,便走到了秦诗阮的案前。“方才秦二小姐为我等递香囊,真是聪颖心善,早有耳闻,将军府二小姐知书达理,今日一见,所传不虚。”沈戚长身而立,若不是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此般文质彬彬,倒是十分讨女孩子喜欢。“九皇子说笑了。”秦诗阮从容地站起身,朝沈戚行了行礼,眼里万般风云变幻,终于抬眸。从容得体、大方清丽,让沈戚挑不出错来,但却让他望而却步。好生有趣。“来来来”一个眉眼含笑、十分喜人的小侍从长声吆喝了一下,吸引了所有的目光。“我们大小姐为了今天的宴会准备了许久,大家吃了吃喝了喝,也该乐一乐了”说完挥了挥袖子,一行人矮着身子走进了厅内。这行人在正中央停了下来,在那侍从的指令下依次排开,抖了抖手中的绢布,每一个上头都绣着半句诗。“这里有五句半诗,是大小姐亲自绣的,凡是能接下四句,且对得好的便能得到一份大礼,厅里包括我家将军大人都能参与,大家一同做裁判”小侍从伶牙俐齿,一段话说的干脆利落,话音刚落,厅里纷纷议论起来。众人皆知,秦大小姐与郡主同师,虽不知学的如何,可那位师父可是真的厉害,这几句对子断然经过那位老人家的锤炼,对起来着实不易。“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恰恰……这……”众人蹙眉思索,也有几个对的出来却差强人意,沈戚斟酌了一会儿,甩袖不语,四皇子沈尚渊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依旧坐着吃酒。秦诗阮把绢布都瞧了个遍,勾了勾唇角,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上前,从左数第一个走起,扬声道:“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朝朝暮暮。”掌声雷动。“弄花香满衣”等到秦诗阮走到最后一个绢布前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在言语动作,看着那个出尘女子。“残阳落水,碧柳折腰,湖光三里外,伊人道不尽愁思。”话音未落,掌声四起,不少人直声夸赞。这奖归谁,心知肚明。轻轻一甩袖,秦诗阮走到了秦湘语跟前。“姐姐,你这几句确实难对,但你的这份大礼,妹妹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原来秦府不光秦大小姐貌美如花,这二小姐更是一个才绝冠世的妙人。众人恍然大悟。秦湘语脸已经黑到底了,见秦诗阮出尽风头的样子,指甲深深陷到掌心。酒足饭饱,秦忠领着皇子们观赏将军府的大园子,秦诗阮一行人自然跟着秦忠。将军府的园林最大的特色就是各处都通的活水,尤其是抚华园的清池,清可见底,里头只养了些水生植物和个把珍贵的鱼种,到了盛夏,荷叶田田,是个好去处。秦忠领着人从湖中央的链桥上走,为宴席上的意外向众人赔罪,秦诗阮等女眷只能乖乖地跟在后头,毕竟是将军府丢了人,也不敢言语。秦湘语瞥了一眼身边的秦诗阮,憋着的怒气已经控制不住,见四下无人注意,竟然直接不管不顾的推了一把秦诗阮。链桥的两边是矮矮的、雕着重莲的木栅栏,秦诗阮一个不慎,整个失去重心,来不及惊呼就已经往湖里倒。沈戚刚想出手,身边白衣一掠,自己的好哥哥沈尚渊已经一把揽住了秦诗阮的腰,略施轻功,白色长靴踩在水面上恍若平地。秦诗阮确实是吓到了,落到那个怀里的时候又惊到了一回,本能地勾住了沈尚渊的颈脖,靠到他肩上,脚下水花一点点溅起,鱼儿窜来,竟有几分有趣。到岸上的时候,秦诗阮腿有些发虚,但并无大碍,阿敏担心的要死,却又不敢上前。“诗阮!你可有事!多谢四皇子救了小女!”秦忠定睛发现是得宠的四皇子,连忙行礼叩谢。“妹妹!方才我没注意,万万没想到将你碰倒,你不要怪姐姐啊”秦湘语也赶赶来,语带哭腔,一副愧疚的作态。“多谢四皇子救下小妹,不然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秦诗阮却看到秦湘语盯着沈尚渊尚且搂着自己的手恨恨的样子,转了念头,顺势又倒进了四皇子怀里。“小姐!!”阿敏整个人吓呆住了。清冽的青竹味窜进鼻腔,竟让秦诗阮有了一丝的窘迫和羞耻,却只能硬着头皮装模作样演下去。沈尚渊瞅着怀里柔软的躯体和她因为紧张有些紧绷的嘴角,了然一笑,把秦诗阮整个打横抱了起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