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玉色倾城》1陌生女人的电话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03:35:59 | 阅读次数:12152

马晓东方亮小说名字叫作《淡青倾世》,提供更多马晓东方亮小说,马晓东方亮小说名字。淡青倾世小说马晓东方亮摘选:马晓东坐在酒店宴会厅的一角,端着一杯茶润嗓,这是他的习惯,每当主持完一场婚礼,他都要用茶润润自己的嗓子,嗓子…...

马晓东方亮小说名字叫做《玉色倾城》,这里提供马晓东方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玉色倾城小说精选:人生就像下棋,你我都是棋子,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江城海天酒店外豪车汇聚,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酒店里举行。马晓东坐在酒店宴会厅的一角,端着一杯茶润嗓,这是他的习惯,每主持完一场婚礼,他都要用茶清清自己的嗓子,嗓子是他挣钱的工具,他的对自己的工具格外爱护。方亮走过来扔给马晓东一支烟,朝马晓东竖竖大拇指赞道,“晓东,有一套,不愧是金牌主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愣让你说得像个十八岁的少年郎。”马晓东瞅了瞅正在前边…

人生就像下棋,你我都是棋子,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

江城海天酒店外豪车汇聚,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酒店里举行。马晓东坐在酒店宴会厅的一角,端着一杯茶润嗓,这是他的习惯,每主持完一场婚礼,他都要用茶清清自己的嗓子,嗓子是他挣钱的工具,他的对自己的工具格外爱护。

方亮走过来扔给马晓东一支烟,朝马晓东竖竖大拇指赞道,“晓东,有一套,不愧是金牌主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愣让你说得像个十八岁的少年郎。”

马晓东瞅了瞅正在前边和人敬酒的那个新郎,一个已经秃顶的半百土豪,站在身边花边招展的新娘只有二十多岁,尽管自己刚才穷尽了赞美的词汇,但怎么看,他们还是像一对父女。

马晓东把目光收回来,哼了一声,“方亮,以后这种活你少给我介绍,看着真他妈堵心。”

“你又不是新娘堵什么心。”方亮嬉皮笑脸地指指马晓东,“这年代钱就是大爷,只要有钱八十岁的男人比十八岁的更有魅力,结婚其实和做买卖一样盈利是第一位的。你看那新娘满身金器,笑得跟花似得。”

马晓东看看那新娘,确实一身奢华,满脸灿烂。

“晓东,你要是个土豪,刘淑敏会和你分手吗?不过分了也好,你现在是自由身,想找谁就找谁,那几个伴娘怎么样,我看圆脸的那个就不错。”方亮说着朝宴会厅另一角的桌子上摆摆手。那张桌子上坐了七八个女孩,都是伴娘,其中那个圆脸的女孩还笑着朝回应了方亮。

方亮打完招呼,啧啧道,“这个女孩真不错,笑起来像个红苹果,看着就想咬一口,刚才你在台上主持的时候,我看她的目光一直钉在你身上,刚才还私下问我你的情况,电话我都替你要过来了,晚上你约吃个饭,准成,到时候我免费给你们筹备个婚礼,好好气气那个刘淑敏。”边说,方亮边把一张名片往马晓东手里递。

马晓东接过来,扫了一眼,女孩叫唐艳,是一家饰品店的店主。马晓东看完,把名片又推回给方亮,“还是你留着吧,我现在一个人挺好,没兴趣吃苹果。”

“好个屁,好了还会堵心。你不喜欢苹果,喜欢刘淑敏那种迎风摆柳,中看不中用的。我告诉你马晓东,男人是树,女人是水,没水滋润,你这个老树早晚的干死。我最近是精力不济,要不然这么好的女孩我肯定收了,还能留给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自己想想吧。”方亮接过名片,硬生生地塞进了马晓东的衬衣兜里。

马晓东笑笑,他从部队复员,出道主持各种庆典婚宴开始,就和方亮一起合作,多年的交情使他们无话不谈,对于方亮的调侃他只能一笑置之,“方亮,我换电话了,以后你再找我,打这个电话。”马晓东掏出手机给方亮,顺便也转换了话题。

“怎么换电话了?”方亮瞅瞅马晓东的新号码,“是想彻底和刘淑敏告别。”

“这个号码不错,讨个吉利。”马晓东没有正面回答方亮。

方亮嗯了一声,“四个九,这个号码是不错。晓东,听我的,女人就是件衣服,脱了就脱了,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再换一件。你到我公司来,当个副总,咱两绑在一起干,多挣点钱,什么样女人找不到。”

马晓东听完,一笑,“方亮,我以前当兵被人管腻了,不想再受约束,现在这样自由挺好,你那副总还是留给别人吧。”

“我看你是以前当兵当傻了,自由顶个屁用,能当钱花吗?我说得可都是真话,你好好考虑考虑。”方亮不屑道。

这时,马晓东的手机响了,马晓东迟愣了一下,没接。

“接电话呀,是新情人,我在旁边不方便。”方亮调侃道。

马晓东看看手机摇摇头,这个号码是他昨天新换的,除了刚才告诉方亮以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谁会给他打电话呢,手机显示打来的也是一个陌生号码。

马晓东想了一下,还是接了,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不管来电的号码多陌生,都要接起来,也许就是一单新业务。

“你好,我是马晓东,您是哪位?”马晓东职业性地问道。

“张东升,你这混蛋,总算接电话了,你现在在哪,我要见你。”马晓东刚说完,耳朵里就听到一个女人凶狠的骂声。

“你打错了,我不是张东升。”马晓东一愣,立刻解释。

“张东升,你别伪装自己,你赶紧出来见我。”女人根本不听马晓东的解释,依旧骂道。

“你打错了。我不是张东升。”马晓东不再多解释,直接把电话压了。

“谁呀,怎么张口就骂人。”站在一旁的方亮也听到了电话的声音。

“不知道,打错了。”马晓东喝了口茶,话音未落,手机又响了,还是刚才那个号码,马晓东看了一眼,又压了。

但是这个电话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接着又打过来。马晓东骂了一句脏话,接起电话,直接说:“喂,我再告诉你一遍,你打错了,我不是张东升。”说完,马晓东把电话关机了,婚礼马上就要了收尾了,新人敬完酒已经走向舞台,他也得重新主持,不能因为这个骚扰电话把下边的工作影响了。

“晓东,你这好号是从哪弄得?”方亮轻声问。

“邮政大厅门口。”马晓东说。

“靠。”方亮一皱眉,“晓东,你怎么在那买号,那都是别人用过的号,这个号这么牛逼,肯定也被人用过,说不定对方没打错,就是顺着这个号找原来那个机主。”

方亮一听,觉得马晓东的话说的有道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这号挺吉利。”

“是吉利,立马就有女人送上门来了。”方亮呵呵一笑。

马晓东看着手机,觉得分外刺眼。

“我开个玩笑,也许我就是瞎猜,要真有女人送上门,收了她算了,咱们男人怕什么。”方亮见状又笑着补充一句。

马晓东却没觉得多好笑,心说,“自己真是够倒霉,换个四个九的新号,都能换来一顿骂声。”

可是已容不得他多想了,新人已经上了舞台,马晓东收拾一下心情,也强挂笑脸走了上去。

婚礼还是圆满地结束了,离开时,方亮给马晓东封了一个大红包,马晓东没数就装进了包里,凭着两人的交情,在钱的事情上他信任方亮。

方亮又指指那个梳短发的女孩,“怎么样,顺路搭个便车,这事就成了。”

马晓东回头看看,那个女孩也正往这边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