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玉色倾城》4你是谁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03:35:57 | 阅读次数:5483

马晓东柳眉小说名字叫作《淡青倾世》,提供更多马晓东柳眉是哪部小说,马晓东柳眉是什么小说。淡青倾世小说马晓东柳眉节选:马晓东重重喝了一口,波澜不惊了一会儿,才细细地看对面这个叫柳眉的女人。女人三十六七的样子,一袭黑裙,脖子…...

马晓东柳眉小说名字叫做《玉色倾城》,这里提供马晓东柳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玉色倾城小说精选:服务生把冰水端了上来,马晓东重重喝了一口,平静了一会儿,才细细看对面这个叫柳眉的女人。女人二十七八的样子,一袭黑裙,脖子上还戴着一个十字架形的饰品。虽然她面无表情,但长得很漂亮,瓜子脸,高鼻梁,一双丹凤眼里透着猜疑和警惕。精心漂染过的栗色长发轻盈垂下,尽管是坐在自己对面,但马晓东也能感觉到她个子很高,应该有一米七左右,整体判断这是个心怀戒心的靓丽女人。“你到底是谁?你来晚了?张东升呢?”女人看到马晓东在打量自己,又问。…

服务生把冰水端了上来,马晓东重重喝了一口,平静了一会儿,才细细看对面这个叫柳眉的女人。女人二十七八的样子,一袭黑裙,脖子上还戴着一个十字架形的饰品。虽然她面无表情,但长得很漂亮,瓜子脸,高鼻梁,一双丹凤眼里透着猜疑和警惕。精心漂染过的栗色长发轻盈垂下,尽管是坐在自己对面,但马晓东也能感觉到她个子很高,应该有一米七左右,整体判断这是个心怀戒心的靓丽女人。

“你到底是谁?你来晚了?张东升呢?”女人看到马晓东在打量自己,又问。

“我六点十分才看到你的短信,一看到我就往过赶,路上堵车。”马晓东淡淡地回应道,“我叫马晓东,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张东升,我是怕你出事才赶过来。”

“你不认识张东升?可是你刚才明明喊是张东升让人来的,还报出了张东升的电话号码?”柳眉疑虑更重。

“我那样喊是为了找到你。那个号码是我在邮政大厅门口买的,当初我看到这个号码不错,如果知道这个号码还有这些麻烦,我就不买了。”马晓东回答地有些无奈。

“你在撒谎,我不信。”柳眉盯着马晓东的眼睛。

“我没有必要对一个不认识的人撒谎。”马晓东从包里把手机取出来,“刚才往过赶的时候,我一直在打你的手机,但你始终关机,现在你可以把手机打开,我拨给你看看。”

柳眉看看桌上的手机,定定说:“我关机就是要逼张东升着急,必须过来,没想到来的还不是他。”边说,柳眉边把自己的手机从包里取出来,打开。

马晓东随即拨了过来,柳眉的手机响了,铃声是一首老歌,爱你一万年。

响了两声,马晓东把手机压了,“这回相信了吧,这个号现在是我的,和你找的那个张东升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号如果你想要,我也可以还给你。”马晓东现在对这个吉利号真没什么兴趣了,这一天带给他的都是麻烦,,以后说不定还有更多的麻烦。马晓东从手机取出卡,放在了柳眉的面前。

“该说的我都解释清楚了,你没事我也放心了。我也该走了,以后不要拿生命开玩笑,生命的是自己的,你这么漂亮,会有很多好日子的。”马晓东也不等柳眉回应,直接站起身,准备走。

刚转身,马晓东听到身后哗啦一声,是杯子碎裂的声音,马晓东忙回头看,柳眉脸色苍白,拿着手机卡的手在颤抖,桌上的咖啡杯掉落在地上。

“你没事吧?”马晓东忙上前问。

“滚。”柳眉盯着手机卡,低低迸出一个字。

“你说什么?”马晓东没有听清。

“滚。你们都是骗子,骗子!”柳眉突然提高了声调,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出什么事了?”服务生又匆匆忙忙地跑过来。

“没事,没事。她一时情绪有点亢奋。”马晓东匆匆解释。

“亢奋也别在这闹呀,你们把客人都打扰了,我们还要做生意。”服务生一脸的不高兴。

“对不起,我们这就走。”马晓东回应着去拉柳眉。

“你放开我,你这个骗子。”柳眉阻挡着马晓东。

马晓东只好一边躲着,一边去拉柳眉,马晓东不习惯和女人动手,又是在一家西餐厅,所以尽量把动作放得很小,柳眉却反抗的很厉害。见到两人互相揪扯,服务生起疑了,“你们真认识?”

“认识。”马晓东已经控制住了柳眉的胳膊,但是自己脸上也被柳眉长长的指甲抓了好几下。

“我不认识他,让他滚。”柳眉被马晓东控制着,但是眼里却是刀锋凌厉。

“先生,请你放开这位女士,要不然我们就报警了。”服务生一字一句道。

“你要报警?”马晓东看着服务生问。

“对。请你放开她。”服务生态度很坚决。

马晓东没想到自己匆匆来救人,凭白挨了一顿骂,还可能招来警察。马晓东心里的那股火又燃了起来,直接甩开柳眉,“我这就走,剩下的事你们处理吧。”

马晓东说完,拿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地出了餐厅,坐到车上,脸上还有种火辣辣的疼,对着镜子一看,额头被柳眉的指甲挖出一道深深的血痕,“靠,这女人简直就是个泼妇,怪不得那个张东升会隐藏起来,一定也是被这个女人的疯狂吓得。早知道是这样一个结果,自己就不应该过来,主持人是靠脸吃饭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怎么上台。”

马晓东越想越气,额头上的伤也越来越疼,一摸还有血,马晓东看到对面有家药店,下车到药店里买了两个创可贴,回来对着镜子贴在额头上。

看看自己的样子,马晓东哭笑不得,无奈一摇头,正要发动车子离开,就见西餐厅的门打开了,柳眉从餐厅里出来,后边跟着服务生,服务生好像在询问柳眉需不需要帮助。

柳眉朝服务生摆摆手,头也不回地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柳眉的走得很慢,步伐一摇三晃,走了一截,扶着栏杆歇了歇接着往前走。

马晓东坐在车里,一直看着柳眉的背影,路灯下她的背影显得消瘦孤独,能看得出她心里惆怅重重。

在礼仪广告圈里混迹这么多年,马晓东很熟悉这种背影,这是那种内心被伤害很深的背影。马晓东想起那些短信内容,突然又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犹豫一下,启动车子,追了上去,柳眉正扶着路边的一棵树,背对着大道呕吐,马晓东把车子停下,取出一叠湿巾纸下了车。

柳眉没有注意到马晓东已经站在了她身后,呕吐完正从包里翻纸,纸没有找到,但是一个东西从包里掉了出来。

柳眉正要弯腰捡,马晓东先捡了起来,是一把折叠刀。柳眉一愣,马晓东把手里的湿纸往她面前一递,笑道,“擦擦吧。”

“你跟着我?”柳眉接过湿纸,同时问。

“没有,顺路。”马晓东笑着摇摇头,顺手把折叠刀塞进了自己的裤兜。这个女人不是在开玩笑。她真想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