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六章 人间

最后的八三夭 | 发布时间:2022-09-22 | 阅读次数:22069

周二,许嘉阳据说一个传闻,是前台欧颖娜说得。她言之凿凿,“上周日七点,我看见原律师拿着外套从大楼里走出来,这是其他工作一夜的节奏哎。”欧颖娜就住附近,每日相对固定七点到七点在附近公园锻炼,她说的话真实的度很高。那问题来了,什么其他工作这么急需赶赴撵出呢。司嘉佳跟过原景熙,对旧事也知道些,加上昨晚听甄真子提了一嘴。她隐隐猜出。对这个答案众人不置可否。关键乔楠经常出差,又是刚加入方严,实话说存在感极低。压根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周一,许嘉阳听说一个传闻,是前台欧颖娜说得。她言之凿凿,“上周六七点,我看到原律师拿着外套从大楼里走出,这是工作一夜的节奏哎。”欧颖娜就住附近,每天固定六点到七点在附近公园锻炼,她说的话真实度很高。那问题来了,什么工作这么急需要连夜赶出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地热烈极了。

司嘉佳跟过原景熙,对旧事也知道些,加上昨晚听甄真子提了一嘴。她隐隐猜出。对这个答案众人不置可否。关键乔楠经常出差,又是刚加入方严,实话说存在感极低。压根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众人点评了原景熙历任‘绯闻’女友,得出结论:该干嘛干嘛吧,一大堆活还得加班呢。

乔楠周三下午回得,第二天一早在莫瑾办公室汇报工作。严格说,她拿到律师证才半年。而莫瑾去年有了双胞胎,出差变少。好多事情就需要乔楠在外面跑。对乔楠,莫瑾有很深的歉意。他知乔楠和前男友分开就是因为聚少离多。乔楠自己不说,他却不能装作不知道。

这不,汇报完工作,又问生活起居,“住的地方是不是离国贸有点远?”

乔楠:“还好,和从前差不多。”她住的这地儿正好在华润和国贸中间,去华润十分钟,去国贸额,也是十分钟。

莫瑾:“要不换个小区,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

乔楠摇头,“还是不要了。”她解释,“住了两年附近都摸熟也习惯了。”

是住习惯了还是因为某人,作为过来人,莫瑾知道有些事不能说破。他又说,“可惜你不喜欢住胡同,我跟你说我家那里真的很好,”巴拉巴拉。

乔楠不说话了,她找房子的第一要诀就是坚决不住平房。莫瑾当然知道他还吐槽过呢,无奈停止,“行了,知道你不爱听。周末有时间来家里吃饭,让你师母做好吃的。”

乔楠笑了,“谢谢师父。”她想想,“周六可以。很长时间没见果果和糖糖,还蛮想的,”

莫瑾:“那就说定了。”

从师父办公室出来,迎面撞上甄真子、邬大安等人。其实时间不过9点,话说乔楠这师徒俩上班真早啊。甄真子打招呼,“嗨,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楠:“昨晚。”她走到自己工位,开电脑、工作。整个白天在忙碌中度过。中饭在楼下餐厅,和师父同桌。晚饭在家吃得,自己下的速冻饺子。饭后窝在沙发看电视剧、吃瓜子。难得的惬意时光。如果没有骚扰电话就更好了。

电话是妈妈打的,老生常谈,相亲。乔妈知道离得远,除了催也没其他办法。

谈恋爱这方面,乔楠要求特多,“不去,我根本不喜欢,您就别逼我了。”

乔妈怒了,“我逼你?你多大了,25周岁26岁,敏敏人家孩子都出生了。我们不说她,你喜欢哪款,跳舞的,我坚决不同意。”

乔楠:“同意也晚了,我们已经分开了。”

乔妈叹气,她知道女儿刚分手不应该这么逼她,可年纪在这儿,着急啊!

乔爸接过电话,“小春,上次说的几个同学,什么嘉阳宋佳的。”

乔楠无情打破爸妈的幻想,“他们都有女友。”

乔妈再问,“那你们律所呢,或者同行,再或者同学,同学的同学也行。”

乔楠不胜其烦:“没有没有。说了没有。没事挂了。”

乔爸乔妈还没反应过来,得,又挂了。

不过爸妈不行,还有姑姑表姐嘛。乔妈和大姑一说,大姑立马担上重任,她找人由女儿就是乔楠的表姐负责打电话。乔楠表姐开宠物店的,忒闲,对表妹就一招,电话轰炸呗,上班下班一天几十个电话不停打。才两天乔楠就扛不住了,主动求饶。

“求求了,姐。我见,见还不行嘛。”表姐打电话严重影响她工作生活。乔楠没办法,只得答应。何况她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也不吃亏。毕竟不合适也没办法,这个强求不得。

这边小算盘打得精,那边同样,“一共两个人,都见见。第一位,我妈介绍的,时间:周四晚上,地点发你手机上了。第二位,姐姐我介绍的,是你姐夫好哥们的干爸的内侄。”

乔楠:“绕这么多弯。姐夫?就是那个,额,你们还在一起,大姑不是不同意吗?顶风作案胆子不小啊。”

表姐恼了,“乔小春,别转移话题。说你呢正,”

乔楠低头:“哦!”

这么一打岔,表姐忘了要说什么了。“行了,先到这里。一会想起来再。警告:别耍花招。”

乔楠哂笑,“我哪敢啊。”

放下电话的乔楠呆站了很长时间。

时间:下午三点

地点:楼梯间

在这狭窄的空间,乔楠想起好些从前的事儿,刚到京城找工作找住处,当然感觉难得不得了。后来跟了师父,从华润到国贸发生的事儿经手的案子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历经艰难......

不知何时莫瑾站在她身后,“怎么,感慨了?”

乔楠:“我是想说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师父。”

莫瑾打趣,“小丫头片子,年纪这么轻,天天伤春悲秋的。我上午要的文件,”

乔楠:“已经完成了,马上给您送过去。”

莫瑾严肃地说,“不是马上,是现在立刻。”

乔楠吐吐舌头,敬礼,“是,师父。”

乔楠回到工位,先给师父送去文件,然后,又,又接到了姐姐的电话。“今晚?不是明晚吗?”她小声说。

表姐耐着性子,“明晚是我妈介绍的,今晚是我刚和你说的那位。”

乔楠撇嘴,“准姐夫干爹的表侄儿,这么急,后天要不,今晚恐怕得加班,我有个单子还挺急的,”

表姐咬牙切齿,她耐心都快让表妹磨光了,“乔小春,第一是你姐夫好哥们干爹的内侄,第二人家男生明天要出差就今晚有空。你去不去!”

乔楠知道表姐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不敢讨价还价,小声嗫嚅,“那地点,我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

表姐没好气:“急什么,我还没说呢。你记下,”

乔楠无奈,只能一条条记下表姐说得话。

表姐劝慰,“这人条件挺好的,绝对是相亲市场上的香饽饽。名校毕业,也做律师。”

乔楠懒懒地说:“哦,是吗,哪个所的,叫什么。”进入方严后,遇见的无不是名校毕业。名校毕业她见过太多了。

表姐:“我怎么知道,今晚不就清楚了。”最后告诫表妹,“必须去,见到人给我回电话。别耍花招。如果不,你知道我的手段。”

乔楠无奈,“我去,定点去。放心!放宽心!”好话说尽表姐挂断电话。

约定:七点半见。地点:光华路某西餐厅。看来他也在建外上班。律所,律师,会是她认识的某个人吗?

乔楠想着拿过桌上的一沓文件,低头书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下班了。

吴敏儿问,“小春,晚上加班吗?”

乔楠头都没抬,“加一会儿。”

吴敏儿:“一起吃饭?”

乔楠:“不了,谢谢。”

短暂喧嚣过后,办公室又静下来。偶尔有小声说话、哗哗文件、沙沙写字声。

六点五十,乔楠还没结束。看看时间,想想表姐说的,只有把工作拿回家完成了。文件很多,乔楠挑了几份重点,剩下的明早做。整理文件装包收拾桌子又过了几分钟,眼看时针缓缓到七,乔楠冲出办公室在电梯关闭的一刹那急忙说,“等下等下,”

电梯打开,里面就一人,蓝玉阶。也是方严的律师,中级第三年,做上市并购。和莫瑾师徒零交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