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五章 一一

最后的八三夭 | 发布时间:2022-09-22 22:22:30 | 阅读次数:1930

许嘉阳明白乔楠提出分手,是李响说的。时间:金秋时节十月地点:某次聚餐“乔阿姨这些天始终给乔楠详细介绍男盆友呢,提出分手普天同庆好么,听我妈说阿姨一点儿都不不喜欢她那前男友。”“嫌他是唱歌跳舞的呗,非正规学院本科毕业也不行啊。封建传统,太封建传统了。”李响痛心疾首。但是他不不喜欢乔楠时间:金秋十月。...

许嘉阳知道乔楠分手,是李响说的。

时间:金秋十月

地点:某次聚会

“乔阿姨这些天一直给乔楠介绍男盆友呢,分手普天同庆好么,听我妈说阿姨一点都不喜欢她那前男友。”

“嫌他是跳舞的呗,正规学院毕业也不行。封建,太封建了。”李响痛心疾首。虽然他不喜欢乔楠,但发小嘛还都在燕城,想联系少都不行。话说他见过乔楠和那个人在大剧院,他俩的确不配,都说郎才女貌,他俩是唉,不可说不可说

得亏这句没让许嘉阳听到,不然他一定得好好说说老友。前男友算啥,君不见原景熙。日本之行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俩人绝对有情况,有情况。倒不是相处有多亲密,是太生疏才有问题。他俩合作这么久,热络些总有的吧。一点都没。工作没还能理解,私下也没。听说原景熙还是乔楠的房东,两人还住同一小区。呐,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据他观察,额,不是乔楠。日本之行结束后乔楠压根没回律所,直接回家了。括弧,老家。那会儿距离十一长假还有五天呢,准确说三个工作日。直到假期结束后五六天吧她才来报到。当然事后他们知道出差了。不管这个,就说他观察两人在律所的相处,才来一月的新同事也不是这个对法啊。

话说乔楠的确很棒,莫律师说什么都能跟上他的思路,也不单莫律师,原律师也是。她和原律师的高默契度甚至超过莫律师。括弧工作上。

许嘉阳不知道,或者说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不包括甄真子,他了解些内幕。严丽的确因为他俩工作上合拍才撮合的。可惜两人工作行,情侣坚决不行。即使勉强在一起也很快分手。后来发生的就更狗血了,乔楠刚和原景熙分手就和冯翊在一起。无缝衔接,对,就是这个词。关键原景熙刚下决心和乔楠,就遭遇被分手。被分手还不算,还让他亲眼目睹刚分手的前女友对另一个男人大献殷勤,这打击,唉!

他俩关系之所以成今天这样谁看都有问题。根源就在去年,也是九月。两人都清楚。呐,感情上的事儿谁劝也不行。只能慢慢走出。看老天吧,这个快些。

一晃,莫瑾来方严俩月,和几个助理磨合得差不多了。出差依旧很多,有时独自,有时和乔楠,还有时乔楠和原景熙。和原景熙出差,实在是他们业务重合度太高了。准确说不是重合度,是关联度。都做涉外,贸易仲裁本身就不可分割。乔楠书面文件做得很棒,口语也行。原景熙,要说哪里差些,好像没有。

周五是方严例行聚餐,额,联络感情的日子。律所很多人包括前台都会去。方严聚餐日安排在每月第二周的周五,这是莫瑾并入方严后第一次参加。可惜乔楠不在,她昨天去日本了。

饭桌前的敬酒调笑,对莫瑾来说是融入方严的大好时机。他今天喝得很多,来者不拒。好在千杯不醉还能保持最后一刻清醒,比如和旁边说说话啦,聊聊下一步发展啦。

莫瑾右侧正是原景熙,是他很欣赏的后辈。现在团队依然只有他和乔楠,方总说可以在律所调人,任他选。莫瑾很希望原景熙加入,他们工作契合度太高,关键原景熙非常有能力。他知道微乎其微,可私下拉拢还是没断,

这边喝酒敬酒不断,那边

甄真子:“在,还没结束,一会儿还要唱K,你不在太可惜了。”

乔楠:“唱K啊,我不行。先天五音不全。不说这个,去年十月有个case,诉德州退货不付余款,我记得你处理的。”

甄真子:“那个啊,我是参与,但后续原景熙做得。”

乔楠:“他在吗,电话给下。”

甄真子:“稍等。”原景熙就在左侧,直接递过去

师麟之离得近,听到乔楠两个字。他和严丽对视,两人都没说话,静静看着。

原景熙:“我是,”

乔楠却说:“你一会儿去唱K吗?”

原景熙:“有事?”

乔楠:“恐怕得回趟办公室,我需要去年十月和十一月的资料。”

原景熙:“嗯!”

乔楠:“稍后打给你,拜!”

电话断了,原景熙面无表情,把手机递给甄真子。

饭后,例行节目唱K。莫瑾要加班,不参与饭后娱乐活动。原景熙临时有决定,也不去。卢约不胜酒力,早早退席。最后严丽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去了负一楼。

晚十点,国贸大多数办公区依旧灯火通明。十点半,莫瑾结束工作,而原景熙办公室灯亮着人没在。这时莫瑾手机响了,在这寂静的深夜格外清晰。是老婆问几点回家留门什么的,他小声解释,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出楼。

好么,原景熙冲杯咖啡的功夫,办公室就剩他一人了。可是乔楠电话还没到。他只得拿出手头几个单子看着文件。

时针到了十一点,十一点半,十一点四十五,手机终于响了,

乔楠:“抱歉,这么晚打过来。你还在办公室吗?”

原景熙:“嗯。”

乔楠:“山崎有个公司在大阪也出德州,我翻看资料,发现和去年10月11月高度类似。当时情况还有后续解决,可以大略说下吗?”

原景熙抽出一沓文件:“这个case是一个老客户介绍的,当时他们找到,我也去德州实地考察过,”他开始缓缓道出。

电话免提,屋里有哗哗的翻文件声、有沙沙的写字声,间或有两人的说话声。

一个多小时后,乔楠放下笔,“大致了解,还有些细节。第一,合同上没标注吗,这个主要港口到底指那个;第二,”乔楠每讲一条,原景熙就解释一条。解释到太阳微微升起,天亮了

有微弱的阳光照射,乔楠才恍然已经一夜,她不好意思,“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原景熙:“无妨。需要我去日本吗?”

乔楠:“那倒不用。”她歉然,“竹内昨天说她们所,题外话,我先挂了。周末快乐!”

原景熙的拜还没说出口,对面已经断了。他推开窗户,长长呼气。然后关窗,回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